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讽倪萍没魅力,借怀孕上位,“内地第一美人”陈红也不简单

2020-09-28 00:12:05 读史

提起“演员陈红”,大家的第一印象一定是美。

在上世纪90年代,她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古装女神,可以说是内地娱乐圈第一美人。

陈红的美是融在骨子里的古典美,气质清冽,给人空谷幽兰般的高贵之感。在如今各种“整容脸”的审美主流之下,这种自然雕琢的古典气质已再难寻觅。

或许正是如此,陈红缔造的经典角色几乎都出自那些风情各异的“古装美人”。

1968年,陈红出生于江西,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从小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并展现出很高的艺术天赋。18岁时,就考入了上戏,上学期间就小有名气。

1986年,陈红参演人生中的第一部电视剧《聊斋》。

凭借连城一角,大家记住了蒲松龄笔下“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美人连城,也记住了陈红。

1991年,23岁的陈红在《三国演义》中饰演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貂蝉,明眸皓齿,顾盼生辉,“清秀中透着妩媚、妖娆中透着清纯”。

罗贯中曾在诗中这样描绘貂蝉的美貌,“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陈红对于貂蝉的演绎让人完全相信,这就是那个让吕布甘愿付出一切的绝世美人。

25岁在《梅花三弄之水云间》中饰演“温柔可人、满满初恋脸”的汪子旋,让人流连忘返,久久不能忘怀。

1999年的热播剧《春光灿烂猪八戒》,里面让人印象深刻的嫦娥,一度成为90后心中的“最美嫦娥”

31岁的陈红不但完美体现出了东方女性的知性美,给人以颜值上的视觉冲击,更是将嫦娥的那种清冷、高贵、孤独发挥到了极致。

但要论经典程度,非《大明宫词》中风华绝代的太平公主莫属。

那时陈红被公认为美貌与演技双在线的鼎盛时期,她将太平的美丽与哀婉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赋予了这个角色以骨肉和灵魂,就像网友所说,陈红满足了世人对太平公主的所有想象。

作为演员,陈红是幸运的。

演过一部部拿得出手的作品,塑造了一个个经典角色。

直到遇见了陈凯歌。

为陈红和陈凯歌爱情牵线的,是那部让陈凯歌享誉世界的名作——《霸王别姬》。

这是一次意外的相遇,陈红回忆起说:

“在化妆的时候,我闭着眼睛。我猛一睁眼睛,镜子里怎么多了一个人?


导演就坐在我身后,他在看我,非常仔细地端详我。当时我心里一下有一种怦然心动、说不清楚的感觉。”

陈红看陈凯歌,一直带有崇拜的滤镜。

“他很有才,我喜欢他的电影。人又高又帅,英文又好,我觉得是个很有魅力的人。那时候真的是有仰视的。”

而陈凯歌对陈红只是不经意间的一瞥,但从此再也没有忘记。

陈凯歌后来说:“那一刻,他就认定了陈红是他一辈子需要守护的人。”

与我们在荧幕上看到的“古典美人”不同,陈红私底下就像个假小子,说话做事特别直爽。

有一次陈凯歌问陈红,别的女演员见了他怕的不行,怎么到了你这里,自己似乎就没什么“威慑力”了?

陈红轻描淡写地回答:你是老虎还是豹子,我为什么要怕你啊?

对于陈凯歌来说,陈红这种大大咧咧的直性子让他感到轻松,而对于陈红来说,陈凯歌则带给她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让她得以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驰骋。

两人情投意合,却不知此时的陈凯歌与央视主持人倪萍已同居了6年。

陈凯歌并没有向倪萍求过婚,他以奉行“不婚主义”,一句“两个人的感情,不能靠一纸婚约来维系”来搪塞。而自信满满的倪萍却坚信,“已经确定的事情,并不急于一时。”

在陈凯歌父亲的葬礼上,倪萍以“儿媳”的身份张罗着这一切,当她认为自己与陈凯歌已经尘埃落定时,命运却给她一个巨大的惊吓——陈凯歌拉着陈红来了。

1996年,陈红挺着大肚子去找陈凯歌,表示:我怀孕了,你要是不娶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陈凯歌本就有意和倪萍分手,陈红再这么一逼,陈凯歌立刻给倪萍致电分手了。

听到这句话的倪萍,瞬间感到头有点眩晕,凄然一笑地问他:“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该对我负责吗?”

陈凯歌无奈地表示: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也只能这样了!”

与倪萍分手后,陈凯歌就和陈红双双飞到美国注册结婚,正式进入婚姻生活。

当时陈红也不傻,她知道陈凯歌的魅力与能力,知道他身边总是不缺追求者,她也有赌的成分——先结,不行了再离。

而陈凯歌给她吃下了一辈子的定心丸:“陈红,你跟我结婚,我唯一的要求是不能离婚!”

随后相继给陈凯歌生下了两个儿子,分别是陈雨昂和陈飞宇。

陈凯歌的背叛,无疑对倪萍打击很大。

后来,她在自传《日子》里把这段感情描述为:“这是一段没有自尊,失去自我的日子。”

可见,当年陈凯歌对她的伤害有多深了,也从侧面反映出两人并非和平分手。

多年之后,外界一直认为是陈红插足,才导致倪萍和陈凯歌分手的原因。

但陈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毫不留情地对旧情敌进行一番冷嘲热讽。

“事实上,他对那个女人没有爱情,我非常了解他。这只能说明出书的人,没有魅力让这个男人爱上她。”

靠小三上位的陈红,并没有表现出胜利者的姿态,相对于她的尖酸刻薄,倪萍的回应却显大家风范:

“过去这么多年,再谈这个也没有多大意义,别人的话你之前也许在意过,但生活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学会珍惜吧……”

“第三者”是陈红这辈子最大的污点,也是洗不掉的污点。

但抛开这些不说,陈凯歌与陈红,的确是互相欣赏跟相互成全。

很多人都觉得陈凯歌是倾倒于陈红的美貌,但二十多年过去,依然能让这位大导演如此情深,成为他背后屹立不倒的女人,陈红依靠的,绝不仅仅是“美貌”。

和大导演陈凯歌结婚后,她转战幕后,成为陈凯歌导演的剧目的专门制片人,负责台前幕后的统筹安排。

陈红说:“我不做演员了,并不后悔,也不遗憾,因为女演员的鲜花、掌声、名气、荣耀那些都是浮云而已。”

陈红也看到了陈凯歌性格中的弱点,他很理想主义,做派清高,耻于谈钱,这些对于他事业的开展都是无形的阻碍。

想要打破这个僵局,就必须有人站出来为陈凯歌“挡风遮雨”,成全他的赤子之心。

就拿前不久获得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最佳美术奖”的《妖猫传》来说吧。陈凯歌曾说过,自己拍这部电影,是“拎包入住”。

也就是说,这部戏里的所有场景布置都由投资方负责,剧组只要把道具搬进去开拍就成。而其背后, 从开拍资金到人员工资,从剧组布景到剧组盒饭,无论是和投资方的谈判,还是盯工程质量,管剧组基本运转,都是陈红在亲力亲为,事无巨细。

美得不可方物的陈红,大可做一个“花瓶”,但为了实现陈凯歌的梦想,她心甘情愿去做一个精明的生意人。

无论遇到外界的众说纷纭还是工作上的巨大阻碍,她只是守护着她所爱的一切。

谈及相处之道,陈凯歌非常感恩陈红的付出,并大力夸赞妻子:

她是把在情感上、婚姻上,钟情于一人的这种幸运带给我的人。


可见陈红懂得如何经营自己的幸福。

受外婆的影响,陈红的心态非常好。这也帮助陈凯歌减少了焦虑、压力,解决了很多难题。

于陈凯歌而言,陈红不仅仅是妻子,也是一个敲钟者。

她用自己的柔情,给予陈凯歌最大的支持。

同时,她也用自己的温柔,尽心尽力地培养一对儿子。


教育出的两个儿子温文有礼,有才华有前途。


大儿子陈雨昂是个学霸,考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小儿子陈飞宇出道当了演员,现在也是红极一时的流量,未来发展无可限量。

“下一辈子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因为只有这辈子,我们这几个人是一家人,我想尽量地多和亲人相互陪伴,这就是我觉得人生最宝贵的财富。”陈红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淡出荧幕,成为陈凯歌不可缺少的贤内助,是他的金风玉露,胜却人间无数;是儿子眼中开明的母亲,是圈内知名的制片人…..

但,一代美人的传奇依旧。

陈凯歌在遇见陈红之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却偏偏为了陈红,收起了风流的本性!

这背后,是陈红对爱情的坚持和忠贞,才能把陈凯歌的心牢牢控制住,真乃美人心智也,这才是最后的赢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