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我开了中国第一家「性用品」店,被骂惨了

2020-09-18 11:21:41 视觉志

作者 | 不一

1993年。

北京赵登禹路143号赵登禹路143号。

一家叫做"亚当夏娃保健中心"的小店开业了。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家店,却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原因无他。

里面卖的并不是大家所熟知的保健品,而是各种性用品

卖性用品的商店,这在当时的中国是头一家。

/01/

创办这家店的人叫文经风,后来被称为中国性革命第一人。

“在我们懂事的时候,避孕套是(单位)下发的,没有说在商店里面去卖的,更不要说去卖一些性用品呀什么的。但是我看到有很多很多人是没有单位的,不可能到单位去领这个避孕套,他也没有地方可拿了呀。”

在一部外国电影中,文经风偶然看到一家写着 “ SexShop ” 的商店。

性商店,性能有商店?

联想身边性用品的缺乏,性观念的缺失,办一家中国成人用品店的念头就这样在文经风的脑海里萌生了。

然而在当时,“谈性色变”。

即使已经结婚多年的成年人,依然对性知之甚少。

一个结婚3年的女人,丈夫先天性阳具发育不全,一直没有性生活,她一直没觉得有哪里不对,直到被人强奸,那竟成为了她人生的性启蒙课。

另一个男人,和媳妇结婚五年,一直没有孩子,双方想了很多办法,吃了很多偏方,结果去妇产科医院检查,才发现女人至今还是处女,两个年轻人都对性一无所知。

光鲜的生活里,“性”成了人们极力遮掩的问题,有人拿了避孕套都不知道怎么用,也不敢问。

在这样的环境下,文经风开的这一家成人用品店会遭来怎样的非议,可想而知。

店开起来之后,店门口的玻璃上,常常被人留言大骂,认为这个店是变态、恶心的存在。

/02/

开业的半个月内,没有一笔生意,甚至连进来看的人都没有。

直到第16天,一个小伙子误打误撞走进来。

压根没注意自己进什么店的小伙子,看到店里摆放的安全套时,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呆愣了很久,小伙子并没有直接离开,红着脸逛了一会,拿了一盒避孕套,给“亚当夏娃”贡献了销售第一单。

慢慢的,知道这家店的人多了。

但绝大多数人都站在门外,“像看怪物一样”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

直到《北京青年报》首次发布了一则简短的报道。

很快,国内外媒体纷纷前来,报道:“中国第一家成人用品店”。

不少国外媒体,包括BBC、CNN、《泰晤士报》……想要通过这家店,去观望中国改变开放的进程。

后来连中央电视台也专门做了报道。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带着好奇、羞涩、甚至批评的眼光,走进了店里。

“它代表一种开放,代表意识上的一种开放”。

而中国千百年来讳莫如深的话题,也渐渐被人们提起。

/03/

小小的成人用品店,每天都在上演着人间百态。

让文经风始终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满头白发、弯腰驼背的老头。

老人在店里连着来了3天,也不买东西,就看着。

后来老人主动找到文经风,将一个牛皮纸口袋里厚厚一沓纸拿给他看。

—— 那是他的论文,而他因为这篇论文彻底改变了命运。

老人年轻时曾是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他在毕业论文里提出在中国应普及性用品,以此来提高国人的性生活质量,并为残疾人的性问题提供帮助。

他在论文首页就写道:“人的本能如果被刺刀割断,其结果不是减弱而是增强,而这种增强往往是畸形的。”

这些在现在来看再正常不过的言论,在当时却被视为“异端”。

老人不肯修改自己的论文方向,学校便没让他毕业。

工作之后老人依然坚持不能对性避之不谈,却被冠上“流氓教授”的帽子,在那个特殊年代受尽折磨,甚至因为“流氓罪”被判入狱。

老人将自己十几万字,一字未改的手稿拿给文经风看。

嘴里反反复复地说着:“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曾经因为“性”被污名化的老人,在这家店里,终于收到了那份迟来几十年的认可。

/04/

也有结了婚的男男女女红着脸来到店里,挑选避孕套和一些成人用品。

曾和一个朋友聊天时提到这个话题,她的回答始终印象深刻:即使我们已经成为了夫妻,对于性,我们依然是初学者。

“我们似乎很少可以坐在一起,去聊聊关于性的事情,喜欢或者不喜欢,喜欢的方式,喜欢的环境,对彼此亲密关系的感受......”

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依然存在。

在开店的过程中,文经风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

也越发感觉到中国性教育的缺失。

有人刚进来,看到安全套,就羞红了脸赶紧跑了出去;

也有人进来,兴奋的买了一大堆东西,完全不知道节制。

慢慢的,文经风和店员开始承担起了性教育和心理辅导的职责。

1995年,他们还和北京市计划生育委员会宣教中心、北京电视台共同开办了《生命·生育·生活》电视节目。

这也是国内电视第一次播出成人性教育栏目

/05/

还记得谭嗣同曾在《仁学》里曾讲到他的梦想:

“希望有学者能够致力于性教育,向国人普及性知识,使国人抛弃‘性即淫邪’的陈腐观念,认识到性乃自然之事,‘毫无可羞丑’之处。”

如今和文经风所处的时间段相比,我们对性的认知已经向前走了一大步。

早在2015年,中国避孕套销量就达到127亿只,2018年,中国情趣电商市场规模达到306.6亿元。

然而,我们也不该忽视:成年人对性用品的接受度提高,对性生活日渐关注的同时,对孩子的性教育却仍处于落后阶段。

某小学普及全面系统的性教育知识,却遭到了一些家长的强烈抵制,最后试点的学校迫于压力收回了教材。

有些孩子甚至长到了20多岁还是性盲,性教育缺乏到空白的程度:

对性生理的无知;对性行为的无知;对性快乐的无知;以及对性行为与生育二者关系的无知……

不知道『人流』的危害性;

对避孕知识一无所知;

不知道怎样预防性病;

不知道女孩如何防范性侵犯…

而父母对孩子性教育的从小缺失,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儿童在面对性侵时,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说“不”。

性是一种自然的人类需要,就像食物和饮料一样。

从心理学的观点来看,性欲正同食欲是一样的。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明白:性教育不是洪水猛兽,性无知才是。

资料来源:

《禁果1993中国首家性用品商店风波》

《冷暖人生|性启示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