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某副校长性侵多名女学生:挑尖子生带去宿舍"辅导",无一反抗

2020-09-19 16:44:00 仙之凝香

9月18日,柳州柳江区人民检察院在官方账号发布通报,某中学原教师林某某涉嫌强奸罪、强制猥亵罪及猥亵儿童罪,已于17日对其依法提起公诉。4月初,高中生小文通过网络发文,举报林某某在其初中时曾猥亵她并性侵多名女生。

这是一所位于乡镇的中学,对于学生来说,考上高中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因此,得到教学能力一流的林某某的青睐,无疑是一种光荣,要是能够去林某某宿舍得到其重点辅导、培养,对同学们来说,更是一种"特权"。

而"特权"的馈赠,是有代价的。

初二的一天晚上,林某某找了四位女同学去宿舍谈话,包括小文,那一晚,对于小文来说就是一辈子的噩梦。

"他躺在床上,要求四位女生帮他按摩,比如捏肩、捶腿。为其捏肩的同学坐在他床头,他顺手就可以摸女同学的胸;而捶腿的女同学在他床尾,他抬起脚就可以蹭女同学的臀部。"

小文清楚地回忆,在开玩笑间隙,林某某抓了两次自己的胸。"他还把手伸进女同学的衣服里,我当时害怕极了,但不敢反抗,一直到凌晨,我说我困了,想让他放我们回去,但他只让我和其中一个女生回去,另外两位女生继续呆在宿舍里。"

小文说,那两个女生回到宿舍时,已是凌晨五点钟。"我无法想象林某某会对剩下两位同学做什么事。"当她偷偷把这件事告诉好友时,对方却说,"她(被留下两名同学之一)成绩好,这是报应。"

成绩优异的小河也是受害者之一,她回忆称,最初她进入林某某的宿舍时,对方只是摸自己的胸部,慢慢地林某某叫她上床,进一步熟悉后就亲吻、触摸下体。在陈小河的记忆里,她至少有3次被林某某性侵。

小文称,沉默成了这个尖子班学生对老师的集体态度,从来没有人公开对林某某表示过不悦。如果有女生不愿意,也只是避开林某某的手,而班里知情的男生,也没有站出来为女生说过话。

2020年4月12日,小文在微博上公开发布《关于性侵、猥亵那些事》举报文章,将林某某罪恶行径公之于众,而彼时的林某某,早在2017年下半年被人举报,举报者在信中指出了林某某在2013年左右,对本校2012届女学生的4点不端行为。这次的举报让林某某从中学副校长调职到某小学后勤部。

微博截图

2020年4月17日,柳江区人民政府回应称,已引起高度重视,已介入调查。6月17日,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林某某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经查,犯罪嫌疑人林某某在柳州市柳江区某中学任教期间,涉嫌猥亵多名学生。

9月18日,柳州柳江区人民检察院在微信公众号发布通报,林某某涉嫌强奸罪、强制猥亵罪及猥亵儿童罪,已于17日对其依法提起公诉。

事实上,直到被小文举报,林某某在接受采访时仍表示,自己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接受过处分的自己,如今会再次站在公众视野中。"我承认当时因行为上的不检点,导致自己受处分,但我的不检点主要是因为跟学生关系好。"

对于学生们表达出对老师的热情,林某某称自己向来有回应和互动,比如说无意识地"拍"和"摸"对方,不会冷脸相待。"比如有个跟我关系不错的女同学跟我开玩笑,突然间跳到我背上,那我怎么办?"

据《中国性侵司法案件大数据(2019)》,从2014 - 2017年四年间的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的裁判文书中筛选出了51447份性侵犯罪样本,综合来看,性侵犯案数量逐年上升。其中,在学校发生的师生性侵案件也不占少数,据曝光的数据有9%占比,而且这只是媒体曝光出来的,还有数不清的案件埋在角落里。据不完全统计,面对性侵敢站出来的女性只有不到10%。

在小文选择曝出林某某的禽兽行为时,却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小文说,自己曾尝试联系多位曾经眼见和被林某某伤害的同学,希望他们能站出来。"但有的同学表示不清楚,有的不回复,甚至有的同学直接告诉她,不要把自己拖下水,还把我从好友名录中删除了……"

"还有人说我恩将仇报,我那个时候都开始怀疑我自己,仿佛自己才是犯错的那一位,自己是疯了才想曝光他。"小文表示,大家把老师教好学生的义务和责任,在潜意识里当成了"恩惠"。因为有"恩惠",所以大家感恩于他。另一方面,同学们私下都非常清楚林某某对不少女生都有过侵犯,但都选择了沉默。

沉默真的能解决问题吗?那些从2012届就被林某某猥亵过却选择沉默的女生,不但没有让林某某有所收敛,反而助长了他的气焰,实在是令人心痛。如果她们能勇敢地早一点站出来,那么小文和小河的悲剧是不是也可以避免?

小文认为,如果当初同学们没有沉默,就不会有更多女生受到伤害。小文称,即便目前自己没有过硬的证据,但依然想告诉大家,林某某就是房间里那头害人的大象。"我原谅了他,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去。你们不能原谅他,因为这样其他女孩子才能活得下去。"

黑暗的角落不会一直无光,总会有那么一束照射进来。在面对性侵,要勇敢的站出来,法律是将是最好的武器,一味隐忍只会带来更重的伤害。

新闻背景:柳州女生勇揭被初中老师猥亵史,当事老师已被撤职调离【上游新闻报道】

据我原谅了他,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去。你们不能原谅他,因为这样其他女孩子才能活得下去。”

这是广西柳州高中女生陈小河在微博上看到的摘句,出自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陈小河不敢看这本书,但她能猜到该书的大概内容。因为她在初中时,也曾遭遇了房思琪式的经历。

4月13日,陈小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2015至2018年,她的初中班主任刘连喜,以不同方式骚扰同班多名女生,期间自己被单独叫去刘连喜宿舍,至少遭遇3次性侵害。

同样不能原谅刘连喜的,还有陈小河的初中同班同学苏南。

被既往困扰的苏南,于4月12日在微博上公开发布《关于性侵、猥亵那些事》举报文章。

苏南在文中说,她的初中班主任刘连喜借学生去其宿舍开会、辅导之机,让学生为其捶背、捏脚,并在不经意间摸女生的胸、臀等部位,目睹并遭遇这些行为的苏南,“觉得自己不干净了”。

刘连喜想不到的是,他给一届又一届学生带来的影响,远超乎其想象。

一些学生是他优秀教育的受惠者,又是他“不知回避”行为的受害者。这些学生一方面认为刘连喜对自己的学习有过帮助,不能“恩将仇报”,但另一方面,她们又久久不能忘记刘连喜对自己的伤害,或隐忍假装,或内心崩溃。

老师宿舍的“荣光”与尖子班女生的恶梦

而实验班的学生,对刘连喜抱有的感情,是复杂的。

苏南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从初一开始,刘连喜上课的时候,时不时会有摸女同学的背、耳朵、头发等行为,苏南感到怪异。有男同学私底下跟苏南说,刘连喜在做这些动作时,透露的眼神有不明意图。

所谓的实验班,即是该中学专门挑选组成的尖子班。只有成绩优异的学生,才可以通过排名、依靠关系推荐进入。

在学生们的认知里,进入实验班不仅可以跨入尖子学生的行列,还能得到学校最好的师资配置,以及相对较高的重点中学升学率。想进入实验班的学生大有人在,但决定权掌握在班主任刘连喜的手里。

据多位实验班的学生回忆,对于班上重点同学进行重点培养,是刘连喜一贯的作风。中午或晚自习下课,刘连喜经常依次找同学谈话、找班干部开会议,期间刘连喜的课代表要经常跟随他左右。谈话、开会,地点之一就是刘连喜的宿舍。

4月14日,刘连喜也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他确实会在其宿舍以及宿舍旁边的会议室,进行谈话和开会,参加者一般是班干部、团委干部以及需要辅导的学生。

苏南说,学生进入刘连喜所带的实验班,就必须要与刘连喜搞好关系。但这还不够。如果能够去刘连喜宿舍得到其重点辅导、培养,对同学们来说,更是一种“特权”。

而“特权”的馈赠,是有代价的。有实验班学生称,刘连喜的宿舍,是大多数女生感到害怕的地方。

据苏南回忆,初二的一天晚上,刘连喜找了四位女同学去宿舍谈话。苏南记得,当时自己穿着短袖,刘连喜派去叫她的同学提醒,穿好校服外套再去。她觉得这个提醒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后来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南发现,去刘连喜宿舍吃完面后,刘连喜躺在床上,要求四位女生帮他按摩,比如捏肩、锤腿。为其捏肩的同学坐在刘连喜床头,他顺手就可以摸女同学的胸;而锤腿的女同学在他床尾,他抬起脚就可以蹭女同学的臀部。

苏南清楚地回忆,在开玩笑间隙,刘连喜抓了两次自己的胸。苏南还亲眼看见,刘连喜的手伸进女同学的衣服里。

苏南知道,这是异性之间亲密时才有的动作,但是一位老师突然这样做,让她感到非常害怕,眼睛里泛起泪花。但这种情况从晚上十一二点,一直持续至凌晨。

苏南告诉刘连喜,自己很困,她希望刘连喜能放四个女孩子都回去。但刘连喜只让苏南和其中一个女生回去,另外两位女生继续呆在刘连喜宿舍里。

回到宿舍时,已是凌晨五点钟。苏南无法想象刘连喜会对剩下两位同学做什么事,害怕和恐惧只能让她停止不想这件事。

最终她还是偷偷告诉了在班上玩得较好的同学,其中一位同学告诉苏南,“她(被留下两名同学之一)成绩好,这是报应。”

“我哪里敢说恨?甚至要说是自愿的”

“我原谅了他,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去。你们不能原谅他,因为这样其他女孩子才能活得下去。”陈小河说,她不原谅刘连喜,只会选择遗忘。

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在陈小河的印象里,入学一两个月,苏南和陈小河就发现刘连喜会对被叫去宿舍的女生动手动脚。有时候很多人一起在刘连喜宿舍里开会,有时候他会单独叫陈小河一人。

陈小河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最初她进入刘连喜的宿舍时,刘连喜只是摸自己的胸部。慢慢地刘连喜叫她上床,进一步熟悉后就亲吻、触摸下体。在陈小河的记忆里,她至少有3次被刘连喜性侵,有时刘连喜是清醒的,有时候是醉酒状态。

据另一名女生描述,刘连喜一般会叫上2-3个女生进宿舍,喝完酒的刘连喜板着脸,并要求女生给其按摩,让人非常紧张。

对于刘连喜的行为,陈小河亦有过拒绝,但更多的是忍受。陈小河告诉记者,想要考入重点高中是有代价的,学生必须依附于刘连喜才能取得好成绩,这是实验班不少学生心知肚明的事情。

陈小河说,最后自己崩溃了,情绪和态度发生了很大转变,甚至考虑过转学。刘连喜找陈小河谈过几次话,问陈小河是不是恨过他,陈小河不敢作声。

面对记者,陈小河说,“我哪里敢说恨?我甚至要说是自愿的。”

苏南得知陈小河的遭遇后,在一天午休时试探性地传纸条问情况。陈小河告诉苏南,这件事是存在的。苏南看到陈小河纸条的时候,感到心里刺痛。苏南记得,那时候宿舍很安静,自己隐约听到陈小河哭了。

苏南没有想到,每天在同学面前笑的陈小河,成绩好的陈小河,既然在黑暗中在遭受这些事。

苏南称,沉默成了这个尖子班学生对老师的集体态度,从来没有人公开对刘连喜表示过不悦。如果有女生不愿意,也只是避开刘连喜的手,而班里知情的男生,也没有站出来为女生说过话。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