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蜗居陋室30年,2次拒领国家级勋章:不受名利影响多惬意

2020-10-01 12:07:49 艺非凡

在知乎上, 有人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给你一个房间,有手机,有wifi,有食物,你可以待多久?

很多人都表示可以一直待下去,毕竟不用出门就能吃喝不愁的生活不要太美好。如果时间倒退回六七十年代,回到没有手机和网络的年代呢?不出门就意味着没法与别人交流,与世隔绝。这对很多热爱社交的现代人来说,大概过一天都无法想象。可在日本却有这么一个人做到了,而且他这一待,就是整整30年。这人就是低调到百科词条都极难找到记载的美术大师——熊谷守一。

1880年4月的一天,熊谷守一出生在日本的岐阜县惠那郡付知村。没人会想到,这个普通日子里呱呱坠地的日本婴儿,将来会成为日本美术史上数一数二的艺术大师。由于祖上世代经营土地,积累了不少财富,家境富裕的熊谷守一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富二代。

不同于人们一贯对富二代 “不学无术”“纸醉金迷”的刻板印象,熊谷守一从孩童时起,就表露出自己对绘画的热爱。当然,这在他那一心只想扩大基业,做大家族生意的父亲看来,自然是不务正业的荒唐把戏。在那个年代,只有从政、从商才是人生的正确道路。所以当熊谷守一提出想要报考东京美术学校时,父亲极力反对。

虽然自己的兴趣遭到打压,但熊谷守一并没有和父亲闹僵,他和父亲设下约定,答应先进入父亲期望的学校去学习一段时间,但如果他还是没有放弃心中的想法,父亲就同意他追随自己的内心。果不其然,父亲的缓兵之计在熊谷守一对艺术的热爱上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半年后熊谷守一仍然坚持要学习艺术。

熊谷守一作品《马》

父亲见状无法阻拦,只能尊重儿子的绘画梦。1900年8月,20岁的熊谷守一考上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专业,自此,日本的绘画艺术史又多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早年的熊谷守一敢于表达自己,画出来的作品注重写实,能让人感到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激烈的情感。

熊谷守一 早期作品——《女子肖像》

熊谷守一早期作品——《向日葵》

熊谷守一早期作品《裸女与向日葵》

也正是因为这种热烈而独特的艺术风格,日本美术史将之归类为“野兽派”

熊谷守一自画像

熊谷守一自然而然成为日本艺术史上“野兽派”绘画的著名大师。优越富裕的家庭背景和自身绝佳的绘画天赋,这些很多人需要奋斗一生才能勉强够到的生活门槛,在熊谷守一人生初期就已实现。如果没有意外,熊谷守一的一生会像被设定好的赢家那样,追随自己的爱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顺利地成为一代艺术名家。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熊谷守一学习绘画2年后,一心想要扩大家族势力的父亲由于过度操劳猝死,并且留下大笔的债务。也正因如此,熊谷守一衣食无忧的生活,一下跌倒了谷底。他不得不出门找工作,虽然有着画画的底子,熊谷守一的第一份工作却是跟着自然调查组去各地科考调研。

在这段调研的日子里,熊谷守一每到一处就观察当地的自然环境、地形、植被。描绘出很多自然风景和人文写真,让绘画才能得到极大锻炼。

熊谷守一作品《赤城的雪》

就在他从调研工作中攒到足够的存款,回到东京专心创作没多久,突然又一个噩耗传来,他的母亲病危了。在东京专心创作化为了泡影,熊谷守一不得不赶回老家为母亲料理后事。

或许是亲历了至亲离世的巨大悲痛,熊谷守一没有继续回东京,而是选择在付知这个地方住下来,在这里,他给林场当起了樵夫,每天忙着采伐树木运送木材,这样简单而原始的生活,熊谷守一一过就是六年。

熊谷守一作品《风景》

六年后,熊谷守一回到东京。这次,他不仅拾回了对艺术的学习和热爱,还和当地地主的女儿结了婚,生育了五个子女。本以为生活可以就这样和和美美地继续,可惜的是,五个孩子中竟有两个还没来得及长大就夭折。这一切家庭的变故都让熊谷守一悲痛不已。

在他年轻的时候,他的绘画风格以“热烈”著称,甚至是日本美术史上“野兽派”的代表人物。可是,在经历了人生这一系列变故之后,他的性格似乎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熊谷守一作品《阳死去的日子》

他的画风开始变得温情,在他的代表作《从火葬场归来》 里,我们可以看到夕阳下,他带着子女的遗照回家,虽然人物面部没有表情,但是柔和的色彩搭配,却反而更强烈的透露出人心中的巨大悲痛和心碎。

熊谷守一作品《从火葬场归来》

1932年,时年52岁的熊谷守一在当时很多画家聚居的地区——池袋千早町附近购买了一块地皮。自己修建了一座带庭院的小宅子。

至此,他已经基本不怎么出门,除了偶尔的卖画需要出门与人交流,熊本守一的后半生,再也没踏出这个庭院半步。哪怕是就住在艺术家聚集的“画家村”,熊谷守一也不与外界交流,真正做到了“大隐隐于市”。而他这一隐,就是三十多年。

那这三十多年漫长而不出门的日子里,他每天都在做什么呢在他逝世40年后的2018年,有导演拍了一部纪录片为我们还原了艺术大师熊谷守一晚年闭门不出超凡脱俗的生活经历。人到了晚年,对于名利和荣誉,已经并不那么看重了。熊谷守一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他与世隔绝的日子里,由于曾经的绘画作品对日本艺术文化发展有着显著的推动作用,当时的日本政府曾提出要由日本天皇授予他国家级文化勋章。可是,当政府文化机构的人辗转联系上熊谷守一的时候,不曾想竟遭到本人的直接拒绝。而他拒绝的理由也很简单。

“一旦接受了这个奖项,就会有好多人要来我家了”

由于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哪怕是国家级文化勋章,他也不要。那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纪录片为我们还原了真相。在那些无人打扰的日子里,已是耄耋之年的熊谷守一过着如孩童般的生活。他会在自家庭院的小树林中安静地打坐。

会花上半天时间,盯着一块石头只为了观察蚂蚁怎么爬

熊谷守一晚年作品

会看着水缸里的鱼儿是如何欢快地游动

熊谷守一晚年作品

会观察树上的飞虫是如何在树枝上停留

熊谷守一晚年作品

甚至还曾经在晚年的回忆录中提到自己会和石头进行对话。 “我是那种哪怕一个玩伴都没有,跟一块石头也能玩起来的人。我就那么盯着手中的石头,几天几个月不在话下。若是进监狱的话,我想在这广阔的世上,能活得最乐和的人,恐怕就是俺了吧。”

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当代版的“浮生六记,为欢几何。”明明才华横溢,却因为不愿被打扰拒领国家级奖项;明明家境富裕,却甘愿偏居一隅与虫蚁为伴;明明受人追捧,却偏偏与世隔绝返璞归真。一直以来,网络上都流传着这样一段话:

“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或许,生活的本质终将归于熊谷守一超凡脱俗的这三十年,不论如何的追求名利,最后都将安居一隅,于方寸天地之间,寻一平地,返璞归真,在宇宙的广阔和人生的浩渺中找到自己内心的祥和与宁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