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白嘉轩为何是娶过七妻?女人床上反应不同,命运不同

2020-09-28 22:37:48 和风姑娘

我们都知道《白鹿原》第一章开头第一句话就是“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看到第一句话,不禁觉得内心凄凉。

大家有没有想过,陈忠实先生为什么是设定为7个女人?

开头部分的内容都是通过写7个女人在新婚夜和白嘉轩性爱时床上反应来表现的。

通过这样去写,背后预示着什么?不妨先来看看7个女人各自的命运。

01 七个女人各自的命运

头房妻:白嘉轩16岁,妻子18岁。妻子是西原上巩家村大户人家的头生女,新婚夜对男女之事懵懂无知,结婚一年,死于难产。

第二房:殷食人家的奶干女儿,奶干女儿也就是所有孩子里最小最受宠的那个。当时白嘉轩17岁,妻子15岁。

妻子是个对性敏感但是没有节制的女性,不到一年,因患结核病死去。

第三房:殷实人家的头生女,年龄16岁,身体发育早熟,沉迷性爱,但是不到一年,吐血而死。

第四房:只做事不说话,默默无闻,对性爱毫无反应。最好患羊毛疔,也就是类似伤寒病,不幸死去。

第五房:穷家女子三姑娘,害怕白嘉轩身上那个有毒汁的倒钩,抵抗白嘉轩的爱抚。白嘉轩逼着脱掉她的衣服,她被逼后疯掉,栽进涝池溺死。

第六房:长得俊美的胡氏姑娘,他抚摸她,全然接受,但是试图拉开她的短裤系带,她却拿出剪刀试图反抗

后来白嘉轩喝药以后,两人沉浸在性爱的欢愉中。不过她最后还是死于夜梦。

第七房:仙草,也是七个女人中唯一一个有名字的。洞房夜戴着打鬼的小棒槌,但最后还是冒死破禁,接受了白嘉轩,打破诅咒,生了三男一女,延续了白家血脉,可还是死于瘟疫。

我们能够看到这7个女性中,前4位女性都是懵懂无知,见面就成婚,愚昧的接受封建婚姻的安排,并顺从接受,但是死于非命。

从村里人对白嘉轩的倒钩指指点点之后,白嘉轩继续相亲托人介绍对象。

但是从妻子在床上的反应,第五房妻子开始有了反抗意识,但是在性本能的欲望之下,还是选择了顺从。

不论接受还是反抗,不论是性冷淡还是纵欲,这7位女性最后还是低下了头,向命运低头,向时代低头,也造就了她们的悲剧命运

02 女性命运的悲剧

这7个女人几乎涵盖了所有的阶层,然而,即使处于不同的阶层,命运殊途同归。

穷人家的头生女,大户人家的头生女,穷人家的三姑娘,殷实人家的奶干女...... 不同的女儿,出生的家庭不同,在家的位列不同,受到的待遇也是不一样的。

但是这7个女人,最后都变成了悲剧女性。所以,在当时,封建宗法家族制度和儒家伦理道德的束缚下,女性的命运皆是以悲剧收尾。

这7个女人,没有一个逃离性本能的欲望操控。

7个女人对待性爱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有的对性毫无反应,有的沉迷性爱,有的抵抗过后仍然享受男女的欢愉之事。

没有一个逃出性本能的欲望。这也是作者在小说中运用的现代手法,大量借鉴了非理性、性本能使得情节曲折,突出人物命运的不可臆测性。

原生态的描写中透露中人性最真实的面孔,不仅是这7个女人,在三代人之间都有着关于性的秘密,这也是小说颇具争议的地方。

露骨的揭示出当时女性饱受封建礼节和肉欲之间的痛苦折磨,更加凸显人物的悲剧性。

这7个女人,一辈子无姓无名。

前5个女人,作者只介绍了出身,无姓无名。直到第六房妻子有了姓胡氏姑娘。但是体现她的姓名,也只是为了揭示她是属于家庭的牺牲品

胡氏姑娘是木匠卫家的女儿。因为家里有5个女儿,养不起,所以只要给高金聘礼就嫁女,不注重男人命软命硬的事儿。

最后的第7房妻子吴仙草有姓有名,但她从来都不属于自己,一辈子顺从别人。

白嘉轩从山里娶回来第七个女人吴仙草,同时带回来罂粟种子。

这个女人延续了白家的血脉,拯救了白家,是这块风水宝地的“仙草”。但是嘉轩带回来了这个女人,也带回来了罂粟。预示着这个女人与这块土地的联系非同一般。

仙草任劳任怨,为白嘉轩生育了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白灵三子一女。孝顺老人,做牛做马,老公就是她的天。没有一句怨言,但是最后仍死于大瘟疫。即使拥有姓名的她,一生也只是服务于白家人。

03 时代的悲剧

虽然6个女人接连去世,众人都在怀疑白嘉轩身上有一个浸着毒汁的倒钩。但是仙草的出现,让这场风波稍有停歇。6个女人死于非命?仅仅是白嘉轩的问题吗?

他们的生与死是个人命运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

这是在时代变迁和政治运动的坚守和颓败中的家族史和民族史。7个女人的死,可以说都是时代烙印下的创伤。

首先,自然环境的恶劣,医疗条件极差。白嘉轩的前几任妻子都是死于肺结核、伤寒病等,有的因为来不及治疗而突然去世。

仙草最终也因为白鹿原的瘟疫死去。大自然的参与,加剧了社会运动的变化,很多妇女在灾难的漩涡中浮沉。

其次,个人命运无法逃离宗法制度礼教束缚。小说的前5章,都写了白鹿原社会群体的常态,土地栽种、娶妻生子、翻新祠堂、兴办学堂等。

这种封建宗法礼教之下,人们的思想观念仍然陈旧。

譬如,当白嘉轩娶了五个女人以后,却又抬走了五具僵硬的尸体,母亲却安慰他说:“女人不过是糊窗子的纸,破了烂了揭掉了再糊一层新的。死了五个我准备给你再娶五个。”

这是出自一个女性对女性的评价。

最后一房妻子仙草,好不容易延续了白家血脉,但是她也是这种封建礼教的牺牲者。她一辈子就是在践行“顺从”二字,身上背负着父权、夫权两座大山,封建枷锁下的产物。

严守女子三从四德,上孝公婆,礼教子女,还为白嘉轩排忧解难。只要丈夫开心,随时准备迎接二房三房。那是丈夫、父亲不把女人当人看的时代,让女性极具悲剧色彩

04 最后

陈忠实先生以陕西关中平原白鹿村为背景,反映了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历时6年完成这部近50万字的巨著,小说也被选为第四届茅盾文学奖作品。

这部小说道出了个人命运悲剧、女性悲剧以及时代悲剧,也揭示了白鹿两家的家族史、陕西的风俗史还有民族命运史。

如果案头一定要放两本书,除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那就是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