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清朝的血,借香港腾飞,又为何出卖华为,走上一条不归路?

2020-09-25 10:57:11 十万个品牌故事

提到汇丰银行,相信赞誉与骂声都不会少。它是中国香港最大的注册银行,是香港三大发钞银行之一;但从它发家之日起,似乎就离不开“发中国国难财”的骂名。别看“汇丰”这个名称很中国化,更别被它的全称“香港和上海银行有限公司”的外表所迷惑,汇丰银行是一家外资银行。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直至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此时的中国时值清末,清政府在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下风雨飘摇,签订不平等条约,大量割地赔款,国库虚空,不得不向外国银行借钱。这时候,立足于中国,借钱给清政府,无疑是在华外国银行摆在眼前的一块大肥肉。但是当时在沦为英殖民地的香港,外国银行对香港和内地的限制却极多。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一个名叫托马斯·苏世兰的苏格兰人看准了这个商机,联合宝顺洋行等创办了香港上海银行集团,由香港各大洋行的主事人共同筹建,组成一家“代表”香港人的银行,并很快在其他英国殖民地区开设分行。后来,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为它题名“汇款丰裕”,给了它一个中国化的名字——汇丰。

汇丰的起步并不顺利,最大股东宝顺洋行很快破产。不过汇丰的本土化战略为其吸收了大量存款,存款稳步上升。作为一家成立在香港的银行,相比那些仅仅在香港开设分行的外国银行,汇丰有着更加便捷快速的信息渠道,自然能更广泛地收割市场。不久,香港发钞权的赢得更是让汇丰银行逆风起飞。对于当时的香港金融,我们首先要明白,无论是对于清政府还是英国政府,香港都只是一个地区而非国家,因而它原本是没有自己发行货币的权力的。但是香港特殊的经济贸易地位决定了其在金融方面的特殊待遇,因而港英政府需要发行自己的通行货币——港币。而在没有央行的情况下,发行港币的任务就落在了几家大银行的肩上,这种大银行不仅需要金融资金稳定,还需要与政府当局关系密切,而身为铁行轮船公司监事的苏世兰人脉广泛,他的汇丰银行身为一家“本地银行”,汇聚众多洋行业务,实力雄厚,恰恰是这些银行中的佼佼者,在众多洋行中脱颖而出。

1866年,就在汇丰银行正式营业的第二年,港英政府遭遇了经济危机,汇丰银行雪中送炭贷款10万港币,并因此获得了对外支付权和港币发行权。此后,汇丰与渣打银行和后来的中国银行(香港)相当于扮演了香港的央行角色,开始逐渐成为香港金融的龙头。汇丰在几次金融危机中表现稳健,将建立之初与自己作对的英国怡和洋行和美国旗昌洋行两大对头都打服了,很多银行在香港的业务渐渐让位于汇丰。尤其是在19世纪80年代,东藩汇理银行因锡兰咖啡失收结业,汇丰因此取得其与香港政府的往来帐户,成为了香港的准中央银行。不过,要说汇丰的主营业务和真正的崛起,靠的远不仅是香港内部的竞争,而是面向广阔的内地,吸清政府的血。

正如前面所说,借钱给清政府是一件肥美的差事,能赚得盆满钵满。1874年,日本入侵中国台湾,此时,西边左宗棠在收复新疆,东边李鸿章这儿只能眼睁睁看着琉球亡国、台湾被占。经不起军费开支折腾的清政府只能再次以条约形式妥协退让。而此时的外国银行担心得罪日本,都不愿借款给清政府。汇丰银行仗着自己英国银行的底气,坐地起价,向清政府提出高达15%贷款利率,几乎是市场行情的两倍。

从1874年至1890年,汇丰银行就这样以高额利率借钱给清政府赔款,从中牟取暴利,并且几乎垄断了清政府的贷款来源,共计贷款2897万两白银,占到借款总数的七成。汇丰银行更是制定了一套“快捷高效”的贷款方案,贷款由清政府关税作为抵押,列强可直接在海关提钱。后来,汇丰还为清末腐败的王公贵族们藏匿贪污贿款,因为存款无需实名,中国官商有超过一半的存款都在对内地政府“守口如瓶”的汇丰银行。存贪污款,放高利贷,汇丰银行靠着对清政府事务的绝对优势一跃成为在华银行的魁首,把握了中国商界的命脉。当时,红顶商人胡雪岩可谓是盛极一时,但是正是靠着与盛宣怀联手,提前向胡雪岩催逼债务,汇丰银行一手捏死了胡雪岩。彼时胡雪岩在汇丰银行有上千万两白银的贷款,汇丰银行对晚清中国商界命脉的把握由此可见一斑。

辛亥革命推翻清朝统治,但是没能推翻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看看汇丰银行,你就明白了。清政府倒台,汇丰银行指望薅殖民主义羊毛的企图看似即将破灭,但是中国很快陷入军阀割据。想要在群雄逐鹿的乱世中脱颖而出,不靠别的,硬实力还是得看军事力量。而军费就成了各路军阀核心竞争力的保障。从清末开始对中国商界的统治优势,让汇丰银行在民国时期依然能够呼风唤雨,控制着各大军阀的军费来源,在清朝灭亡后的十年内,北洋军阀的军费几乎都是从汇丰银行借的。就连辛亥革命后北洋政府填补空虚国库的“善后大借款”,也是由汇丰牵头完成的。汇丰在清朝灭亡后不衰反盛,继续把控着中国的金融甚至财政。

汇丰银行不仅借钱给北洋军阀,还从中作梗,于1924年贷款给广州买办商团,为他们提供武器资金以推翻国父孙中山,以失败告终。然而到了蒋介石时期,汇丰银行又成功凭借金融领域的生杀大权成为了国民政府的座上之宾,甚至有着“第二财政部”的外号。到二战结束后,国内通货膨胀极其严重,为保证法币信用,国民政府需要大量外汇以买回法币,稳定法币汇率。这时,汇丰与渣打两家银行又成为了“主力军”,不仅掌控了政府的关税、基建等重要领域的资金,更为中国的货币战争提供关键弹药,把持着中国金融的命脉。汇丰银行在国民政府的耀武扬威,其实仍是那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下中国经济金融难获独立的一个缩影。

但是,好日子也有到头的一天。进入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解放战争打得国民政府节节败退。汇丰银行失去了靠山,美梦也渐近尾声。要知道,汇丰银行的全称是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根据地”就在香港和上海两个英国势力较强的港口城市。如今内地市场没法再肆意妄为,只能保留外汇、进出口贸易的功能,汇丰银行便收拾家伙,转战最开始的市场——香港。不过香港这时候的日子也不好过,随着英国在国际上殖民地位的下降,汇丰银行的国际影响力也逐渐丧失。印度等地的分行纷纷倒闭,汇丰逐渐只能在香港一隅插得上话。当时,香港的发钞行有三家:汇丰、有利和渣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战略重心回到香港的汇丰收购了有利银行,控制了大部分的发钞权,成为香港的金融支柱。即使是在如今增加了中国银行(香港)发行港币的情况之下,汇丰部分业务被分走,汇丰银行依旧占据着六成以上的港币发行量。

进入六、七十年代,香港的房地产业开始兴盛,李嘉诚等这一批最早的房地产投资者开始陆续登上舞台。1978年,李嘉诚欲收购怡和洋行的九龙仓集团的股票,同为英国老一辈银行的怡和求助于汇丰,让汇丰打消李嘉诚的念头。收了怡和洋行好处的汇丰兑现了承诺,阻止了李嘉诚收购,但是又反手借给包玉刚22亿港币,使得包玉刚一口气收购了九龙仓。卖队友、卖客户,不愧是汇丰的传统艺能了。

说白了,直到此时,汇丰银行还是凭借着金融实力为所欲为。但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样的汇丰总会迎来报应的。1993年,在香港回归前夕,汇丰识相地把全球总部迁到了伦敦。此后,汇丰在全球的业务领域里,深陷非法洗钱风波。在奥巴马任内,美国对汇丰进行过调查,发现在过去20年间,汇丰银行参与恐怖组织、贩毒集团的非法洗钱,交易数量2.5万笔,涉案金额约160亿美元。2002年起,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贩毒集团就利用汇丰银行墨西哥分行藏匿钱款。虽然同样是藏匿钱款,但是如今的汇丰面对的不再是那个昏庸无能的晚清政府,而是国际社会的重拳出击。2012年,美国司法部向汇丰罚款19亿美元,同时签订五年延期起诉协议。美国司法部派驻了几百人的监督团队,进行了100多次访谈,审查超过29万封电子邮件。

这时,就要提到我们开头说到的孟晚舟事件了。相当于是“戴罪立功”,恬不知耻的汇丰银行再次泄露了客户信息,将华为孟晚舟的信息出卖给了美国政府。要知道,在这个事件之前,华为也是汇丰银行的大客户之一。2013年,在遭遇美国处罚后一年,汇丰银行一位高管突然邀请孟晚舟喝咖啡。孟晚舟在这次会面中以PPT的形式向汇丰展示了华为在伊朗的业务。而汇丰转手将这份不存在任何违法内容的PPT捏造为华为与伊朗非法贸易的“证据”。美国凭借着汇丰“跪舔”出卖的信息,非法判定孟晚舟存在银行欺诈行为,并将其逮捕,同时,也因此暂缓了对汇丰的调查和指控。美国此行为的目的就是借此打压华为、打压中国企业的发展利益。而汇丰这个被人握住把柄的奴才正是投其所好,再一次用失信诠释了什么叫作“无耻至极”(大写在屏幕上或者可以说“打在弹幕上”)。

随着对用户信息的肆意泄露,汇丰银行的口碑日渐走低。2018年,汇丰更是被曝出涉嫌瑞士档案泄露事件,竟泄露了近百年的银行保密数据。此外,在2019年的香港暴乱中,汇丰大幅降低外币、港币的存款理财门槛,为人民币兑换外币、港币增加优惠。汇丰作为一家香港的准央行,推出的这些举措相当于是在人为抵制人民币的在港信用,造成大量在港资金外流,对国家的经济金融稳定造成了破坏。汇丰银行还为暴徒组织的经营运作提供了便利,很多众筹和外部势力资金都是通过汇丰银行的账户流入的。“星火同盟”这个非法暴徒组织就在短短半年内通过汇丰银行的账户筹集了8000万港币。不过还好,这个账户在去年底已被香港警方点名查封。查封之后,愤怒的暴徒还以此为名打砸焚烧汇丰银行旺角分行,汇丰这波操作最后落了个两面不讨好。

出卖用户信息,唯利是图,反复无常,汇丰银行在国际与内地的名声可以说已经是败光了。虽说汇丰在香港的地位仍然无可撼动,金融方面的强势垄断,仍然是其他银行所难以企及的。但汇丰银行如今不仅没有信誉可言,更目无法纪,为非作歹。这样做下去,汇丰的穷途末路,可能已经是近在咫尺。

汇丰银行这一个半世纪的历史,是中国遭受帝国主义侵略的一部屈辱历史,也是中国金融走向独立、繁荣的光荣历史。汇丰银行的成立,源于半殖民地社会的畸形金融需求,是中国积贫积弱的历史缩影;从晚清到民国,汇丰银行两头通吃,靠着不齿的手段牟取巨额利益,控制着中国的金融命脉,是中国金融不独立的悲哀;在新中国成立后,汇丰转战香港,靠着发钞特权独霸一方,又随着英国殖民统治的瓦解而深陷困局漩涡,是香港和内地金融逐渐走向独立、殖民主义在中国彻底瓦解的写照。一个半世纪的汇丰发家史,劣迹斑斑,罄竹难书,却也时刻提醒着如今的我们金融独立自强的无比之重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