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用了25年时间,它从获得诺奖到被多国禁用,如今却又重获新生

2020-09-25 23:21:20 胖福的小木屋

诺贝尔自然科学类奖项对于科学家而言可以说是最高的殊荣,但是诺奖史上,也并非没有争议,1948年的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颁给了合成DDT(滴滴涕)的瑞士化学家缪勒,这就成为了诺奖一生的污点。

在上个世纪初,全球爆发了粮食危机,有了更好的杀虫剂,就可以控制昆虫对农作物的侵害;斑疹伤寒也在世界肆虐,而蚊子、虱子、跳蚤等都是传播疟疾的罪魁祸首。

缪勒当时从事的研究工作,就是研发只毒害昆虫、不毒害植物和哺乳动物的杀虫剂,从1935年到1939年9月,他失败了349次。最终缪勒发现了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对害虫具有惊人的灭杀效果。

缪勒还给这种化合物取了一个简单好记的名字,也就是如今大名鼎鼎的DDT(滴滴涕)。1940年3月,诺华制药公司获得了DDT制作杀虫剂的专利。1942年,滴滴涕首次作为杀虫剂上市。

DT的毒性机理是:透过昆虫体壁的几丁质进入虫体,抑制神经信号传导,使昆虫肌肉痉挛或过度兴奋,最终麻痹而死,类似蛇的神经性毒素。当时诺华表示DDT对于哺乳动物的危害近乎于无害。

因生产简单、价格便宜、便于储存、效果极好,不久后就被英国、美国等政府添加到了军队供应清单中。

不可否认,DDT对于粮食增产,阻止疟疾传播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1954年,美国在使用DDT后,农田的单位产量比1943年未使用DDT时提高了60%。

1948年,未使用DDT的斯里兰卡,每年约有100万新增疟疾患者,开始使用DDT直到1963年,每年新增疟疾患者为18个,效果可以用震惊来形容,DDT在上世纪60年代初达到高峰,全年使用量是8万吨。通过使用DDT,肆虐全球特别是热带贫困地区的传染病疟疾几乎被完全消灭,在美国和欧洲得到彻底根除。

也因此,早在1948年的时候,DDT就斩获了诺贝尔医学奖,那个时候缪勒年仅49岁,凭借着诺奖的光环,本来已经成为热潮的DDT更是被捧上神坛,无论是游泳、聚餐还是野炊,都喷洒DDT来驱虫。

然而,在1962年,美国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出版《寂静的春天》一书,指控DDT危害野生动物,DDT进入食物链,是导致一些食肉和食鱼的鸟接近灭绝的主要原因。这本书在全球掀起了热潮,先期销量便达4000册,到1962年12月卖出了10万册。

DDT的危害也在这个时候暴露在人们眼前,环境中大量的DDT致使鸟类生下了软壳的蛋,影响了孵化与繁育,DDT的滥用对害虫进行了人为的选择,留下了抗药性极强的虫体,被DDT杀死的害虫被鸟类、蛙类吃掉,更是毒死了害虫的天敌,当害虫再次来袭,便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美国国鸟白头鹰因为DDT,到1963年,美国本土仅剩下417对筑巢的白头鹰,几乎濒临灭绝。

科学家还发现,性质稳定的DDT在自然环境中极难降解,土壤中的DDT大部分存在于地表层2.5cm深处,它在土壤中的半衰期长达2~4年,消失95%需要10年的时间。长期使用DDT会造成土壤、水质和大气的严重污染。

土壤的DDT可被植物吸收,动物和人通过食用这些植物而在体内积累。DDT是疏水亲脂性物质,它可以在有机体脂肪组织内蓄积,所以它会产生生物放大效应,是指它在环境中的含量很低,但是可以通过食物链富集。经检测,DDT在湖水中的浓度为0.000003ppm,经过食物链到达鸟类体内为25pm,浓度整整提高了833万倍

在高级消费者包括人类体内达到较高浓度,对人类健康构成严重威胁。DDT累积到一定程度会致癌,损伤人类的肝脏,短时间损伤人类的神经系统,损伤生殖系统。

在DDT渗入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南极也不能幸免,南极的各种动物体内都检测到了这种物质,而且南极的冰雪中储存了2000多吨的DDT。

1972年,在美国带领下,全球多国开始禁用DDT,其中甚至包括深受疟疾折磨的非洲国家。就这样,DDT从1948年获得诺奖,到1972年开始被全球多国禁用,只用了短短25年时间。

然而在DDT被禁用之后,科学家发现再也找不到比DDT更好的杀蚊药物,带疟疾病毒的蚊子每年导致100万人死亡,面对严峻的疟疾防治现状,2002年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决定对杀虫剂滴滴涕(DDT)解禁,用于杀灭携带疟疾病毒的蚊虫。

经过评估发现。DDT的危害仍然存在,但只要遵循章程使用,比如限制在居民的房间里使用,每平方米的墙壁只用2克,每年喷涂1~2次,这样即使有少量DDT逃逸出去,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也只相当于从前的0.04%,只要使用得当,DDT并不会造成健康威胁。WHO强调:在室内喷洒滴滴涕是有效快速减少蚊虫引发的疟疾感染的一种方法,可以将疟疾发病率降低90%。

2003年,南非重新使用DDT,一年内疟疾死亡人数直接降低了50%。

上图是2000年,未使用DDT时非洲疟疾的发病率。下图是2012年,使用DDT时非洲疟疾的发病率,效果显而易见。

从登上神坛再到面临禁用,最后,又重获新生造福人类,DDT的发展史告诉人类,任何东西不加节制滥用都会引发大灾难。化学物品不是恶魔,真正的恶魔是人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姜文晶_NN3211)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