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我做妓女已经6年了

2020-09-18 10:20:01 驻外之家

驻外之家 | 海外华人第一平台

数十万驻外人都在关注

孟加拉,是一个人口逼近1.7亿,幅员却不足15万平方公里的伊斯兰教国家,被联合国裁定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同世界上绝大部分伊斯兰教国家一样,妇女,是孟加拉社会绝对的弱者。强奸、虐待、买卖妇女这些骇人听闻的行为,在一些孟加拉男人眼里就如同随地大小便一样“正常”。

一般情况下,在伊斯兰教国家,人均“卫道者”。 每个政客、高层精英都是高贵的安拉使者,口号喊得山响,坚决抵制婚前性行为和性工作者——至少,表面是这样的。

但是孟加拉国却是少见的性工作者合法化的穆斯林国家,甚至近来有官员提出:任何人不得随意驱逐性工作者。乍一听起来,好像是人道主义熠熠生辉,可事实上这到底是对妓女本身的人权关怀,还是为男性欲望的发泄寻找出口?我们不得而知。

离孟加拉首都达卡不到90公里处,有一座“女人村”叫——坎达帕拉(Kandapara)。

坎达帕拉历史悠久,两百年前,这里的妓院运营就已经成规模化。 没人说得清它的起源,只知道这里常年住着很多年轻的女人,通常以100-500塔卡(约合人民币10-50元)的价格,向流水般的男人提供性服务。

这个妓村由树枝、铁皮、残砖搭成,两对门之间是仅够一人通行的狭路,污水沟子里是丢弃的腐烂垃圾和成堆避孕套。

YouTube@The Guardian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一个个没有窗户,密不透风,两三平米的小隔间里,住着一个个花枝招展,体态丰润,举止泼辣的女孩。 人少的时候,大家就三三两两地扎堆扯闲篇儿,有人路过的时候, 姑娘们 立刻竞争哄抢,拿出十八般“武艺”留住客人。

女孩们穿着明媚鲜艳的纱丽,戴着几十塔卡的廉价首饰,画着浓且粗的上下眼线,眉心间点着一颗或红或黑的“痣”(Bindi),棕色皮肤配合着她们大笑大叫的个性,显得很有生命力。

相当一部分女孩都吸着烟,眼神桀骜不驯,空气中充斥着体液、汗臭、廉价香水、油污、以及香烟的气味。她们有的在张望路人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意,有的在露天空地洗澡,有的在跟小摊贩讨价还价。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倘若进来一个抬着相机的生人,她们会纷纷蒙着面纱窜逃着躲起来,又会不失好奇地探头张望。这时一个气势汹汹的老年妇女则会带领一队拿着铁棍的打手杀将过来,驱逐“入侵者”,这是妓院的“夫人”,也就是老鸨。

这里也有很多儿童,他们嬉笑打闹,或者坐在小摊贩店门口写作业,几乎都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们。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还有 男人们 ,他们开的小店里售卖着一些药物、两性用品、服装布料、廉价香水和食材。这里,俨然是一个生态平衡的小社会。

妓女们的来路其实很简单,她们是真的走投无路。不是因为好逸恶劳,不是因为想赚快钱,而是命运这只黑手不由分说把她们抓了进来。很多是童养媳被公公或者丈夫卖进来,被还不起债或吃不上饭的父兄以不到两千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老鸨。

YouTube@BBC News 中文

她们被迫服用一种给牛催膘的药物——“欧得乐爽(Oradexon)”。这个廉价的白色药丸,可以让吃了上顿没下顿,发育不良骨瘦如柴的女孩胖起来,充满肉感,吸引客人。

尽管长期服用这种药物会使人肝脏受损,引发高血压和糖尿病等等并发症,尽管这还是一种依赖性药物,一旦停用会头痛胃疼,周身不适,皮肤出疹。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除了能迎合当地以肥为美的需求,这个药物同时也让作为儿童的她们,看起来发育成熟,然后老鸨将她们带到警察局以年满十八岁为由办理执照。孟加拉法律规定,性工作者必须年满18周岁。

这些没有身份的“类成人”女孩,往往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能拿到从业许可证,而每签发一张这样的从业证,警察可以额外收到一万塔卡(约合人民币800元)的“办理费”。

这部分女孩没有自由选择客人的权利,也没有收入,直到把老鸨在她们身上出的钱还清,当然,这其中就没有数了,对于这些不识字的女孩,账本自然是随意糊弄,往往五年之后,过了卖身”黄金期“,“仁慈”一点的老鸨才宣布还清债务,允许她们独立接客。

YouTube@BBC News 中文

还有一些半路出家的,往往是不堪忍受家暴虐待逃进来的,一位妓女是因为被家庭成员强奸,家族的人认为她刻意引诱,想要杀死她,她走投无路,最后逃进妓院。更相当一部分少女,是在离家寻找工作途中,被人贩子拐卖进来的。

当然也有自愿的,为了帮家里的男性成员还债,或者没钱养育子女,把自己卖给了妓院。更令人无奈的是,坎达帕拉出生的女孩,往往女承母业,长大一些便走上母亲的老路,循环往复。在坎达帕拉,最不缺的就是源源不断的年轻女孩。

这位女孩八岁,目前还在上学,

但母亲希望她在14岁以后从事性工作。

Sandra Hoyn,https://www.sandrahoyn.de/

所以这里的竞争也很激烈,妓女们之间处于竞争的关系,有一些“行情好”的女孩往往没什么”朋友“,被其他妓女奚落、欺负、孤立也是常有的事,毕竟,一个人多接客就有另一个人饿肚子,有时打手们需要出来维持秩序。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女孩们待在房间里偷懒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头牌的话,她们必须不厌其烦地长时间站在街上,主动交际,经过相当疲劳的自我宣传,最终可能会有一两个来客,这时就进入还价阶段,男人们可不会同情心泛滥让她们有赚钱的机会,他们仅仅把女孩们当作一种商品,算计着怎么以折扣价买入全套服务。

有些男人有常人无法接受的癖好;有些男人的生殖器过大;有些男人不愿意做保护措施,但是只要出得起价钱,老鸨都会强制妓女服从,身心受了摧残,银子却进了“夫人”的口袋,她们别无选择。

2014年,有一组武装分子强拆了坎达帕拉妓院,妓女们没地方去纷纷要求重建,最后在非营利组织的帮助下妓院村再次开业。

这些女孩还是一只雏鸟的时候就被人砍断双翼,现在即使把她们放出牢笼,她们又能飞到哪儿去呢?这是一个无法治愈长满疥疮的毒瘤,外来人避之唯恐不及,后来连NGO都参与得少了,很多女孩已经很久没有接受性病检测和治疗。

来自:bilibili@YouTube精选字幕组

今年新冠病毒来袭,妓院被强制封锁,一位28岁的妓女手头仅有800塔卡(约合人民币80元)养着两个孩子,应付无止尽的封锁。政府给她们救助了一升油,一公斤土豆、洋葱和一些盐,远远无法填饱肚子,妓女们无望地等待着重新开业的那一天。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们被人当作过度消耗的商品,似乎也忘了自己应该拥有的权利。但“遗憾”的是,她们又并不是商品,她们也会像老生常谈的故事里一样,爱上一个薄情寡幸的男人。

这个男人以“爱”为名,给她们介绍客人,在她们收工以后卷走她们的金钱、首饰与希望。会花着她们的钱去别的女人那找乐子,回来以后不忘拳脚教训一顿……女孩们早已麻木了这一切,她们穿着极少的衣服,放肆地做着娴熟的挑逗动作,期待今夜能把自己卖一个好价钱。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有时她们似乎很快乐,来自外界的一点点风吹草动能引起她们极大的注意,她们惊奇地讨论着,夸张地笑着,开着玩笑。从来没有见过光明的她们,在无边的黑暗中给自己找细碎的小火花,坚强地活下去。

十点以后,到了难得的休息时间,女孩们有的随着小商店的音乐跳舞跳得恣意忘情;有的抽烟或者买药,换得神经的短暂麻痹;有的在房间里学着背诵《古兰经》,填上自己的假地址把私房钱寄给家人;有的看着自己孩子的照片,偷偷地流眼泪……一模一样的日子重复几千个日夜,直到脸上的浓妆再也掩盖不住皱纹和松弛的肌肤,她们再也接不到客人了。

Sandra Hoyn,https://www.sandrahoyn.de/

“精明”的少数人自立门户,成为“夫人”,以剥削年轻女孩的生命谋生,大部分人成为年轻妓女的佣人,干着重活换取可怜的活命钱,终于有一天,她们死了,运气好些的到了乱葬岗“入土为安”,其余的床单一卷被丢到了河里,再也不知去向。而即使是前者,也是与普通人分开的。

这就是坎达帕拉妓女的一生,真真切切地存在过,但是没有人会在意她们的喜怒悲欢,生死存留。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而她们又是最温暖的一群人。初来乍到倍感绝望的妓女,把自己的整条手臂割满血痕,姐妹们会聚到一起宽慰她,细心地为她买药敷好。妓女们因为疾病或者滥用药物去世了,其他的妓女会凑钱把她的孩子养大。面对曾经亏待她们的家人,大多数人还在往家里寄钱,换取一点点家的念想。

Sandra Hoyn,https://www.sandrahoyn.de/

GMB AKASH,https://gmbakash.wordpress.com/

她们的小房间阴暗,潮湿,简陋。但是她们还是像每个小女生一样,尽力把自己的小天地收拾出家的样子来,喷上香水,贴满海报,用鲜艳的布料做出帷幔装饰起来,再放上几把陈旧的假花,她们期待在这样的小房子里,遇到她们的阿拉丁王子,把她们带到光明的地方去,过最普通的生活。

GMB AKASH,https://gmbakash.wordpress.com/

Sandra Hoyn,https://www.sandrahoyn.de/

然而现实却如同做了6年妓女的16岁女孩Asha所说:“也许我会遇到一个愿意把我买走的男人,但过了两三天,我还是会被卖回这里的。”

在这个接近一半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国度,遭遇残酷命运的人,不只是坎达帕拉村这些女孩们。

21世纪以来,整个世界都在朝着文明与法治不断前进,然而在孟加拉,2019年的强奸率竟是2010年的两倍——这还只是敢报案的九牛一毛。南部地区,15岁少女被强奸未遂的叔叔割喉;Sunamganj地区一所小学校长强迫女生观看并演绎色情电影;Gazipur地区妇女在拘留时被警察殴打致死……

在这个即使是大学毕业生也很难收入达到1500元的社会,坎达帕拉妓女只是不幸的其中一种写照。

孟加拉6岁的童工进入银器厂工作一个月的薪水是70元;一个制衣厂的工人月薪要达到800元的代价是日均14小时的工作量。随着中国劳动力价格的升高,欧美等制衣厂纷纷转移到孟加拉,然而每个Made in Bangladesh上,是一个个被榨干的生命。

Sandra Hoyn,https://www.sandrahoyn.de/

孟加拉的纪实摄影师GMB Akash探访妓院十二年,已成为妓女们哥哥一样的存在,她们鲜少向他抱怨,更多地竟然说的是梦想,梦想着一个真命天子的到来。

Akash说:

“I wish there would be a knight in shining Armour will surly arrive, to carry them off from this living hell! I wish and I really wish!”

我由衷且强烈地希望真的会有那个披着金甲圣衣的骑士到来,把姑娘们带出这个活着的炼狱!

我们也由衷且强烈地希望一个象征着勇气、知识与善良的存在能够真正帮助这些女孩,书写一个更光明的未来。

参考资料:

1 .'Life For Rent’ GMB Akash https://gmbakash.wordpress.com/2013/04/01/life-for-rent/

2 .《孟加拉,探访古老的红灯区》 丁浩 https://www.meipian.cn/215gmvfh

3 .bangladeshinfo.com

4《.孟加拉妓女村1000间房间的秘密》 冒险雷探长

5.《The Movement of Tangail Kandapara Prostitutes》

6.《Tangail Kandapara Bangladesh Brothel Documentary》 KTA Travel

7.《Story of Kandapara Bangladesh》VohraFilms

本内容为作者提供,转载自环形星球,不代表驻外之家立场。

end

后台回复:【入群】

加入驻外之家全球微信社群

后台回复:【福利】

倾听全球各地驻外伙伴的语音问候

球分享

球点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