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住的屎都去哪了?知道真相后你可能再也不憋了……

2020-09-17 12:48:44 丁香医生

人生在世

总得因各种事一忍再忍

忍一时风平浪静

忍一时海阔天空

就连三急……也不例外!

和老板开会时

突然尿意盎然

周围鸦雀无声

自己屁意勃勃

以及

眼看着马上要迟到

着急出门,屎意却突然来袭

忍!

不过,拉屎这事

很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忍一时风平浪静

忍久了容易出事

等到忙完再去厕所

……

辛苦挣扎一番后

却常会发现

那么问题来了

……

憋住的 都去哪了?

拉屎

是一场有仪式感的

高级活动

活动场地主要在

结肠直肠

结肠负责形成粪便

将粪便推向直肠

直肠处

则有三军把守

当由结肠滚滚而来的

到达直肠

(大概离菊花 4 厘米的地方)

这场活动就盛大开始了!

首先是神经

它会感受直肠的充盈

并向各相关部门立刻汇报

肛门内括约肌迅速反应

大脑接受信号后,审时度势

做出指令

肛门外括约肌立刻舒张

便便们奋力奔跑

冲破终点

如此

各方达成一致

方可一泻千里

然而

如果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大脑突然判断

时机不对

肛门外括约肌

就会卖力收缩

中止这场盛大活动

所以说

憋住的

它们还在你的肠道

但一堆 总在门口堵着

也不是事儿啊……

憋住的

会在肠道簇拥下

逐渐从直肠撤退回结肠

于是

好不容易等环境允许了

却可能发现自己

毫无便意

不要以为憋住的屎

只是一时半会儿

拉不出来而已

憋着憋着

……

可能就便秘了

拉屎这事儿

不少人都有固定时间

肛门肌肉和直肠神经也会

到点工作,配合默契

但憋屎的时候

……

已经做好准备的它们会

突然懵逼

便便的时间

总是变来变去

时间久了

它们不愿意配合

慢慢的,便秘就来了

这还没完

……

憋住的 返回结肠后

结肠会重新吸收其中的水分

让憋回去的便便

一点点变成

缺水小腊

它们硬邦邦的堆在结肠

不愿往前走

于是

就更拉不出来了

……

那该怎么办啊?

为了有效节约医疗资源

也为了每个人都能赏心悦屎

我们真诚地建议大家

定时拉

不要憋

当然如果你的

排便生物钟已经被打乱

也可以重新试试重新培养

一般来说

早晨起床早饭后

都是最有便意的时候

实在不行

也可以喝杯黑咖啡试试

而如果

早上的时间实在太紧

也可以试试下午

总之

找个你自己喜欢的时间

坚持下去就行

最后

衷心祝愿各位都能

监制Feidi

插画萍崽

封面图来源站酷海洛

更多调查

参考文献

[1] Moore KL, Dalley AF, Agur AMR. Clinically Oriented Anatomy: Wolters Kluwer Health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13.

[2] Perston Y. Sphincter exercises for people with bowel control problems 2018 [Available from: https://www.uhb.nhs.uk/Downloads/pdf/PiSphincterExercisesBowelControlProblems.pdf.

[3] Andrews CN, Storr M. The pathophysiology of chronic constipation. Can J Gastroenterol. 2011;25 Suppl B(Suppl B):16B-21B.

[4] Khan MA, Dar HA, Shah AH, Javid G, Singh B, Sheikh NA, et al. Fecaloma presenting as huge abdominal mass. JGH Open. 2020;4(2):294-5.

[5] Harter B, Scholl-Burgi S. Abdominal Pain and Constipation. Gastroenterology. 2019;156(3):e12-e3.

[6] Ghosh G, Shah S, Maltz C. A Case of a Giant Fecaloma.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8;16(4):e48.

[7] Cummings JH, Bingham SA, Heaton KW, Eastwood MA. Fecal weight, colon cancer risk, and dietary intake of nonstarch polysaccharides (dietary fiber). Gastroenterology. 1992;103(6):1783-1789. doi:10.1016/0016-5085(92)91435-7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