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辛苦建立的国际形象,今天被这个大妈糟蹋了……

2020-09-27 10:17:01 青年大院

进入这篇文章前,我想先请你想象一个场景:

在一个荒凉的无人区,你被一群穷凶极恶的罪犯追赶。

你不知疲倦地向前跑,不知道跑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只知道,只要脚步稍慢一点点,就会没命。

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这不是电影里的情节,而是发生在非洲的真实故事。

被追赶的那个「人」,是70000头非洲象。

而那个罪犯,则是一个中国女人:

她叫杨凤兰。

短短20年,在人类的狩猎下,非洲象数量减少了四分之三,濒临灭绝。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杨凤兰。

以她为首的「罪犯」,杀戮了坦桑尼亚60%的大象。

如今,我们再也看不到非洲象的族群迁移。

只能听到阵阵的哀鸣嘶嚎,在非洲的山野河谷不断回响。

杨凤兰的经历,可以说非常戏剧化。

20世纪70年代,她因为掌握斯瓦西里语,被分配至坦赞铁路建设工地担任翻译。

这二十年间,作为援建的工作人员,杨凤兰收获了坦桑尼亚人民的信任。

她对坦桑尼亚的风俗人情、一草一木也了如指掌,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杨凤兰给自己女儿取的名字,单字一个“非”。

后来,援建工作结束后,正值坦桑尼亚对中国开放投资。

杨凤兰发现了商机。

于是,她马不停蹄地赶回第二故乡,开始淘金。

但谁也没想到,她第一次踏足,带来的是帮助。

第二次迈入,带来的却是灾难。

1998年,杨凤兰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使馆区附近,租下一个汽车站的旧厂房。

开了当地第一家火锅店——北京饭店。

虽然店内的环境和菜品都不突出,但出于杨凤兰是“老坦桑”的缘故,中国人和坦桑尼亚人都乐于捧场。

饭店的生意日趋红火,它或许不是当地最大的中餐馆,但绝对是最有名的。

尝到甜头后,杨凤兰内心的欲望大门,随之打开。

她开始加入中坦商会,和上流人士打成一片,化身社交名利场的成功商人。

可随着坦桑尼亚的中餐馆越来越多,不到两年时间,“北京饭店”就像过气网红,门可罗雀。

杨凤兰心里着急啊,饭店一倒,她优裕的生活也将远去。

纠结与挣扎中,她被金钱与贪婪的洪流裹挟向前,选择了铤而走险。

坦桑尼亚移动的黄金——象牙。

被她盯上了。

象牙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是至高无上的奢侈品。

富人们愿意为了这一截牙齿,豪掷千金。

坦桑尼亚,恰好拥有非洲第二大的象牙种群。

一番思量过后,杨凤兰彷佛看见堆成山的金子在眼前招手。

马克思说过:

50%的利润,人们就会铤而走险;

100%的利润,人们就敢践踏一切法律;

300%的利润,人们就敢犯任何罪行。

在坦桑尼亚,每公斤象牙的收购价,只需要7美元。

而转手卖出,则会飙升至3000美元。

40000%的利润,足以让杨凤兰陷入疯狂,忘却对坦桑尼亚的第二故乡情。

一不做二不休。

杨凤兰找来两个信得过的伙伴,将北京饭店二楼,改装成非法交易地点。

再招募一批当地土著,指派他们去盗猎象牙。

杨凤兰甚至还给猎杀大象的非法组织,提供了大量枪械和资金支持。

只为获取更多象牙。

不仅如此,为了象牙走私顺利过海关,以及犯罪团伙的安全运作。

杨凤兰斥巨资,贿赂坦桑尼亚的官员。

凭着多年积攒的人脉,她迅速打开坦桑尼亚和国际的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象牙走私犯之一。

在成千上万具大象尸体上,杨凤兰搭建起了自己的金钱帝国。

因为杨凤兰,无数把屠刀和猎枪涌向非洲象群。

19世纪的美国淘金热,200年后,在非洲的土地上再次上演。

对于这些盗猎者来说,10根象牙,就能让他们这辈子都衣食无忧。

倒卖100根象牙,就能让他们大富大贵。

象牙,就是移动的黄金。

面对巨大的金钱诱惑,盗猎者无所不用其极。

手段之残忍,哪怕是刽子手都只得自惭形愧。

他们一般用两种武器,压动式猎枪和毒箭。

猎枪使用的子弹,一颗就有成年人手腕那么粗。

一旦击中大象,瞬间皮开肉绽。

由于大象身体庞大,盗猎者往往会开上十几枪,方能将其击倒。

即便中弹后侥幸逃走,子弹也会永远嵌在骨肉里,折磨到死。

取象牙的过程,更是惨不忍睹。

很多人不知道,象牙不同于人类的牙齿,它有三分之一长在大象的头骨里。

盗猎者会使用大砍刀,朝大象的脸部和头部狠狠地劈砍。

一刀又一刀,斩断的象鼻丢在脚下,象牙被硬生生掰下。

最终扬长而去,留下大象的半截身体趴在荒野。

它的象牙,将会被制作成筷子、戒指和装饰品,取悦人类。

它的尸体,也将成为苍蝇的饕餮盛宴,被吸食血肉,直至干瘪腐烂。

这就是大象悲惨的结局。

大象越痛苦,盗猎者越猖獗。

这些人没有一丁点同情心,只会像杀人魔般不断搜寻猎物。

在坦桑尼亚,有一头现存体型最大的非洲象,象牙几乎要触碰到地面。

它叫萨陶。

坦桑尼亚和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为了不让它被猎杀,甚至专门派遣军队作保镖。

白天有直升机巡逻,夜晚有士兵巡护。

就算是这样,萨陶依旧没能逃脱盗猎者的魔爪。

2014年6月,萨陶被毒箭射杀。

连牙带鼻被盗猎者砍下,整个头部消失不见,死状凄惨。

国际社会,一片哗然。

还有肯尼亚的明星大象“蒂姆”。

它每颗象牙重达45.5千克,这本该是每头大象的骄傲,却遭来了潮水般的围剿。

2016年,它被盗猎者猎杀。

头部遭到巨石撞击,耳朵被长矛穿透,还有数根深深地插入肩部。

万幸的是,它依靠顽强的生命力,逃脱了死亡的绝境。

但盗猎者们就如同附骨之疽,在非洲象身边阴魂不散。

他们无视人类道德,对另一个生灵发起屠戮。

更令人心悸的是,大象不是雕塑。

它们的智商非常高,和人类一样拥有情感。

对于自己遭受的一切,一清二楚。

当同伴死亡时,象群会找到尸体,挨个用脚掌轻触尸骨,用象鼻闻对方的气味。

用自己的方式替朋友送别。

人们还发现,新生的幼象和成年象绝大部分都没有象牙了。

即便有,也是短小粗糙。

这是它们为了生存,无奈下的“进化”。

但他们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招来杀身之祸的象牙,也没有任何实际价值。

只因为人类的贪婪,整个族群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坦桑尼亚的黄昏,非常美。

橙黄色的晚霞,在天空中均匀涂抹,太阳的余晖洒向草原的每处角落。

但大象族群,却无暇欣赏。

夜晚一旦降临,坦桑尼亚的大草原上空,就会响起连绵不绝的枪声。

每一颗子弹落地,都意味着一头大象殒命。

2009年至2014年,坦桑尼亚的非洲象数量,从11万头骤降到4万多头。

有专家预计,如果猎杀还不停止,15年后,非洲象就会彻底灭绝。

更可怕的是,像杨凤兰这样的恶魔,根本不担心「失业」。

大象数量越少,象牙只会愈发珍贵。

杨凤兰恨不得大象早日灭绝。

2000年至2014年,杨凤兰带领自己的犯罪集团,共走私了1900公斤象牙。

为了阻止杨凤兰,全世界的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人士,冒着生命危险挺进。

他们一方面保护大象族群安全,一方面收集杨凤兰这些犯罪集团的证据。

他们就是盗猎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别以为盗猎者只杀大象,为了利益,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

敌人拿着猎枪。

而野生动物保护人士,拿的却是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辣椒水。

一旦撞见,盗猎者会毫不犹豫朝他们开枪。

不仅如此,那些走私犯为了消灭证据,还会暗中发起谋杀行动。

据统计,截2017年8月,有117名动物保护工作者被谋杀。

即便脚下是万丈深渊,他们依然毫不退缩。

有一位叫韦恩·洛特的动物保护专家,自2009年起,就创办了非盈利性质动物保护组织PAMS基金会。

韦恩每天工作18到20个小时,一心扑在打击偷猎行为上。

通过卧底和联络线人等方式,他们逮捕了众多盗猎者。

杨凤兰后来伏法,离不开他背后游走在刀尖上的收集证据。

他也因此,惹上了大麻烦。

那些走私集团,费劲心力地诋毁韦恩名誉。

还想尽办法,要让“动物保护组织”倒闭。

四面楚歌的处境,都无法形容当时韦恩所面临的危险。

更糟糕的,还在后头。

2017年8月16日,那是动物保护界最黑暗的一天。

在韦恩工作途中,三名歹徒伏击了韦恩的汽车。

丧心病狂的罪犯,开枪将韦恩活活杀死。

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51岁那年。

杨凤兰们的猖獗,不仅无视人性道德,还在践踏法律尊严。

他们这些走私犯,贵为人,却在金钱的吞噬下,泯灭人性,成为被欲望填充的嗜血动物。

万幸的是,在动物保护人士的前赴后继下,杨凤兰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2019年2月19日,杨凤兰及其两名同党,被逮捕入狱。

已经69岁的她,将在监狱里呆上15年。

杨凤兰被判刑的消息传回国内,国人欢呼雀跃。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回应道:

坚决不袒护!

杨凤兰的垮台是一次胜利,但绝不是终止。

为什么野生动物保护人士会冒着死亡风险,前赴后继?

很简单,他们保护的不只是大象,还有人类的未来。

现如今,很多人仅仅将动物,当成供人类使用的自然资源。

盗猎者们索取无度,再多的数量也填不满他们欲望的窟窿。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每一个杨凤兰的诞生,其实都是买主的推波助澜。

今天是大象的牙,明天是犀牛的角,后天是穿山甲的鳞片。

随着时间流逝,你会发现大象消失了,犀牛消失了,长颈鹿消失了,穿山甲消失了……

再后来,整个地球变得一无所有,没有动物,也没有植物,只剩下人类。

我们向孩子解释何为大象,何为麋鹿时,只能对着图片和视频描绘。

同时,这些动植物又与自然环境息息相关,它们彼此之间构成生态。

它们的死亡,间接毁灭的也是地球环境。

如果再任由盗猎者肆意妄为,或许十年,或许百年。

人类放眼望去,满目疮痍。

世界末日的情景,将离我们不再遥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