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无可回避 中国如何在竞争中合作

2020-09-09 13:43:27 风吹麦浪的美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王林 见习记者马子倩

2020服贸会上,有一个办公室非常显眼,一半的参会人员都会与之擦肩而过。这便是已经连续第7年设立的知识产权保护办公室。

与货物贸易不同,服务贸易的诸多环节都涉及知识产权保护。从影视音乐作品的版权,到技术发明的专利,再到数字经济中的数据,众多场景都需要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保驾护航。

其实,中国的知识产权事业是40年前与美国人“谈”出来的。1979年签订的《中美科技合作协定》中,中美双方对专利权、商标权和版权都作了具体规定。后来双方在此基础上签订了中美贸易协定。

时移事易。如今,知识产权反而成了美国在经贸摩擦中向中国挥舞的另一根“大棒”。对此,中国服务贸易协会会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周成虎坦言:“到了今天,中国必须要做好知识产权保护,不保护是对自己的损害。”他强调,知识产权保护既是中国应该做的,也是服务贸易开放的必经之路。

9月6日,2020年服贸会服务机器人专题展区,一款中医AI机器人正在为观众把脉号诊。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艳/摄

中国成全球知识产权保护优选地

近几年,美国政府经常指责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足。但一系列数据证明,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早已进入全球第一梯队。

2019年中国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国际专利组织申请了5.8万多件专利,排名世界第一;通过马德里商标体系提交的国际商标申请超过6000件,是全球第三大用户。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仅疫情期间,中国的PCT国际专利申请量就达到了2.95万件,马德里国际商标申请达到3875件,分别增长了22.6%和36%。

在美方多次攻击的涉外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如今的情况也大有改进。今年4月,国家知识产权局选择北京、江苏、广东、浙江等地,建设国外知识产权纠纷应对地方分中心。另据统计,各地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的涉外案件中,国外当事人的胜诉率为68%,涉外技术类案件判决支持率为87.4%。

全球化智库(CCG)在服贸会期间发布的《知识产权与亚太经贸一体化》报告指出,与国际标准相比,中国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不存在太多的落后之处。特别是在数字经济领域,中国在数字经济知识版权保护问题上有所创新,主要表现在商业模式、产品以及知识产权保护技术上具有较多创新元素,其中包括使用区块链技术对知识产权加强保护,对数字经济的商业模式以及相关产品的理解及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应对均比较深入。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知识产权保护的优选地,这也吸引了许多企业在中国加速布局。

美国高通公司是全球知名的半导体公司。搭载高通芯片的一加、OPPO等中国手机品牌也开拓了许多海外市场,并且与欧美许多电信运营商开展合作。高通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赵斌在服贸会上表示,高通做的是全球生意,通过开发早期技术,形成知识产权组合,并通过商业化授权分享给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

“这些专利组合不能束之高阁,自己享用,而是通过授权许可模式,即服务贸易,把我们最新的技术进行分享。”在赵斌看来,在全球产业链高度分工协作的今天,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可以降低产业进入门槛,避免重复浪费。“这是我们做服务贸易全球化最大的便利和好处。”

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大为改善,从业者也从中享受到红利。

2019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商务部等多部委联合发布鼓励进口服务目录,首次将知识产权服务纳入其中。中国专利代理(香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专利代理师王景朝就是这项改革的受益者之一。一年多来,他的专利代理业务量增长了不少。

据王景朝介绍,截至今年8月底,中国的职业专利代理师已有2.2万人,代理机构达到3000家,专业代理率在逐年提高。这是个特殊的行业,从业者一般都是名校出身,或者有留学经验,很多还有理工科背景,还要会外语、懂法律。

作为知识产权服务从业者,王景朝对行业未来充满期待。在他看来,中国涉外技术合作会越来越多,与“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合作也在加速知识产权共同体的形成。“为企业提供服务,这是一个机会。”

9月6日,2020年服贸会5G通信服务展区内,一名观众正在模拟舞台上体验5G AR全球异地同台演唱会。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艳/摄

9月6日,2020年服贸会服务机器人专题展区内,一款名叫“海牛”的水下作业机器人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观看。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艳/摄

挑战无可回避,如何在竞争中合作

随着技术实力的增强,许多中国企业也在开拓国际市场,这个过程中也需要更多知识产权的保驾护航。

2015年,小米集团开始进军国际市场,现在已在全球超过50个智能手机市场占据市场份额的前5名。过去一年多,小米集团有一半的营收额从海外市场获得。小米集团高级法务总监刘振坦言,这也给该公司的知识产权战略带来了挑战。

据刘振介绍,截至2019年底,小米集团在全球提交的专利申请数超过了3.3万件,“海外和国内是一比一的比例”,并且跟诺基亚、微软、高通等企业建立了专利许可和专利收购合作。

即便做了这么多工作,刘振依然觉得,小米出海遭遇的挑战非常大。“我们在出海的5年内,面临超过40件跨国的知识产权诉讼,大部分是专利形式的诉讼,还有许多诉讼都是涉及全球的许可费率的诉讼。”刘振坦言,考虑到知识产权方面的挑战,目前小米仍未正式进军美国市场。

对“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而言,知识产权的挑战无可回避。如何应对?刘振的建议是善用各类标准组织和产业联盟,更多地开展合作。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仲裁和调解中心知识产权纠纷和对外关系司司长伊戈拉松·卡斯特罗也提出,可以提前搭建好合作框架,将一些悬而未决的知识产权问题,交给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来调解。

事实上,这也是发达国家的普遍做法。伊戈拉松举例称,有一款日本的手机App,在欧洲市场发生知识产权争议,事先没有明确该适用日本还是欧盟的法律,最后经过WIPO的调解顺利解决争议。“我们建立了调解员队伍,希望以此减少争议,促进合作。”

9月6日,2020年服贸会服务机器人专题展区前,小观众们正在围观一款可以自主做实验的机器人。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艳/摄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