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医院钟鸣:在武汉“出生入死”的75天

2020-09-30 10:19:30 营养雪利

在武汉“出生入死”的75天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钟鸣

“如果时光重来,我仍然愿意成为最先迎击海浪的水手”

在武汉战斗的75天是把10年20年要发生的喜怒哀乐高度浓缩了塞进脑子里去

1月23日,钟鸣医生登上开往武汉的高铁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是来自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钟鸣。今年1月23日小年夜,我们医院接到国家卫健委发出的紧急调令,要我立即奔赴武汉支援,只有3个小时准备时间,当天下午2点出发,不经意间成为了“上海最早逆行者”。要问我怕吗?其实,作为一名长年奋战在重症医学临床的医生,可以说天天都在“出生入死”,而且有医院做我的强大后盾,短短几个小时为我准备了各种生活防护物资,出发的时候我感觉还是很有底气的。

1月23日当天上午武汉已经封城,我坐高铁到麻城北,再由一辆小车接至武汉,抵达驻地时,已是深夜,整个城市荒凉寂静。第二天,我被安排在金银潭医院南楼六层,那是个由临时普通病房改成的ICU,条件相对艰苦一些。

一开始我还是比较自信的,但直到我走进南六病房办公室,看到监视器上的数字,满屏都是报警,一半以上患者氧饱和度都在百分之六七十,我震惊了。什么概念呢?就是心脏随时会因缺氧停跳。平时在医院里,有一个这样的病人我们都会非常紧张,要全力以赴,而现在,一个病房就有这么多危重病人,你简直不知道该从哪一个开始。

第1、2天我基本没法睡,因为大量危重症病人集中在ICU里,需要不停地处理。身体的疲劳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我开始怀疑自己。重病人我们见的非常多,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救回来,但至少能预见病情走向。但这次不一样,本来觉得某个病人已经要好了,明天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结果病情急转直下,做了多大的努力也不起作用,人就这样去世了。相似的突然不断发生,每一个突然,对我们医生而言打击巨大。后来与几位同样被国家卫健委指定来的专家聊天,发现在起初那段时间里,基本上都在怀疑自己。这个疾病完全颠覆了我们之前的临床经验,相当于你被敌人干掉了,连他长啥样都没见到。

虽然一开始有点被敌人打得措手不及,但情况还是在不断总结经验、遭受打击、再总结的循环往复之中,逐渐平稳。我们慢慢掌握到了疾病的规律,积累了很多经验。在我之后不久,中山医院又相继派出了三批共140名战友驰援武汉。在与敌人的不断周旋和搏斗中,我们赴武汉中山医疗队总结提出了三个“住”的“诊治三原则”——要“抓住”抢救治疗、要“稳住”综合治疗、要“守住”康复治疗。多学科团队的精诚协作、精准施策、治疗关口的前移,避免了疾病进入加速阶段,减少了危重症的发生率,同时注重对病人的人文关怀,治疗效果显著提升。

疾病的海啸似乎没那么猛烈了,但来自情感的冲击始终没有消减。在武汉战斗的75天,是把10年20年要发生的喜怒哀乐高度浓缩了塞进脑子里去。

南六病房有一位特殊病人,1月27日转入ICU,住院长达2个月,是一位神经内科专家,因为给一位后来才确诊为新冠肺炎的病人做急诊手术而感染。2月3日,他两肺全白,看到自己“差得一塌糊涂”的呼吸机参数和心电监测指标,开始做最后的打算。我们倾尽一切想留住他,我每天进病房给他鼓励,并在呼吸机前呆很久,为的是精准调节适合他的呼吸机参数;护士把自己的水果削好、切好带给他,并每日发去微信:“今日份鼓励请查收!”“今天太阳晒得人心里暖暖的,你快点好起来,自己出来感受一下”。半个月后,他能回复护士的微信了;两个月后,他终于治愈出院。

真的舍不得这些病人。有个病人ECMO上了50多天,还有一个病人原来很差,经过种种努力现在慢慢已经可以脱离呼吸机了。这些病人和我们并肩战斗这么久,我们总想看到他们最后好了脱机的那一天,对不对?所以,后期有医疗队来接替,我们内心是非常不舍的。我想这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医患关系,而是战友关系。病人知道我们这些来自上海等全国各地的医疗队,和当地医护人员一样,都是拿生命在治疗,我们是真心的,所以对我们有绝对的信任。

在这迎击巨浪海啸不平凡的75天里,我时时刻刻都在被感动着,感动于无数的凡人微光。比如那张温暖了无数人的落日余晖照,3月5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中山医院赴武汉医疗队27岁队员刘凯在护送病人做CT的途中,停下来,让已经住院近一个月的87岁老先生欣赏了一次久违的日落……这个瞬间让亿万人热泪盈眶,刻骨铭心。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这些微光凝聚起来,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展现出中国力量、中国精神、中国效率!

回到上海以后,感觉脑子终于又可以正常运转了,泪点也没有那么低了。我原来在美国研究的就是肺损伤,接下来我希望把研究重点放在新冠肺炎的致病机制上,还可以继续开展一系列科学研究,把疾病背后和临床表现联系起来。医学是有天花板的,对于医学、对于自然科学,我们还有太多未知。

新冠疫情可以说是一次颠覆人生的海啸。在疫情的惊涛骇浪席卷而至时,总要有人来作第一拨和海浪搏击的人,后面的人才能知晓,如何抵挡海浪的破坏力。最后我想说,感谢上海大后方的坚强支持,感谢武汉当地战友的并肩战斗,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我鼓励和温暖,如果时光重来,我仍然愿意成为最先迎击海浪的水手。战友们,下个路口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