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味业的多事之秋:遭遇“活蛆门”,20余天市值蒸发近1500亿

2020-09-26 11:08:14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杨仕省 见习记者 罗金惠 深圳报道

佛山市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天味业”,股票代码:603288)在业界以产品质量的技术领先、营销渠道的精耕细作、品牌认知度的不断延伸以及精益求精的管理水平著称,但近日,海天味业却身陷“活蛆门”,这为企业的品牌形象带来了一定影响。

2020年9月3日,海天味业的股价飙升至203元/股,市值超过6578亿元。但在此后的三天,其股价便接连下降,从9月3日至今,市值已蒸发近1500亿元。此外,就在9月中下旬,海天味业又多日遭遇主力资金净流出。面对食品安全质量问题、股价下跌与频繁的净流出,不得不说,这是海天味业的多事之秋。

9月24日,本报记者就股价波动情况及主力资金外出的问题向海天味业发去采访函,公司收到采访函后,截至发稿未作回应。

北京中和应泰财务顾问公司首席研究员吕长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海天味业股价最高203元,对应2020年PE是101倍,严重高估,这是本轮下跌的重要原因。”

市值蒸发超千亿

海天味业被称作“酱油中的茅台”。据海天味业《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全年营收为197.97亿元。海天味业《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15.95亿元,该报告期相比于上年同期增长了14.12%,其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5.70亿元,同比增长69.32%。

海天味业2014年2月上市,在过去六年时间里,其营收从98.2亿元增长到了198亿元,涨幅一倍多,其股价则增长了近10倍。海天味业虽然业绩不俗,但最近却遭遇了股价陡降。

2020年9月3日,海天味业的股价一度上升至203元/股,相较2020年1月2日的收盘价109.91元/股已接近翻倍,市值超过6578亿元,但随后持续下降遭遇“滑铁卢”,股票连降三天。9月4日,公司收盘价为170.79元/股,股价跌7.68%。截至2020年9月25日收盘,海天味业价格为157.35,总市值5098.84亿,流通值5098.84亿,成交量4.13万手,成交额6.56亿元。从9月4日至今的20多天内,公司市值蒸发近1500亿元。

针对海天味业的股价下滑,严重高估的价值是本轮下跌的主要原因。吕长顺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动态PE仍然有78倍,估值依然偏贵,所以各方对价值的分歧很大,是资金频繁进出的原因。

“对于海天味业现在的估值而言,主要是对2020年业绩增长预期的分歧,目前半年报增长18%,虽然好于一季度,但是,依然无法支撑其高达78倍的PE。个人理解一般消费行业,按照PEG>2倍属于高估计算,假设今年盈利增速25%,合理估值不宜超过50倍,对应2020股价就是100元。”吕长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9月21日,海天味业主力资金净流出3670.11万,净占比-4.98%;9月22日同样为净流出,共3283.12万;9月23日出现回升,拥有主力资金净流入4105.71万元;然而就在9月24日,主力资金再次外流,达到1117.56万,占比为-1.74%。主力资金频频净流出也揭示了海天味业的问题。

遭遇“活蛆门”

海天味业先前的股价下跌与主力资金净流出折射发展问题,而近日,海天味业又陷信任危机。

近日,有湖南、浙江杭州等地的消费者向媒体表示,海天酱油瓶内出现活动的蛆虫。据浙江一媒体报道,浙江的一位周先生购买了一瓶1.9L装,单价29.9元的海天“味极鲜”酱油,在用过两次后发现瓶内有蛆虫出现。

该媒体记者进一步追溯事情经过发现,在现场,该瓶海天“味极鲜”酱油已经被打开,生产日期为2020年3月29日,保质期为18个月,可见,该瓶酱油还在保质期之内,但瓶身表面漂浮着一个个白色的颗粒,白色颗粒是类似于蛆虫的小虫子。

《华夏时报》记者就酱油的保存问题询问了一超市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酱油在超市常温保存即可,超市会避免在高温环境及其它异常环境下保存酱油。而消费者若将酱油买回家,开封后尽量冷藏保存为好,冷藏保存的酱油可以尽量减少异物进入的几率。”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本报记者表示,从专业的角度讲,这件事一定是产业端的责任比较大。我们没有看到太多消费者投诉同类品牌,这说明海天味业的质量内控体系出了问题,特别是在杀菌环节,可能出现了较大纰漏。

另外,朱丹蓬强调:“食品安全在疫情后成为关注的焦点,食品安全从宏观上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在这样的时间点发生此事件对海天味业的品牌形象会造成影响。作为海天味业应当在产品质量内控方面多下功夫,在操作层面要执行到位。食品安全要引起产业端和消费端的共同关注。”

一家食品公司的业内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询问时表示,作为消费者,在购买商品,尤其是食品时,要参考商品表面的食用及保存须知。一般的食品在生产贴签时会将商品的食用信息及保存须知写在商品表面,消费者要了解、知晓并按照须知上标明的内容去食用和保存,这样或许会大大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推荐阅读:

海天酱油疑现活蛆此前遭遇类似案例时回应:“开瓶后保存不当”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刘冉冉)在广州日报报道海天酱油疑现活蛆后,9月17日,爆料人李先生又给本报提供了当时自己记录下来的图片和视频。在视频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瓶内有疑似蛆虫在蠕动。

目前,因个人原因,爆料人已在社交平台上删除了这段视频,同时向记者证实,图片和视频确系自己拍摄。

随后,记者联系了某电商平台的海天官方旗舰店客服,对于食品安全问题,客服表示,不能对已售出且开封食品做出任何回答;而据浙江台教育科技频道此前报道,海天调味品公司在遇到类似酱油瓶内发现活蛆案例时,给出的回答是“开瓶后保存不当”。

海天酱油瓶内频频出现蛆虫,厂家归咎于消费者保存不当,消费者则认为产品存在质量问题。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解读称:“海天酱油瓶内出现蛆虫事件,一方面和海天味业在生产酱油过程中的杀菌环节有关。另一方面,消费者是否合理使用及存放环境也会影响产品质量。出现一次蛆虫事件可能是偶然现象,但多次出现蛆虫事件,这不禁让人质疑产品本身的质量问题,这也将严重损害该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和信任度。”

截至记者发稿前,海天并未对此食品安全事件公开回应。

不过,朱丹蓬观察分析指出,作为调味品行业体量最大、利润最高的企业,海天味业在二级市场上曾受到资本的追捧和青睐,经历了近半个月的股价回调后,海天味业市值大幅缩水。如果此时在消费端屡次出现食品安全问题,这将直接影响海天味业的生产经营情况,或将进一步对股价和市值产生冲击。

记者梳理公开数据发现。今年上半年,受益于疫情影响下“宅经济”的红利,海天味业半年营收同比增14.12%至115.95亿元,其中酱油产品贡献了66.25%;净利同比增18.27%至32.53亿元。

随之而来的是股价大涨,甚至在本月初,海天味业股价首次冲破每股200元,市值突破6500亿元。不过当日午后即暴跌,市值也大幅缩水。随后其股价整体呈下跌趋势,总市值也相较最高值时减少逾千亿元。

此前报道:

9月16日,湖南的李先生向媒体反映称其购买的海天酱油在开瓶使用不到一周后,发现瓶内有活动的蛆虫。李先生说,平时的酱油买回来都是如此存放,但都没发现有活蛆虫,这次买的海天酱油,用了一周就长了蛆虫。这已经是海天味业近一个月内第三次被发现酱油瓶内出现蛆虫。

据“淮安爆料王”8月27日微博视频显示,一名女子称所购买的海酱油瓶内发现多个活动的蛆虫。该女子介绍称,自己于8月19日购买了一瓶海天生抽,生产日期为2020年6月30日,在准备炒菜时发现酱油瓶内有蛆虫。

网友称在海天生抽瓶内发现蛆虫 来源:淮安爆料王微博

两周后,浙江杭州也出现类似事件。据浙江电视台科教影视频道《小强热线》9月9日报道显示,杭州的周先生于8月24日在当地超市购买了一桶单价29.9元的1.9L海天味极鲜酱油,买回家不到两周,在一次吃饭后偶然间注意到酱油表面漂浮着十几只白色的虫子。周先生说他每次用完酱油,盖子都会盖好。视频显示,该款酱油的生产日期为2020年3月29日,保质期为18个月。

半年净利33亿,市值每天涨15亿,海天味业的泡沫该戳戳了

“酱油大王”海天味业的酱油又卖出了“大价钱”。

8月27日晚间,海天味业发布2020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15.95亿元,同比增加14.12%,实现归母净利润32.53亿元,同比增加18.27%。不管是营收还是归母净利润,都远超中炬高新、ST加加、千禾味业等几家同行业上市公司数据之和。

而在股价上,海天味业更是一骑绝尘。数据显示,截至8月27日,海天味业股价报收183.02元/股,涨幅为6.41%,总市值高达5930.66亿元,是调味品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

分析业绩和利润双增长的原因,与疫情期间,酱油这个刚需市场总体需求量变化不大有关。而且,受疫情影响的主要是餐饮行业,但它们采购的更多是大包装产品,利润率要低于以家庭烹饪为主的零售型产品。

不过,虽然业绩和市值一路走高,但海天味业增长瓶颈已现,产品大部分集中在属于红海竞争的中低端领域,这对于企业长期发展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压力。

市值平均一天涨15亿,“一瓶酱油”贵过“一桶油”

2020年上半年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无疑是稍显暗淡的,但对于海天味业来说,却算得上是“因祸得福”,股价、业绩实现双丰收,更是在8月18日创下了“一瓶酱油”贵过“一桶油”的A股大奇观,市值超越了中国石化,8月27日,中国石化的A股市值为4819.17亿元。

2020年1月2日是新一年的首个交易日,海天味业股价和市值尚为89.10元/股和2406.03亿元,到8月27日就已经分别涨了105.41%、146.49%,达到了183.02元/股和5930.66亿元,位列A股上市公司市值第十名,相当于市值平均每天涨约15亿元。

事实上,打从上市起,海天味业就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从股价总体走势来看,2014年2月至今的6年多时间里,除了2016年处于微跌状态,其余年份均呈上升状态,2020年以来的涨幅更是超100%。

另据2020年半年报显示,庞康、程雪、黄文彪、吴振兴、陈军阳、叶燕桥合计持有海天味业55.89%的股份,为其实际控制人。其中,海天味业董事长、总裁庞康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合计32.51%。据此计算,截至8月27日,庞康的最新持股市值约为1928.06亿元。

而在一年前的2019胡润百富榜中,低调的庞康还首次以850亿元身家与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并列榜单第23位,成功晋级为中国食品饮料行业新首富。

海天味业何以能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

业绩的长期稳定增长无疑是关键所在。

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9年,海天味业分别实现营收98.17亿元、112.94亿元、124.59亿元、145.84亿元、170.34亿元、197.97亿元,增速分别为16.85%、15.05%、10.31%、17.06%、16.80%、16.22%;实现归母净利润20.90亿元、25.10亿元、28.43亿元、35.31亿元、43.65亿元、53.53亿元,同比增长30.12%、20.06%、13.29%、24.21%、23.60%、22.64%。

即使是在受疫情影响较大的2020年一季度,其营收增速和归母净利润增速也分别达到了7.17%、9.17%。这样的长期业绩走势,再加上连续20多年的酱油行业龙头老大地位,海天味业受到资本青睐似乎不足为奇。

那么,是什么造就了“酱油大王”?

梳理海天味业的发展史可以发现,品牌建设与渠道建设是海天味业的两大法宝。

在品牌建设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大部分酱油还在以散装形态售卖时,海天味业就已经推出印有全新品牌LOGO的瓶装酱油,1999年,又斥巨资成为第一家在《新闻联播》整点报时环节打广告的酱油品牌。最近几年,海天味业更是冠名了《跨界歌王3》、《吐槽大会》、《中餐厅》等多部流行综艺,还在2014年邀请知名主持人汪涵做了首位代言人。

图源:海天味业官网

表现在数据上,2014年至2018年,仅用了5年时间,海天味业的销售费用就翻了一倍,从10.5亿元涨到了最高22.36亿元,2019年虽有所缩减,但仍旧达到了21.63亿元,2020年上半年为8.65亿元。

而在渠道建设上,海天味业有一套独特的“打法”,采取经销商、分销商/联盟商两级架构销售体系。由海天驻各地的销售机构与经销商共同对分销商/联盟商进行管理,并通过在一个区域设置多个经销商,进行内部“赛马”的方式,提升产品渗透。

据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海天味业的一级经销商数量已经达到6433家,较2019年底的5806家,净增长627家,相当于平均每天净增长约3.45家经销商,实现了在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的100%覆盖率,在中国内陆省份中,90%的省份销售过亿元。

而同期ST加加(加加酱油)、中炬高新(美味鲜)、千禾味业的经销商数量均在1000多家的量级,仅约为海天味业的1/5。

因此,即便假设产品差距不大,海天味业的售卖网络也更具竞争优势。

难以摆脱中低端烦恼,后续增长空间见顶?

虽然业绩和市值一路走高,但海天味业的发展并不是没有隐忧。

实际上,海天味业目前的主要问题在于产品大部分集中在属于红海竞争的中低端领域,这对于企业的长期发展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压力。

以营收占比在60%左右的支柱产品酱油为例,随着近年来中低端酱油市场的逐渐饱和,海天味业酱油产品的营收增速已经在不断收缩,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酱油类产品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6.59%、15.85%、13.60%、10.71%,整体呈下滑趋势。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种现象昭示着海天味业在低端酱油市场的天花板已经清晰可见,而海天味业近年来不断尝试向料酒、火锅底料等赛道拓宽的动作,也被解读为可能是海天味业在遭遇业绩瓶颈后,寻求突破的新增长点。

据媒体报道,近日,海天味业天猫官方旗舰店低调推出了四款火锅底料,包含韩式辣牛肉、韩式部队、新疆番茄、云贵酸汤四种风味,单包价格15.9元,四包组合价39.6元,生产日期则显示为2020年7月份生产。

AI财经社查询发现,截至8月27日,海天味业新推出的火锅底料在天猫旗舰店上的月销量为624件。

图源:海天味业天猫旗舰店

“海天味业涉足到料酒、火锅底料等其他调味品市场,对它来说应该是最简单的。”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AI财经社,“因为它已经在酱油领域积累了产能、品牌、渠道等资源优势,当它把这些资源和酱油行业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其他调味品领域,就可以以较低的成本去开发一个新的产品”。

据《火锅行业全产业链报告》显示,自2011年以来,火锅行业始终保持着10%以上的高增速,而火锅产业的快速发展,又推动着火锅底料市场的同步发展。

数据显示,2018年火锅底料市场规模在200亿元左右,近几年增幅达到15%左右,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310亿元,2025年市场规模将超400亿元,显然还“有利可图”。

不过,沈萌进一步分析认为,这种方式仍然是“在更多地与中低端品牌进行搏杀,并不能真正走入收益率更好的中高端市场”。

在他看来,虽然海天味业目前在国内处于一个比较领先的位置,但就全球酱油产业来说,其仍然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拓展。“在这种前提下,它就已经开始做料酒等横向的调味品市场介入,可能会分散其对于酱油市场核心主业的坚守,进而导致其长期处于产品中下游的水平,并不利于企业更长期的品牌积累和积淀”。

但海天酱油想要从中低端市场向高端酱油实现突围,显然也并不简单。千禾、李锦记、欣和、鲁花、厨邦等在高端酱油市场耕耘已久,抢占了很大一部分市场份额。与此同时,日本酱油行业的领头羊龟甲万、法国达能、卡夫亨氏等外企也纷纷进军国内酱油行业,进一步加大了市场竞争。

调味品行业“因祸得福”,股价、业绩齐上涨

疫情期间“因祸得福”的不仅仅是海天味业,事实上,包括中炬高新、千禾味业、ST加加、恒顺醋业、天味食品等在内的多家调味品行业上市公司,股价和业绩都出现了大幅上涨。

就资本市场表现而言,截至8月27日收盘,海天味业、中炬高新、天味食品、千禾味业、恒顺醋业、ST加加的总市值分别为5930.66亿元、638.11亿元、420.57亿元、294.49亿元、268.29亿元、101.03亿元,较年初的涨幅均超过了100%。其中,千禾味业的市值涨幅更是达到了317.83%。

制图/周享玥

而在业绩表现上,2020年上半年,中炬高新、ST加加、恒顺醋业、千禾味业、天味食品分别实现营收25.54亿元、11.56亿元、9.53亿元、9.19亿元、7.99亿元,同比增加6.78%、12.87%、7.39%、45.98%、34.53%;实现归母净利润4.55亿元、1.07亿元、1.49亿元、2.00亿元、1.57亿元,同比增加24.31%、24.67%、3.63%、94.62%、79.85%,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均出现较大增长。

即使是在受疫情影响较大、餐饮行业大规模闭店停业的一季度,6家企业中也仅有ST加加出现了营收和净利润双降,中炬高新营收下滑,但净利润却反向上涨。

制图/周享玥

何以会出现这种情况?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AI财经社,“主要是因为酱油属于日用消费的必需品,无论是在外就餐,还是自己在家做饭,对酱油的总体市场需求量的变化其实是不大的。受到疫情影响的主要是餐饮行业,但它们采购的更多是大包装、批发的产品,利润率要低于以家庭烹饪为主的零售型产品”。

沈萌进一步分析,虽然受到疫情影响,餐饮行业方面对于低利率产品的需求量有所下降,但家庭烹饪所需的高利润率零售产品的需求却有所增加,“再加上电商等渠道成本的降低,多方抵消之下,酱油总消费量的变化可能不大,但是对于企业的业绩提升却有比较明显的作用”。

这一点在中炬高新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数据中也有着较为明显的体现。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中炬高新实现营收11.53亿元,同比下滑6.32%,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上涨8.94%,达到了2.06亿元,净利率有明显提升。

对于调味品市场下半年的走向,沈萌认为,随着餐饮逐渐恢复运转,高利润率产品的销量,可能会有一部分回流到低利率的大包装产品,进而对利润率产生一定影响,“但由于整体的市场规模还在不断膨胀,整体业绩不会有明显下调”。

“下半年可能比较多的调味品企业会像海天味业一样,以自己的品牌为基础,向其他类型的调味品市场进行延展。”沈萌补充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