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提及“骄傲男孩”引发轩然大波!这究竟是个什么组织

2020-10-01 21:40:23 红星新闻

当地时间9月29日晚,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首场电视辩论会上,当美国总统特朗普被主持人华莱士问到“是否会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兵组织”时,他做了反驳,然后说“骄傲男孩(Proud Boys),退后一步,做好准备。”

随后,“骄傲男孩”的成员立刻进行了庆祝。几分钟内,该组织成员就在私人社交媒体频道发帖,称总统的言论是“历史性的”;甚至该组织还有成员认为总统的评论是对他们暴力手段的默许。据悉,“骄傲男孩”是一个自称为“西部狂热爱国主义者”的男性组织。反诽谤联盟(ADL)曾指出,“骄傲男孩”公开支持暴力,自成立以来,已经有多名成员因暴力犯罪而被定罪。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等早已经禁止了“骄傲男孩”在其平台上的活动。

特朗普讲话后,“骄傲男孩”开始庆祝

特朗普的这番讲话被认为是对“骄傲男孩”的支持,这个暴力极右组织的成员随即在私人社交媒体上表示庆祝。几分钟内,该组织的成员就在私人社交媒体频道发帖称,总统特朗普的言论是“历史性的”。

据“电报”(Telegram)频道的截图显示,在特朗普发表讲话后的几个小时内,有人重新命名了“骄傲男孩”的徽标,以包括特朗普的评论——“退后待命”。一个隶属于“骄傲男孩”的社交媒体账户也开始推广标有“骄傲男孩随时待命”字样的T恤衫。

“骄傲男孩”示威者在聚集在波特兰市区的司法中心

根据马萨诸塞州洛厄尔大学研究极右翼团体的教授阿里·佩利格提供的截图显示,该组织的支持者们写下了一些充满指责的信息,比如“左派现在正在沸腾”、“让我们回到波特兰”等。

佩利格最近写了一本关于右翼极端分子的书,名叫《美国狂热者》。他指出,特朗普的言论让“骄傲男孩”开始“产生了一种错误的赋权感。他们会认为自己的行动代表了总统,也代表了爱国主义本质。”

佩利格还说:“特朗普的言论会让他们错误地认为,自己具有民众合法性,以及他们的行动得到民众支持。过去的研究,包括我的研究,一次又一次地证实了合法性、授权感与暴力激进主义倾向之间的直接联系。”

另外,苏凡中心专家克拉克说,特朗普的言论可能会推动这些“骄傲男孩”的会员资格和财政支持。“他们认为这是对他们运动的公开支持。”克拉克说。

辩论结束后,特朗普赶紧改口

在Telegram上“骄傲男孩”专门开设的一个频道,该组织成员称美国总统的评论是对他们暴力手段的默许。而在另一条消息中,一名成员则评论说,该团体已经看到了“新兵”的急剧增加。

↑2020美国大选首场辩论。图据CNN

因此,特朗普的发言被认为是诱导暴力,遭到了美国研究国内恐怖主义专家们的一致批评。研究极端组织如何沟通的美国大学教授库尔特·布拉多克说,他对特朗普的言论感到不安。特朗普认为“骄傲男孩”应该“袖手旁观”。布拉多克说,“这表明,如果他需要他们,就会去拜访他们。这种语言可以解释为一些人在寻找从事暴力的借口时发出的行动呼吁。”

辩论会上,当特朗普被问及是否会谴责卷入全国冲突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兵组织时。特朗普表示,“当然,我愿意。”但他很快又补充称,“我看到的几乎都是左翼人士,而不是右翼人士。我希望看到和平。”特朗普没有进一步阐述自己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态度。

当地时间9月30日,当被记者问到是否会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时,特朗普说,“是的,我总是谴责他们,通过任何形式去谴责他们。”他还试图澄清自己因“骄傲男孩”而广受批评的言论。特朗普表示,“我不知道那些骄傲男孩是谁。不管他们是谁,都必须下台。”

“骄傲男孩”究竟是什么组织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骄傲男孩”是一个自称为“西部狂热爱国主义者”的男性组织。

2016年,由《副媒体》(Vice Media)联合创始人加文·麦金尼斯成立。有研究人员表示,尽管他已经下台,但麦金尼斯仍然具有影响力。据ADL透露,在现在的恩里克塔里奥带头之前,德克萨斯州的一名律师曾短暂接手。

当特朗普在辩论中提及了“骄傲男孩”后,塔里奥在私人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几条庆祝性的评论。其中一个写到,“现在,我为我的人感到骄傲。”在另外一段针对特朗普辩论言论的视频片段中,麦金尼斯则表示,“我控制了‘骄傲的男孩’,唐纳德!不要退缩,不要后退。”

值得注意的是,反诽谤联盟(ADL)曾指出,“骄傲男孩”的分支机构发表了仇视女性、支持强奸的言论。另外,该组织还有反变性、反移民等观点,一些成员持有白人至上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的思想。

据ADL透露,“骄傲男孩”公开支持暴力,自成立以来,已经有多名成员因暴力犯罪而被定罪。最近几个月以来,在俄勒冈州波兰特和其他城市,“骄傲男孩”与抗议人群之间发生了激烈冲突。ADL在描述波特兰的一场斗殴事件时表示,“骄傲男孩们手持熊掌锤、棍棒、彩弹枪,在一名骄傲男孩成员有一把真枪的情况下,他们对反对者和媒体人员进行了多次暴力行为。”

↑在俄勒冈州波兰特和其他城市,“骄傲男孩”与抗议人群之间发生了激烈冲突。图据《华尔街日报》

据ADL介绍,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主义集会的主要组织者杰森·凯斯勒曾是一名“骄傲男孩”成员。这次集会造成一名妇女死亡,数十人受伤。

追踪极端主义的无党派组织“苏凡中心”(SoufanCenter)的研究员科林·克拉克说,“他们认为自己是反法西斯的合理制衡力量,他们对此深信不疑。”去年,“骄傲男孩”的两名成员因参与2018年的斗殴事件被判处4年监禁,此前该组织创始人在纽约市一家共和党俱乐部发表演讲。在检察官说他们袭击了Antifa的成员之后,这些人被判犯有团伙袭击未遂、袭击未遂等罪名。ADL表示,“事实上,骄傲男孩身上有很多黑帮的特征。”

一些民权组织对“骄傲男孩”进行了谴责,其中包括将他们列为仇恨组织的南方贫困法律中心,以及反ADL将他们称为“铁杆白人至上主义者”。

推特(Twitter)在2018年8月将“骄傲男孩”从其平台上封禁,脸书(Facebook)也在2018年10月跟进了类似的禁令。在此后的几年里,该组织在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人数却不断扩大,并在抗议活动中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

“骄傲男孩”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已经禁止了“骄傲男孩”在其平台上的活动。极右极端分子问题专家佩利格称,他们可能有几百名成员,“该组织在不同地点有多个分会/帮派,但不清楚是否拥有能够动员成员的实际基础设施。”

社交媒体研究公司Storyful称,“骄傲男孩”的许多成员聚集在Gab、Parler和Telegram等深受保守和极右翼团体欢迎的平台上。另外,Storyful还表示“骄傲男孩”的一些社交媒体渠道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比如,在Parler上,“骄傲男孩”主频道有51000多名追随者,而在Telegram上,也有6100多名订户。另外,“骄傲男孩”有一个Telegram群经常以种族主义内容和纳粹形象为特色,该群有1700多名成员。

据Storyful统计,在特朗普发表辩论言论后,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上对这些“骄傲男孩”的提及激增。辩论开始后的12小时内,Twitter上的提及次数超过14.3万次。Storyful认为,这一数字占今年前8个月提到“骄傲男孩”总频率的近75%。

红星新闻记者 罗天

编辑 郭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