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倒在早高峰的中年男人,死于北京地铁的傲慢

2020-09-28 16:47:36 新知公社

向上滑动查看完整微博内容

概括一下这件事吧:

9月25日早7:59,北京地铁13号线霍营站,一名45岁的男销售在站内突然晕倒。

民警和乘客合力救人,但半小时后送到医院,还是抢救无效身亡。

院方诊断死因为心脏骤停引发猝死,对此家属表示无异议。

但,博主有异议。

他说,“这个45岁,在首都从事销售谋生的中年人,原本可以有机会重新成为家庭支柱的。”

如果得到有效的急救措施,他是可以被救活的。

然而,在发现该男子心脏骤停后,地铁方面做的第一件事,是从距离霍营站2.2公里外的地铁回龙观站,搬来驻站民警。

而民警不是专业的急救人员,他们来了也只是负责疏散人流,保护现场,以及在站内尝试寻找专业医护工作者。

图源腾讯新闻

在等待120到来的30分钟里,除了“两名乘客先后轮流对其进行不间断心肺复苏”,地铁方面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急救措施。

而对于这样的结果,博主表示,“完全是意料之中”。

他从医学专业角度指出,“对于心脏骤停,不做心肺复苏几乎是必死;仅有心肺复苏,没有早期除颤,也属于低效抢救。”

所谓除颤,是指用自动体外除颤器,也就是俗称的“AED”,对病人进行电击抢救。

但首先,病人所在的公共场所,要配备有AED。

遗憾的是,北京有405座地铁车站,却没有一座配备了这一急救设施。

对于北京地铁全体车站的“裸奔”,各地网友都震惊了,在底下排着队说:

深圳地铁/重庆地铁/长沙地铁/首都机场/大兴机场/北京西站都有AED,北京地铁居然没有?

是北京地铁不知道吗?

博主认为,“北京地铁,其实你知道,你只是在装傻”。

曾经有多个企业和个人,愿意捐赠AED给北京地铁方,都被果断拒绝了。

北京地铁为什么拒绝AED进车站呢?如果坐地铁时不慎晕倒,我们如何得到有效急救?

马上就是十一了,北京地铁又将迎来高峰,官方预测单日客流可达1050万人次。这些问题如果不搞清楚,我们每个人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AED究竟是何方神圣

首先你肯定很想知道,配这个AED对心脏骤停急救影响有多大。

急诊科专家说,很大。

对于心脏骤停的人,挽救生命的三大关键要素,就是准确识别+心肺复苏+电击除颤

缺一不可。

图源视频“心脏骤停,怎么救”,创作者@急诊夜鹰

前两个要素大家都知道。看到有人倒下,没有意识,没有呼吸,基本可以断定是心脏骤停。

这时如果旁边有具备急救常识的人,就会给患者实施心肺复苏。

但,心肺复苏要想有效,对频率和力量都有很高的要求。

频率上,每分钟要100到120下;力量上,要把患者胸部向下按压超过5厘米。

速度和力量不够的话,就起不到急救的作用。

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干等着120来,患者几乎是必死无疑。

对于心脏骤停的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在医学上有“黄金四分钟”的说法,倒地1分钟内进行急救,救活的概率为90%,2分钟内为60%,4分钟内为40%。

超过4分钟,就会对心脑等器官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而AED,就是帮助患者争分夺秒的“救命神器”。

它的工作原理,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电击,让停摆的心脏重新跳动,血液恢复循环。

心肺复苏的原理,则是通过胸外按压让血液被动产生流动,供给心脑。

一个是治本,一个是治标。

今年3月,在北京东单体育馆,有人在运动时突发心脏骤停。

6名在场的协和医生,就是用场馆配备的AED救回了他一命。

图源新京报

6名医生,其中一名还是ICU的急诊医生,轮流做胸外按压都觉得吃力,患者的心跳也没有恢复。

直到用上了AED,做了四次电击除颤,才把患者救活。

医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人流量大的公共场所,配一个AED很有必要。

碰上有人心脏骤停的突发情况,“如果能用AED快速纠正回来,救过来的概率是比较高的”。

而且AED的使用,不需要医生在场,普通人完全可以操作。

它使用起来非常简单,堪称傻瓜机。

它由两部分组成,主体和电极贴片。

按绿色开关按钮开机后,会有语音提示你下一步的操作。

将电极贴片贴到患者胸前,一个贴在右侧胸上部,一个贴在左侧乳头下。

AED会自动分析是否需要电击。如果需要电击,按下红色按钮,机器将自动为患者除颤。

在45岁男销售猝死的那条微博下,有人质疑AED的使用门槛是不是太高了。

另一个人回复他:真的不难,我高一时学校就教了。

“这些事只与做不做有关系,其他的都不是事。”

可这么好用的救命神器,北京地铁就是不肯用。

早在2016年,天涯副主编金波也是因为心脏骤停,倒在了6号线呼家楼的站台上。

几乎是和前文提到的男销售一模一样的情形,同样做了心肺复苏,同样抢救无效离世。

当时就有人建议,地铁站里应该配备AED。

因为金波先生的影响力,还有多个企业和个人愿意捐赠AED给北京地铁。

红十字会不仅愿意提供,还主动要求负责部分管理,“恳请北京地铁允许AED进入”。

图源微博@急诊夜鹰

都被北京地铁果断地拒绝了。

结果呢,北京地铁里因为心脏骤停猝死的事情,就没停过。

2019年3月,昌平线东关站,29岁的小张晕倒在地铁站里。工作人员打了120后,就这么干等着,等到急救人员到达时,小张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2019年11月,地铁2号线里,一名男性乘客突发心脏病,倒在车厢里。

该乘客倒下时,还有微弱呼吸,如果车站配有AED,就近站下车采取急救,说不定能救回来一命。

可惜,没有。

工作人员用担架抬着他过了一站地,又移送到地铁出口处,等待120来救助。

一站地,足足3分钟啊,什么黄金抢救时间都被耽误掉了,活人就这样拖成了死人。

因为越来越频发的猝死事件,去年有记者抽样调查了北京地铁部分车站,发现没有一座配备了AED。

扩大到全北京,405座车站,其中有62座是换乘车站,早晚高峰时段,进出站人流量可以达到1.5万到2万人次。

如此密集的人流,是晕倒、休克、心脏骤停的高发场所。

却没有一座车站配备了可以救命的AED。

评论里还有人拿北京地铁站太多了说事儿,“是不是每个站台都要配备一套AED,这个费用谁出?”

但看看其他城市的做法,对这种说法啪啪打脸。

以深圳为例,10条地铁线路,共计267个车站。截至2020年1月1日,深圳地铁所辖范围内,实现了AED设备的全覆盖。

而且每个站点不止一台,所有车站的站厅层、站台层都铺设了AED,总共有557台。

深圳地铁还联合急救中心,对地铁工作人员进行培训,前后有3200人完成培训,并拿到了初级救护员证。

他们累计成功救回了6条人命。

6个家庭幸免于破碎。

图源新华社

不只是深圳,全国越来越多的城市将AED引入地铁站点,这是对生命的基本尊重。

讽刺的是,在北京地铁的官网上,对企业文化的表述里,“平安型地铁”赫然出现在第一位。

北京地铁为什么不肯接受AED呢?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去年3月的案例。29岁的小张猝死后,小张父母以地铁公司没有及时抢救为由,将其告上法院,索赔150万。

但北京地铁方是这么辩称的:我们不是医疗单位,作为非专业人员不能擅自处理。

图源微博@急诊夜鹰

一句话,怕担责嘛。

如果装了AED,有人晕倒就得救,救不回来的话,责任算谁的呢?

正是因为现在不救也不用担责,就干脆选择不装,这是彻彻底底的懒政表现。

德国社会心理学家吉仁泽将这类决策称为“防御性决策”,即面对风险,优先考虑的不是如何解决问题,而是如何自保。本质上,这是对风险的回避心态。

也是对生命的极大傲慢:反正死的只是普通人。

这种懒政和傲慢,不仅表现在拒绝AED,也表现在北京地铁运营中的方方面面。

今年疫情期间,地铁里必须佩戴口罩,因为人多、呼吸不畅导致的乘客晕倒时有发生。

知乎用户@花儿与小白毛 分享了她在地铁里的所见所闻,再一次刷新了我的三观。

5月的一个早晨,9点多,地铁6号线和10号线的换乘车站呼家楼站,她看到一个女生晕倒了。

当时有两名附近的乘客赶紧扶住了女生,另一名乘客去向工作人员求助。

结果工作人员只是过来看了一眼就走了。早高峰期间,人流一波接一波,女生的处境很危险。

她气愤地跑到工作人员跟前,大声质问:“有人晕倒了你们不管吗?人在地上躺着,你们让乘客蹲地上照顾吗?”

工作人员的回答出乎所有人意料:“我打了电话啊,已经通知6号线的人过来了。”

因为女生是晕倒在6号线的站台上,而工作人员站在10号线换乘口的位置,他就认为这不属于他的职责范围。

尽管,他离女生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人就躺在他面前,他想到的却不是救人,而是打电话找“应该负责的人”。

难道说,以后让乘客坐地铁的时候都自求多福,如遇不慎,只能采用乘客自救为主、工作人员打电话为辅的模式吗?

作为堂堂首都,北京地铁一年要承载45.3亿人次的客流,相当于所有中国人一年坐了三次地铁。

不得不说,这样的体量,和这样的服务,是不适配的。

人命关天的时刻,与避责、保守的态度相比,只有勇于担当才是突发事件的正当程序。否则很可能延误时机,错过抢救时间。

好在,从新闻里,多少能看到北京地铁积极向好的信号。

比如今年4月,6号线部分列车安装了“智能乘客服务系统”,当有人晕倒、挥手求助时,系统可以自动识别和报警。

而至关重要的AED设备,也计划在今年实现全站点的装配。

只是,希望北京地铁的脚步再快一点,毕竟早一点安装,就有可能多挽回一条人命啊。

不要让下一个倒在站台上的人,因为这些人为因素,错失了生的机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