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特朗普快速提名大法官,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2020-09-27 18:00:58 上观新闻

美国总统特朗普26日正式提名现年48岁的巴雷特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共和党占优的参议院计划火速启动审查程序,争取在11月大选前完成确认。民主党人怒斥此举无视去世大法官金斯伯格遗愿,更有可能危及一系列自由派所倡导的社会福利法案。鉴于共和党人在参议院占据53比47的多数席位,而司法确认一般只需51张支持票,民主党想要阻止巴雷特上任可能并不容易。但也有观点认为,特朗普这波快速行动可能伴随着更大的政治风险。

快速闯关

根据美国宪法,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由总统负责任命,但参议院有权批准或拒绝被提名人。随着特朗普任内第三名大法官提名落地,被提名人巴雷特将进入参议院审批程序。

参议院共和党人正在准备对巴雷特的快速确认程序。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26日说,参议院将在未来几周对巴雷特进行投票。

和所有最高法院的提名人一样,巴雷特的审批过程由三部分组成。首先,她将进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由12名共和党人和10名民主党人组成)的审查程序,包括接受问卷调查、联邦调查局的背景调查和该委员会的公开听证会。接着,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将举行投票表决,对提名人提出赞成、反对或不提任何建议。最后,这份建议将被送交参议院全体会议投票表决,简单多数批准即可。

据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格雷厄姆26日透露,听证会将于10月12日开始,持续三四天;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可能会在10月22日进行;参议院全体投票可能在10月26日那周进行。

外界普遍关心两大问题,其一,听证会会问点啥?其二,全体投票胜算多大?

与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不同,巴雷特曾任已故重要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助理,在拥枪、移民和堕胎等议题上持保守态度。在2017年加入上诉法院前,巴雷特曾写过一些学术文章,涉及堕胎、宗教、法律和尊重最高法院判例等问题。外界认为,在下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参议员们会就相关话题提出质疑,比如她曾表示支持最高法院法官投票推翻他们完全不认同的判例等。

一旦顺利进入参议院全体表决,从目前参议院席位构成(共和党53席、民主党47席)和绝大多数共和党参议员的态度看,巴雷特胜算不小。外媒称,大多数共和党人似乎都对巴雷特表示满意,只有两名共和党参议员——缅因州的柯林斯和阿拉斯加州的穆尔科斯基——反对在大选前举行听证会和投票确认。舆论认为,鉴于共和党人急于用保守派填补这个空缺,他们与党内领导人决裂的可能性不大。

即便53名共和党参议员中有3人“反水”,形成50比50的平局,副总统彭斯也可以投下决定性的一票,力保提名顺利通过51票支持的门槛。“我完全相信她将在选举日之前得到确认。”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人克鲁兹26日表示。

尽力阻挠

自1975年以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从提名到确认平均需要76天。巴雷特如果顺利闯关,将成为美国现代历史上上任最快的大法官。共和党人对这一前景表示欢迎,民主党人则异常愤怒。

“特朗普和麦康奈尔正在做参议院以前从未做过的事:在总统选举不到40天的时候,无耻地冲去填补金斯伯格的席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在一份声明中说,金斯伯格的遗愿是,在新总统就职前不要有人接替她,共和党人不仅无视她的遗愿,还要用一个可以摧毁她所建立的一切的人来取代她。这种夺权行为是对最高法院合法性的嘲讽。

在一些民主党人看来,共和党人之所以心急火燎地提名保守派大法官,无非是因为一己私利。一来,他们寄望于最高法院在可能出现的选举结果争议诉讼中作出偏向共和党一方的裁决。二来,他们认为,对多数“战场州”而言,最高法院的保守派优势可以视为加分项,有助于激发选民的投票热情。三来,他们担心,如果特朗普输了,参议院共和党人将陷入被动,如果共和党在参议院选举中丢失席位,话语权也将受到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奥巴马曾提名最高法官候选人,在参议院遭到共和党拒绝,当时拒绝的理由就是“距离选举时间太近”。

正因如此,外界预计,民主党参议员们将尽一切可能阻止提名通过。但美媒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民主党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方面,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人会有足够选票将这项提名提交参议院进行全体投票;另一方面,尽管民主党人可以在全体大会上采取额外辩论等拖延策略,但表决时间最多也就推后几天。民主党人很难在未来几周时间里说服更多共和党参议员站在他们这边。

政治风险

和往届大选相似,最高法院仍是两党激烈争斗的前沿;又和往届大选不同,最高法院俨然已成为双方交锋的主战场。有分析人士称,不出意外,两党又会在最高法院问题上吵得面红耳赤。在司法野心和国会失调的背景下,一个非选举产生的机构被赋予塑造美国社会的巨大权力,这也是两党寸土必争的原因所在。

联邦最高法院虽为独立机构,但也难逃政党政治浸染,9名大法官的立场也是不尽相同。在金斯伯格去世前,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的人数比例为5比4。如果巴雷特顺利上任,最高法院保守与自由阵营将呈6比3之势,进一步稳固保守派优势,加速最高法院“右倾”趋势。有法律界人士提出,最核心问题是最高法院会多频繁地重新考虑过去一些不够“保守”的判决。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保守派占优的最高法院可能在堕胎、移民、控枪等议题上作出偏“保守”的判决,从而影响美国的政治生态和社会风向。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美媒警告,特朗普这场快速提名行动可能伴随着不可预测的政治风险,不仅仅是长期的,也包括眼前的。自共和党人表示将推进提名计划后,民主党人在捐款和民调中看到了一波最初想象不到的热情。美国《政客》网站一项民调显示,总统正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应由11月总统大选的获胜者任命最高法院空缺;只有37%的人认为,应该由特朗普在选举前任命大法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