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水困难,没有洗澡设施,五十年前人们怎样解决洗澡问题?

2020-10-19 10:32:00 夜读史书落泪

村子里没有专用的洗澡设施。生活用水都是从砖井里打了,挑回家,很费力气,因此,人们用水大都十分节俭。那时的洗澡,远不能与今天相比。只有到了那村外的小河、水坑方可尽兴一洗。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村南的小白河里还有流水。到了夏季,每天中午、傍晚,下工的男人,放学的男孩子们,都脱光了,扑到河水里洗个痛快。河水最深的地方不过齐腰,浅处没膝。河底淤满了细砂,脚底踩上去,极是柔软。人们或站或蹲或躺在水里,那清凉的河水静静流过,轻柔地冲击着人们皮肤,那种滋味简直无与伦比。人们入了水就不想再出来。每到星期天,男孩子们会整天泡在水里,或“狗刨”、或仰洑、或扎猛子、或打水仗、或摸小鱼小虾。夏天的小河里才是男孩子们真正的天堂。水湿的身子,被烈日晒过,浑身黝黑,用指甲一划一道白印。大姑娘小媳妇们下河洗澡,要成帮结伙,等到了晚上,找僻静的河段,悄悄脱衣下水。可一入水,也就“疯了”,撩水嬉闹,叽叽呱呱,声音传出多远。

后来小河干涸了。

村口有两个大坑,一场暴雨过后,雨水卷着宅院里、大街上的垃圾草末,都汇集到这大坑里。稍稍沉淀后,这水还是要比河水浑浊许多。出于无奈,男人们也只有到这坑里洗澡。孩子们却不管那水脏或不脏,只要有机会,就泡在坑水里,照样玩耍尽兴。

女人们却再也享受不到在天然环境洗澡的畅快了。

当地离大河流甚远,没有游泳这个概念。下小河游泳即称洗澡。多是游泳兼了洗澡。男孩子们把戏水也叫洗澡,却在戏水中不知不觉就学会了游泳。在小河里、水坑里洗澡,人们都不带毛巾,洗完上岸,晾一晾,身子被风吹得略干,就穿上唯一的大裤衩。孩子们上岸后要跑两圈,这样干的快些,称之为“跑干”。河边、坑沿大都是黄泥地,出水后脚上会沾了泥。穿了裤衩之后,再拎起布鞋,先磕一磕,倒掉鞋里的泥土。找略平缓的水边,一只脚登在岸上,另一只脚伸在水里,来回摆两摆,涮掉脚上的淤泥,出水略甩一甩,穿上一只鞋;然后换一只脚再洗。这金鸡独立的洗脚方式是年轻人的专利,上年纪的人就要蹲下洗了。

大坑只有暴雨之后,才有积水。因此不少的时候,人们只有在家里洗澡,这就不方便多了。年轻的夫妻,孩子尚小,还略好一些,晚上舀半盆水,在院子里脱了衣服,蹬在几块砖上,先从头、脸开始,逐次往下洗。脊背要用粗布手巾勒过,到最后洗完了脚,端起半盆浑水,从胸口处猛的倒了下去,“哗”的一声,狠劲爽快了一把。

人口多,关系复杂的大家庭,洗澡就更为别扭。多是女人在屋里洗,男人在院里洗。仅有的一两个脸盆,轮流使用。衣服也不能脱光,穿了小裤衩,用手巾沾了水,浑身擦一遍了事。

每逢下雨,男孩子们要脱光了身子,在自家院子里尽情的淋一通,洗一把这天然的淋浴。

夏天过去,天凉了,水也凉了。人们也就极少洗澡了。爱干净的青年男女,隔半月二十天,在大锅里烧些热水洗一次。先舀出少半盆热水,把头发蘸湿了,倒些洗衣粉在手掌,在头上搓了,用盆中水洗过头遍。倒掉脏水,换半盆新热水,再把头发漂洗一遍。之后,用漂洗头发的剩水,略擦一擦身子,再用来洗脚。

那不讲究的人家,早把洗澡不当回事了。个别邋遢至极的人家,秋、冬、春三季过去,一次澡不洗,也是有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