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杀人狂遇到杀人狂,他们合伙建了一座地狱般的房子……

2020-09-18 17:00:02 法医秦明|悬疑小站

短短一年内,已有12名受害者丧命其中。

本文约7800字,阅读时间约14分钟

1982年夏天,加利福尼亚州威尔西维尔县一处偏僻的林中农场里,搬来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孤身一人,深居简出,好像不太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也很少见到有亲友来找他。没有人知道他是做什么的,这个男人和那栋林中木屋就像隐形了一般悄无声息。

直到两年后的某一天,人们突然发现那个男人有了一个伙伴,而在原来那栋木屋旁边,不知何时,已建起了另一座混凝土建筑。这座新的建筑看起来很平常,却莫名有一种让人压抑的感觉,就像是那个神秘的新伙伴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人们常常会看到这两人驾车出行,偶尔也能见到他们屋子的烟囱里升起浓烟。不管怎样,有了伙伴之后,那个孤僻男人的生活似乎变得热闹了许多,也正常了许多。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假象。

1985 年7月,警方从这栋木屋周围的地面下,共挖掘出了12 具尸体和超过45磅(重约为20.4kg)的人骨碎片。原来,无数绝望的惨叫和血腥的场景,曾不断在这幽僻的屋子里上演。而造成这些惨案的凶手,正是那两个悄无声息的男人——伦纳德·莱克和吴志达。

伦纳德·莱克(左)和吴志达(右)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又为何会走在一起、犯下这么残忍的罪行呢?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故事,去看一看这两个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的人生暗面。

上篇的案情中 ,我们为大家讲述了这个惊天凶案是如何被揭开的。

警方从一个偷盗的小案子,追踪到了隐藏在森林里的这座黑暗囚室,才挖出了两人犯罪史的冰山一角。除了房屋周边挖出的骸骨,这些罪行还有伦纳德留下的笔记和二人共同拍摄的录像作为佐证。但当事人伦纳德在罪行暴露之前,就已经畏罪自杀了,而狡猾的吴志达也已经望风而逃。

警方一边追捕着吴志达,一边也不断查证着两人过往的历史。越是往下挖掘,他们所发现的事实,便越是让人心惊。

即使在连环杀手的“族群”里,伦纳德和吴志达也是“异类”。

他们既不是恋人,也不是亲属,甚至在案发三年前,两人还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他们到底是怎么一拍即合,走上这条扭曲的不归路的呢?

先从畏罪自杀的伦纳德·莱克说起。

他出生于1945年,幼年时因父母感情破裂,和姐妹兄弟们一起被送到祖父母家生活。据说伦纳德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无法理解父母“抛弃孩子”的行为。

童年时期的伦纳德·莱克

在祖父母家长大的他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已经显现出不少的异常行为,包括用化学物质溶解小动物,对“性”表现出过分关注。

伦纳德曾给自己的姐妹拍裸照,并以此要挟她们听他的话;而他们的祖母对此不但不加阻拦,还表示鼓励,在她看来,也许还觉得伦纳德会使手段、有小聪明。

伦纳德的学业情况一直表现不佳,19岁时,升学无望的他加入了海军陆战队,并且参加了越战。但第一次执行任务期间,伦纳德就被诊断出有精神异常的倾向,不过他的长官并未将此放在心上。直到后来,伦纳德再次被诊断患有分裂型人格障碍,才被要求退役。

复员后,他定居在了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海军陆战队还为他提供了免费的精神治疗和一个进入当地大学就读的机会,但伦纳德没有坚持完学业和疗程,就放弃了。

1975年,伦纳德与第一任妻子在圣何塞结婚,但不久后他们又离婚了,因为妻子发现了伦纳德的秘密职业,他一直在制作和出演涉及奴役和性虐待的色情电影。

伦纳德·莱克短暂的平静生活

1981年,伦纳德和第二任妻子克拉林·巴拉兹结婚了。他在海军陆战队的战友查尔斯·贡纳还担任了小两口的证婚人。

婚后,两人就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门多西诺县,他们在菲罗地区一个公社农场开始了新生活。

刚搬过去时,这对新婚夫妇相处得还不错,克拉林不仅支持莱克制作色情电影,有时她甚至会参与录制。在她看来,这或许只是丈夫的一点小情趣而已。但很快,克拉林发现丈夫的欲望不再局限于拍摄电影,他总是忍不住聊着自己的幻想,想将电影中的奴役桥段切实实行。

丈夫的欲望不断膨胀,像是一团形状不定的乌云,盘旋在克拉林的婚姻的上空。

她惴惴不安地期待着乌云能够早日散去。

然而,邪恶一旦在人心里萌芽,只要不加以铲除,就会利用一切缝隙,寻找滋生的土壤。而这种邪恶所吸引来的,往往是更为庞大的邪恶。

新婚第二年,也就是1982年,吴志达出现在了这对夫妻的世界里。

乌云变得更加浓厚了。

那时候的吴志达,不过是个21岁的大男孩。

他1961年出生,和当时37岁的伦纳德比起来,足足有着16岁的年龄差。

吴志达在香港出生,家庭条件不错,经商的双亲尽心尽力为他提供了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但也正因如此,他们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和教育孩子,在与孩子的沟通方面也显得没有耐心。

童年时期的吴志达

父母亲希望吴志达能好好学习,出人头地,但他本人却对读书没什么兴趣,反而对暴力、武器展露出非同寻常的喜爱。面对这样的矛盾,吴志达的父母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利用父母对孩子的“权威”,压制和纠正他们认为“不对”的想法和行为。

但这样做并未起到什么效果,反而让吴志达的情绪和心理变得越来越糟。

在香港读书时,吴志达便控制不住偷窃的毛病,后来更因意图放火而被学校开除。不得已,父母亲决定把他送到英国的叔叔那里。

在英国,吴志达被送进一间有名的寄宿学校念书,但很快又因偷窃而被学校开除。

18岁时,吴志达终于在香港读完了中学,父母送他出了国,进入加利福尼亚州的贝尔蒙特圣母大学学习。

但因为对学习毫无兴趣,他只上了一学期便不再去上课了。这个时候,远在香港的双亲再也无法用以往的“高压、强制”手段来“管教”已经成年的儿子了。

没有约束的吴志达像脱缰的野马一般,在美国横冲直撞,不亦乐乎。

1979年10月,吴志达因肇事逃逸被判有罪,但因为他家底不错,事发后及时赔偿了相应损失,很快便被释放。

之后不久,吴志达设法伪造了出生地,将自己变成了美国公民,加入海军陆战队服役。

在海军陆战队里,吴志达压抑已久的暴力情绪终于得以释放,很多知道他的人都称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力狂人”,他自称“忍者武士”,叫嚣着自己“生来就会战斗”,并且不停地跟其他队员们谈论暴力。

年轻、冲动而又无所顾忌,吴志达从心底厌弃着“规规矩矩”的人生,渴望着用暴力证明自己。但身边的人完全理解不了这样一个扭曲的灵魂,吴志达的叛逆得不到回应,摧毁欲越憋越猛烈。

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他在千里之外的伦纳德身上找到了共鸣

说起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这两个男人的相遇,居然是源于一本杂志。

80年代的美国,阅读杂志是一种常见的休闲活动,没有网络的年代,很多人会在杂志上刊登交友信息,通过信件或电话和陌生的同好成为伙伴。伦纳德订阅了一本叫《战争玩家》的杂志,通过上面的交友专栏,他和吴志达相识了。

和伦纳德一样,吴志达也曾经在海军陆战队服役。虽然吴志达比伦纳德整整小了16岁,两人却聊得非常投机,很快就约了见面。

当然,吴志达是有自己的私心的。1981年,他曾因偷窃自动武器而被捕,却在审判前从拘留所逃脱,成了逃兵。没有人愿意收留他,他迫切地需要一个藏身之地。

所以,这次面基,很快就变成了一次热情的留客小住。小住又很快变成了常住。尽管克拉林一百个不乐意,吴志达却径直加入了这对新婚夫妻的生活,和他们住在了同一屋檐下。

他们都喜欢武器,喜欢色情作品,有很多出奇一致的想法和癖好。他们几乎整天都腻在一起,探讨着克拉林听不明白的“宏大计划”。克拉林感觉丈夫变得越来越亢奋,也越来越陌生。她开始怀疑自己在婚姻上的选择是否是对的。

1982年4月,伦纳德和吴志达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很多武器,因此双双被FBI批捕。

因为吴志达有越狱的前科所以被拒绝假释,并被判处2年监禁;而伦纳德则在缴纳了保释金后,获准释放。但他依然需要接受审判和刑罚,而FBI也在进一步追查那批武器的来源。

惧怕责罚、不甘心被判刑的伦纳德决定潜逃。他知道克拉林的父亲在临县威尔西维尔有一处林中农场的产业,平日里人迹罕至,很适合藏身。

威尔西维尔中的农场木屋

出发前,伦纳德特意邀请妻子和他一同前往。

克拉林拒绝了。她不愿再和日益癫狂的丈夫生活下去。

因此,这个女人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离婚

但毕竟之前的感情仍有余温,此前拍摄的私密录像也还在伦纳德的手里,克拉林虽然斩断了婚姻关系,却没有彻底和伦纳德失去联络。甚至,离婚后,她还会为伦纳德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比如依然把农场留给他居住。

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好心之举”,却帮助对方完成了一个邪恶滔天的杀人计划。

伦纳德始终没有告诉前妻,自己在农场里忙些什么。

农场一角

1982年夏天开始,伦纳德便独居在威尔西维尔的偏僻农场里。根据法医报告,在农场挖出的骸骨之中,有两位死者的死亡时间较早,大概在1982年到1984年之间遇害。而两位死者的身份,分别是伦纳德的亲弟弟唐纳德·莱克和他的战友兼好友查尔斯·贡纳。

没有人知道,伦纳德为何要选择自己亲近的人下手。也没有人知道,如果克拉林当时没有选择离婚,是否也已经与这两位亲友一样长眠地下。

案发后,警方从伦纳德的日记中找到了他为自己这段独居时光写下的记录。

原来,在1983年伦纳德便开始将自己崇尚的“生存主义”想法付诸实施。

他在木屋旁建起了一座混凝土建筑,并计划在其中储存足够的生活物资和武器,以确保自己的安全。

伦纳德在日记里不止一次地提到一本书——约翰·福尔斯的《收藏家》(讲述一位蝴蝶收藏家绑架了名为“米兰达”的美丽女子,并将其囚禁在远离人群的林中小屋的地下室里,最终致其死亡的故事),他认为,自己可以效仿小说中的故事,通过囚禁性奴,实现繁衍后代的目的,最终在核危机的阴影下实现人类复兴。

小说《收藏家》

这个邪恶的计划,光是想象就已经让人毛骨悚然。

或许,伦纳德的弟弟和战友,正是因为窥探到了伦纳德的秘密才被灭口;又或许,伦纳德只是为了体验杀人的感觉,才拿毫无防备的亲友试刀。伦纳德最终选择了自杀,真相便也无从知晓。

但对当时的伦纳德来说,杀戮的狂欢才刚刚开始。

因为,1984年,他的知音吴志达出狱了。伦纳德相信,有了他精心打造的犯罪基地,两人的“宏大计划”终于可以实现了。

吴志达血液里的疯狂,果然没有让伦纳德失望。

1984年7月,刚刚出狱的吴志达就趁夜潜入了一间公寓,持枪袭击了旧金山一档音乐节目的主持人唐纳德·朱勒蒂(Donald Giuletti)和他的室友理查德·卡拉扎(Richard Carrazza),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这起案子也是在他们的邪恶小屋曝光后,才引起警方重视并最终一举破获的。)

袭击发生后不久,吴志达便再次联系上了伦纳德。

此时的两人,都已是身负命案的亡命之徒了。他们毫无顾忌,在威尔西维尔密林深处肆意妄为,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疯狂虐杀了三十余人,其犯罪频率之高、犯罪手段之残忍让人不寒而栗。

直到1985年6月2日,因为在折磨受害者时损坏了一把老虎钳,二人出门购买时,偷窃瘾发作的吴志达鬼使神差地拿走了一家杂货铺的老虎钳。他的盗窃曝光后,伦纳德受到牵连,甚至被捕。

直到死前,伦纳德还在抱怨,他的宏伟计划,居然会因为一把老虎钳而葬送。

示意图(图文无关)。图源:pixabay

伦纳德选择了畏罪自杀,而吴志达却逃离了加利福尼亚。

警方调查了吴志达的逃亡路线,发现他从旧金山机场飞往了芝加哥,并以迈克·吉本(其中一名受害者)的身份住进了酒店。

之后他再次出发,很可能去了加拿大,那里有他的两个姐妹,分别居住在多伦多和卡尔加里。

汇总了手头上所有证据和消息,美国警方发布了在世界范围内通缉吴志达的通缉令。

只要吴志达没有逃往人烟稀少的森林或乡村,他们就还有机会抓到他。

1985年7月6日,逃亡加拿大的吴志达,在进入卡尔加里哈德逊湾一家商店偷窃时,被保安发现。虽然他持有枪支,但最终仍被制服。

吴志达在加拿大被捕的消息很快传回了美国。负责此案的专案小组立刻通过相关机构向加拿大申请引渡吴志达回美国受审。

但他们的引渡申请却一波三折。

由于加拿大已在1976年废除了死刑,而当时根据吴志达的罪行,他在美国很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如果允许引渡他,是严重不符合加拿大法律精神的,他们认为生命是基本人权,不可被剥夺,因此不支持罪犯被引渡至还未废除死刑的地区。

察觉到引渡艰难后,美国警方决定尝试换个思路。他们派人前往加拿大,见到了涉嫌盗窃被关押的吴志达,询问了关于威尔西维尔一案的情况。那时,吴志达声称伦纳德是大部分凶案的凶手,而他自己只是帮忙处理尸体而已。

根据他的说法,美国方面修改引渡申请,让吴志达看起来罪不至死,但再次被加拿大拒绝。

不过吴志达随后就被加拿大当地法院以抢劫、抢劫未遂、持有枪支和谋杀未遂等罪名判处4年半监禁。

而美国警方也没有就此放弃努力,之后的6年里,他们和加拿大司法机关展开了一场“拉锯战”,最终加拿大政府迫于压力,同意了美国的引渡请求。

1991年9月26日,吴志达终于被带回了美国,但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在加拿大服刑的那几年,吴志达花了大量时间仔细研究美国法律,早已准备好了应对美国那边审判的策略。

刑事诉讼开始后,他就和他的代理律师们想尽办法来逃脱罪责、推迟审判程序。

要么声称自己在监狱里受到了虐待,要么就借口患病服药导致他昏昏欲睡无法参与庭审,最后甚至以案件审理的管辖地对自己不利,提出更换管辖地……

参加庭审的吴志达

此外,每隔一段时间,吴志达就会解雇他的律师,而新的代理律师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阅读案卷、整理资料,所以最终他的审判战线被拉得很长。

直到1998年10月,也就是案发后13年,针对吴志达的谋杀指控才得以开庭审理。

这场审判整整持续了8个月之久。

此时,这个案件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证据和法律文件,总花费也已超过1000万美元,甚至超过了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

陪审团在听取了州检察官的案件陈述,阅读、观看了相关的证据材料后,没有采信吴志达的“自己只是帮忙处理尸体”的辩词。综合各方证据,法庭认定吴志达谋杀6名男子、3名女子和2名男婴成立,判处他死刑。

但吴志达的死刑判决一直没有执行,因为他一直在坚持上诉。

2018年的吴志达

直到2019年3月,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宣布停止执行死刑,吴志达可能才终于松了口气。

而这一消息让本案被害者的亲属和代理律师们感到十分沮丧。这意味着,曾以如此残忍的手段虐杀了那么多人的吴志达,将不会被剥夺生命,还能苟活在世界上看到未来的许多个日落和日出,但被他杀害的人已经再无同样的机会了。

截至目前,吴志达仍在加州的圣昆廷监狱服刑。

小编看完伦纳德和吴志达的案例,除了唏嘘之外,更多是觉得愤怒和无奈。

伦纳德·莱克和吴志达的“反社会心理”像是“天生”的,从很小的时候,他们便显露出了这种危险的特质,但糟糕的是他们身边的监护人根本没有发觉危险,或者发现了却放任其发展。

这导致他们心中的“恶”根深蒂固,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放大、恶化,最终因为无法节制而大开杀戒,这似乎是不可抗的。

伦纳德·莱克(左)和吴志达(右)

作为搭档作案的连环杀人犯,伦纳德和吴志达的关系也令人深思。

他们的相遇,互相诱发出了彼此灵魂深处的恶。在这段关系中,很难看出谁是主导者,谁是从属者。罪行曝光后,两人的表现也截然不同。

在意识到自己的罪行可能被警方发现后,伦纳德首先想到的是给前妻克拉林留一张便条,在那张纸条上,他表达了自己对家人的爱和抱歉,似乎还有一丝人性未泯;而后选择服毒自杀的行为,则像此前为逃避罪责逃往威尔西维尔一样,反映出他内心深处的懦弱和胆怯。

这样一个病态般惧怕危机、责罚的人,在面对受害者时,却展现出极度冷血残忍的一面,实在是矛盾。

小编猜想,这可能与伦纳德幼年时被父母抛弃的经历有关,或许他认为只有绝对的强硬、掌握主动权,才能避免自己陷入被人抛弃的可悲境地。只有在残忍对待别人的时候,才能弥补自己被父母抛弃时的无奈和恐惧。

反观吴志达,他的冷血自私似乎由始至终从未改变。伦纳德被抓时,他立即收拾好行李,准备了伪装身份的所有证件,计划好逃跑路线,顺顺利利地逃到了加拿大。

在加拿大被捕后,面对“引渡回美国可能会判处死刑”的结果,吴志达选择在狱中学习美国的法律法规,在被引渡回美国后,想方设法找漏洞、钻空子,不停地上诉,直到加州废除死刑。

可以看出,吴志达极少流露出“感性”的一面,从幼年时偷窃、放火,到成年后数次无视法律盗窃武器、犯下杀人重罪,他都表现出一致的“无感”的态度,好似一切伦理道德和法律法规都与他无关。他评判所有事情的准则只有一个,就是这件事能否满足自己的欲望,不管是想不想上学、要不要武器还是要不要杀人。

这样的态度看起来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也许当年,在幼年吴志达的行为习惯不符合父母亲设想的时候,他们从未考虑过孩子的想法,而是固执地坚持己见,强迫孩子去接受。而长期缺乏交流的亲子关系,让吴志达在成长过程中缺失了最为重要的亲情教育,使他的人格发育不健全,最终酿成苦果。

同样是反社会人格,两人所表现出来的细微差异,似乎也折射出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感受到“人性”的温暖程度的差异。倘若两人在成长过程中受到的正面影响更多,是否能够积少成多,如同蝴蝶效应般彻底改变两人的人生呢?

图文无关。图源:pexels

小编分析了这么多可能对伦纳德和吴志达的行为产生影响的原因,并不是想为他们的犯罪找什么借口,只是想借由他们行为,找出他们可能的动机和心理变化轨迹,以此警醒大家:要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关注青少年的“爱的教育”、关注他们扭曲追求和变态行为背后的成因。

毋庸置疑,对于所有犯罪者,没有任何人可以用任何理由去为他们的罪行开脱,因为这将是对所有无辜逝者的极大不公和不尊重。

但犯罪者身上存在的问题应该被看到、被研究、被公开说明。毕竟知其错、其误、其悔甚至是其恶,才能多一分减少悲剧发生的可能。

今日互动话题:对这起案件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欢迎评论区告诉我们~

主稿人:天空;编辑:包包、鲁鲁修;质检:小六;排版:CC;题图:鲁鲁修
题图及配图均来源参考资料
参考资料:
1.Leonard Lake.Wikipedia.org
2. Patrick Bellamy. Charles Ng: CheatingDeath, http://murderpedia.org/male.L/l/lake-leonard.htm
3. Charles Ng Biography.https://www.biography.com/crime-figure/charles-ng
4.Nataie DeGroot. Charles Ng, TheSadistic Serial Killer Brought Down By His Own Shoplifting Addiction,https://allthatsinteresting.com/charles-ng?tdsourcetag=s_pctim_aiomsg
5.Katie Serena. Inside The TortureDungeon Of Hippie Pornographer-Turned-Serial Killer Leonard Lake,https://allthatsinteresting.com/leonard-lake
6.CHARLES NG– FROM DEATH RANCH WITH LEONARD LAKE – TO DEATH ROW ALONE,https://wickedwe.com/charles-ng/
7.http://murderpedia.org/male.L/l/lake-leonard-photos.htm

本文系网易新闻【法医秦明|悬疑小站】账号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