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寡头撕碎的日本!它远比你想象得可怕!

2020-09-30 22:13:28 叶檀财经

文/叶无双

日本有个现象,让人匪夷所思。

那就是表面上全民节约粮食,吃河豚要把鱼皮熬成鱼冻,吃核桃都要把果壳上的薄膜抠下来泡茶,背地里,却是全球最浪费粮食的国家之一!

2020年9月,据人民网报道,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和环境省发布的数据,2017年日本食物浪费量高达612万吨,相当于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当年全世界粮食援助量的两倍。

2019年,日本人均粮食浪费量高居世界第六、亚洲第一!

日本人从牙缝里省下的粮食,到哪去了?

日本人全民节俭?错觉而已

很多人提起日本,只知其消费理念是“断舍离”,殊不知在此之前,还有“刹那主义”。

而今天日本很多民众,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消费观念,是“刹那主义”。

为什么这么说?

根据红黑人口库提供的数据,日本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从1950年的22岁左右不断上升到如今2020年的47岁左右。

人口年龄中位数的变化代表着这个国家主力人口的年龄分布是在47岁上下:

从上图可以看出,25-84岁这个区间是日本社会人口的绝对主力,他们的消费观念才是日本主流的消费观念。

据此反推,1937-1995年这个年代,也就是日本经济的“黄金年代”才是目前日本主力人口消费观念形成的关键时期。

从1970年起,日本经济开始与西方强国并驾齐驱,又在1973年的石油危机时,凭借其特殊的企业体制弯道超车了许多西方国家,经济进入了鼎盛时期。

根据《重返泡沫时代》记载,那时日本国富民强,人们都沉浸在物欲横流里。

即使是在泡沫破碎后的1995年,日本奢侈品市场规模为978亿美元,占据全世界68%的份额,人均消费更是达到了同时期其他发达国家无法超越的1996美元。

刹那主义一直持续到21世纪伊始。2009年,随着《断舍离》这本书横扫日本各大畅销书榜单,才掀起低欲望与节俭风潮。

自从安倍晋三第二次上台以后,提出了振兴日本经济的“三支箭”(即宽松的货币政策、加强基础设施投资和刺激消费),给日本经济打了一剂强心针。

由俭入奢容易,由奢入俭难。对于那些经历过纸醉金迷的日本人,一旦社会经济回暖,个人消费能力可以支撑更好的生活,消费习惯就会立刻重新奢侈。

日本浪费和老百姓省不省没关系

一直以来,日本给外界的印象都是“超精细化”。

因为平原稀少,自然资源有限,日本食品自给率只有39%,资源匮乏感深植于日本民族意识。

在“节俭”这件事上,这个国家登峰造极——论节约能源,日本有全球制定较早、相对完善的节能法(起步比中国早十年,比美国早二十几年),论节约空间,有“缩小主义”,至于节约食物这种最基本、具象的事就更不用说了,渗透在教育、生活每一个细小之处,甚至半壁影视剧都在传达“食物最大化利用”精神,比如《东京大饭店》里的男主用栗子壳、鱼骨等边角料做大餐,《红鳉鱼》里北野武把剩饭菜回炉重造成咖喱……

遗憾的是,全民省吃俭用,粮食浪费量却是亚洲第一。

因为,日本大多数食品浪费,是发生在商品流通环节,和老百姓省不省没什么关系。

根据《世界农业》杂志,从食品制造到家庭,日本食品流通整个链条的废弃量都巨大。而从食品制造到餐饮行业这个环节的浪费量,是家庭浪费量的2倍多!

(图片来源:《世界农业》杂志)

在日本食品流通业,有个公认的“三分之一法则”:从食品制造到过期,这段时间被均分成三截,比如6个月时间,制造商要在2个月内交货给零售商,零售商要在2个月内把食物卖出去,消费者要在2个月内吃掉。

这种设定太有压迫感了,逼着商家“扔扔扔”。

而即使是家庭环节产生的浪费,也不是日本老百姓自愿的。

因为消费者要在第三阶段(即食物标注的“赏味期限”之内)把这些食物吃下去。但是“赏味期限”非常短暂,一般只有1-2个月。

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与厚生劳动省的界定,所谓“赏味期限”,是指食物最可口的时间段,过了这个时间段,食品依然能吃。

食品真正过期时间点,是“消费期限”。这个时间点也会标注在食品上,只是位置比“赏味期限”隐蔽得多,而且商家不会给出一个确切的时间节点,你得根据生产日期等零零碎碎的信息自己算,很麻烦。

一般,消费者一眼看到食品过了“赏味期限”,就会产生恐惧,直接丢弃。

在一系列的人为设计下,浪费产生了。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导,神奈川县相模原市的某食物工厂,每天都会回收利用约35吨食品!包括外观完好的面包、颜色鲜嫩的火腿……触目惊心!公司社长说:“运到这里的废弃食物,大部分都还能吃”。

日本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个弊端。从2001年至今,政府相继实施《食品循环法》、推出《减少食物浪费促进法案》等,促进食物重复利用。企业加入到食品回收行业,将食品废弃物加工为动物饲料以实现循环再利用。

在我看来,这是本末倒置,多此一举。

这不是循环不循环的问题,是原始设定就很诡异。

即使回收力度再大,回收的食品也只能喂猪。人吃饭依然小心翼翼。

在日本食物被浪费是“宿命”

在日本,食物被浪费是一种“宿命”,一种被政治和利益判定的“宿命”。

为什么这么说?

日本现在的浪费现象,和粮食生产端——日本农业协同组合(下称日本农协)的过度自我保护不无关系。

日本农协成立于1947年,最初宗旨只是保护农业和农民。但现在体量越来越大,已经成为了日本农业垄断组织,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左右政治——农协群众基础强大,其社员涵盖了日本99%农林牧渔产业人员。他们拥有大量选票,其能够影响的议会席数占国会选举的30%!

结果就是,日本成了农业保护最严重的国家。

以大米为例,日本在保护国内大米产业上不遗余力。

2002年时,大米进口关税为407%。虽然WTO等世界贸易组织一直批判日本对本国农业过度保护,但到2013年11月前,大米关税却反而到了778%。同时,日本稻米生产有一套严苛到变态的标准和体系,大米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有两百多项,还经常变。所以其他国家很难出口大米到日本。

贸易保护政策抬高了国内农产品价格。300多人民币一个哈密瓜、几十人民币一颗樱桃、800多人民币一盒水蜜桃,在日本不是新鲜事。

在这种几乎不可抗拒的高物价环境下,要想保障农业人员的利益,就只能想方设法刺激消费。

就像电商为了刺激消费,搞出“双11”、“618”等各种购物节,日本农协也可以敦促农林水产省、厚生省等出台各种促进食品消费的政策。

我们推测,“三分之一法则”政策就是刺激消费的产物之一。

对于食品制造到餐饮业整个产业链,有配合管理部门对食品加工和流通环节食品安全的监督管理,违规者将被处以重罚;对于终端消费者,1995年相关法规要求由标识制造时间改为标识“消费期限”或“赏味期限”。

官方通过严苛的保质期,刺激购买频率,刺激消费是最初目的,浪费是衍生现象。

面对价格和浪费量双高的农产品,民众也有许多怨言。

日本大米再好,也不至于花几十倍于泰国大米的价格。何况,泰国米也不错。

安倍政府一直致力于推进日本农产品市场的改革。以加入TPP为契机,安培终于有所突破。

2015年,TPP谈判涉及到日本农产品市场开放,农协强烈反对、示威游行。碍于压力,安培在农产品关税等相关条款上迟迟不肯松口。不过,经过努力,安培终于把大米关税降到了280%。

在食品废弃方面,政府和食品加工流通产业致力于变革不合理的“三分之一法则”,例如推进放宽零售企业交货期限。

在消费端,政府致力于推进食品期限标识变革。首先,尝试弱化赏味期限的精度,把精确到日的赏味期限变为精确到月。例如赏味期限为4月5日变更为4月,这样消费者在4月底前吃都不会有心理压力。

努力还是有所成果,从2015年日本粮食浪费量开始下降。

农业占日本GDP已不足2%,随着日本农民的减少和老龄化加剧,年轻人又不愿意从事农业,农协——这个根植于日本农民的组织,已步入衰途。

相信日本农产品市场会慢慢开放,食品浪费现象会慢慢缓解。

总结来讲,通过现象与数据发掘之下的日本,与我们从日常媒体报道中了解到的日本大相径庭。

尽量还原一个真实的国外社会至关重要。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作者:叶无双编辑组:景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