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生世世积累资粮,必做十事(一) & 华严禅易

2020-09-29 13:13:14 星座匣

来源:惟一自在/专注传统智慧的高品质原创公号,更多内容可见。

专题简介:

因写文章,与西安白马寺、扶风大明寺及孔雀寺主持如孝法师结缘。法师发起一项围绕“经中之王”《华严经》展开、包含各个有关方向的专题研究及传播项目,承蒙法师信任,邀请参与课题。我与华严极相应,缘起如是,故决定开设一个名为“华严禅易”的长期文章专题,以每月一篇的频率进行更新。文章版权无偿供课题组自由使用。专题内容以华严为中心,因个人兴趣及擅长,以华严义理本身、华严与《易经》、华严与禅宗为主。这是最高明的三个领域,强调最高,其意义是能够统摄诸家,可为学问与修证的根本与核心。并旁及与穿插华严与传统文化、科学、现实生活等各个方面。末法时代,断层亦久,诸事惟艰。达摩祖师云,“震旦虽阔无别路,要假儿孙脚下行”。

《华严经》,全名《大方广佛华严经》,又名《杂华经》、《百千经》、《法界经》、《不可思议解脱经》。它在佛教中的地位,无可置疑而至高无上——《华严经》、《法华经》、《楞严经》是大乘佛教公认的三部“经中之王”,华严又被称为“王中之王”。佛教自古就有“判教”传统,即判别不同佛典及其代表的教法,在佛法中居于怎样的层次位置,是方便法还是究竟法、是不了义说还是了义说、是属于阶段引导还是直示最上乘等等,而不论哪家哪派、哪位大德判教,华严都居于最高位置,称为“一乘圆教”。同样无论如何都居最高的还有法华,华严与法华之教都属一乘圆教,它们的区别则是,华严属于“圆顿”——不仅是圆教,还是顿教。

华严之缘起,即是佛陀于初成道的十四日内,专为法身大士即那些大菩萨们,究竟无余而直了宣说佛所证之不思议境界,如日出之时先照高山。其余人等则如“第二释迦”、“八宗共祖”龙树菩萨所言,哪怕是证得小乘最高果位的五百阿罗汉,也“虽在佛边而不闻,或时得闻而不能用”;哪怕是佛陀十大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神通第一的目犍连、解空第一的须菩提,也“在佛左右而不得闻”。毫不夸张地说,这部经就是佛法之总纲,是佛陀教法之最究竟,其广大悉备与渊深如海含摄一切佛法之源头,能将一切佛经摄为眷属。

《佛祖统纪》载,上元元年,唐高宗召道家隐士孙思邈入见,问:“佛经以何为大?”孙思邈答:“无若华严。”高宗有疑:“近奘法师(玄奘)译般若六百卷(《大品般若经》),何不为大?”孙思邈答:“华严法界是一切门,于一门中可演出大千经卷,般若乃华严中一门耳。”华严称大,并不是因为百余万字的体量,这个体量在浩瀚佛典中其实不算什么,而正因为“是一切门”。传说此经由学遍当时佛典而不能满意的龙树菩萨从龙宫中请出,龙宫中的华严分上本、中本和下本,“上本有十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偈、四天下微尘数品,中本有四十九万八千八百偈、一千二百品,下本有十万偈、四十八品”,上、中二本“并非凡力所持,隐而不传”,请出的只是下本。尽管只是下本,汉译最全的《八十华严》仍只有四万五千偈,不足全本的一半,且已是目前存世最全的版本。对此我们抱有的不应是遗憾,而是要明白这是一个“下学上达”的寓言,下学的部分哪怕再高明与全面,也注定有限而残缺;上达的部分却是无量无边深不可测,绝不在文本及一切相上,而需要我们通过学修华严,自证自见。

如果说华严代表着佛法的根本与核心,什么又是华严的根本与核心呢?对此我们先要明白华严的性质。如般若部是文殊经典,唯识部是弥勒经典,华严则是普贤经典。全经各品以不同的菩萨统摄,纲领性的开始各品、中间那些代表菩萨修行最高阶段的各品,便皆是由普贤菩萨统摄。结尾的入法界品,内容即是著名的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所参访的最后一位抵达最高法门的大善知识,还是普贤菩萨。整部八十华严,在各大菩萨中普贤菩萨的出场率是50%,为具有压倒性优势、出场率最高的菩萨。在这种背景下,“华严三圣”为代表佛之法身的毗卢遮那佛、代表佛智的文殊菩萨、代表佛行的普贤菩萨,华严的根本与核心是什么,也便很明白了,便是普贤菩萨所象征的“大行”。经中文殊菩萨所谓:“当如普贤,色像第一,一切行愿皆得具足,于一切法,无不自在,而为众生第二导师。”普贤菩萨所谓:“一切如来有长子,彼名号曰普贤尊。”

这里要清楚,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的关系问题。善财童子所参的五十三位善知识,代表着不同的证量阶位,是一个表示不断进阶的过程。最后所参的先是文殊菩萨,所证为“得菩萨无边际陀罗尼法门”;然后就是普贤菩萨,所证为“得一切佛刹微尘数三昧法门”;一个是慧之终极,一个是定之终极。而定慧一体,作为释迦佛的左右胁侍、左膀右臂,华严三圣中,毗卢遮那佛有如太极,文殊、普贤则就是这太极的阴阳两面,任何一圣都是三位一体,三圣皆是基于一体而呈现其代表面向。先文殊后普贤所开示的独特意义则是,行,正是最终的落处。我见过对禅宗精神最好的概括,就是沩山灵祐禅师的“实际理地不受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法”,这是回答悟后起修问题时所说;前后两句,便正是文殊普贤;实际理地是不舍万行的理地,不舍万行是不受一尘的万行。那个“禅”,则便是毗卢遮那。

总而言之一句话:《法华经》所谓“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在此段大事上,一个人是不是那块料,能有多大的出息,就看行上表现如何,就看能够行得几何。以华严之渊深广大而落在这里,告诉你的就是这决定可靠无疑。其他的,解力、智慧、悟性之类,不是不重要不需要,也不是另外的事,而正全是为了行服务。

华严的汉译版本,有晋译《六十华严》、唐译《八十华严》和《四十华严》三种,数字示卷数。其中《六十华严》和《八十华严》基本只是完整度的差别,《四十华严》则是这两种华严《入法界品》的单行本。其之所以成单行本之分量,一是在它是入法界品的全译本,内容最为完整丰富;二是在它有独有的一卷内容,便是最后一卷的“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四十华严》正又称《普贤行愿品》。普贤行的集中体现,可以说正是十大愿王,普贤菩萨云:“如来功德,假使十方一切诸佛,经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劫,相续演说,不可穷尽。若欲成就此功德门,应修十种广大行愿。”此等事业,指向的是成佛,难期一生一世,而要望向生生世世。此生此世做起、做好,则就是寻求保障,积累资粮。普贤菩萨所谓:“此善男子,善得人身,圆满普贤所有功德”,“若生人天,所在之处,常居胜族”;乃至,“是人临命终时,最后刹那……唯此愿王,不相舍离,于一切时,引导其前,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其人自见生莲华中,蒙佛授记。”所谓资粮保障,一是你得能再得人身,而不是猫猫狗狗、驴马猪羊;二是你要福报够,一如人再聪明努力而命不好也是白搭,此段大事根器再好努力再多,如果福报不够,如无缘逢遇大善知识、现实条件不具备等,同样艰辛而渺茫。普贤行,等于给你指明了该做什么、怎么做。

普贤菩萨自述十大行愿云:

何等为十?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这十大愿王,在有些人看来寻常教条,那是不懂其中的象征意义。首先“十”为圆满之数,华严中屡次用到。易经同样如是,易本河洛,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河图即是本于“十”数。十大行愿所以指向的就是圆满,其中各愿所以正是圆满的十大阶段与十个面向。当代易学大家潘雨廷,就曾在《易与佛教、易与老庄》一书的《普贤行愿显微》一节中,对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与易理进行互参,而谓:“夫究此十愿,其义无穷,盖已入不思议解脱境界。象之微妙,何可以言语喻,无思无为而成终成始,其境神矣,与《易》理殊可会通。”因原文言辞简要深刻而提纲挈领,为方便大家了解,专题伊始,便以之为底本,进行稍详尽些地解说发挥,以助有心有志者领悟履践。

儒言“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然后“望道未见,乃是真见”,将此落在普贤行愿,便是获得了生生世世、无边无际的广阔生命背景,便是走在了为生生世世积累资粮福报的最光明大路上,便是通往了成佛之大究竟归宿。潘氏所谓:“《华严》九会,终于善财童子之五十三参,证入法界,顿渐圆融,归诸普贤菩萨之十大行愿,至矣尽矣。”天地间之大道,无过于此,无上于此。

因十愿阐发的篇幅太大,故分期撰写,期数视实际撰写情况而定。

第一大愿王:礼敬诸佛

“礼敬诸佛”,其真义,一在“礼敬”,一在“诸佛”。

“礼敬”,其真义又在“礼”与“敬”。儒家最重“礼”,宋儒讲“礼者理也”,礼不只是一个形式一个样子,其反身涵养的就是个“理”,其实质就是个“理”。所谓理体,即是本体,称为“天理”。如我们在生活中的感受,人为什么要有礼?就是因为理应如此、理所当然,而自然发之于外,尊老慈幼、礼让谦容等等,不是要给你一个束缚,而是有礼即是有理,讲礼即是讲理。普贤菩萨作为佛左右胁侍之一,象征的正是“理德”与“行德”,与象征智德与正德的文殊菩萨相对。而理德与行德,正是“礼”的内与外,一体两面。普贤行概括起来,就是个“称理而行”。十大行愿只这初始一字,就已经道破了根本。

我们常说理性与感性,同一个东西,反映在理性与情感上,有着不同的展现。如果说礼字对应的是理性,“敬”字对应的正是情感。就像一个发自内心地有礼之人,我们所感知到的是他的诚意,而诚与敬本是一内一外,所谓诚敬,程朱理学所谓存诚居敬。诚敬的背后则是温情,孔子言“仁者爱人”,作为儒家本体的“仁”即是以这温情为土壤,而成同体通感,仁其实就是这温情之本体、之生机。这温情佛家叫慈悲,这本体与生机在佛家叫觉,所谓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大乘所以是大乘、菩萨道的必要性、小乘之自觉为什么不究竟不足够,便在这种关系里。这个“敬”大有说道:你敬的不是别人,是你自己。人自敬而后能敬人,你心中庄重,才会对他人他事庄重。一如侮人者已先自侮,你心本轻贱,才会轻贱他人他事。从诚字说,就是欺人者必先自欺,人先是自心这里不诚,才会对他人他事不诚。“礼敬”合用,先礼后敬、先理后诚,一如《大学》“八条目”的先格物致知而后诚意正心,然后才谈得上后面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才谈得上慈悲住世、普渡众生。

所以十大愿第一愿就说礼敬,就是因为这是源头。人之精神无非理性与情感,如上所说,礼、敬二字将其根本都已含摄。它既是自性觉悟的源头,也是圆满成佛的源头。源头即基础和根本,意味着没有这个,后面的一切便都免谈,必然都是假的、歪的,必须先把这里夯实。其另一大奥妙则是,礼敬二字,至简至易,任谁都可以下手;亦至深至彻,做到极致通往的正是本体。合之就是大道至简四字,礼敬之义大矣哉!你万不可只看作一个事相,一种形式。当你用整个生命,面向无量无边的天地自然、万物众生而起礼敬,那正是圣者境界。就像某个时刻当你望向浩瀚深邃的宇宙时,当你看到某个弱小生命的顽强生命力和本色智慧时,心底那份由衷而真实的敬畏,你不明白,这正是对普贤礼敬海的管窥。

礼敬的,是“诸佛”。佛者觉也,诸佛即是诸觉,礼敬诸佛即是礼敬诸觉,此即其第一义。如此你才能豁然开朗,得其真意,而不再以为只是个拜佛的形式。何为礼敬诸觉?以正信至诚,于自心中一点一滴觉照,一步一印破除无明,以此行去,就叫礼敬诸觉,正是修行之本质。道遍在一切,否则便不是道,故诸佛又是众生万物,皆须礼敬之,正是应缘之本质。两层要义,一内涵一外显,一体两面。至于通常以为的礼敬诸佛的仪式,则更有信佛这个增上缘的加持,有如全体和本体把握,自然更为殊胜,只看自己有无因缘。这就像现在说的生活要有仪式感,真有仪式感的人,对生活已经有个全体感应,对自己已经有个本体感应,因而内外整体更能有个得力的照应。而不再是破碎的,恍惚的。诸佛一出,礼敬之道而愈显。

普贤菩萨于这第一大愿,如是道:

善男子!言礼敬诸佛者:所有尽法界、虚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极微尘数诸佛世尊,我以普贤行愿力故,起深信解,如对目前,悉以清净身、语、意业,常修礼敬。一一佛所,皆现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身,一一身遍礼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佛。虚空界尽,我礼乃尽;而虚空界不可尽故,我此礼敬,无有穷尽。如是乃至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礼乃尽;而众生界乃至烦恼无有尽故,我此礼敬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

明白了上面那些,你才能真正明白普贤菩萨说的是什么。他亲身演绎一大寓言,遍礼敬因而遍入,礼敬无尽故得无尽法身,礼敬直契觉体故。

此外,潘雨廷将这礼敬诸佛,视为“破我执”,也极恰当。因为人之任何不礼敬,必是生自我执。只有无我之人,契入虚空,处在极低之中,如老子智慧核心的“柔弱处下”,六十四卦中唯一六爻皆吉的谦卦,才能得其极深,展现出来的反倒是遍能礼敬。无独有偶,《法华经》中也强调一个“常不轻”,对谁都不敢轻视,对什么都不敢轻视,还专门有个常不轻菩萨。有个段子说得好:“宇宙还挺谦虚的,明明拥有一切,却叫太空。”就是这个道理。如何破我执?这是有心修证的人都关心的课题,法门也有很多。但要说处天地世间而成之,圆满无余而就之,则莫如这礼敬二字。佛教讲先得根本智,再修后得智,说的就是其中道理——空智易得,有智难达。从有入空,禅宗叫做“从缘悟达,永无退失”;从空入有,终要有个“悟后起修”。一悟即成者不是没有,但那是凤毛麟角,而且也本是因为生生世世的因缘已具足。都知道佛教讲空性,于是都落在空执,便是没有明白这因缘福报须先具足的从有入的道理。否则便是揠苗助长,难于存续,难成大器。

禅宗古德所以讲“老僧百年以后,要到山下去做一头水牯牛”。若论顿悟之早,无早于体性虚空而无始之天者;若论功成之晚,无晚于生生不息而无终之天者。合之即是天地宇宙最圆满的真谛,亦即普贤行之真谛——永远已完成,永远在路上。永在路上即已完成,无住生心故;已完成即在路上,随缘无尽故。与究竟的空性相应的,就是事相上的永在路上。明此可对佛法中最高深也最难解的那些问题迎刃而解,普贤行的无尽之外,再比如众生明明未渡尽、佛陀的“觉他”之圆满是个什么道理,地藏菩萨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又是个什么道理,就因为化入了这个大圆满而永不满的境界。从有入空的原理模式,也便在这里。人间所谓功成,不过都是阶段性的;超阶段性而永不完结的,才是佛圣事业所在,才是真正无上之“大业”。如六十四卦循环,既济卦的完结之后,紧接着就是未济卦的重新开始。大妄莫过于总期待完结,烦恼所以没完没了,解脱所以遥遥无期;大觉无过于舍弃一切期待,因之化入生生不息,而空性自现。

所谓“功德”,无我为德,无爱为功。潘雨廷又将破我执联系到破碍,也极恰当。无我才能无碍,无碍才能无我;有德方能有功,有功方能有德。有无我之大德之后,才能真正具备无碍之大功。无我有德之前,则先要有趋于无碍之功行,方可趋于无我之德。华严四法界为事无碍、理无碍、理事无碍、事事无碍,这是圆满的四个面向,也是成就圆满的四个阶次。事无碍即无碍,理无碍即无我,理事无碍即无我无碍圆融一体,事事无碍即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所以理无碍前要先事无碍,无我之前先要无碍。破我执的说法诚然不错,但这是“果”,非上根利器之其人用之就难免带有功利。潘雨廷这里又提出另一种说法,“化我执”,这才是确实的“因”,才是正修之道。化解之道,便正是趣向事无碍,以礼敬诸佛而“断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除一分障碍、得一分通达。从有入空,由礼敬而无我,其中道理至此而圆满。

至于其中易理,潘雨廷讲:

以《易》言,八卦六十四卦而至三百八十四爻,莫不自有其象。“是故爱恶相攻而吉凶生,远近相攻而悔吝(灾祸)生,情伪相感而利害生”,不亦碍乎。然卦爻之象,皆由乾元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故觉此乾元而礼敬之,于“相攻”、“相取”、“相感”,何碍之有,是之谓“修业”。

华严法界是全息的,如经中反复用到的那个经典的“因陀罗网”譬喻:这是帝释天宫殿上覆盖的珠网,每一网结上都有一颗光明灿烂的宝珠,光影交叠,一多互入,所呈现之大象,如华严宗初祖杜顺大师所说:“以宝明彻,递相影现,涉入重重,于一珠中同时顿现,随一即尔,竟无去来也……若于一珠中坐时,即坐十方重重一切珠也……于一珠中入一切珠,而竟不出此一珠;于一切珠中入一珠,而竟不起此一珠。”同时提醒这只是个譬喻,只得一分相似,“此珠但得影相摄入,其质各殊;法不如然,全体交彻故。”总体意思是说,宇宙实相便如这张因陀罗网,一颗宝珠中已经映含影现一切珠,一切珠中也都可见这颗宝珠。所以只须安坐一颗宝珠中,契入此珠之质便可同时呈现一切珠、整张珠网。在这个情况下,论彼此差别与去来变化,已经毫无意义,因为全体本体都已在这里。什么是这颗宝珠?就是你自己,你的心。什么是此珠之质?就是你的本源自性,一切处圆满遍在却无二无别的佛性。什么是一切珠和整张珠网?就是万物众生和天地宇宙。这个大象,就是华严之道的最高概括:“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这个境界,就是中华古道中的天人合一,就是佛教最高境界的“华严三昧”。普贤菩萨对此的表达则是:“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一一佛处众会中,我见恒演菩提行。”一尘中有整个宇宙,整个宇宙中有无量尘;尘尘皆有佛坐,佛即整个宇宙法身。

这是个天道实相圆满究竟的模型,因陀罗网所示一珠即普贤菩萨所说一尘,代表的即是一“模式”,其内涵有四大方面:一是体性空寂,这即是难思佛,无论一尘还是整个宇宙,在这空寂上无二无别,空寂本身无可分别。二是其态虚通,一尘在超越自身的深层虚通无极,整个宇宙也只能谈这种虚通无极,因为无极的宇宙并没有一个确定的形态,他只能谈这种虚通模式。三是超维联系,超维即高维的终极形态,是0维(空性)同时也是N维(无限),在这个维度下,缘起因果之信息流通,如量子纠缠而即时即处,不是低维时空那种前因后果、远近缘起。这超维形态囿于逻辑者很难明白,因为逻辑即是低维的,前后远近式的,你只能感应、体悟、实证。四是要从“微”入,而不是从“大”入,只这一点多数人就全搞错了,搞错的原因就是意识心强作主宰,意识思维则就是好大的,觉性则只是好微,要从细小处精微处体会契入,越细小精微越好,佛所以说“坐微尘中转大法轮”。总之是普贤菩萨所说的:“我能深入于未来,尽一切劫为一念;三世所有一切劫,为一念际我皆入。我于一念见三世,所有一切人师子;亦常入佛境界中,如幻解脱及威力。于一毛端极微中,出现三世庄严刹;十方尘刹诸毛端,我皆深入而严净。”唐代华严大士李通玄长老所总结的:“十世古今,始终不移于当念;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

《易经》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同样是全息的。六十四卦由八卦相叠演化而成,六十四卦再演化下去亦可以如华严一样无量无边而“重重无尽”。所以三百八十四爻只是象征,每一爻象征的一如华严之“一珠”、“一尘”。而这一爻同样寓于整个六十四卦的系统中,一爻动则整个系统皆动,系统动此一爻也必动;一爻之中就蕴含着整个系统的信息,整个系统也处处都包含着这一爻的信息。“神无方而易无体”一如那难思佛,“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地”一如那一珠顿现一切珠的全体交彻,“阴阳不测之谓神”一如那对一切差别的意义消解。要注意,这不是易与华严的互参比较,而就是全然一致的。古印度与古中国的这两部最高经典,全然就是兄弟书、姊妹篇。易学分象数和义理两派,可以说易经就是华严最好的象数系统,华严就是易经最好的义理系统。离言绝相而能生万法处,更全无不同。也难怪历史上会出现“华严易”这一学科。

六十四卦以乾卦为首,为代表超越的最高象征,所有这些意义都已蕴含在乾道中。乾之根本精神,就是用九爻辞的“见群龙无首,吉”,这即是空性法身佛;及“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即是生生世世、遍在无余的普贤行。潘雨廷言普贤行愿之礼敬诸佛,就是卦爻之礼敬乾元,对照之下前述源头的意义就更加明白。礼敬诸佛这一点到底有多么严重,也更加的凸显——它便是因陀罗网顿现一切珠的那颗宝珠的质地本色,它即是尘尘宝刹之中立于佛前的因缘与资格。对于无尽而全息的宇宙法界,它等于是那张入场券,也是最深最大的保障和依靠。

“爱恶相攻而吉凶生,远近相攻而悔吝生,情伪相感而利害生”,吉凶、灾祸、利害,众生纠葛轮回,皆困其中。以易言,皆在不知礼敬乾元。以华严言,皆在不能礼敬诸佛。一念地狱,一念净土。

来源:惟一自在/专注传统智慧的高品质原创公号,更多内容可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