玛莎拉蒂案最新进展!谭明明是真没钱,肇事车挂在叔叔的名下

2020-10-20 16:00:16 金牌娱乐

近日,玛莎拉蒂案因为所谓的2600万赔偿和解金的事情,再度上了热搜。虽然说最后被辟谣是假消息,但之所以引发了这么大的热议,足以说明还是有很多人在关注此事的

只不过不论是所谓的457万,还是2600万,对于谭明明本人来说都是天文数字,她自己有没有单独有这个能力进行赔偿呢?

最重要的是,如果不和解就不赔偿,这个问题也是让人一直困扰

赔偿跟判刑有冲突么,赔偿是因为你对死者及其家属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做出的人情上的弥补,判刑是因为你的行为触犯了法律法规,到谭家口中就成了选择题了

只不过谭明明想要活命,赔偿肯定是必须的了,但是她真的是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据媒体报道称,谭明明本人无业,日常生活开销用度都是父母给的钱,甚至连这辆肇事的玛莎拉蒂也不在她本人的名下。

也许修复一下,这辆玛莎拉蒂可能还能卖点钱,但是它的所有者,其实是谭明明的表叔,也是他们家族皮革厂的法人。

也就是说,估计谭明明除了拥有一些奢侈品和珠宝可以变现之外,真正能拿出钱的只有她的父母,如果谭明明的父母不出钱的话,女儿的前途也是很堪忧了。

虽然谭家提出的所谓457万的确也算那是巨款了,但2条生命,另一个人重度烧伤,这个数字听起来不少,但是放在三个人身上也就没多少了。

其实判死缓最好,不能保释,但人又活着,尝尝无尽的铁窗泪也是赎罪的一种方式,这样子那位重伤的就有办法继续治疗了

其实谭明明即便没钱,但是谭家却没有一点诚意,400多万是按正常交通肇事赔偿,别人肯定不愿意,要赔死者家属一人300-500万,没死的付所有医药费,如果没救活再赔300-500万,这样才有可能得到别人的谅解,

总的来说法院判个死缓和无期徒刑估计可能是比较好的、并且附带民事赔偿二三千万、这个结局是比较面对现实一些,但最重要的就是,谭家人愿意不愿意出钱了。

相关新闻

为了保命,玛莎拉蒂案谭某方面又有了新动向

首先我们再次回顾一下玛莎拉蒂富二代女车主谭某恶劣的犯罪行为:2019年7月3日,在河南永城 的大街上发生一起醉驾的惨烈车祸,车主谭某在聚餐饮酒的情况下,其驾驶的玛莎拉蒂轿车在剐蹭了好几辆车的情况下 ,醉驾的车主95后 谭某为了逃避处罚,拒绝路人的制止行为,听从车内狐朋狗友的建议,加速逃离,在一路口猛烈撞击了一辆正在等红绿灯的 宝马7系车辆,被撞车辆当场起火,此事件共造成2人死亡4人受伤。2020年1月16日,玛莎拉蒂案在商丘市中院一审开庭,检方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对被告人主犯谭明明,从犯刘松涛、张小渠提起公诉。但是因为案件本身案情重大,受社会严重关注,本次庭审未对谭某进行宣判。

通过大家对谭某案情的探讨和部分律师的讲解,我们知道“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国内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罪行,最高可判死刑或者终身监禁。所以以谭某家的财力背景不可能不找律师以任何有力借口或者证据去争取谭某的减刑轻判,以降低被判终身监禁或者死刑的可能性。

从当前媒体的爆料来看,谭某方面具体做了三个方面的工作以获得减刑的机会:

1,拒绝支付受害者的天价医疗费用,迫使受害者家属为了继续医治受害者而不得不与谭某妥协,签署谅解协议,一旦谅解协议签署,谭某方以金钱赔偿的方式与受害者家庭达成谅解,法庭上必定会有所考量,减轻刑罚是很有可能的。谭某方面这一“阴招”很受广大网友厌恶,招数下作,拿受害者是继续治疗还是因无钱而停止治疗等死来变相胁迫受害者家属达成谅解。根据媒体报道受害者家属的情况来看,家属方还是态度比较坚决,不怎么愿意签署谅解协议。

2,据媒体爆料,近期谭某方又拿出了车辆质量这个问题为借口,企图减轻处罚。谭某方面开始指责被撞车辆质量有问题,不然不会撞一下就起火爆炸,以至于造成如此大 的伤亡。这个借口目前看来效果一般,酒驾,肇事逃逸后高速追尾等红绿灯的被害车辆造成巨大伤亡,性质已经是极其恶劣,哪怕被害者坐一把椅子在按照交通规则坐路口等红绿灯,这个借口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3,前两个借口达不到效果,那命还是得想办法保啊,那么就推出了第三个借口,据爆料,谭某母亲目前已经放出了谭某有精神问题的口风,这一招可谓是狠辣。众所周知精神疾病问题可不像普通疾病那样可以很明确的确诊,经过这么久的关押,还有其本身对死亡的恐惧情绪,现在让谭某去做精神鉴定,鬼知道能鉴定个什么结果出来撒。都知道这是谭某方面病急乱投医的保命借口,可法庭最终还是要看证据的,不得不防谭某以精神问题为由进行开脱。

玛莎拉蒂案经历这么久久拖不判,人们很容易 胡乱猜疑,造成负面影响。不管结果如何,需要尽快给广大公众给无辜的受害者一个公平公正交代才是正理。

案情回顾:

http://news.163.com/20/0116/20/F31R2FM70001875P.html

1月16日8时30分, “河南永城玛莎拉蒂撞宝马案”在永城市人民法院审理。

该案虽在永城市人民法院审理,但审判机关为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一审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澎湃新闻注意到,庭审辩论的焦点,在刘松涛、张小渠是否存在明知谭明明醉驾且发生事故后,仍教唆其逃逸,最终导致玛莎拉蒂撞上宝马致2死4伤严重后果的行为。

案发当晚,三名被告人共喝了1瓶红酒、3瓶清酒、11瓶啤酒。

庭审中,谭明明当庭认罪,痛哭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并下跪,表示对不起父母,向社会道歉;张小渠不认罪,刘松涛表示服从法庭判决。

宝马车上两名死者和一名伤者的家属,均表示不同意调解,要求判处三名被告人死刑。

历经5个多小时庭审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庭审现场。 “法制日报”微信公众号 图

案发当晚共喝三种酒,曾叫代驾

1月16日8时,天空飘着小雨,永城市人民法院外聚集者多名受害者家属。

8时30分,案件正式开审。公诉机关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9年7月3日19时许,被告人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到永城市一烤串店聚餐饮酒。聚餐结束后,22时22分许张小渠曾电话联系代驾,在代驾到来之前谭明明驾驶“豫NE5S55”号牌玛莎拉蒂莱万特越野车,载着刘松涛、张小渠离开,沿永城市区多条路段行驶,在连续剐蹭停在路边的六辆汽车后,又与对面驶来的一辆传祺轿车和停在路边的一辆大众速腾轿车相剐碰,谭明明因无法通过被迫停下。

被撞车车主及周围群众上前劝阻,刘松涛和张小渠让谭明明赶紧离开。谭明明不顾群众劝阻,强行冲出逃逸,至东外环路和永兴路交叉口时,高速追尾正等待通行信号的“豫N0182L”宝马轿车,致该宝马轿车起火燃烧,造成车内人员葛保景、贾文华当场死亡,驾驶员王交通受重伤。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谭明明在醉酒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后不顾劝阻,继续驾车冲撞行驶并造成重大伤亡和经济损失,被告人刘松涛、张小渠明知谭明明醉驾并发生事故仍教唆其逃逸,以致发生更为严重的后果,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共同犯罪中,谭明明系主犯,刘松涛、张小渠系从犯。

澎湃新闻从庭审中获悉,案发当晚,谭明明(23岁、无业)、刘松涛(24岁、澳大利亚留学生)和张小渠(21岁、市属企业职工)共喝三种酒:1瓶红酒(刘松涛从家里带的),3瓶清酒(张小渠饭前买的)、11瓶啤酒(在烤串店点的)。经检测,谭、刘、张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分别为167.66mg/100ml、231.10mg/100ml、170.36mg/ml。撞上宝马车时,玛莎拉蒂的车速为120~135km/h。

庭审中,有受害者家属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介绍,谭明明的驾照从2017年6月到案发,处理过18次违章,包含闯红灯、超速、逆行等。其驾驶的玛莎拉蒂,从2017年6月到案发,有68次违章。谭明明称,玛莎拉蒂车是父亲的,她不清楚为何车在挂在父亲表弟名下,自己不常开这辆玛莎拉蒂。自己有近视和散光,当晚喝多了,就没戴眼镜。

为何当晚车的行驶线路混乱,并非回家的方向?谭明明说,当时准备回自己家,但自己平时就很路痴,需开导航,那晚喝多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里开。

谭明明当庭表示认罪,痛哭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并下跪,表示对不起父母,向社会道歉。

两被告不认罪,受害者家属要求判三被告死刑

庭审中,谭明明说,张小渠和自己很要好,有亲戚关系。张小渠说,两人是朋友,也有亲戚关系,但不怎么来往。谭明明说,张和刘是通过她认识的,当晚饭局是为“撮合”两人。

至于当晚饭局谁组织的,谭明明说是张小渠,张小渠说是刘松涛,刘松涛说是另两人。

当晚饭局由张小渠买单,走前张小渠曾给家里打电话,告知晚上住谭明明家。

庭审的焦点,在刘松涛、张小渠是否教唆谭明明逃逸。

谭明明多次接受警方讯问时称,发生连环剐蹭事故后,车被拦住,她曾慌张问怎么办,张小渠连说“谭明明快跑”。庭审中,谭明明说,她听到刘松涛也说了话,但因张小渠的声音盖住了刘松涛的声音,刘松涛说什么她没听清,意思也是让走。

三名被告人在事故中均受伤。澎湃新闻注意到,走上被告席时,刘松涛步履缓慢,法警在其背后垫了枕头。因其庭审中途表示腰疼,法庭还曾宣布休庭15分钟。

刘松涛说,自己目前保外就医,在上海治疗。

公诉机关提供证据显示,一证人表示,当时曾打开玛莎拉蒂车的右前门,去关一键启动,听到刘松涛说“你干啥?下去”,还让谭明明“快走”,还有证人表示,曾敲开玛莎拉蒂驾驶室车窗,去关一键启动,也听到刘松涛让快走。

刘松涛说,不清楚自己有无说让谭明明快走,因为自己当时已经断片,“记不清了”。

刘松涛的辩护人称,涉案玛莎拉蒂的一键启动在方向盘左下侧,从右前座去摁几乎不可能。另外,当时环境嘈杂,其对证人关门时听到刘松涛说快走表示怀疑。

该辩护人认为,因证据不足,刘松涛无罪。刘松涛则表示,服从法庭判决。

庭审中,张小渠说,自己怎么上的车,车上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自己有意识,不可能让谭明明走。不过,其曾供述称,第一次连环刮蹭被拦停后,谭明明曾问自己怎么办,自己还问刘松涛怎么办。她还表示,自己曾看到谭明明来回拨动档位。

张小渠坚持说,自己没有教唆谭明明逃逸。对此,公诉人指出,车辆属相对封闭空间,教唆逃逸说句话只需几秒钟。虽然只有谭明明供述张小渠让自己快跑,但谭明明案发后数次供述一致,可信度高。有受害者家属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则表示,张小渠在说谎。

庭审中,三名被告人均向受害者家属道歉。三名受害者家属均向法庭表示,不接受调解。

被鉴定为重伤一级的王交通家属在庭上痛哭说,王目前仍是植物人状态,全身百分之四十严重烧伤,面部五官眼睛、鼻子、嘴均严重烧伤,后期治疗、五官移植、整容等需巨额费用。目前,治疗已经花费300万,被告人方面谭明明和刘松涛共提供150万。实在筹不来钱,为节省费用,只能将人接回本地医院,即使这样,每天仍需4000元左右。为此,他们提出索赔1395万,要求判处三名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死者贾文华的家属提出,索赔1200万,同样要求判处三名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受害者家属情绪激动,庭审中多次痛哭。

该案发生后曾引起广泛关注,谭明明家经营皮毛生意多年,家境较好。此外,庭审中有受害者家属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指出,刘松涛在国外留学,父亲开有多家百货超市,家境也很优越。

1月16日14时多,经过6个小时庭审后,法庭宣布休庭,因案情重大,择期宣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吴金明_NB17976)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