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哈利·波特》,败也《哈利·波特》

2020-09-29 17:30:02 四味毒叔

10亿票房,《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为复工刚满一个月的电影院,带回了久违的人气,巨大的票房再次让世界想起了什么是当今独一无二的顶级IP。

7部长篇小说,8部电影长片,以及不计其数的衍生作品和周边,从1997年起,慢慢建成了数代人童年时的绚烂梦境。

而三位主演,丹尼尔·雷德克里夫、艾玛·沃森和鲁伯特·格林特,也成了小说中主角团队的唯一代言人,甚至演员的形象还影响到了原著的写作方向。

随着第8部电影《死亡圣器·下》的落幕,三人处境却变得尴尬起来。

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都知道。固有形象已经严重的限制了他们的戏路,他们必须摆脱原来的形象,才能在演艺事业上更进一步。

可这一步,咫尺天涯,又怎会如此容易。

冯远征在19年前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出演了男主安嘉和,成了无数人“同年阴影”的同时,也导致有人真以为他是个家暴男。

王宝强在《HELLO树先生》之前,又有多少人认为他真就是那个憨憨的许三多,是一点演技也没有的本色出演呢。

对于从十二三岁起就牢牢绑定在《哈利波特》上的三位主演来说,摆脱原有的形象,更是艰难却必须走完的漫漫征途。

20年前,丹尼尔在《魔法石》中的亮相,让他立刻成为了哈利波特在三次元的化身。

表演纯真质朴,完美的贴合了人物形象。

电影里,哈里逐年成长,升上高年级,卷入越来越危险的事情。

电影外,丹尼尔也在长大,不可避免地长出胡须和粗壮的喉结,脸型也变得越来越方。尤其是不经意间散发出的成熟气质,跟两个同伴相比,哈利与整部电影梦幻奇妙的氛围越加格格不入。

丹尼尔本人也早已觉察到了“哈利波特”这柄双刃剑带来的危机,开始有意识的选择与哈利·波特完全不同性质的角色演出。

2007年拍完《凤凰社》后,17岁的丹尼尔就做出了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在伦敦西区歌剧院出演彼得·谢弗的话剧《恋马狂》。

这部曾在百老汇上演了1200次的话剧里,丹尼尔扮演了一名马童,因为心理问题对自己照顾的马匹产生了狂热的欲望。

剧中,丹尼尔大胆全裸,一丝不挂地在马背上表演着性高潮。

他说:“如果不是真的想当演员,是不会去演这么一部戏的。”

拍完《死亡圣器》后,丹尼尔彻底卸下了“乖男孩”的包袱,在《杀死汝爱》里扮演同性恋诗人金斯堡。

片中丹尼尔肆无忌惮的演绎激烈同性舌吻,在各种公共场合变换着体位与情人媾和,迷幻而浓烈,叛逆而疯狂,让无数粉丝泪流满面--吓的。

之后丹尼尔似乎沉浸在这种出位的演出中,从此再也没接过什么“正常”的角色。

比如在《复仇之角》中全裸床戏,毁容式的扮演恶魔。

在《科学怪人:创生之父》里扮演一个驼子。

以及在《瑞士军刀男》里发挥到极致,扮演一个能靠放屁航海、靠僵硬的胳膊砍柴、但却一点都不能动弹的苍白尸体。

这种“自我毁灭”式的转型,曾经也发生在布拉德·皮特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身上。两人为了摆脱“男花瓶”的形象,竭尽所能的扮丑、增肥、不修边幅甚至不洗澡,就为了向更多的人展示,自己是有演技的。

丹尼尔在不停地尝试风格迥异的角色,每一次是对他演技的重大考验,每一部作品,也都是一部他个人的里程碑,在不断的探索中,早已破开“哈利波特”的茧房,幻化成为了有着独特风格的全新自己。

去年一部B级片《腰间持枪》,虽然是无脑娱乐片,但丹尼尔的演技已经不再是给观众“乖到尴尬”的感觉了,掩盖在血浆和暴力之下的细腻演技,让这个loser的角色反而立住了。

丹尼尔几乎占据了人们对一个传奇人物的所有词汇:天选之人、年少成名、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卧薪尝胆、逆流而上、终见曙光。

或许他没有哈利·波特那么幸运,但他的努力终究会被人们看见。

相比于被形象拖累的丹尼尔,赫敏的扮演者艾玛·沃森,看似是三人组中发展的最好、最有可能在演艺事业上取得重大进展的一位,实际上,她才有着最重大潜在危机的人。

天生的美貌,幼年时过人的演技,人们把原著中“学霸”的人设,也刻在了现实中艾玛的身上。

在结束了哈利波特的工作后,艾玛回到大学继续学习,维持了“学霸”的人设。

在此期间,她的人气和资源都要比另外两人都要好上许多,接连出演了《壁花少年》和《珠光宝气》两部电影,可即便在极为优秀的原著和剧本加持下,艾玛依然成了影片中最拖后腿的一环。

但当时她风光无限,风靡全球的地铁捐书活动、学校的优异成绩、以及2014年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性别平等也是你的议题》,“知性女星”的称号使得她的人气达到了顶峰,几乎没有人还记得,她是一个演员。

盛名之下,往往难副。

毕业之后,艾玛开始着急了。

人设终究不是一个演员的出路,还是需要作品说话。

但艾玛挑剧本的能力似乎远远不如她的学习能力。

《诺亚方舟》《回溯迷踪》《圆圈》都成了观众嘲笑她的把柄。

2016年,艾玛·沃森参演了迪士尼的真人电影《美女与野兽》,全世界的粉丝都高呼:我家闺女要火。

然而在89届奥斯卡上,当另一个艾玛--艾玛·斯通凭借《爱乐之城》拿下最佳女主角的时候,媒体这才告诉全世界:这是艾玛·沃森为了《美女与野兽》而拒绝掉的角色。

这着实能看出,脱离了“赫敏”和“学霸”光环的艾玛,其实只不过是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小姑娘。

在早已经没落的歌舞类型片《爱乐之城》与风头正劲的迪士尼改编电影《美女与野兽》之间,选择迪士尼,毫无疑问是一个保险的选择。

原作的影响力和迪士尼自家充沛的资本,强大的宣发,都注定了这部电影不可能滑铁卢,这无疑会给它带来足够的曝光度和金钱收入。

至于《爱乐之城》,剧本看上去既不文艺也不商业,不一定有鲜花也不一定有掌声,对于没办法依靠演技踏入实力派殿堂的艾玛来说,并不像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可谁想,艾玛·沃森的拒绝,让艾玛·斯通不但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还在金球奖、威尼斯电影节和英国电影学院奖上满载而归。

要知道英国可是艾玛·沃森的老家,她从未拥有过的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却给了她的替代者,艾玛·斯通。

而赫敏小姐,迄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居然是因为2017年的电影《圆圈》获得的金酸梅最差女主角奖提名。

我们常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给你看。

曾经的天之骄子,同时拥有颜值和智慧的艾玛·沃森,如今虽然还不是悲剧,但这一路来的遭遇,也着实让人心疼了。

而从第一部《魔法石》就被看好是“演技潜力股”的鲁伯特·格林特,却好像慢慢淡出了大众的视线,少见于新闻,大卖的院线电影似乎也没有看到,在《哈利波特》里当了一辈子配角的罗恩,在现实里似乎也变成了韦斯莱家那样的普通人。

果真如此吗?

早在2009年,年仅二十一岁的鲁伯特·格林特就拥有了900万英镑的身价,进入了泰晤士报三十岁以下富翁排行榜的百强。其后又在房地产事业上收益了数百万英镑,在地产生意上颇有建树的鲁伯特,无论如何也不再应该被当作普通人了。

丰厚的身家带给他的,是能够专心投入到钻研表演艺术的巨大安全感,能够不那么在意片酬地去尝试许多不卖座的文艺片和类型片。

而在这些电影中得到进一步成长的演技,又为他带来了出演《偷拐抢骗》《灵异女仆》等大热英剧的机会。

现如今,无论是外貌上的改变,还是表演风格和选择的剧本气质,鲁伯特·格林特都早已经脱离了“罗恩”的影子,也脱离了世俗的纷扰,专心在追寻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看似没得到大众的关注,但在业内却有着极高的地位和影响力。

除了三位主角,在《哈利波特》中短暂出场,扮演了赫敏前男友的罗伯特·帕丁森也越发不可忽视。

他花了十二年时间,参演了多部小成本电影和不计其数的客串后,才完全洗去了自己“暮光男”的标签,终于在成为了诺兰《信条》的主角,之后更是被DC选中,成为了新一代蝙蝠侠的主演,最近却不幸感染了新冠,只能期望他早日康复了。

还有饰演马尔福少爷的汤姆·费尔顿,也早已在众多类型片和商业片中逐渐站稳了脚跟。

反倒是在《火焰杯》中饰演“芙蓉”的克蕾曼丝,同样参与了《信条》,却只客串了几分钟教男主使用手枪的路人研究员。

二十年过去,哈利波特三人组早已完成了他们作为主角的冒险。

电影之外,三位主演似乎也是生活的主角一般,拥有着配角们无法比拟的关注、财富和机遇。

虽然有的人道路蜿蜒曲折,前景却依然光明。

而在众多的配角里,只有罗伯特·帕丁森才在脱颖而出,跃升至诺兰主角的位置,其他人依旧陷在配角的泥潭里苦苦挣扎。

《哈利波特》虽然是一个美好梦幻的童话故事,但在现实中,但每个人的命运,却都比故事更加曲折,比童话更加残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