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上帝啊,这个饼干可比我的牙硬多了 英军对四号饼干的吐槽

2020-09-16 15:43:31 疯狗的轻武

话说上次我写到英国咸牛肉的时候多扯了一句,谈到了当时英军并不嫌弃咸牛肉,倒是当时的硬饼干非常不受待见,所以这篇狗子单独找来了一些一战时期英联邦士兵对这种饼干的吐槽...

开篇前简单介绍一下这货

这块至今保存完好的饼干证明了自己绝对是干粮界的硬核玩家,它上头印着自己的名称——HUNTLEY&PALMERS ARMY No.4,意为亨特利&帕尔莫斯 陆军四号。这是H&P公司于1914年,也就是一战刚开打时期应政府要求制造的一种10.5cm X 10.5cm X 1.5cm的饼干。

我寻思哪怕是现代的饼干,这1.5cm的厚度就让人觉得咬下去有点难受了,何况当年这饼干主料还是硬麦粉,为了便于长期保存还过度烘焙,所以先不管这玩意的能量密度高不高,光是口感就很糟糕。

一战的士兵埃利斯写过一首名叫“复仇”的打油诗,内容大致是

“当战争结束之后,我回到了祖国;我将扮演一个反派,因为我想复仇;我可能因为谋杀罪而被吊死,但我必须冒这个险;因为我要去找那个做饼干的人。”

吐槽的比较好玩的是一个加拿大营,他们的吉祥物是山羊,为了吐槽四号饼干的硬,他们做了一首《我们吉祥物的哀叹》打油诗;

“我嚼烂了一副扑克,我也啃食了在自己的蹄甲;即便是沙丁鱼罐头,我也愿意去冒险;但我的勇气遇到了阻碍,因为我压根本法消化这个饼干”

(直接翻译有点尬就是了,总之大意就是连乱吃东西的羊都不会去吃这个饼干,但很明显这是夸张描述)

同样是加拿大人,他们在1916年圣诞节刊物上杜撰了一个吐槽广告,大致意思是:

“每一打饼干会收到一张券,集齐100张券之后就能免费领取一副牙齿”

不得不说加拿大人式幽默用在吐槽宗主国上还不留情...

英国作者瑞秋· 达菲特月在自己的书《The stomach for fighting》中也说到英国当年工薪阶层主要以面包为主,因此这种硬饼干非常不合牙口。当时很多作家和漫画家都吐槽这饼干是一种优质的引火物

也正是因为这种饼干几乎没法干啃,因此有些士兵把这种饼干当做了照片框....

当然,也有在饼干上写字的,大意是这玩意来自东霍尔顿营地(一个皇家空军训练基地)的狗窝,还用象声词Bow-Wow描述狗叫,猜测是用来吐槽这饼干只有狗咬的动。

一战时期的英国远征军司令道格拉斯·黑格也因为啃这玩意导致了牙疼,最后不得不联系战争办公室,要求为远征军征募牙医。

当然,困难总比办法多,这种饼干在战场上最普遍的食用方式就是加水炖成粥一样的糊糊,再丢一些咸牛肉和牛奶进去,味道也是不差。不过难吃难道不是英国食物该有的特点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