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别被李雪琴骗了

2020-09-28 17:55:33 婉兮清扬

01

时尚魔头纪梵希老先生或许没想到,在电影《蒂凡尼的早餐》上映的59周年后,经典『小黑裙』的继承者,出现在了神秘的东方的黑土地上——中国,东北,辽宁,铁岭——这里最新获称:宇宙的尽头。

在“宇宙的尽头”,有个穿着黑裙子的讲脱口秀的女孩儿,火了——李雪琴,简单来说,她是“一个网红”。

▲与“优雅的化身”赫本不同,“黑裙继承者”李雪琴第一次出场就用三个字言简意赅地吐槽了对小黑裙的感受:太勒了。

从上场就淘汰但被李诞复活,最终一路“苟”到决赛,李雪琴打败了许多从业多年的专职脱口秀演员。

李诞赞叹她是天才少女:“在绝对的天赋面前,技法不堪一击。”

大张伟也爱她“乱拳打死老师傅”。

杨天真则充分展现了资本家的本性,想挖李雪琴老板的墙脚。

而李雪琴的老板呢?正喜滋滋地等着和李诞“结亲家”。

”雪国列车”CP也是大家最近的欢乐源泉。

虽然在决赛的发挥有失水准,但领笑员罗永浩坦诚地表示,李雪琴至少应该得亚军。

更有无数观众为她感到意难平。

微博上有博主看完《脱口秀大会》决赛,发起投票:你心目中这季的冠军是谁?

结果李雪琴得票一骑绝尘,被称为是:脱口秀大会“民选大王”、“在逃冠军”和“贾玲的接班人”。

就连粉丝90%是直男的游戏大V发起的投票:你们喜欢李雪琴这个姑娘吗?

也有3万多人毫不犹豫地选:喜欢。

李雪琴,像一条扎进沙丁鱼群的鲶鱼,新鲜又生猛,不仅一下子搅活了脱口秀这个大池子中的水,还意外地翻出了一朵不小的浪花。

她在初次上台时说,大家提到她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一般的“整容、做作的网红”,而是一个“低俗”的网红。

如果李雪琴身上的“低俗”当真存在的话,她至少重新改写了这个词汇——低而不凡,俗而有趣。

无数观众看她喘个气都能捧腹打滚;无数同行对她拥有的奇妙的观众缘男默女泪;

总之,对她的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略(李雪)琴,究竟,为啥,你就那么招人稀罕呢~

02

这个问题的答案,李雪琴不知道想过没,但我还真想过。

其实看过几期脱口秀后,就不难发现,绝大多数演员都会在表演中给自己立一个人设——既有利于形成稳定的作品风格,还方便观众加深对演员的印象。

比如同一个舞台走出的女性脱口秀演员,思文是“独立女性”,杨笠是“女权斗士”,她们成于此也困于此。

这些坑对于李雪琴来说,就不存在。

李雪琴没来节目前,浑身都是标签——“抖音网红”、“追星锦鲤”、“北大学霸”,到了《脱口秀大会,》,反而不怕被贴上新的标签。

她用唠嗑的语气讲着琐碎的笑话,很放松,也因为放松而显得愈发鲜活、丰满、立体——不仅有A面、B面,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S面,甚至为了好笑,李雪琴也不畏惧给观众展现自己SB的一面。

李雪琴既有虎的一面,也有猪的一面。

参赛前,很多人知道李雪琴毕业于北大新闻系,25岁就已经是粉丝500w+的博主,对她的逻辑能力和内容深度都寄予厚望,觉得她参赛就如同“老虎下山对一群小猫咪们进行降维打击”。

但李雪琴上台仅用了3秒钟,就把所谓的“厚望”,给破除了——观众发现,她不是猛虎,而是纸老虎。

她在《脱口秀大会》的每次出场,从表情到形体,都是对李诞的名言的完美诠释:人,间,不,值,得。

“大家好,我是略(“李雪”读得快很容易发“lue”的音)琴。”和其他演员热情洋溢的开场不同,李雪琴说完这句话,尾音已经拖到地上,感觉马上就要落荒而逃。

为了把自己捆在这个舞台上,防止虚脱倒地,她立刻把手架在麦架上。

罗永浩老师评价她这个扶麦的动作,特别有国外老脱口秀演员的风格,但她真的就是因为怯场站不稳。

李雪琴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也充满怂包气质——“我不信”、“别人都太强了”、“我咋还没被淘汰呢”。

直到决赛前,连拿了好几个单场“爆梗王”,她才好不容易燃起一丁点儿斗志。

结果备采中,导演问李雪琴对自己有什么期待,她想了想说:保六争五吧。

问题在于,参加决赛的,一共就6个选手……结果她终于遂了自己的心愿,拿到第五名。

一边说着“我不行”,与此同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又很强大,让很多人骂李雪琴是在“扮猪吃老虎”。

编剧史航形容李雪琴说脱口秀,犹如“巨人没弯腰就走过拱门,因为拱门为她暂时化身彩虹了”。

但李雪琴其实从没回避过,自己确实不打无准备之仗。

她不仅在参赛前就把《手把手教你讲脱口秀》看完了,还提炼了要点,做了笔记;又把第二季《脱口秀大会》看完,总结了三点:父母可以讲,爱情可以讲,工作可以讲。

▲啥叫掩盖不住的学霸特质?看这句——“书译得有点晦涩,但李雪琴读来觉得相当清晰。”

事实证明她的练习和预判都相当准确。

同时,学传媒的李雪琴非常明白热点、红人都是一时,她做好了“凉”的准备:我曾经在抖音上有300万粉丝,去做个互联网运营啥的,人家能不要我?

杨天真的一句“她跟王建国挺合适的”,观众和网友反响热烈,李雪琴也立刻就get了观众的“特殊癖好”。

下次再上台,李雪琴开场也不纠结如何热场子了:“要不我直接讲王建国吧”——完全是“我懂你们的嗨点”的样子。

随后,“我妈,爱因斯坦和王建国”的段子,直接成了本届《脱口秀大会》的爆梗;八卦和深度,哪个也不缺。

李雪琴不喜欢别人说她“扮猪吃老虎”。

因为“猪”是她,“虎”也是她;颓是她,猛也是她;怂的是她,想搏一把的也是她啊。

03

很多人看完《脱口秀大会》,对李雪琴最深的印象是:那个喜欢搞对象的东北女孩儿。

很有意思的是,就算决定做一个“恋爱脑”,李雪琴对自己形象的塑造也很有层次:她时而自卑到尘埃,时而自信心爆棚——制造出一种带有强烈反差的喜感。

她说,我想结婚,但我长得不好看。虽然我的男性朋友们说,到了一定岁数他们找对象也不看脸了,但我又偏偏是个“网红”,他们怕和我分手了上热搜。

“我也没红到要上热搜的地步吧?”

“李雪琴,你对自己的理解不够深刻——以我对你的了解,这个热搜(#李雪琴和XX分手#)你肯定会买的。”

因为相貌而自卑的段子,当然不是空穴来风。

李雪琴在大学时候,主动追求过一个男生,对方说:我找对象想找个基因好点儿的。

她做直播,直播间有大哥一直问她“姑娘有对象了吗”,她想着这大哥应该是喜欢她,结果发现那是她爸。

上脱口秀大会,她觉得既然自己都来了,找个幽默的脱口秀演员一起过日子也不错,于是她看自己周围对手的眼光顿时变了:“这些男演员在台上尽情展示着自己的幽默,但我不觉得他们是想战胜我,他们就是想得到我。”

然而,当大家觉得李雪琴这样的姑娘在爱情中好卑微的时候,她又表现出了自己惊人的“恋爱”能力。

第3期,她透露老板有暗恋她的迹象,心想完了完了,“两情相悦了呗!”,对自己马上要成为老板娘的命运暗中窃喜。

最经典的是到了第5期,李雪琴的“表白局”,让她和王建国组成的“雪国列车CP”正式上路。

李诞在节目中发出不解的疑问:“你们咋就那么喜欢看人搞对象呢?”

看别人搞对象、组CP的乐趣,是我们嗑的糖,最终都会变成前进路上的药。尤其像李雪琴这样相貌平平却实力有趣的姑娘,代表了生活中很多“那么普通,却想要那么自信”的姑娘。

有趣,会让一个姑娘拥有爱的能力,尤其说情话的感染力。啥叫说情话的感染力?先举几个例子。

日本文学家夏目漱石问他的学生,如何翻译“I love you”,学生翻译成“我爱你”,夏目漱石说:“日本人怎么可能讲这样的话?‘今夜月色很美’就足够了。”

导演王家卫问演员如何翻译“I love you”,也有演员翻译成“我爱你”。

王家卫说:“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自己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事实证明,能把爱情描绘得动人又诱人的,除了夏目漱石和王家卫,还有李雪琴。

认为宇宙的中心是铁岭的李雪琴说:“王建国就是‘铁岭’,他有锅包肉、熏鸡架、铁锅炖大鹅,而且,他让我快乐。”

每个字儿都细腻,生动,每个比喻都有趣,可感。

如果“雪国”CP最终真让我们吃上了喜糖,我相信是这个时刻,让死胖子王建国发现有趣是普通女生最具投资价值的美貌,它经得起风雨、岁月;不需要除皱针、玻尿酸。

04

有人说李雪琴是“女版李诞”,表面又丧又废,其实干啥啥能成。

李诞在《十三邀》中对谈许知远时说,我就想活在浅薄中,活得流于表面,但(浅薄)这个东西能让你开心让你笑。

李雪琴也觉得自己想做的是这样的事儿:不反讽也不黑色,没有任何意义,“但你就觉得好好笑啊”。

“我确实没办法让你精神富足,但我可以让你先放松放松,我觉得也算功德一件”,李雪琴的这句话,道出了脱口秀行业的社会学意义。

“快乐”是他们的职业,但现实生活中,李诞有很多不快乐,李雪琴也是。

关于怎么处理不快乐的情绪,两人的理解不同。

除了把自己灌醉,李诞觉得真实生活中的伤口可以是喜剧创作的养分。一个脱口秀演员活得足够倒霉的话,是不需要创作的,直接说就是了。

但李雪琴不同意。

在她看来,喜剧就是喜剧,“她没有把痛苦变成笑话的能力”。

单亲家庭、从小跟母亲一起生活的李雪琴,很早就知道生活的不易。她患过抑郁症,直到现在,还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她做网红的初衷,是把生活中那些好笑的部分摘出来,跟大家唠唠。

与“激流勇进”的社会潮流相比,李雪琴一直处于“激流勇退”的状态。

以辽宁省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取北大新闻系,毕业后却成了一名“低俗”的网红;在网红纷纷走向北上广时,李雪琴却回到了“宇宙的中心”铁岭,和朋友一起,用在北京只能租个办公室的钱,在铁岭租下了两层写字楼;名为创业,其实公司没啥远期规划。

“走一步看一步呗,及时承认自己不行,能力就到这儿了。”

李诞的丧,有野心;李雪琴的丧,更有“放自己一马”的味道。

李诞在内蒙长大,最怕回家过上“每天喝3块钱的啤酒也觉得还行”的生活,然后像很多老家的男人那样,一辈子喝酒喝到死。

所以,即使再懒再艰难再不想奋斗,李诞从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中国唯三的超一线城市:北上广。

跟李雪琴相比,李诞的佛系有一种符合时代的亢奋的味道。

而李雪琴的喜剧创作理念,一如她的愿望一样简单:“现在不快乐的人太多了,我就想做让人快乐的事儿”。

至于创业的成就感,那是快乐之外的奇迹。

2019年,有人说,别被李诞骗了,他可不是咸鱼,笑果文化都融资14个亿了;到了2020年,又有人说别被李雪琴骗了,人家北大毕业,当网红说脱口秀是降维打击。

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其实与你我无关。我们被李雪琴这个姑娘打动,我们为“雪国列车”CP操心,仅仅因为生活太难,每个人都需要一点乐子。

奋进的时代需要一些“低俗”的快乐。

李雪琴的走红,“没什么意义,只是好笑”,她恰逢其时地对冲了时代的重压与成功的焦虑。

当李雪琴站在台上,讲述自己从北京回到铁岭的心路历程,相信无数个飘在北上广的年轻人,笑完又哭了。

纵然人间冰冷,总有一份温暖可期——就是我们随时可以回去的故乡。那儿没有比宇宙尽头更远的地铁、人气高涨的奥运会,却有属于我们每个人的酱大骨、薰鸡架、铁锅炖大鹅;如果运气好一点,还会有一个能把五花肉做出800种菜式的“王建国”。

上台阶固然是件兴奋的事儿,有退路才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让人们在笑声中,获得短暂的休息与逃避,是喜剧的意义,也是李雪琴这个天才少女出现在舞台上的意义。

我们只是单纯地爱着她那种半死不拉活的幽默感,我们只是太累了,想要在一个普通姑娘的有趣生活里休息一会。虽然笑完还要去战斗,但终究,在那一天,我们真心地笑了,甚至捧腹大笑。

笑,是每个人的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