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带给中东的新和平协议,能让他连任吗?

2020-09-25 11:34:21 知鸦

川普又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了,这是他第二次获得诺奖提名。

第一次提名是因为川普促进了朝韩和解;这一次,是因为他促成了以色列和阿联酋签署和平协议。

9月15日,在川普的主持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先后与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Abdullah Al Nahyan)和巴林外交大臣扎耶尼(Adullatif al-Sajani)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

9月15日在白宫南草坪举行的《亚伯拉罕协定》的签字仪式。左为内塔尼亚胡,右为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本·扎耶德·本·苏丹·阿尔·纳哈扬。
图片来源:foreign policy

因为这个举动,川普再被提名。

实际上,两次提名都出自一位挪威极右派国会议员泰布林吉加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他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时说:

「我认为川普在致力尝试建立国家间和平方面,要比其他大多数和平奖提名人做得更多。」

获奖倒是次要的,但这次协议对中东局势的影响,川普很大可能因为在外交上的胜利,而连任成功。

在《1984年以来美国总统大选,每一次他都预测对了》中,我们介绍了利希特曼教授提出的通往白宫之路的13项关键指标,在「在外交/军事上有重大成功」(Major Foreign/military success)这一项,利希特曼判定川普无功无过,没有得分,川普最后将以6:7的比分,败给拜登。

而这次协议,或许能让川普扳回一局。

这次协议有多重要呢?

可以说是地震级的,它足以让以色列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发生震荡。

毕竟,半个世纪以来,以色列始终牵动着中东局势,而中东局势则影响世界。

1947年末,联合国181号决议,支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分治,次年,英国结束了对巴勒斯坦的托管。之后的乱局开始于此。

之前,犹太人只占巴勒斯坦人口的1/3,而实际控制土地只有6%;而分治之后,犹太人控制的土地扩大到了巴勒斯坦地区的56%。

1946年-2020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控制区的变化,以色列目前以兼并了大部分巴勒斯坦土地。巴以冲突主要围绕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展开。
图片来源:pinterest

于是,在人口、土地的矛盾与宗教矛盾的交织下,刚刚成立的以色列,就遭到了阿拉伯国家的迎头痛击。

这时的冲突并不是巴以冲突,而是阿以冲突。包括埃黎巴嫩、伊拉克、埃及、叙利亚、约旦、沙特阿拉伯、也门等国家在内的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开始了长达近三十年的战争。

中东区域内的主要国家。可以看出,阿拉伯国家包围了以色列。
图片来源:indefense of christians.org

五次中东战争下来,以色列抵挡住了阿拉伯的攻击,甚至常常以完全胜利作为战争结果。

这些年来,以色列成为科技、文化和军事上都名列前茅的世界强国。对于这样强大的对手,阿拉伯国家逐渐丧失了打压以色列的决心,阿拉伯与以色列的冲突开始转变为更小范围的巴-以冲突。

同时,阿拉伯国家内部正在出现新的变化。

对于阿联酋、沙特、巴林等富裕海湾国家来说,经济的合作开始大过战争的冲突。它们对以色列已经没有了真正的敌意,承认以色列的合法性对它们来说,难度已经降低。

以色列在国际上受到的支持与强大的军事实力,也让本来支持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国家,很难再把心思放在打击以色列上。

另一方面,1979年伊朗爆发革命,原本亲美的伊朗转变为今天的政教合一的「反美先锋」,占主流的什叶派也与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不同。

曾经的核心问题,即巴以冲突已经逐渐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阿拉伯逊尼派与什叶派的矛盾。

除了伊朗,土耳其也逐渐成为阿拉伯国家需要防范的对象。

中东地区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分布情况,其中以伊朗、伊拉克与叙利亚为首的是什叶派,以沙特为首的是逊尼派。全世界大概有85%-91%的穆斯林为逊尼派。
图片来源:AFP

同时,对于阿拉伯的「大哥」沙特来说,以色列与周边国家关系的缓和,将成为沙特与伊朗两个中东大国博弈过程中的重要砝码。

相比较而言,支持巴勒斯坦既不能带来经济利益,也不能使己方阵营增强,自然遭到沙特一方的牺牲。

如果可能,沙特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也不会遥远。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使得美国将调解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矛盾放在了重要位置上。

早在一个月前,川普就已经透露要改善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关系。这一次,可以说是一石三鸟了。

9月4日,川普还促成了塞尔维亚与科索沃的经济正常化,同时以色列正式承认科索沃。川普表示,两国很快就会建交。

川普在大选之际,做这么多事,目的只是为了「世界和平」吗?

其实对于任何国家来说,亲近自己的国家越多越好,共识越多越好,矛盾越少越好。能通过贸易获得利益,就没有必要诉诸战争手段。

这是人之常情。

一个全世界到处树敌的国家,在现代国际关系中,只会搬起石头自己的脚。

美国显然是想要搞好自己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的。

虽说一直以来,美国在巴以冲突当中,始终偏向支持以色列。以色列成为科技、文化与军事的大国,也与美国有着直接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美国会因为一个以色列,而放弃整个阿拉伯世界。

川普成为总统后,更是不遗余力地支持以色列,把它作为中东最重要的伙伴。

2017年12月6日,川普宣布美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隔年将美国驻以大使馆从原来的特拉维夫迁往了耶路撒冷。那一年,正是以色列建国70周年,这可以视为美国送给以色列的一个重要政治礼物。

川普2017年12月6日发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声明
图片来源:wikipedia

在此之后,面对阿拉伯世界一定程度上的默许,美国推出了「中东和平新计划」,阿联酋、巴林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就是其中的关键一步。中东的「和平计划」,从小布什时代就是重要议题,川普时代更是对中东的改变频频出招。

可是,川普为何会这么做?为何是在这个时间?

前面也提到了,这和美国总统大选有直接关系。川普当总统的这些年,在经济上本来交出了不错的答卷,失业率持续下降。然而,由于疫情突然来袭,让他遭受执政上的打击——经济下滑,失业率严重,川普的经济成就前功尽弃。

与此同时,由弗洛伊德案引起的持续不断的抗议游行,也让川普面临着巨大压力。原本连任压力不大的竞选形势,一夜之间开始对川普不利。这让川普必须在另一些地方想办法找补回来。

明尼阿波利斯警方逮捕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致死,事件在民众间引起巨大反应,在疫情的基础上给了川普政府造成双重打击。
图片来源:路透社

留给川普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因此,如果能改变中东的局势,川普很可能就能改变大选局面,使其对自己有利。

这也符合「预言帝」艾伦·利希特曼(Allan Lichtman)的13把「白宫之钥」的指标。

在这个预测中,13个指标只要有7个为「真」,川普就能继续稳坐白宫,而目前川普只握有6把钥匙。其中的第11个指标就是「在外交/军事上有重大成功」,本来川普在这项上为「假」,但中东局势若能改变,川普有望扳回一局。

不管怎么说,在促进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美国会获利是毫无疑问的,「世界和平」可能只是捎带来的好处。

其实,对于已经危机重重的中东局势来说,关系正常化的努力,改变未必有想象的那么大。

川普并不是第一个调解巴以冲突的美国总统,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川普之前,以色列就曾与埃及、约旦签署过关系正常化的协议。关系正常是一个突破,但也可能得而复失。利益面前,中东局势本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波诡云谲,变化莫测。

而且,尽管川普极力将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协议视作是实现和平的突破,但两国从未进行过战争,这与以色列先前的两项和平协议形成了对比。

1979与埃及的协议、1994年与约旦的协议,都是在以色列与其发生过战争的基础上签署的。那两次协议实质上比这一次更重要。

1994年7月,美国总统克林顿(中)在白宫草坪上主持约旦国王侯赛因(左)和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右)签署《华盛顿宣言》,结束了两国之间的官方敌对状态。
图片来源:wikipedia

另外,这一次以色列与阿联酋、约旦的关系正常化,主要源于伊朗、土耳其与阿拉伯国家矛盾的上升,以及伊朗与美国关系短暂的缓和造成的空隙。

一方面,伊朗和阿联酋关系紧张。今年年初,伊朗刚刚威吓阿联酋,称将袭击阿联酋主要城市。8月20日,伊朗扣押了阿联酋的船只,伊朗声称阿联酋向伊朗船只开火造成人员伤亡。

另一边,伊朗和美国发生了史上未有的一幕——美国斩首伊朗输出代理人战争的军方头号人物苏莱曼尼,而伊朗始终没有实质上的报复行为。

这些形势对于促进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关系,的确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当然,这离不开川普政府从中斡旋,但川普政府究竟出了多少力,是否是关键性的,也值得思索。

与此同时,眼下阿拉伯国家对以态度的转变,似乎过于迅速,这也可能带来一定的副作用。

以色列此前仅仅表示「暂停」而不是「停止」其在约旦河谷的吞并,于是阿联酋便「借坡下驴」,迅速与以色列在投资、旅游、医疗等方面开启合作。

这波操作会让巴勒斯坦更加孤立,它将发生怎样的反弹,只能看未来。

「和平协议」也许不一定真的能带来「和平」,而川普所说的「新中东」也很遥远。至于这一次是否能看作是川普在外交上的「重大胜利」,答案相对肯定。

距离总统大选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川普还有机会继续巩固这一基础。在以往总统大选上,有一个「十月惊奇」(October surprise)的说法,即在大选前的十月份,总统往往会将最后的、最重要的牌打出来,以此来发起「最后一搏」。

在历史上,尼克松就曾在十月发出对越南战争的「和平宣言」而顺利连任,后来的里根、小布什、奥巴马也都不同程度上利用了十月。

上周(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甚至已经被称作「九月惊奇」,可见对于大选日来说,前面的几个月有多么重要。

2020年9月18日去世的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她的去世,使得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成为最近热议的话题。最高法院民主党与共和党出身的法官比例,会因她的去世而发生变化,两党在大选上的决斗,将更加白热化。
图片来源:wikipedia

川普如何准备「十月惊奇」,目前还是个谜。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的「和平协议」远非「十月惊奇」,而「十月惊奇」也不仅仅只有在位总统会准备,来自拜登的、对川普不利的消息,同样也可以成为「惊奇」。

至于中东,冲突仍然是未来的主色调,在那里,绞盘还在转动。

大国的较量下,小国仍然在痛苦、仇恨、愤怒与恐惧中轮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