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第一“骚”女:穿低胸狂撩知名男星,她到底有多风情万种?

2020-09-21 12:54:55 周冲的影像声色

那年黄龄受邀上《快乐大本营》。

何炅想要让她评价一下,郁可唯和江映蓉的歌唱水平。

她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还不错啦。”

何炅急忙救场,“哈哈哈哈,她真的就是这样子。我想跟映蓉和郁可唯的歌迷说一下,不要觉得有什么,她就是这种风格。”

字幕上也打着大大的“开玩笑啦”。

在这之前,黄龄的《痒》和《high歌》被郁可唯和江映蓉唱火。

而大众都知道这两首歌,却不了解原唱是谁。

即使黄龄没有一点名气,她也没打算在电视机前约束自己的性格。

不只是何炅,整个快乐家族都加入到替黄龄圆场的队伍中。

谢娜说:毕竟是原唱(可以傲娇)。

李维嘉说:每个人唱每一首歌,都会不一样。

这时黄龄再次语出惊人:“但是我觉得我唱的比较好。”

类似的话,黄龄也在两年后的《歌声传奇》说过。

她说:“我的版本才是不可复制。”

节目里,毛阿敏点评她:你减少点风情,你卖萌比你的风情好看。

面对乐坛大姐大的否定,她敷衍地说:好的,听你的。

毛阿敏注定失望。

黄龄不仅不加收敛,还越发放荡。

于往后时光,颠倒众生。

当歌手之前,黄龄怀揣体育梦。

青年时期的锻炼,造就了她的曼妙身姿。

她学过几年排球,却由于身高止于166而放弃。

15岁那年,她和妈妈在一个广场上看到有歌唱比赛。

她便找了妈妈要50元报名参加。

由于人数较多,当时每个选手只能唱一小段。

她觉得很不爽,我付了钱为什么不能唱完?

等到她上台时,对评委说:“老师好,我是黄龄,接下来我要演唱李玟的《往日情》,但我有个小要求,我要把这首歌唱完。”

接着她不仅歌唱完了,还被评委推荐给了唱片公司。

之后跟着潘胜华先生学习声乐。

胡歌和胡彦斌都是她的师兄。

图源:新民晚报

2007年,她发表第一张专辑《痒》。

听完,全世界都痒了。

她的转音华丽,时而悠扬婉转,时而柔情骚媚。

那次在“快本”舞台上,黄龄翻唱《玫瑰玫瑰我爱你》。

何炅第一次看到黄龄的现场演绎。

作为一名优秀主持人,他失去了赞美的能力。

简单粗暴地用“想去死”来形容。

在舞台上,黄龄声音撩心,动作勾魂。

欣赏她的表演,就像做了一场春梦,让人心醉神迷。

耳帝评价她为:荡漾恍惚,天然媚骨。

网友也说:黄龄的声音要打上马赛克。

她的“骚”,让弹幕都是“啊啊啊啊啊”“我可以了”……

黄龄和许嵩合唱《惊鸿一面》视频

就算唱儿歌,也让人欲罢不能。

那次她唱“别看我是一只羊”,听着像“别看我一直痒”。

2018年,黄龄作为杨宗纬演唱会的嘉宾。

她穿着一条艳丽的深V礼服,走了出来。

合唱时,黄龄娇媚地看着杨宗纬。

别看杨宗纬很矜持,不受影响,依旧在深情表演。

一曲终了。

没有歌声的掩护,杨宗纬明显变得慌乱和无措。

说话时眼神闪躲,一直望天。

黄龄可不打算放过他。

对杨宗纬说:“牵过那么多女生的手,哪一个心跳比较快一点。”

杨宗纬紧张到拿起水瓶,喝了一口。

然后说:“当然是黄龄啊,刚刚我的目光一直不敢往下。”

黄龄才放过他:“那我就放心了。”

在另外一站的演唱会里。

杨宗纬似乎想要扳回一城。

黄龄问他,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场,你没打算给别人机会吗?

杨宗纬变身霸道总裁,“如果你没有空,我谁都不请。”

可他这种假装霸道的小绵羊,哪里制服得了一个狐狸啊。

黄龄开心地提起裙角,“真的?你好专一哦。”

声音很甜。但眼神带着几分讥笑,似乎在说:小样,想跟我斗?

接着反问他:“那我看到你以后请了别的嘉宾,是不是可以理解你喜欢上别人了?”

杨宗纬说:“你不能这样理解,男人在外面……”

他马上意识到说错话,对着观众说:“你们不能这样……男生要专一……要负责任。”

黄龄打断他:“所以你要打算对我负责对吗?”

说完,她继续凝视着他。

杨宗纬连忙摆手投降,尴尬地低下头:“你这样搞得我好紧张。”

如果黄龄这个妖精要渡劫,劫云一定会比其他人恐怖得多。

她的风情万种,似乎能引起人间大乱,天理难容。

在娱乐圈,黄龄独树一帜——

形象突出,行为“出格”,不安分,也格格不入。

不然也不会在舞台上公然撩男明星。

以前有人问她:你为什么不火?

她说:“我怕热!”

确实如此,她并不想红。

她想红的话,完全可以选择讨好市场,博好感。

作品已经打下观众基础。

她本人只要收敛锋芒,就能成为一个很有商业价值的娱乐偶像。

但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怕热,火了会让人浮躁。

她说自己平时像个树懒,悠哉悠哉。

对成功与否,云淡风轻。

但事业上不上进,不意味着不在乎输赢。

在专业上,她有着自己的骄傲。

所以她形容自己在舞台上的状态为:被雷劈过的树懒。

变得不可一世,力争第一。

舞台上,只能有一位女王。

皇冠,也只能为她加冕。

今年,黄龄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

镜头虽少,却总是让人无法忽视。

不管是她的业务能力,还是性格。

这也好像她在娱乐圈的处境——

没有任何宣传,仅靠人格魅力就站稳脚跟。

在衍生节目《定义》里,易立竞问黄龄:“队服不应该一摸一样的吗?”

黄龄说:“一模一样,那多无聊啊!”

是的,黄龄拒绝无聊,拒绝约定俗成。

于是她把队服剪了。

不仅剪自己的团,其他团的姐姐也过来给她加工。

有想法,有创意,鬼灵精怪。

本来她的英文名叫“伊莎贝尔”。

她觉得太无聊,就换了——“yellow(黄)zero(零)”。

认识蓝盈莹后,也把她的英文名改为——“blue(蓝)win(赢)win(赢)”。

她觉得这样既接地气,又符合人物气质。

明知来参加比赛,黄龄也过得非常精致。

她注重仪式感。

带了很多蜡烛、公仔和家里猫猫狗狗的照片等。

务必将新宿舍布置得非常温馨。

这在其他姐姐看来肯定是非常疑惑:

都这么大人了,至于么?

但相处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习惯她的莫名其妙。

如果和大家一样,她就不是黄龄了。

有一次郑希怡看到床头有一盆植物。

指着它问黄龄:这是你带来的吗?

黄龄哭笑不得:我为什么要带植物来?

在其他姐姐眼里,所有的突兀和不可思议,都与黄龄脱不了干系。

前段时间《浪姐》决赛,黄龄意外成团。

那晚她说了一句:“我最想成团的是你们六个乖乖。”

她向前队友示爱。

这是一句不合时宜,但情有可原的肺腑之言。

经过各种各样的再解读、“饭圈”发酵后,黄龄的“最想”变成了“只想”。

黄龄被众矢之的。

大众霸道地概括为:黄龄不想成团,只想抱团。

我只能说,像她这样的人,注定被误解。

她不善言谈,不懂得应对外界的复杂多变。

所以她不喜欢和人说话,喜欢和动植物交流,

“因为它们不会乱传。”

她构建了一套自己的内心秩序,和能自圆其说的价值观。

这种观念体系异于常人。

比如,她认为要给任何一个小生命一次机会。

即使有蚊子,她也会给蚊子一次逃生的机会,而不是直接打死。

胡彦斌说:“如果你路上走路,摔了一跤,黄龄估计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但如果是狗绊了一跤,她一定会跪在地上要哭。”

她的精神世界非常丰满。不刻意追求名利。

也因此,她能很平和地面对“歌红人不红”。

在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前,很多人是通过看她的b站视频爱上她的。

这么多明星入驻b站,都只是走个形式。

而她,是真的在用心运营这个账号。

特地去学习b站流行的歌曲。

她经常对观众说,喜欢什么歌,给她留言。

后来真的把粉丝的心愿放在心上,特地去学了那首歌。

她是音乐区的女王,被称为“浴室歌姬”。

视频内容总是:一间浴室,一首歌,一把琴,还有穿着睡衣的黄龄。

睡衣松松垮垮,旖旎风情,让人无限遐想。

可纯。

再加上她撩人心脾的嗓音。

真的,你很难对她不心动。

这么多年来,我很庆幸她一直在坚持自我。

没有听从前辈的建议,放弃自己的风情。

才有了现在独特到让人沉沦的“龄龄子”。

黄龄就是有一种魔力,勾魂摄魄。

即使强悍如“娱乐圈鬼见愁”易立竞,也无法抵挡她的魅力。

在采访黄龄之前,易立竞曾将万茜和伊能静推向舆论中心。

她以冷漠著称,戳破明星虚伪,杀人诛心。

当她采访黄龄时,竟然被逗笑了。

黄龄回答问题时天马行空,思绪飞舞。

她时不时表示抱歉,“不小心飞走了,问题是什么来着?”

易立竞也没在意,“没事,你飞你的,看你到底能飞到哪?”

她并没有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把黄龄拉回自己的“攻击范围”。

反而看着黄龄一个人在讲那些与问题无关的碎碎念,眼神温柔。

宛如在主持一个儿童访谈节目。

此时的易立竞并不是“黑脸阎罗”。

她和大部分粉丝一样。

看到这个祸国殃民的妖精时,面带痴笑,甘愿对她着迷。

有网友一语中的:

当你尝试去了解黄龄时,你已经逃不掉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