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言行出位的女记者被延长试用期 梁振英:没礼貌,若在英美早就被炒了

2020-09-28 11:02:54 环球网资讯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赵友平 李桐佑】据港媒消息,去年“修例风波”期间,一向言行出位的香港电台记者利君雅在出席港府及香港警方记者会时,与煽暴派沆瀣一气,不断质问香港特首及时任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企图使记者会变“批斗会”。港媒昨天(27日)援引消息称,香港电台将重新启动对利君雅相关的投诉调查,并决定延长利君雅的试用期120天。

利君雅(图中灰衣者,资料图)。图源:香港“星岛日报”

据香港“橙新闻”等港媒报道,利君雅2017年10月3日入职香港电台,即将完成3年试用期。香港电台上周三去信利君雅,决定重启对她的投诉调查,有关投诉涉及她在去年7月至11月期间,出席港府记者会的表现和行为,并要求延长利君雅的试用期120天。香港电台工会称,据悉利君雅需要在星期二前,回复是否接受延长试用期的安排。

香港“橙新闻”报道截图

据香港“星岛网”报道,去年7月22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同召开记者会回应元朗暴力事件,期间利君雅在记者会中不断质问林郑月娥“过往立法会所谓受冲击时,你凌晨4点你都可以出来见市民,昨晚整个晚上你去了哪里呢?”等等,她还质问时任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昨晚还睡得着吗”并让他“讲人话”。

“星岛网”称,现年33岁的利君在香港出生长大,是巴基斯坦后裔,能讲一口纯正广东话,她在香港浸会大学毕业后,先后在now宽带电视新闻台、无线新闻、《明报》担任记者,其后转往香港电台任职助理节目主任。

利君雅(资料图)

昨(27日)晚,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脸书发文表示,利君雅的表现有违基本礼貌,如果是在英国或美国同类的记者会上发生,“老早已经炒了,不会延长试用期”。他还说,BBC也不会雇用这样的记者。

梁振英脸书截图

相关推荐

林郑月娥记者会被粗暴打断,有记者高喊: "林太,你什么时候会死?"

每个官方记者会,都会看到记者对特首,对警队长官进行“审犯式”提问。有一回,“香港电台”记者利君雅问了特首:“你晚上睡得着吗”;问这种晦气问题的人,竟立即被捧为“传媒良心”,于是下回特首记者会又有人喊出过激的一问:“林太,好多市民问你几时死呀?”

特首记者会屡次被粗暴记者打断

这些,都不是传媒应有的专业提问,这些,都是跟暴徒口径一致的谩骂和诅咒。然而,每次出现,都掌声雷动,香港记者这种“与暴徒同行”的风景,绝对是全球独有。

是的,几个月来,我们一直目击穿着反光黄背心的香港记者与暴徒同行,尤其当警察每次推进镇暴,记者就会识趣地跑在暴徒前面,用摄影机对准每个防暴警察,美其名叫现场报导,说穿了就是保护暴徒。

于是,市民在媒体上看到的新闻,永远是警察镇压,对于暴徒之暴行则记之甚少,只有几家中立的媒体肯拼死纪录。

对,今日香港,连中立都要勇气,无线电视(TVB)新闻部就是一例。因为他们坚守新闻的客观和中立原则,结果每次出外采访,记者及摄影师都受到暴徒驱赶及围堵,黑衣人们抢走摄影机,用镭射枪射向摄影师的眼睛,无所不用其极去阻止媒体进行中立报导。

港警被记者围堵在一幢大厦内

“说好的新闻自由呢?”许多人会问。

香港有言论自由?有新闻自由?香港记者是无冕皇帝?是手握第四权的社会监察者?

作为一个传媒人,也曾在浸会大学新闻系任教的我会告诉你,那是一个假象,香港记者的素质,是你想象不到的“惊心动魄”。

当然,一竹篙不能打落一船人,香港有良心有素质有学养有勇气的记者仍是有的,可惜为数不多了,否则今日香港就不会尽是“黄媒”天下。

香港是一个什么都讲认证的社会。做大厦保安员要考保安牌照,做水电工要拿水电牌照,做计程车司机要考个的士牌照,卖保险要考个保险经纪牌......惟独做记者 ,毋须考牌,“二人行”就可以拿个记者证穿件黄背心横行无忌。

什么是“二人行”?

2017年9月,新上任的特首林郑月娥宣布设立香港网媒采访申请机制,只要媒体有两个人,通常是一名编辑、一名记者,每半年发行一次“出版物”(所谓出版物没有审批标准,随便印几张纸都可以过关),就可以申请成为合法网媒,采访所有政府活动及出席大小记者会。

相关条例甚至没有规定网媒员工必须是全职,于是,从那天开始,网媒“记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新措施推出之前,许多传统媒体对政府开放网媒采访曾激烈反对,报业公会主席甘焕腾先生就指出,传统传媒有长期表现作参考,持牌电子传媒更受广播条例严密监管,大家必须依照严谨的新闻守则办事,但开放网媒采访后,网上行为无人监管,如何确保传统媒体与网媒在同一新闻水平操作,是一大问题。

举个实际例子,广管局有守则要求免费电视台不能播粗言秽语,但今日暴动现场的暴徒一出口句句都是粗言,电视台一做直播,就会犯例。

而网上世界无王管,有些网台主持更以粗话评论作招徕,于是,这些暴徒故事,网媒可原汁原味做直播,相比之下,传统媒体在时间上和现场感上都输蚀了。想象一下,严谨的报导和过瘾的粗言直击,哪个能吸引大众眼球?

另外,甘焕腾也曾提出另一问题,就是开放网媒采访后,一些大众所关注的采访,记者出席数量将会相当惊人。

近月的事实证明,当两个人挂一个招牌就可以做记者,那已不是记者数量惊人的问题,而是所谓的记者是什么人,什么素质的问题。

看这三个月的黑衣人暴动,我们发现许多不是真记者,譬如:

元朗锦绣花园区议员杜嘉伦穿着记者黄背心在暴动现场“采访”;港独政党热血公民头目黄洋达挂着“Press”头盔穿梭暴动现场;

曾因制造爆炸品被判囚34个月获释后的罪犯郑伟成,挂个记者证就在现场不断拍摄警员容貌;

中学生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前成员郑康,就经常穿着记者背心在暴动场合拍照;还有无数反对派议员助理穿着黄背心骂警察并帮助暴徒逃脱......

——当日的“一念之仁”,造成今日媒体真假记者充斥的劣势。

但传媒长期没有监管及认证,也是香港媒体“黄祸”的最大主因。

港媒报道截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吴金明_NB17976)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