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决定让中国女排成世界排坛公敌 陈忠和:我现在是中国的罪人

2020-10-01 11:39:48 网易体育专稿

“我现在是中国的罪人。再大的压力我都要去面对。我犯了错误,就要付出代价。我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带领球队取得好成绩,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2002年打完女排世锦赛回国后,主教练陈忠和面对媒体向全国人民“谢罪”。

中国女排——中国体育史上成绩最辉煌的集体项目队伍,80年代豪取五连冠成为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人民的精神支柱,却在18年前面临可能是建队后最大的信任危机。

在世锦赛上为了避开强敌俄罗斯,中国女排有意识地输给希腊、韩国,结果最终只获得第四,落入被全世界口诛笔伐的尴尬境地。“至于我个人是否下课,决定权不在我。”

好在,陈忠和并没有就此下课,他与弟子们挺过了那段艰难岁月,一番卧薪尝胆地苦练后在2003年和2004年连夺世界杯和奥运会冠军,重塑女排精神。

严规打造新女排 初上任顺利起航

将时间轴拨回到20年前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当时“二进宫”的胡进带领中国女排仅获得第五,无缘四强的成绩让他黯然隐退,队中多位主力也随之结束国手生涯。

2001年2月2日,中国排协官方宣布,长年担任中国女排第一助教的陈忠和走上前台勇挑重任。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时期,有担任地方队主教练的经历,特别是先后多年担任中国女排的陪打教练、助理教练和教练,积累了丰富训练经验的陈忠和,无疑是队伍新任主帅的最佳人选,他的敬业精神和工作能力,也受到了多位主教练和队员们的肯定。

全新奥运周期的开始,陈忠和为国家队补充了大量新人,当时20岁出头的冯坤、杨昊、周苏红以及赵蕊蕊、刘亚男等一批新人,逐渐担起队伍的大梁。

陈忠和上任伊始,就重提老女排的“草棚精神”,坚持走严格要求、严格训练的“两严”和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的“三从一大”的道路。

其实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有严格要求刻苦训练才能出成绩,而为了整治多为独生子女的队员们身上的骄娇二气。

陈忠和还提出过27条军规,“陈导是一个对作风、对精神面貌要求非常高的一个人,不管你赢球或者如何,如果你精神面貌作风达不到的话,他会非常严格,所以队里当时也有军事化的管理,就是27条军规和队规,要求大家要有一个精神面貌,比如说不能烫发,不能染发,不能涂指甲油,海包括不允许穿吊带等等。”赵蕊蕊回忆道。

弃老将、用新人、讲作风,与前任胡进相比,陈忠和的确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但全力重用身材高大、潜力大的年轻队员,这种着眼未来、不计较眼前得失的谋略,也让陈忠和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关于他性格过于温和的讨论以及对队员的选拔和使用的思路,质疑声不绝于耳,“刚刚组队时确实压力很大,媒体满天飞,对我的评价也是比较差的。反正有些媒体认为我是过路的,或者是临时过渡,前面我还比较关注,我还经常看看报纸,后来我就不想去看了。”

率领中国女排这支承载了13亿人殷切期望的队伍,任谁都不可能轻松,不过队伍的第一次亮相还是很令陈忠和欣慰,在江苏太仓和上海松江的两站邀请赛上,连续7场比赛6胜1负,击败当时的奥运冠军古巴队,这支“新女排”获得两站比赛的冠军,成功打响了头炮。

尽管此后中国女排出现起伏,瑞士赛上输给日本仅获第四,但在大奖赛上及时调整异军突起,最终获得亚军创造大奖赛近七年的最好成绩。

随后的亚锦赛,年轻的中国队一举拿下组队后的第一个正式比赛的冠军,并在年底的大冠军杯上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击败俄罗斯、美国和巴西等世界强队,以全胜战绩登顶。拿到这个分量颇重的冠军后,这支朝气蓬勃,敢打敢拼的年轻队伍,逐渐得到各界的认可。

在年末总结自己执教的第一年工作时,陈忠和苦中作乐颇有感触,“苦是必然的,全队都一样,因为我们的队伍所追求的最终目标是世界冠军!队员们条件这么好,只要大家肯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的,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我坚信!”。

有了这样的底气,陈忠和对2002年更加憧憬,似乎看到了在世锦赛上冲击世界冠军的希望。

世锦赛让球败人品 输球输人险下课

经过多次集训和国际比赛的演练,中国女排形成了一套鲜明的技战术特点和稳定的阵容,队伍不仅人员组成年轻化,而且拥有出色的身体条件和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

经过陈忠和的精雕细刻,在各个位置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大奖赛上,中国女排连续两年获得亚军,让球迷对重温世界冠军梦产生了新的渴望,世锦赛让很多人认为是再次登顶的绝好机会。

不过,大奖赛上先后三次不敌加莫娃和阿塔莫诺娃领衔的强敌俄罗斯,让队伍的心态起了很大的变化,导致在世锦赛上的战略出现明显偏差,也给“让球风波”埋下了伏笔。

2002年的世锦赛,是扩军为24支队伍,首次采取两个阶段分组赛决出八强直至产生冠军的赛制,尤其是第一阶段小组赛的对手,由于实力相差明显,一两场球的得失不影响大局,存在“挑选”下一阶段对手的理论可能。

彼时的中国女排,已经具备相当的冲击力,但又没有战胜几大强队的绝对能力,到底应不应该利用“规则”的漏洞给自己方便?

“我的想法是,在确保小组赛中能出线的情况下,必要时可以实施“战略性的措施” ,暂避强队锋芒。”陈忠和其实在赛前就盘算好了“让球策略”,“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可争取到极大的主动,坐看其他小组的龙虎争斗,使中国女排走上一条“先易后难、先弱后强、最后决斗”的比赛道路。”

如果陈忠和能预料到球队后面会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批评声所包围,恐怕是不会做出这种选择的。

陈忠和的期待是美好的,第一阶段小组赛,中国队在3-1力挫巴西队的情况下,派出替补阵容0-3输给希腊队,将小组第一让出,不仅进入到复赛失利较弱的小组,还避免了在1/4决赛和半决赛上遇到在大奖赛上三次击败自己的俄罗斯。

复赛前两场,中国队先后3-0轻松击败保加利亚和波多黎各,提前获得八强席位。第三场对阵韩国队,中国队又有了选择1/4决赛对手的机会,如果取得小组第一,很可能遭遇近期输过的意大利,而如果排在小组第二,则可以对阵巴西队。

当时的中国队对阵巴西队成绩不错,而且小组赛刚刚3-1击败过对手,看起来赢球把握较大。

要知道,自陈忠和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后,中国队还从来没有输给过韩国队,但为了达到选择对手的目的,那场比赛首发雪藏了冯坤、赵蕊蕊、周苏红、杨昊和刘亚男,每局一过20分就开始有意送分,最终“如愿以偿”地以0-3输掉比赛。

中国队“放”掉中韩之战的后果,首先是送韩国队拿到小组第一,而保加利亚则从小组第二滑落至第三,1/4决赛直接面对俄罗斯,而另外一个小组的荷兰队,则因为中国队输球直接跌出前八。

如果说小组赛的让球还未引发轩然大波,那么复赛这场莫名其妙的失利,则让中国女排彻底成为那届世锦赛的反面典型,搞乱了正常的比赛秩序。

保加利亚“满怀冤屈”要向国际排联提起申诉,受最大影响的荷兰队则被彻底激怒,因为赛前荷兰排协曾热情接待中国女排提前赴荷兰适应性训练,结果中国队却打“假球”把本应该晋级的荷兰队做了下去。

而被中国队选择的巴西队也非常愤懑,“被中国队选择为对手,真是奇耻大辱,我们一定要在1/4决赛拿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争取击败中国队。”

无需多言,中国队成为了世锦赛上最不受欢迎的队伍,每每在中国队比赛时都会上演观众齐齐为对手喝倒彩的场面。

“那个时候就不应该这样,哪怕输一些球也没关系,因为我们太想去要,尽快要成绩去拿到冠军,所以急功近利太着急,而不是一步一步循序渐进,一步步来,才采取这样极端的办法。”陈忠和很后悔当时的做法。

但是中国队已经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把自己逼到只能赢、不能输的境地。好在1/4决赛,中国队3-2逆转巴西队艰难打进四强。

仅按赛场演变的现状来看,陈忠和全部实现了作战计划:前四名形成中国、意大利、俄罗斯、美国的对阵局面,而在俄罗斯在第一场半决赛2-3输给美国后,中国队如若闯过意大利这关,决赛面对很少输给过的美国队,占有比较大的心理优势,冠军岂不是唾手可得?

然而,通过“让球”取得的成果,终究还是要付出代价,半决赛面对意大利,中国队的姑娘们发挥不尽如人意,再加上或许是出于舆论压力和其他考虑,国际排联安排的本场主裁判,有着多次明显的反判和误判,年轻的中国女排缺乏应对经验,最终1-3兵败出局无缘决赛。

“中国队很多队员都是第一次参加世锦赛,从今天的比赛来看,队伍确实还很年轻,需要经历更多的磨练。尤其是在裁判的几个非常明显的错判情况下,队员情绪波动比较大,关键时刻没有能够咬住。”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陈忠和快步离去,他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批评声。

随后的季军争夺战,中国队依然被“想赢怕输”的心态左右着,1-3负于俄罗斯,最终只排名第四。

“比赛四年一次,我们全队都是第一次参加,太可惜了!况且作为一支有志向的队伍,就应该见谁打谁,而不应该躲躲闪闪,我让队员有了狭隘的心理,给他们制造了太大的压力,因为2001年拿了冠军,觉得2002年很有希望去夺金牌,也太想要,畏畏缩缩去选择了队伍,把队员带到了死胡同。”

陈忠和从不避讳提及那届不堪回首的世锦赛,回国后他一边带队训练,一边忙于写总结,作了好几次深刻的检讨和反省,“中国女排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我很清楚。没有带好队,责任在我。但只要我还在这个岗位上一天,我就要尽自己的能力将所有的工作做好。至于我个人是否下课,决定权不在我。”

实际上,陈忠和上任以来,年轻的中国女排取得的进步还是有目共睹,陈忠和的治军能力已经受到肯定,体育总局最终并没有让他一个人承担世锦赛失利的后果,决定给他“戴罪立功”的机会。

流精图治再奋起 世界杯奥运连创辉煌

“我们在世锦赛上的决定,确实是错误的,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这个教训对我们来说是很深刻的。经过那件事情之后,我认识到了很多问题。有错认错,有错就改,人总要面对现实的!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它困难的地方,当教练也是一样。谁也难保没有犯错的时候?摔倒了,就爬起来。”

危机之中的陈忠和与全队上下,更加团结一心,训练非常刻苦,陈忠和在队内的威信也没有受到“让球风波”的影响,姑娘们与主教练一起承担起铺天盖地的批评,携手共度难关。

2002年10月2日,陈忠和45岁生日当天,女排全体队员给了他一个惊喜。

“我过生日的时候,队员买鲜花送给我,至今记忆犹新,也是我人生的一种回忆。当时邮政外送工作人员送鲜花来到女排驻地,我很纳闷是怎么回事,当我进屋的时候,才发现全体队员们都聚集在一起,祝我生日快乐! 原来,当天是中秋节,是我的生日,可我全忘了,这可是姑娘们集体策划的呀!感谢她们惦记着自己的主帅,她们的内心是希望自己的教练不要因此消沉,或者受到任何影响。”

吹完蜡烛后,陈忠和鼻子一酸,赶紧快步走掉了,他不想让队员看到他哗哗留眼泪的场面,“我当时扪心自问自答:‘多好的姑娘们呀!我该怎么办?中国女排没有退路,只有继续率队前行,再去争冠!’这时候觉得队员也特别理解我,我非常感动,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她们训练更加投入,整个队伍似乎更加团结,似乎全队上下都认识到,中国女排处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全队都必须珍惜这种机会,要坚持下去。”

很快,中国女排就迎来了机会,釜山亚运会,中国女排一路连胜,决赛3-1力挫东道主韩国队,蝉联亚运冠军。

对陈忠和来说,他实现了自己赛前的承诺,要求队员每场比赛都按决赛来打,以良好的精神面貌洗刷了世锦赛带给队伍的耻辱。

吃一堑长一智,走出“让球风波”后的中国女排,更多了一份争冠的信心和霸气。

2003年起核心阵容真正步入成熟期,由主攻杨昊、王丽娜,副攻刘亚男、赵蕊蕊,二传冯坤,接应周苏红和自由人张娜组成的主力阵容堪称豪华。

无论是技术的全面性、网口实力以及攻防转换的速度上,中国女排都高出对手一筹,整体实力在当时的世界排坛首屈一指,成功地在大奖赛上首次夺冠。

年底的世界杯,无疑是“陈家军”的代表作,中国女排以11战全胜的佳绩重回巅峰,时隔17年再夺世界三大赛冠军,人们开始从这支队伍身上看到了五连冠士气女排的影子。

2004年,尽管在奥运前遭遇赵蕊蕊骨折的沉痛打击,在雅典首战美国队时她又仅打了2分钟便彻底伤退报销,但中国女排还是克服了各种困难,决赛0-2落后完成3-2的大逆转,张越红一击致命挫败俄罗斯,中国女排20年后再夺奥运金牌。

雅典奥运,是陈忠和上任之初定下三年计划的终极目标,三年多来,中国女排没有休过一天整假,一路走来从低谷到高峰,陈忠和与队员们太苦太难也太险,但人生能有这样的一段经历,又是何等的幸运?

陈忠和给人的感觉总是挂着笑容,有人说他的笑是一把利剑,可以刺穿对手,不过在雅典赛场上夺冠后的笑,则是纯粹的、幸福的笑,那是女排精神复辟的生动体现,也是永不服输的拼搏意识,是坚韧顽强的优秀品格。

试想,如果2002年经历“让球风波”后就此沉沦,陈忠和又怎能带队完成救赎?

数年后,陈忠和在接受专访时,曾提到自己压力最大的时候不是2003年世界杯,也不是2004年奥运会,而是2002年的世锦赛。

当年的“让球风波”,险些让陈忠和丢掉女排帅印,好在那次的打击并没有磨灭他带队的坚定决心,队员的潜能也被彻底激发,陈忠和与中国女排同甘共苦,砥砺前行,最终缔造出“黄金一代”,“让球风波”的负面影响也就此烟消云散。

纵然不堪回首的往事无法改变,但中国女排却一直在创造新的历史。

作者:莱昂

(责任编辑:曹立峤_NS1806)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