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脸女孩整容成功,丑小鸭变天鹅,她为何还回大山当老师

2020-09-08 09:27:47 李砍柴

2013年,宏秋以为这一年和原来没有区别,仍海水微咸,母亲的笑依旧温柔而灿烂,她依旧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少年。

但她不知道,所有的不幸正蹲在路边,等着她,在她蹦蹦跳跳走过来的那一瞬间,齐齐扑过去,把她摁倒在地。

她的挣扎、狂吼,都没用,它们把她紧紧压在身下,让她动弹不得。

那一年,她十二岁。

莫名其妙地,她牙开始痛,母亲带她去镇上的医院,医生给她开了止疼药,她吃了,疼痛稍微有些缓解,脸却变形了!

她饱满的脸颊,浑圆的下巴,都不见了,这是药物的副作用?还是?

宏秋看着镜中的自己,哭了,她成了令人害怕的怪物。

连带着失去的,还有声音,她甜润的声音。

如果这就是苦难,宏秋不要,她趴在被窝里哭,白天,同学的嘲讽此刻还如针扎一般一点点地刺痛着她脆弱的、幼小的心灵。

可她不知道,这只是苦难的序章。

最爱她的母亲在这一年得了癌症。看着母亲被病痛折磨的憔悴的脸,小秋的心再次如刀割一般。

为了不让母亲忧心,她把自己的悲哀收藏了起来,对着母亲挤出了一丝笑脸。

她要让母亲以为自己不痛,让她认为自己没心没肺,没有因为自己丑陋的容貌而自卑,可她自己却不知道,她的笑比哭还难看,她的笑容,也没有挽留住妈妈。

妈妈走了,小秋成了没妈的孩子,十二岁的她品尝了苦难这粒果。

但苦难,这狰狞的恶魔,仍不放过小秋,不愿看到她幸福,仍要剥夺她的一切,让她一无所有。

三年后,蛰伏了三年的恶魔再次把魔爪伸出来,伸向小秋的家人。

这次,是小秋的父亲。

车祸,无情地车祸,小秋看到自己的父亲身体扭曲变形一如她的脸。

他身下的血,渐渐沉寂成暗红,小秋感到自己就是在海水里挣扎的孩子,苦咸的海水一次次地漫过她的头顶。

她不想再活了,她对着苦难缴械投降,看着苦难似笑非笑,阴沉沉的脸,小秋的心一点点变凉。

突然,她听到了姥姥的呼唤。

她睁开眼睛,四周依旧黑暗,而姥姥正手擎着一束微弱的光,在给她打开那扇生命的门。

小秋醒了,她知道自己不止是赵宏秋,还是姥姥姥爷的外孙,他们的肩膀和依靠,她走了,她解脱了,可姥姥姥爷呢?他们怎么办?

为了他们,小秋活了过来,浴火重生。

而且,她不但要活,还要活出精彩,让理想和自己一起绽放。

也许,人不折服于命运,恶魔也会对他心生恐惧,也会一点点地后退。

就在小秋爸爸去世这一年,小秋考上了一所师范院校,并在三年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

她要做老师,要让梦想跟生命一起起飞,即使生命滴血,即使容貌残缺,也阻止不了她那向上攀登的心。

但梦想和现实对决时,还是败下了阵。

从师范院校毕业,不代表就能做老师,还要有教师资格证,只有考到这个证,才有资格做老师。

可按相关规定,面部严重畸形者不适宜从事教学岗位。

就因为这样小秋虽然笔试成绩过线了,面试却始终都不能过。

在现实面前,小秋的心冷了,她有些怀疑自己无法越过横在梦想前面的这最后一道坎。

无奈之下,小秋决定放弃梦想,开始去找她并不喜欢的职业,但这些职业也无一例外地止步在容貌这个致命点上。

小秋的心凉了,她回到了家乡,可看到村里不少孩子放了暑假满街乱跑时,她心又动了,她要把这些孩子喊到一起,给他们做义务辅导。

孩子们走进了小秋在家里设置的简易课堂,这是她毕业后的第一次教学,她很开心,也很珍惜。

也许是因为她面对不幸的坚强,也许是因为她的善良,乡亲们筹集了五万块钱,要给她看病,小秋的心又一次动了,她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但她的病是偏颌畸形,这种矫正手术难度高,风险大,很多医生虽有心,但都不敢给她做。

小秋那颗刚刚复苏的心,再次陷入了冰谷。

但当苦难后退时,好运也在悄悄来到。

全国道德模范郭明义了解到小秋的故事后,不仅愿意出资帮助她,还开始给她联系能做手术的医院。

只是治疗的过程对小秋依然是个考验。

因为面部畸形,小秋很怕别人看自己,很少出门。

出门一般都低头,给她做整形的史灵芝院长说:“手术前宏秋来过医院十余次,但我几乎没见她直视过别人,她的眼神一直在躲闪,常常没说几句话眼泪就掉下来了,大家都能感受到特殊的脸部结构,让这孩子非常自卑。”

其实小秋自从得了这个怪病,就越来越自卑,本来十几岁正是女孩子爱美的年纪,她却总要面对周围同学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冷遇。

小秋上中学那会儿,所有同学排队上课间操,没有几个人愿意跟她站成一排,有时候几个调皮的同学还会故意对她推推搡搡。

也许,对小秋伤害最大的,并不是她脸部生的怪病,而是背后长达十多年的指指点点。

小秋一直想结束这种伤害,虽然也许闪过结束生命,一了百了的念头,可不愿向命运低头的她,最终还是想通过整形手术让脸部恢复正常。

而这一天,真的来了,小秋如愿做了整形手术。

在手术后第七天,她在换药室拆完纱布后,医生拿过一面镜子,问她要不要看一看,小秋想看,又害怕,但她知道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无论什么样的结果。

小秋接过镜子,她看着镜子,不敢相信镜子中的人是自己,整个脸都轻松了,那变形多年的脸正回来了,那一瞬间,小秋知道,自己缺失十几年的东西回来了。

现在,她已经回到了葫芦岛的家中,44天,从这里出发到再次回到这里,感觉像从寒冬走到了绚烂的夏日。

“风不能使我惆怅,雨也不能使我忧伤,风和雨都不能使我的心变得不晴朗。”

手术后第二十一天,小秋在社交媒体上朗诵了一首小诗,她的声音渐渐清晰,透着无法表达的高兴。

她的梦想终于有了达成的可能。

就像雨果所说的:“如果没有内在的美,任何外在的美都是不完备的。”外貌是我们走向社会的明信片,而实力才是我们每个人真正的王牌。

诚然小秋之前因为相貌原因遭到歧视,并因此求职受挫,但她还是一直认为容貌不能代表一切,不能够代表人一生的命运,人最重要的还是能力。

如果她因为自己的容貌自怨自艾,不再心存梦想,积极进取,就是现在改变了容貌,有大把的机会摆在眼前,她也没有能力抓住。

就像有的人因为容貌获得了很好的人力资源,但因为能力不足,经过了一段试用期后,还是惨遭淘汰。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小秋命运坎坷,经历了很多别人想不到的苦难,但她就如一只凤凰,过去的苦难就如凤凰要经历的烈火与痛苦。

因为苦难,更因为她执着不变的对梦想的追求,她才最终涅槃重生,活出了梦想中的模样。

. END .

【文| 杜萧染】

【编辑|谦钟素】

【排版 | 毛毛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