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诗在唐代都写完了?清代这首咏春诗流传千古,年年选入课本

2020-09-26 23:23:33 风月古今


鲁迅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认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作完。”由于鲁迅先生文名远扬,许多人将此话奉为金科玉律,从此对唐以后的诗,尤其是封建王朝结束之后的诗,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其实这是犯了断章取义的毛病。就鲁迅先生自己而言,他写的旧体诗就不少,既然好诗已经作完,他为何还要写那么多诗抒怀赠人?鲁迅这句话,不过是自谦之语,解读诗词离不开写作背景,名人说的话同样如此。

鲁迅这话后面还有一句:“此后倘非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再动手了。”意思就是说,如果不能写得比唐人有新意,陈词滥调,就不用写了。

比如唐代诗人崔护写“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后世写一句“故友已随流水去,白云依旧枕清风”,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意思。

鲁迅说了这样的话,但又写了几十首诗,说明他自认为是能够翻出如来掌心的齐天大圣,所以唐代以后,也是有好诗的。今天就来说清代一首写春的七绝。

伤春悲秋,自古有之,春风也好,春花也罢,有诗人因新春而喜,有为暮春而悲,从先秦到清代,过了数千年。可想而知,这期间有无数诗人以“春”为题材写过诗词。

孟浩然有“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杜甫有“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陆游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

春,确乎被唐人写尽了,何况离清代还有宋元明,那么写春之诗,还能从何角度入手?

同治二年的春天,一位叫做高鼎的诗人,为避乱,故隐居在宁波一乡间教书为生。虽然晚清内忧外乱,但远离京畿之地的乡村,一片祥和,春意盎然。一日放学,高鼎见村上的孩童跑到外面放风筝,心中忽然感到一种宁静和舒畅,于是写了首《村居》: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农历二月,阳光温暖,春风和煦,经历了一冬酷寒的草木,开始伸展枝叶,原本枯黄的色彩,也开始变得嫩绿。黄莺燕子在清澈的天空中翩翩飞翔,时而鸣叫几声。河堤上的杨柳,随着东风摆动,拂过碧波,千丝万缕,如烟一般,令人迷醉。

高鼎前两句写景,并没有选择春天浓艳的一面,而是选取了杨柳草木莺飞这种朴素而动态的意象,正暗含“村居”二字。

春天来临,白天也慢慢变长,孩子们放了学之后,春日春风依旧温暖,趁着风和日丽,这些孩子拿着纸风筝,愉快地放了起来。

因为古代的诗人,多是士大夫,他们写春,大概有三点思路。一是赞叹春天本身的美景,比如上文举得杜甫、陆游的诗句;二是以新春比喻希望、新开始,春雨春风春日皆是恩赐,能够帮助农民播种;三是以暮春落花来寄托自己的悲伤。

而高鼎则一反常态,选择了孩子放纸鸢的图画,写出了春的生机。这首诗,没有什么政治寄托,没有什么远大抱负,没有什么怀才不遇。

就是一个踏遍险恶红尘的诗人,看到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在无忧无虑地放风筝,心中也变得纯粹起来,忘记了村外的纷争,只有眼前奔跑的儿童和愉快的笑声。这首诗,也是非常纯粹的,所以此诗年年被选入课本,让小孩子背诵学习。

很多选本中,说这是诗人高鼎晚年归隐农村的即兴之作,以及说高鼎因为遭到朝廷的排挤,志不得伸,归隐上饶时,看到无忧无虑的孩子,心生向往。其实,这种说法,是一些人以讹传讹,把辛弃疾写《清平乐·村居》的写作背景搞混了。这一点在教孩子的时候,不可不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