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你脱离了农村户口,你的根就被斩断了

2020-09-17 13:56:01 途游客站

非常奇怪的是就在20年前,非农户口还是香饽饽,农村户口想变成非农村户口吃商品粮还得托关系请客,你上头没人都不好使!但是突然之间,国家把这个口子放开了,不但放开了,还有各种政策鼓励你,逼着你放弃农业户口,想让孩子上个好点的学校,就得转户口,不然你就没有资格读,尤其是现在连宅基地都不能继承了,这意味着什么?

一旦你脱离了农村户口,你的根就被斩断了!

假设说我现在为了孩子有个好的教育环境,把户口从农村迁到了城市,一切稳定安居乐业,等我老了,死了以后我的宅基地国家是要收回的,那我孩子怎么办?对不起,因为他们的户口已经不在农村了,虽然这里还埋着我爷爷、太爷爷、老祖宗,我祖祖辈辈在这个村子里农耕生活,但从我这一代开始,我就不属于这里了,我的孩子以后回老家,如果不说自己爹是谁爷爷是谁的话,都没有人认识他,尽管他的根就在这里,对不对,这个根,从我这一代就断了!

在计划经济之下,我国的集体制度不是建立在村社自治的基础之上的,恰恰是承续了吏民社会的传统。作为集体前身的人民公社这个现象与其说是“宗族集体主义”,不如说是“国家主义”的产物,是由国家一手建立起来的贯彻国家意志的工具,即一种新型的“齐户编民”。

经济学家周其仁曾明确指出这种经济并不是什么“集体经济”,国家控制人民公社的程度并不比控制国营工厂差,区别在于国家控制了工厂,承担控制的后果,要用大锅饭养起国有职工。而人民公社则不同,它是“国家控制,但由农民承担控制后果”的经济,国家控制农村,但不承担控制的后果,客观上也养不起全体农民。

农村土地是否允许自由流转,实质就是把农民定位为一种个体职业还是一种集体身份?之所以限制农村土地流转,其背后的原因在于,在这种集体经济之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还没有被定位为一种纯粹的个人财产权利,而是一种身份资格。这种身份背后是利益、义务、职责、福利的混合体。农民不是作为个体被视为独立的市场主体,而是作为集体组织中的一分子。因为绑定在集体里,没有选择的自由和退出的自由,在计划经济之下,农民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身份。

最本质的区别就是:职业是可以选择的,身份是不可以选择。

农村集体、农村土地、农民身份,三位一体牢牢绑定。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固化在集体中,由集体土地提供基本的生存保障,农村土地则是维护集体和农民关系的纽带。这种封闭性的制度设计实际上强化了农民职业的身份性,不利于农村劳动力的解放和农民的自由发展。

改革开放,城市化,就是打破计划经济下这个三位一体的桎梏。市场经济的浪潮不可避免的涌向农村,将农村的劳动力和土地资源席卷入统一的大市场体系。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农民的土地权利和农民的身份定位,真正把土地和农民从农村中解放出来。土地的解放,就是允许自由交易,市场化配置;农民的解放,就是允许自由迁徙,市场化择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