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76号:汪伪特工总部风云史

2020-09-27 00:34:02 历史研习社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历史研习社】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作者:萧冰

今年九月三十日是著名作家张爱玲诞辰百年,一提到张爱玲,大家就会自然而然的想起他的前夫——胡兰成,一个才胜于德的文化汉奸。

胡兰成曾在汪政权任宣传部次长、行政院法制局长,在其《今生今世》中着重记载了出任伪职的日子,描绘了极司菲尔路76号这一戕害抗日仁人志士魔窟的鬼蜮世界,读后令人不寒而栗。那这臭名昭著的“76号”,到底有什么奥秘呢?

一、前世

民国二十七年,日本企图扑灭上海抗日力量,拟组织一支特工队伍以华制华,湖南常德人丁默邨被选中。此时的丁默邨正在赋闲,因军统第三处被撤,丁在军委挂了一个少将参议的空衔,地位一落千丈。

浙江遂昌人李士群早年是中共党员,六年前被中统逮捕,旋即叛变,投靠国民党,后被委派为中统上海区直属情报员,与丁默邨、唐惠民等人合办《社会新闻》。其后,李士群被任命为中统编译股编译员、南京区侦察员,从重庆奉中统之命“潜伏南京”。但是,他却辗转来到香港,投靠日本。李士群自觉势孤,遂派了丁默邨的同乡前往昆明,表明愿做丁的副手,邀请其前往大上海。

丁默邨于同年冬潜往上海与日人挂钩,次年2月,便投拜日本帝国大本营特务部长土肥原贤二,提出破获蓝衣社及中共地下组织方案的“上海特工计划”作为见面礼。至此,丁默邨正式投日!

汪精卫叛变后,在上海筹组政权,成立“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周佛海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邨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委员会主管所有特务情报机构,协调各情治单位的活动和有关经费预算、后勤保障等工作,有直属的武装特务大队,负责保卫委员会机关、周佛海及官邸和其余汪政府要员。

特委会下设特工总部,驻位于沪西极司菲尔路北76号,即今万航渡路435号。丁默邨为特工总部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特工总部下设主任秘书、秘书、外事秘书、会计主任以及总务科、交际科、警卫大队、三支行动大队、租界警卫队、直属行动队、招待所、看守所、警官训练班等。又增加第一委员会主任委员马啸天、第二委员会主任委员顾继武和抚恤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士群(兼)。至民国二十八年四月底,又调整为四厅,分别由王天木、林之江、何天风、苏成德任厅长。

总部内还驻有一支由涩谷准尉统领的日本宪兵分队,职责就是监视76号。76号每采取大的行动,不但要事先知会日本情治机关,还要在日本派员督导下方能实施。

▲76号大门

二、魔窟

76号正中的高楼是主要建筑物。拾阶而上,中间是穿堂与扶梯,东首是会客室,后面是交际室、贮藏室,贮藏室门外是电话接线间。会客室对面是餐厅,后接会议室,凡参加特工总部的人,大都在这里宣誓。会客室的楼上是丁默邨的寝室兼办公室,丁寝对面是李士群的卧室。

三层楼上两个房间,是“犯人优待室”,楼梯口装有铁栅拉门,派有便衣特务持枪警戒,无特别证章或特别许可的人,不许上楼。这布局严谨、卫护森严的76号,成了一座嗜人的魔窟!

汪政权正式成立后,特工总部组织改为八处四室:

第一处主要负责对付军统,处长万里浪;

第二处对付中统,其中附设CP股对付中共和新四军,处长胡均鹤;

第三处对付忠义救国军,处长张劲庐;

第四处对付租界,处长潘达;

机要处分管人事、文书、档案、收发等,处长傅也文;

总务处分管事务、财务、会计,处长叶耀先;

电务处分管电台及电报收发,处长晋辉;

情报处分管情报的搜集、编审、指导,处长唐克明;

督察室主任裘君牧、专员室主任沈信一、审讯室主任张炳扬、化验室主任姚任年。

此外,还有修械所、看守所、招待所以及警官训练班、警犬训练班、女特务训练班等附属机构。随着机构扩大,76号的行动实力也增强。一支为行动总队,总队长林之江,下辖六支行动大队;另一支为警卫总队,总队长吴四宝,亦下辖六支大队。

三、巅峰

丁默邨为人城府极深,而李士群更是狡诈过人,这口蜜腹剑之二贼一拍即合,出于一己之私在特工总部——极司菲尔路76号,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

李士群先设计挤走另一副主任唐惠民,又在与丁默邨的倾轧中获胜,出任警政部次长,由于部长由周佛海兼任,实际大权全掌握于李士群手。同时,李士群还担任了清乡委员会秘书长、剿共救国特工总部负责人,负责在江苏的清乡。1942年,李士群又兼任江苏省政府主席,权倾一时。

李士群对国民党中统和军统特务在南京、上海展开激烈之后争斗——军统上海区区长陈恭澍、南京区区长钱新民、第四战区少将参议戴星炳、国民党中组部长吴开先等人,都先后被李士群逮捕;在李的软硬兼施下,不少军统、中统特务都倒向了汪精卫。正是由于李士群,国府在京沪的特务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破坏。

陪都重庆方面,戴笠和陈立夫曾命令手下特务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李士群,都因种种原因没有得手。

1941年,丁默邨发表“岁首感言”,主张惟有东亚会战胜利,东亚民族才能解放。同时,夸耀日军战功,鼓吹整军建国,加强训练,与日军并肩作战,实现大东亚共荣圈。

1943年,丁默邨任汪记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参与国策的制定,是中日基本条约、中日满同盟条约,及对英、美宣战的主谋者之一。丁默邨先后任职汪政权社会部、交通部、社福部等部长及浙江省主席等要职。

连日本记者都称心狠手辣的丁默邨为“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国人则称为“丁屠夫”。张爱玲著名短篇小说《色·戒》的男主人公易先生,原型普遍被认为就是瘦削卑鄙、好色弄权的丁默邨

▲色戒剧照

76号设有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设有天牢(吊捆在半空中暴晒)、地牢和水牢。

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在路灯下悬挂人头,向被恐吓人家中扔断手断脚,在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信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仅1939至1943年不足四年的时间内,76号制造的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

仅仅1939年8月30日至1941年6月30日,上海报人遭暗杀的有:《大美晚报》朱惺公、程振章,张似旭,《申报》金华亭、李驳英、邵虚白、赵国栋、冯梦云、周维善等。

兹详举《大美晚报》一案:

《大美晚报》副刊「夜光」编辑朱惺公,字松庐,江苏丹徒人,坚持宣传抗日爱国。首创“沪西歹土”称号,又连载《民族正气——中华民族英雄专辑》、《祭抗战阵亡将士》和《汉奸史话》,宣扬民族大节、痛斥沐猴而冠,又以”陈剑魂“笔名将汪精卫当年所写的绝命诗改为讥讽:

“当时慷慨歌燕市,曾羡从容作楚囚。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

当朱松庐接到76号以”中国国民党铲共救国特工总指挥部“的名义送去的恐吓信,声称如不改变抗日态度,即判处死刑,不管朱是否要参加审判。朱先生依然无所畏惧,发表《将被国法宣判死刑者之自供——覆特务机关的恐吓信》一文:“兹当贵部尚在容忍之日,余不能无一词以辩,是以在将死未死之前,披肝沥胆而自为之供,所以答贵部者,亦即所以告社会人士知余死之而不冤也。”

朱兴公把汪兆铭比作秦桧不如,说是有如刘豫。

他又自撰挽联:懦夫畏死终须死 志士求仁几得仁。

恼羞成怒的76号派出吴四宝、茅子明和张国震将朱惺公先生于当年8月30日午后杀害于北河南路,时年仅四十岁。

▲朱兴公

还都南京后,国府明令表彰朱松庐,后葬之于沪西虹桥烈士丛墓中。

为了推行伪币,76号在银行制造血案,如1941年3月21日,在霞飞路(现淮海中路)1411弄10号,用机枪扫射,当场打死六人,打伤五人。次日在中国银行宿舍绑架员工达128人。24日,又在中央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门口放置定时炸弹……

狼狈为奸的丁默邨和李士群成了臭名昭著而又恶贯满盈的上海噩梦。

四、覆灭

尽管李士群春风得意,猖狂不可一世。但随着其靠山晴气庆胤归国,日方也觉得李士群太跋扈了,而吴四宝的死使军部下了最后的决定。

前文提到,吴四宝作为队长,给特工总部立下了汗马功劳,但莫名其妙地被日军以“破坏和运”的罪名逮捕。李士群将其赎回,但第三天吴四宝即告暴毙,太蹊跷!一般认为是吴四宝临行前吃了日本宪兵的毒药,但胡兰成却坚信是李士群下的毒手:

一到上海,士群倒果然去日本宪兵队领了四宝回来,但是要移到苏州看管,士群说:“交给我看管不过是一句话,就请四宝哥在苏州玩一个时期吧。”当下我与吴太太听了二话。是日四宝回家,沐浴理发更衣,到正厅拜祖先,转身又向士群下跪,谢他拯救之恩,我在一旁,见四宝忽然流下泪来,心里感觉不吉。

…………

他们去到苏州之后,第二天下午,我接到吴家的电话,说吴先生已经去世了,我一呆,当即赶到苏州。那时已经傍晚,只见孝堂如雪,吴太太哭成一个泪人相似。我在灵前行礼毕,还揭开孝帏看了一看遗体,脸上倒是安详干净,不知原曾七窍流血,已经抹去了。好好的一个人,死得这样蹊跷,大家都心里有数。而那李士群,是又避到南京去了。

利用走私大发横财的李士群,有一浙江同乡熊剑东,专门缉拿走私的税警,谁想到老乡见老乡,背后给一枪,熊剑东成了李士群的催命符。

与重庆方面暗通款曲的周佛海得到了军统局长戴笠的密令:除掉李士群。

周佛海再三考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借日本的刀。熊剑东和李士群原本就因为走私和缉私的利益摩擦,争斗不已。周佛海找来熊剑东,让他去请上海日本宪兵队特高课长冈村适三吃饭。席间,他告诉冈村,李士群非常瞧不起他。冈村听了,大为恼怒,在得到长官的授意后,他决定采用暗杀解决掉此人。

▲丁李合照

谨慎的李士群百密一疏,终于在1943年9月6日,在一场冈村摆下的酒席上吃下了毒牛肉饼。三天后,李士群浑身抽搐而死,遗言”我死倒不怕,可是我做了一生的特务,不料自己还陷落在特务的泥坑里,真是一世英名休矣!这是我自己对不住自己的。“

李士群死后,魔窟76号群龙无首,旋被撤销,并入了军事委员会政治保卫总局,下设第一局和第二局。第一局虽仍驻76号原址,但权势大不如前。

1944年11月,赴日本治病的汪精卫病逝,76号特工总部再降为第一局下属的上海分局,最终走向了覆灭。

抗战胜利后,丁默邨因通敌叛国,被处以死刑。

特工总部,极司菲尔路76号,早就归于岑寂,但故事似乎永远说不完,而给人们的思索就更是一言难尽……

参考文献:

施原,《国殇:国民党对日抗战谍战纪实(第四部)》;

《静安区志第三十四编专记》;

金雄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

胡兰成,《今生今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