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去世时只留下一件什么遗物?

2020-09-30 12:39:38 中国网文化

1985年10月中旬,许世友将军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在病床上躺着他心里一直有个执念,早在1月的时候,他就给中央写信,称自己年幼参加革命,来日不多,生前为国尽忠,希望死后能够土葬,为母尽孝,他一直在等中央的回复。

自从新中国成立后,只有一位领导人是土葬的,那就是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在1956年中央会议期间,毛主席曾带头签了一份《倡议书》这个倡议书,就是表示自己死后要火葬的倡议,当时中央的领导都签了,传到许世友这,许世友没签,他还去问了毛主席,为什么会有这个倡议?

许世友的遗愿请求送到中央后,没人敢给予回复,最后到了邓小平的手上,邓小平思虑后,用笔写下八个大字“照此办理,下不为例。”表示了同意,而许世友也因此成为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二个土葬的高级将领,这个消息是由王震传阅到南京的,他叫来许世友的家属们,讲了邓小平的批示,还带来了他说的六不准:不准开追悼会,不准登报宣传,不准立碑等。其目的也是为了特事特办,这就是邓小平不让开追悼会的原因。

王震在传达完这六不准后,他再次用了七个特殊,讲了许世友的一生,他说“许世友在60年的戎马生涯中,战功赫赫,百死一生,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邓小平同志签的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的特殊。”可见中央领导对许世友的例外。

许世友8岁离家前往少林寺,16岁参军,此后一直随红军东征西讨,在连年的征战中,许世友对母亲也是十分的思念,曾有两次部队路过家乡,当时家乡还是属于敌占区,尽管如此,他都冒着危险要回家探母,1952年,已经20年没回家的许世友,回到了家乡,他看到母亲扑通跪在地上,大哭了一顿。

5年后,许世友再次回家,母亲年龄已经将近八旬,许世友看着身体孱弱的母亲,头发花白,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认为自己在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做到了为国尽忠,因而他则是希望自己在死后能够给母亲尽孝,生前未完成的,只希望死后能够多陪陪母亲。

1979年,许世友给儿子许光50元钱,要他回老家找一颗大树,为自己做一口棺材,等以后土葬用,儿子许光拿到钱后,回到家乡就按照父亲的说法,找人做了一口棺材,只是在最后,这口棺材也没用上。

1985年10月22日,许世友将军因病去世,邓小平批示允许土葬后,许世友用的棺材是他的老部下尤太忠将军专门为他定做的楠木棺材,10月31日,当国家领导人在向许世友的遗体告别时,外面突然电闪雷鸣,刚还万里无云的天变了色,有人后来说,这是老天爷哭了,他是为许司令送葬。

11月7日,负责押送灵柩的人从南京出发,9日到了河南新县,当时已经是午夜时分,出于诸多顾虑,许世友将军的下葬仪式是悄悄进行的。

8岁离家,16岁参军,从此为全天下的百姓打抱不平,将军一生赤胆忠心,为国效忠,他功成名就后却是发现,他一生未负国,唯独对母亲有亏欠,未能在母亲身前尽孝,到最后,将军入土为安,也算是了了他最后的愿望,能够死后为母亲尽孝,将军千古。

▲许世友向工作人员传授棍术(1981年3月)

许世友去世时没什么遗物 唯有老部下所赠的这样东西他无法割舍

《百年潮》2005年第二期刊发罗瑞卿和许世友的老部下傅学正的文章,回忆了两位将军在新中国成立后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

酒是许世友一生中最大嗜好。有一次我开玩笑地问他:“你最多一次能喝多少酒?”许指指茶几上的大茶杯说,能喝五六杯。接着他说,在长征路上一次喝过一脸盆。他不喝其它酒,只喝茅台。有一次京西宾馆放酒的柜子锁了,拿钥匙的人不在,一时拿不出茅台,就在茅台空瓶里灌上五粮液。许一喝就火了,说:“这是什么茅台?糊弄人!”

1985年秋,我去南京出差,去许府上看他。许叫不上我的名字,我在他脑子中是“河南大胡子老乡”。1980年以前接触不多,1980年以后他当了军委常委,组织关系转到军委办公厅。我时任军委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主任,主管会务和迎来送往。许来京离京都由我安排,自然就熟了。约好晚上7时去他家,6时50分,许司令就穿戴整齐,站在大门口等我了。看到我,他把手一挥说:“怎么这么晚才来?”我说“没有晚点呀!”他说:“我都等急了。”许喜欢有人来看他,陪他喝酒。因为他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医生建议他少喝酒,每餐不得超过3、5杯(三钱三的杯子,二两酒)。有客人来,就管不住他了。我故意逗他说:“我没有从北京带酒来,你家有酒吗?”许拍拍肚皮哈哈大笑说:“在中国,要是我都没有酒喝了,谁还能有酒喝!”我说:“你别吹牛,李福海还到三座门找我给你拿酒呢?”

80年代茅台奇缺,有人开玩笑说,找瓶茅台比找个老婆还要困难。许世友每天一瓶茅台,如果有客人来那就得二三瓶,少说每月要50瓶酒。当时的江苏省计委专门为他发了文件,按北京政治局委员的标准,每月给他6瓶酒。这相差太远了。许世友没有酒喝,他们办公室的人都很着急。李福海专程来北京找我商量如何解决这一困难。我们三座门茅台酒也有限,给了李福海两件酒(一件12瓶),我对李说:“不能让你空手而回,给你两件酒先带回去,我想办法解决。”

不久,军委在京西宾馆开会,饭后在京西宾馆的大厅里,我碰到了南京军区向守志司令员,我急忙跑过去,向他敬礼说:“向司令,向你报告一件事。”向司令员很诧异,问:“老傅有什么事?”我说:“许司令在南京没有酒喝了。”其他司令员也凑过来。向司令员说:“老傅你说具体点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说:“上个月许司令的李秘书拿着江苏省计委的文件来北京找我,江苏省每个月只给许司令六瓶茅台酒喝,而他每月六六三十六瓶酒也不够用呀!”司令员们一听纷纷说:“那怎么能行,我们的许司令不能没有酒喝!”

“好了,许司令在南京喝酒的事包在我身上。”向司令许下愿,回到南京后,派军区司令部管理局的钟局长专门去深圳议价为许世友买酒,保证每月供应许五件酒。

从此以后,全军都知道许世友没有酒喝。许的老部下互相传话,去看许司令时,什么也别拿,千万要带上一瓶茅台酒。1986年许世友去世时,他没有什么遗留,惟有在他的桌子里、床头柜中、沙发旁找到了老战友送给他的18瓶茅台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竞_NB17023)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