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主席的首位卫士长,开国上将中排第三,他的儿子也是上将

2020-09-18 09:33:12 呱瓜历史说

大家应该都知道四野战队的大名吧!是他们浴血奋战,历时三年之久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其中,第一野战部队是由彭老总亲自领导指挥的,与之配合的就是张宗逊。他曾在55年授衔大典的时候被授予上将,排名第三,他很早跟随伟人参加过秋收起义,与伟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因为他还是伟人身边第一位卫士长,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下这位英雄的故事吧。

张出生在陕西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里,7岁起读私塾,12岁上小学,读书时接触了先进思想,并且参加各种国运动,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考到黄埔军校,在那里更加进步,从这里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在数次战役中他总是勇往直前,不畏生死的冲锋陷阵!后来他被派到伟人身边,专门保护伟人的安全。那个时候,社会动荡不安,到处都是不确定的危险分子,还要随时提防隐藏在我军部队里的卧底或者叛徒。那个时代,大家都知道那是很乱的,到处都有压迫,到处都有反抗,伟人负责全面的指挥工作,所以他的安危是重中之重!

他作为伟人的贴身警卫,几乎和伟人形影不离。为了保护伟人的安全,他几乎一刻也不敢轻易放松,就怕丝毫的疏忽大意,寸步不离地跟在伟人身旁。

队伍行军时,遇到了阻击,他首先想到的是伟人的安全,让他先撤退,就连晚上休息时,也不敢放松半分,甚至要在伟人身旁打地铺,时时刻刻都不敢松懈。

不得不说他的工作做得十分到位,这其中不仅只是上下级关系,更主要的是因为伟人的为人值得他钦佩。

在万里长征的时候,过草地时他见到伟人的鞋子被磨破了,连行走都成问题,但是伟人依然坚持着,于是他就编制了担架,但是伟人坚决拒绝:“我还能走,把它留到更需要的人吧!”

伟人一定是觉得这样艰苦的行程中,不要再添麻烦了,但是战士们坚持踏上担架,最后拿了一支木棍当拐杖用,在山路比较难走的时候,就在一旁扶着伟人继续前进,这样才慢慢跟上部队的进度。多年以后,张每每回想起这事时,都表示对伟人的钦佩,那样的文人,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真的挺不容易的!

张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投身革命开始,一直到解放战争,都还没有时间回过家。即使他在他家的附近征战,最近的时候就隔一条河,但是也从未回去过,大战在即,机不可失,耽误不得!他只能偷偷的把思念放在这心里!

1948年初,西北野战军奉命转入外线作战,担任司令员的张协助彭老总指挥宜川、黄龙、西府、陇东等地的战争,将胡宗南的重兵牵制在西北的战场内,给我军解放军在中原、山东、东北战场起到了关键作用。先后将西安、兰州、银川、西宁等地攻下,歼灭了长期在西北的扎根的部队,加快了解放中国的步伐。

后来张代理西北区司令,领导完成了围歼敌方剩余部队和剿灭土匪的任务,平定大西北这一壮举。是一名名副其实、骁勇善战的大将。

1955年我国也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给一千多名革命战士颁发荣誉,其中张被授予上将头衔,这是当之无愧的荣耀!当伟人看到这一幕时十分感慨,对他说:“时间过得真快呀,当年你这还是小警卫员,现在也成上将喽。"

1978年,张卸任了,虽然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但他仍心系国家的建设,他鼓励长子张新侠投身航天事业;他也十分支持小儿子张又侠奔赴前线,冲锋陷阵,保卫国家边境的平静。

张又侠现任军委副主席,上将能做到这个位置实在厉害,真是虎父无犬子呀!

推荐阅读:

他没有军衔,但人人称他“将军”,他是日本关东军的噩梦!

今天, 城市的防空警报又拉响了,凄厉的警鸣声划破宁静的长空,提醒着我们,这是一个需要被铭记的日子。

89年前的今天,日本关东军蓄意制造了九一八事变,发起了侵华战争,中国人民从此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抗日历程。

在日本侵略的大后方——东北,有一支英雄的部队,东北抗日联军,这支队伍高举抗日救国的伟大旗帜,在白山黑水间坚持了长达十四年不屈不挠的艰苦斗争,为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卓越的历史贡献。

今天,我们就带大家走近其中一位英雄。他的名字,我们都熟悉。可是他究竟怎样悲壮而伟大,很多人却不知。

1

1936年2月20日, 在白雪茫茫的东北三省林海雪原, 有一群人,发出了这样一个宣言:

杨靖宇领导的抗联第一路军警卫旅部分官兵

1936年,离东北三省沦陷已经过去了5年的时间。这片属于中国的土地,已经被日本人冠上了“满洲国”的伪号。

但是,让日本人相当头疼的是,有这么一支中国部队,哪怕在官方的东北军撤离之后,依然没有放弃过抵抗。日本人把这支部队活动的地带,称为“癌肿地带”,把他们的领导者,称为“东边道社会治安之癌”(东边道,指东北东南部区域,面积大概相当于吉林和辽宁两省的一半)。

这支部队的领导者,就是我们要说的人,他叫杨靖宇。

2

杨靖宇,1905年2月13日出生,身高一米九三,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但他其实不是东北人,他出生在河南省确山县的李湾村(今驻马店市驿城区),幼年丧父,家境贫寒。他的名字,原来也不叫“杨靖宇”,叫“马尚德”。

1923年,18岁的杨靖宇考入河南省立开封纺染工业学校(今河南工程学院),和很多当时的热血青年一样,他秘密参加了革命,并在192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杨靖宇最初的特长,其实并不是军事指挥,而是发动农民运动。1927年,受中共组织派遣,他回到老家确山县发展农民运动,农民协会的会员在短时间内就发展到了一万多人。1927年,杨靖宇领导了豫南农民起义,率领数万农民武装占领确山县城,打垮了北洋军第八军的一个旅。

1929年,杨靖宇离开家乡,受组织派遣,前往东北。一开始,杨靖宇化名“张贯一”,在抚顺煤矿建立党组织,随后开始慢慢介入军事领导工作中。

在这个过程中,杨靖宇的坚韧性格开始显现:他曾被捕入狱5次,受尽酷刑, 但没有一次服过软。

东北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落到了日本人手里。但在整个事变中受命不放一枪的东北军撤出后,却依然涌现出不少有血性的汉子,以马占山为代表, 不愿放弃抵抗。黑吉辽大地上活跃着不少正规军、警察大队和游击队,他们统称“东北抗日义勇军”。

缺乏统一指挥的义勇军,各自为战,再加上战术单一,虽然一腔热血,但很容易就被日本人各个击破。到了1933年左右,东北抗日义勇军基本已经化整为零。

这个时候,中共中央决定,在东北建立党领导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南满游击队和海龙游击队为基础,成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担任师长兼政委的,正是杨靖宇。

在这个基础上,1935年8月,中共满洲省委决定,以共产党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抗日联合军和游击队为基础,联合其他抗日武装,成立“东北抗日联军”,杨靖宇任抗日联军第一军军长兼政委。

杨靖宇这个名字,开始成为关东军的一个噩梦。

3

在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供奉着一批牌位,叫“肉弹十勇士”。

“肉弹”在这里的含义,与饮食无关,专被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用来比喻“自杀式冲锋”。“肉弹十勇士”顾名思义,就是发动自杀式冲锋的10个人。

按照日本方面当时的记载,包括东濑军曹在内的10名关东军士兵,在一场追击中国军队的途中被反包围,绝望之际,他们冲入了对方阵地——严格地说,是“自杀”,但起不到任何“攻击”的作用。

根据旅日作家萨苏考证,当时围歼东濑他们的中国部队,就是杨靖宇率领的部队。

当时的东北抗联,有“南杨北赵”的说法。“北赵”说的是另一位名将赵尚志,“南杨”说的就是杨靖宇—“杨靖宇”这个名字,是在1932年改的,因为“靖宇”在朝鲜话里有“驱除外敌”的意思。

赵尚志打仗的特点是又猛又狠,而杨靖宇的特点是灵活多变,尤其擅长游击战。面对强大的关东军,抗联一改之前“东北抗日义勇军”以阵地战为主的打法,而是遵循了“敌进我退,敌乱我打”的游击战术,搞得关东军和伪满军队相当头疼。

据当时日伪统计机关统计,仅1935年,东北抗联就在东北三省各地发起大大小小战斗39105次,截至1940年,共发动大小战斗近7万次。根据日本外务省发布的统计数据,日本在东北共损失近27万士兵,其中减去苏联方面宣布歼灭的8万人,剩下的18万,应该就是东北抗联和其他抗日义勇军的功劳。最巅峰时期的1941年,东北抗联在东北三省牵制了76万日军(实事求是地说,日本人的另一大任务是防御苏联)。

渐渐地,关东军把矛头集中指向了东北抗联总指挥杨靖宇。杨靖宇当时让关东军恨到什么地步,从日本当时的记录可以看出来:从1938年开始,日本关东军司令部调集了6万人的部队和警察大队,专门“剿杀”杨靖宇(东北抗联巅峰时期不过3万人),当时下达的命令是:看到抗联和其他队伍,其他放过,只打抗联;看到抗联队伍里有杨靖宇的队伍,其他放过,只打杨靖宇的队伍。

同时,关东军开始检讨原来的作战思路,做出三点改变:

第一,在抗联出没的地区,进行武装屯田移民和保甲连坐,每二三百户居民就用铁丝网圈起来居住,设岗楼和巡警,老百姓进出不得携带多余食物和衣物,断绝抗联和当地百姓的一切联系。

第二,只要发现抗联队伍,就紧紧咬住跟着打,一刻也不放松,逼迫抗联队伍不断分兵突围,越打越小。

第三,改变以前的滥杀政策,招降和优待抗联的叛变分子。

事实证明,这三点都起到了作用,而最起作用的,就是第三点。

叛徒的杀伤力,永远都是惊人的。

4

1938年7月,杨靖宇麾下东北抗联第一军第一师师长程斌,叛变投敌。这是第一个“重要”叛徒。

程斌是杨靖宇的爱将,有“小杨靖宇”之称,打起仗来又狠又准。关东军抓了程斌的母亲,胁迫他下山投降。

程斌最终选择投降,但他不是一个人,而是拉了手下115个人,带了大量的枪支弹药,包括现金,下山投降。

伪通化省警务厅厅长岸谷隆一郎为程斌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宣布成立“程斌警察大队”,岸谷隆一郎还把自己的军刀赠给了程斌。

程斌投敌后立的第一个“大功”,就是带着日本人摧毁了蒙江县(今靖宇县) 境内70多个杨靖宇设立的密营。密营是抗联存放粮食、布匹、药品和枪械的秘密营地,在失去当地百姓的后勤支持后,密营是抗联的生命补给线。

一夜之间,杨靖宇的队伍陷入了弹尽粮绝的绝地。1939年秋天,关东军开始对杨靖宇部队展开全面扫荡,打先锋的,就是岸谷隆一郎手下的10个伪警察大队——包括程斌在内,10个伪大队长,都是叛徒。

程斌对杨靖宇和东北抗联的战术和路线实在太熟悉了,他甚至只看地形就知道杨靖宇部队接下来会转移到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东北抗联蒙受了巨大损失,减员严重。

1940年1月,杨靖宇的部队弹尽粮绝,在零下20多度的冰雪环境下,他们开始用布包着脚在雪地里前行,饿了只能啃树皮。为了解决部队补给,杨靖宇命令大部队北上突围,自己带着贴身的十几个战士,继续与敌人周旋。

抗联的密营

1月22日,第二个“重要”叛徒出现了。杨靖宇的警卫旅参谋丁守龙被伪通化省警察大队捕获,随即变节,杨靖宇的隐蔽位置、兵力情况被日军获知。包围圈大大缩小。

2月1日,第三个“重要”叛徒出现了。杨靖宇警卫员张秀峰携大量经费和一些绝密文件投敌。张秀峰是杨靖宇从小养大的,两人情同父子。张秀峰的叛变大大出乎杨靖宇的意料。更关键的是,张秀峰透露了杨靖宇的突围路线和意图,致使日军的包围圈进一步缩小,几乎已经可以精准定位到杨靖宇。

2月22日,杨靖宇碰上了汉奸,这一次的出卖,是致命的。

这一天的上午,孤身一人,已经5天5夜没吃过东西的杨靖宇(他的两个警卫员下山买粮时牺牲),在保安村以西五里的山里,终于等到了4个砍柴的“村民”。其中的一个“村民”,是伪军的排长,叫赵廷喜。

杨靖宇恳求他们,能否回去带点食物和棉鞋回来,重金酬谢(杨靖宇身边确实有不少现金,只是苦于买不到粮食)。

赵廷喜劝他:“我看你还是投降吧,如今‘满洲国’对投降的人不杀头的。”

杨靖宇回答:“老乡,我是中国人哪!不能做这样的事。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中国就完了! ”

答应给杨靖宇弄点粮食的赵廷喜,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另一个汉奸李正新。因为怕其他三个人先报告看到了杨靖宇,赵廷喜立刻把事情全盘说出。

2月23日下午3点左右,日军赶到,包围了杨靖宇最后的藏身处。

5

日本的《满洲国警察外史》,以及伪满时期的内部档案《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都记录了杨靖宇生命的最后时刻。

在离杨靖宇藏身处50米远的时候,日军指挥官西谷喜代人让部队停止前进。

西谷喜代人开始喊话:“君是杨司令否?”

整个南满地区,无论日军还是伪军,都已经习惯称杨靖宇为“杨司令”,根本忘记直呼其名。

杨靖宇回答:“是的,我就是杨司令。”

西谷喜代人继续喊话:“我们是通化的警察队。在我们的部队里面,曾经是君之同志的,都归顺了。若是君能归顺,岸谷厅长必会热切相迎。现在这个地方,要逃脱是不可能的了,何必急着去死呢?考虑一下归顺可好?”

杨靖宇回话:“我珍惜自己的生命,但不可能如你所愿。很多部下都牺牲了, 我如今只剩了自己一个人。虽临难,但我的同志们在各地转战,你们灭亡之日必将到来。我将抵抗到底,无须多说,开枪吧。”

枪声大作。

杨靖宇手持双枪,不断射击,在右臂被击中后,左手持枪继续还击。

眼看生擒无望,西谷喜代人下令击毙杨靖宇。一颗子弹随即击穿了杨靖宇的胸膛。射击的人叫张奚若,是东北抗联里有名的机枪手,随程斌一起投降,也曾是杨靖宇的爱将。

据说,杨靖宇在战斗中,背靠一棵树,边打还边喊过一句话:“对面哪个是东北抗联投降的?滚出来!我有话说!”

杨靖宇倒在雪地里的时候,日本人还不相信自己真的射杀了大名鼎鼎的“杨司令”。在确认尸体是杨靖宇之后,按照当时日方的报道:“是杨啊,于是所有的讨伐队员都发出了男儿之泣。”

伪警察大队展示杨将军遗体,左边两个都是中国人。

日军后来还残忍地割下了杨靖宇的首级示众。

如果说那几名叛徒暗暗流出几滴眼泪,倒也可能可信,但日本人是不会有心情流泪的,他们有的,只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支撑着杨靖宇在零下20多度的冰天雪地里存活那么久?他是不是还有密营”?

日本人后来剖开了杨靖宇的胃。

他们失望了,杨靖宇的胃里只有三样东西:棉絮、稻草,还有树皮。

长岸谷隆一郎感叹:“虽为敌人,睹其壮烈亦为之感叹,大大的英雄!”

在杨靖宇的遗物中,日本人除了手枪、子弹、怀表这些东西以外,找到了一个特别的东西:口琴。日本人无法理解,在冰天雪地,饭都吃不饱,随时可能送命的环境里,杨靖宇为什么还要带着一个口琴。

第一批在现场围捕杨靖宇的那个大队,程斌也在内,但无法确认是哪一个。

程斌之后一度逃脱制裁,在1951年被人检举身份,枪毙。

赵廷喜1946年被群众抓获,枪毙于杨靖宇坟前。

但张奚若、张秀峰等人因为种种原因(缺乏证据、追诉时效等),均逃过了制裁。

张奚若晚年坚决否认自己射杀了杨靖宇(其余人都指认是他)。

据说在发现口琴的时候,队伍中的叛徒,原抗联一路军参谋长安光勋忍不住痛哭失声——杨靖宇以前每每在队伍休息时,会拿出那个口琴,吹曲子给抗联的战士们听。

6

1945年8月9日,在中苏边境上,150万苏军如同潮水一般扑向了日本的关东军,发起了总攻。

在百万大军中,有一支1000多人的部队,以空降的方式,降落到了东北关东军身后,实施突袭。

这支部队都是中国人,他们就是当年被迫北上,且打且退,直到退入苏联境内的东北抗联战士。当年东北抗联的老弟兄们,最终以这样的方式,打回了自己的故乡。

只是在雪花飞舞的白山黑水之间,再也听不到熟悉的悠扬的口琴声了。

7

关于抗战中的国共,之前一直听到过这样的争论:在抗日战场上,国民党军队一共牺牲了206位将军,而共产党军队只牺牲了一位(左权,八路军副总参谋长)。

如果只以牺牲将军数来衡量抗日战场上双方的付出,显然是不对的。

第一,国民党军队的200多位将领里,不少是在与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摩擦中战死的,中共方面承认的抗战牺牲的国民党将领,只有100多位。

第二,国民党将领中,光追认的少将就有近60位,不少生前军衔只是团长一级。而如果以这个标准算,中共抗战期间牺牲的团以上干部接近200个,连不少县大队长取得的战绩以及指挥的部队,都已经超越了国民党军队的团长甚至旅长。但1955年授衔时,只授衔健在的,对牺牲的同志,只是追认为“烈士”。

第三,国民党军队有完整的授衔体系,八路军和新四军接受国民党领导,抗战期间只有31人被授过衔,其他都没给军衔,怎么统计呢?

按杨靖宇和赵尚志指挥的部队数量,当时按序列就应该是国民党中将级别,以他们艰苦取得的战绩和做出的牺牲,至少要追认二级上将以上级别,但我写杨靖宇的时候,实在是不知道该写他什么军衔,只能冠以“总指挥”。

没有人给杨靖宇授过衔。

杨靖宇和他的东北抗联,在漫天飞雪与日寇以命相搏的时候,应该也不会想到过自己到底是什么军衔。

最后,以一个日本人的故事作为结尾。

还记得那个当时的伪通化省警务厅厅长岸谷隆一郎吗?因为消灭了杨靖宇,他一路升迁,最后到了伪山西省副省长的位置。因为杨靖宇,他对中国军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后来一直在做研究。

但是,1945年到了,日本投降了。

在日本投降前夕,岸谷写了一封遗书,用氰化钾毒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然后剖腹自杀。这件事在日本引起震动。

据说,在遗书里有这样一句话:“天皇陛下发动这次侵华战争,或许是不合适的。中国有杨靖宇这样的铁血军人,一定不会亡国。”

遗言真伪不可考,但道理是没错的:中国的军人在这场持续了14年的捍卫自己民族生死存亡的搏命之战中,前仆后继,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战斗。

杨靖宇直到牺牲,也没有被授过军衔,但我们一直尊称他为“将军”。

希望这样的将军,在过去、现在、将来,中国永远不会只有一个。

(来源:中国国家历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