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们在马路上看不到残疾人?

2020-09-19 13:57:27 历史照妖镜

每个国家都有弱势群体,他们的生存状态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最实际的反映。到一个国家先别看建筑有多么高大,场馆有多么奢华,就看残疾人是不是随处可见,再看看他们的表情,是快乐还是阴郁,这样就可以对一个国家判断出个大概了。

可能大家也知道我的意思了,在国外街道上你很容易就能发现残疾人,并且他们面带微笑,跟你一样享受着生活。

而在国内街道上,你基本上看不到残疾人,就算看到了,多数也是丐帮成员。

这不是说我们国家的人民个个生龙活虎、身体健康,并不是,根据白皮书显示:

目前我国各类残疾人总数为8296万人,占全国总人口6.34%。

其中视力残疾1233万人占残疾人总数14.86%。

听力残疾2004万人占残疾人总数24.16%。

言语残疾127万人占残疾人总数1.53%。

肢体残疾2412万人占残疾人总数29.07%,其中截肢人数226万人。

智力残疾554万人占残疾人总数6.68%。

精神残疾614万人占残疾人总数7.4%。

多重残疾1352万人占残疾人总数16.3%。

也就是说我们国家残疾人人口数量和少数民族相当,平均15个人里就有一位残疾人。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在路上几乎看不见残疾人?那我就先来讲个小故事吧:

2015年,英国青年詹姆斯·巴拉迪决定来中国旅行。巴拉迪虽然一直坐轮椅,但之前的环球旅行都很顺利,直到他来了中国......

在前往北京的通宵火车上,詹姆斯很兴奋,一眼望去全是平原,不用整天爬上爬下。而当他真的下了车,走进中国的大城市里,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

因为这里的无障碍设施基本都是花架子......

登上长城的詹姆斯 / BBC

比如,街道两旁都竖着防止汽车驶入的柱子(我无法形容这到底叫什么,看图片吧.....)

所以他只能选择走天桥或者地下通道,但问题又来了,詹姆斯遇到的两种升降梯:一种是一开门立马一群人冲进去;另一种是货梯,是需要钥匙的。所以,无奈的詹姆斯只能在匆匆的在人流中一边疯狂的转动车轮,一边躲避行人的胳膊肘,绕远路过马路。

这里我并没有过多的艺术加工,各位应该也能发现,我们的电梯没有语音提示、公交车没有盲人轮椅起落架、盲道形同虚设、红绿灯你走到一半就跳掉了、楼梯没有辅助通道、各种软件和硬件也从未考虑过感官障碍者的需求、公共设施点没有残障电梯和自愿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残障人士卫生间,里面出来的全是正常人,还有最显眼的一点,工作要求:身体健康、无明显残疾。

所以说,残疾人真的很难平等的参与并融入到这个社会中。

中国残疾人不愿意出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饱受“关注”,他们走在路上总是被行注目礼,当然这也和他们出来得少有关,大家生活中很少见到残疾人,所以就会觉得很稀奇。

并且,不得不承认一点,包括我自己也这样,就是喜欢八卦——每看到有人坐轮椅、或者用导盲杖的时候,随便表明上看起来很热心的去帮助他、关心他,实际上就是想问一下,你怎么瘸的、你怎么瞎的......

说到歧视残疾人,赵本山的小品最多说明这一点。

赵本山的小品虽然在中国大火,可在国外却遭到了批评,老外不理解为什么拿残疾人开玩笑,还会有那么多人以此为乐?

所以从根本上讲,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养成尊重残疾人的习惯。

像我们一般称呼残障人士为瞎子、聋子、瘸子、残废,并且我们称呼某类运动也叫“残奥会”之类的。

但在国外,这些歧视性的词是不能用的,像英语里已经有很多的表达来避免这些无端的刺激。比如说,残奥会他们称之为“Special Olympics”,翻译过来就是“特殊奥运会”;对残疾人的称呼叫做 “physically challenged”(身体受挑战的)。所以即使是用词这样很小的一个细节,也可以看出一个社会的态度。

除此之外,我们的媒体也好、普通人也好,都非常的喜欢拿“身残志坚”来作为标榜或者来博取同情。虽然出发点是好的,想通过这些报道来为迷茫人找一个光明的形象或者是博取社会的同情,从而引起更多的关注。但事实上这种方式对于大多数残疾人来说,是非常不舒服的。就比如说沈sir长的很丑,但周围的人总表扬我:你看他那么丑还那么自信的活着,所以从心里方面,我肯定是不舒服的,虽然看上去你是在夸奖我。

所以说对于大多数残疾人来说,他们最怕的就是好心人的同情和怜悯。

在法国电影《触不可及》里,瘫痪在床的白人富翁菲利普炒掉了多位体贴入微的看护,唯独留下了又粗鲁、又粗心的黑人德希斯,并与其成为一生挚友,理由就是这位黑人小哥没有同情心、没有怜悯心,只是把富翁当普通人一样对待。

作家王小波也在他的文章《我看老三届》里说:“对残疾人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把他当残疾人。

其实对于残疾人真正的尊重,是要做到不把他们当残疾看待,让他们坐公车不用人帮忙抬轮椅才能上去,让他出行能轻松自如,坐电梯不用爬得很高就能按到顶层、让他们在外上厕所不再是头等大事,他们的导盲犬可以进出任何地方,去任何地方都不用引起围观场面......

只有这些做完善了,他们才能做到挺直身板出门。希望我们从我到国家层面,可以多包容一下弱势群体。

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不是靠高楼大厦、衣衫褴褛来证明的,而是体现在对弱势群体的包容。所以我倒是希望在路上,可以见多更多的受障碍人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