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米高的地方一脚踩空,我的骨盆断成了木头茬

2020-09-17 22:24:02 果壳

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买好了水果、零食,开开心心地准备和同学一起过元旦。但同学没有按时出现在约定好的公交站,手机又偏偏在这时没电了,我着急忙慌地去商店借充电器,连续两家都没借到。

乡镇没有路灯,我火急火燎、大步流星地走着。突然,“咣”一声,电光火石间我从接近两米高的地方踩空摔下来了。

事故发生地,我就是从画黑线的地方摔下去的 | 作者供图

生平第一次大声喊救命

我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小时候经常摔,应该没事”,一边慢慢地挪动身体坐起来,结果准备起身的时候发现,我竟然站不起来了!

我的右腿格外疼,坐着的时候也感觉很难受。当时旁边没人,也没有什么可扶的东西,我只好又躺回地上,生平第一次大声喊救命。过了好久,终于有人过来把我扶到隔壁的值班室,帮忙联系上了我的同事。还好大冬天穿得厚,躺在地上不是太冷。

同事陪我到附近医院看病,医生了解摔伤的情况后,用手向内挤压又向外推压我的盆骨,疼得我大喊。后来知道,这叫做“盆骨挤压试验”和“盆骨分离试验”呈阳性。

医生说应该无大碍,但乡镇没有CT机,建议去城里拍片以防万一。

盆骨骨折处就像木头折断的地方,

参差不齐

同事把我送到城里医院,拍了好久的核磁共振。医生看了结果说,我的盆骨有三处骨折,需要住院治疗。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强装镇静,怕父母担心,所以没有通知他们。

医生说骨折的地方有轻微错位,但盆腔脏器多,一般不轻易手术,而且年轻人恢复快,可以保守治疗。住院后,医生安排了气垫床,嘱咐我不能下地,床的高度也不能调太高。

吓得我晚上睡觉时都不敢翻身。好不容易睡着,半夜被尿憋醒了,我躺着怎么也尿不出来,虽然护士说最好自己排尿,可我尝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最后还是插了尿管。

折腾了一夜,没怎么睡好,第二天我给家人打电话刚准备说病情,就泣不成声,所有的委屈、害怕这些负面情绪毫无防备地一股脑涌了出来。我连忙把电话给了同事,让她帮忙告诉家人 我的情况。

早上护士和医生过来查房,让我适当地屈膝和翻身。看着我小心翼翼的样子,护士告诉我伤不是很严重,骨骼也没我想得那么脆弱,还教我翻身时可以手扶着床头的护栏,抬腰时可以借助手和腿的力量。

听了他们的话,我感觉心里的枷锁被打开了,慢慢可以自己利索地翻身了。

家人赶来后,我们一起看了核磁共振的结果,片子拍得特别清楚,可以从各种角度看盆骨。我参差不齐的骨折部位像木头折断处似的,看着就觉得扎得慌,有强迫症的我好想让它变得整齐平滑。

红色标记为骨折处丨wikipedia

在医院躺了两周,平时容易腹泻的我竟然破天荒地便秘了。医生说人躺着的时候肠胃蠕动慢,一直让我多喝水、多吃水果蔬菜,还给我开了通便药和甘油,嘤嘤嘤。

住院期间,家人每天照顾我吃饭、喝水、洗漱,我好像一下子从成年人变成了不能自理的婴儿,其中的不便使我深刻怀念着健康的时光。

医生让我每天进行屈膝和翻身锻炼,但我偶尔会忘记或者做得强度不够。人啊,真是会偷懒,每次都信誓旦旦地想着一定要多屈伸膝关节,可常常锻炼累了就想过一会再做,然后就忘了。

终于可以下地了,我却感觉天旋地转

总共躺了一个半月后,我终于可以拄拐下地了。第一次下地的时候,脚踩到地上像踩着一团软肉似地左右晃,再加上拄拐不熟练,没走几步就摔倒了。万幸的是我倒地慢,而且是没受伤的那边屁股着地,有惊无险。

后来适应了一段时间,我用拐杖越来越熟练,终于可以自己独立做很多事了。

不过,身体适应的过程真的很缓慢。没下地前,家人一直鼓励我半坐着慢慢适应,可我坐一会就觉得尾椎骨疼,感觉“尾椎骨不能承受生命之重”,只好半坐了几次就作罢。没想到这为后来的康复埋下了绊脚石,随着下地次数增多,我出现了消化不良和体位性低血压。

持续躺了那么久,身体一下子不适应坐着的状态,我总感觉肠胃有明显的坠胀感。吃饭时,大脑觉得“哇,热乎乎的饭来了”,胃肠道却想着“饭来了又要工作了,不想动”。吃下去的饭堆在胃里胀胀的,我经常没吃几口就打嗝,严重时甚至会干呕。

在刚开始下地那段时间,我吃的饭大多是半流食状态。家人打趣我比怀孕的人反应还强烈,唉,我也不想这么难受啊。

除了肠胃的不舒服,我回到床上休息时,会在刚躺下的那一会感觉天旋地转。虽然人躺在床上,但是有强烈的左右晃动、要晕倒的感觉,柜子和屋顶会在我眼中转十几秒才停下,把人都转懵了。躺在床上翻身的时候,我也会晕。

我上网查了查,感觉像是体位性低血压,体位变化导致的血压迅速下降引起了头晕。还好没在我站着的时候出现,否则怕是会晕到摔倒。

天旋地转的感觉丨read01

那段时间,我不能长时间坐,坐着感觉盆骨和腿有酸胀感,偶尔会疼。也不能长时间站着,靠单腿和拐杖支撑身体久了腿会酸。不过走起来就不那么累了,果然生命在于运动啊。

还好这些不适都随着时间慢慢地消失了,我胃口也逐渐变好了,坐着的异样感越来越轻,很多事情可以自己独立完成了。

一次次复查,慢慢丢掉拐杖

不舒服的症状慢慢减少,我越来越希望能够弃拐,恢复正常生活。拄拐一个月后,新冠疫情好转,我终于可以到医院复查了。医生拿着我新拍的片子和原片对比了半天,说骨折处对位良好,耻骨骨折线清晰,骶尾处骨折线模糊,还要继续拄拐,每月复查一次。

又复查了两次后,医生终于告诉我可以逐渐弃拐了,先在走路时慢慢给患肢负重,然后拄单拐,最后适应了再完全弃拐。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视个人情况而定,一般两周左右。

在2020年5月20日,我终于脱离了拐杖,可以慢慢地走路了。

另外,我在出院后无意间发现大腿外侧有个肿块,压着硬硬的,还有点痛。我吓了一大跳,想起刚住院时曾经感到大腿外侧组织里有股热流涌出(对,就是有点像经血温度的那种热流),觉得也许是血肿。

复查的时候做了B超检查,医生也说不排除血肿的可能性,会慢慢吸收消解。可肿块两三个月后还没有变小,让我隐隐担忧,好怕是什么疾病的前兆。好在五月复查的时候,肿块终于变小,医生也说不用担心了。

6月初的时候,我终于可以自己独立去医院了。医生说之后不需要定期复查了,注意不要提重物。到这时,每月一次的复查终于告一段落了。

这次骨折让我更加爱惜身体

想到除夕夜那晚,我躺在床上许下了今年的新年愿望:不贫血、肠胃好,可以肆无忌惮地蹦蹦跳跳。

这次的骨折经历使我明白,保持健康是一场持久战,而不是一场突击战。今后我会更关注爱惜自己的身体,更加勇敢地做最好的自己。

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不愿用亲身体验换来这些感悟。而果壳病人栏目可以让我们不用亲身经历病痛,就能够了解其中的辛酸痛苦,让我们更加坚强,更加敬畏和热爱生命。

医生点评

姜钰丨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骨科主治医师

骨盆是由双侧的髋骨和后方的骶骨构成,3块骨头再加上关节之间强大的韧带,维持了骨盆的稳定性,就像一个“环”一样,所以骨盆也被称为“骨盆环”。

骨盆环 | aian5w

这个环的骨或者韧带发生断裂,会导致环的不稳定。骨盆作为两条腿与躯干之间的连接结构,是我们能够直立行走的基础,所以当其受损时,会影响站立及行走。

骨盆骨折 | robotichipandknee

骨盆内包含很多重要的器官,例如膀胱、子宫、直肠,以及下肢的动静脉、神经。当骨盆骨折时,这些脏器均可能受到损伤,所以需要医生进行全面的排查。其中,膀胱或尿道损伤是常见的合并伤,像作者那样出现排尿困难或者血尿,就要怀疑是否合并膀胱或尿道损伤,并积极进行处理。

在骨盆骨折的合并伤中,出血是最常见也是最危险的情况,移位较大的骨盆骨折会导致盆腔大量出血,危及生命。高暴力导致的不稳定骨盆骨折的死亡率在20%以上,随着目前急救技术的进步以及急救知识的普及,骨盆骨折出血导致的死亡率已在明显下降。

面对一个怀疑骨盆骨折的患者,医生需要进行全面的查体,明确是否合并其他系统的损伤,并进行相应的处理。之后会进行骨科专科的检查,包括作者所说的骨盆挤压分离试验,以及影像学检查,包括X线及CT检查,来评估骨盆的稳定性。

如果骨盆骨折移位较小,稳定性良好,则可像作者一样采取保守治疗,卧床并限制活动,等待骨折愈合。但是卧床休息并不是躺着就行,还需要进行积极的下肢肌肉功能锻炼以及踝泵训练等,预防下肢肌肉萎缩及下肢静脉血栓形成,对于老年患者尤为重要。否则,即使骨折愈合,下肢的力量不能及时恢复,也会影响恢复的周期及质量。

当骨折移位明显,存在明显不稳定时,就需要手术治疗了。目前骨盆骨折的治疗多以微创手术为主。首先通过体外的技术复位骨折,然后通过小切口或者经皮的方式固定骨折。随着科技的进步,现在很多医院已开展机器人技术,可以更加精准地固定骨折,既快捷高效,又精确安全,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当然,对于采取手术治疗的患者,术后积极康复锻炼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有助于患者尽早地恢复功能并回归社会。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芳草满郊甸

编辑:代天医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health@guokr.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