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90后创业女孩的自述:疫情没击倒我,美团却让梦想破灭了

2020-09-01 10:22:59 贤情女人

不管解释是否会到来,疫情没有击倒的周小雨,却因为这几天的“魔幻经历”,让她几年来第一次陷入了怀疑——当实现梦想的生死大权,都掌握在他人之手,这梦想,还能继续下去吗?

作者 | 杨铭

编辑 |刀疤姐

“心太累,一下子搞得我不想开下去了。”采访结束后,周小雨对“极点商业”如是描述自己无奈复杂心情:“先撑下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吧。”

5年前,这个武汉大学出版、广告双学位毕业的90后长沙女孩,义无反顾辞去了月薪过万的工作,一个人去酒店厨房拜师学艺,从每个月1000元工资学徒做起,直到两年前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沙拉店,“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务实的梦想家”。

小店两周岁生日那天,“小梦想”遭遇了“美团强制关店”的重重一击——准确说法,是当地美团关闭了线上外卖系统,其理由是周小雨没有按美团当地业务人员的要求选择“深度合作”。

接到“关店”通知那天是8月28日。当天,周小雨正给新婚朋友当伴娘,尽管“通知”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却因不能破坏氛围而强忍委屈,只是晚上回到家,却是无法掩饰的潸然泪下——她说,在泪水中,自己写下了《美团王兴:“干不过XXX,那我就抢”》,并将它发表在了知乎上。

作为一个知乎答主,她的知乎网名是“厨房里的周小雨”。几年前,在知乎通过一篇“毕业三年后”的高赞回答,让许多人看到了这位女孩不一样的梦想:“将来这世界一定会有一个地方叫做小雨厨房,真实的,真诚的。”

现在,她的梦想,还能继续下去吗?

01

“强制关店”

周小雨的沙拉店(周小雨供图)

在周小雨看来,自己的创业梦,相比很多人,很小。

她和另一名90后女孩,在全长沙最高的写字楼投入10多万开了一家沙拉店,以卖沙拉和三明治为主,迄今为止,加上她也不过4位员工。

“太不容易了,过去两年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如何讨好嗜好重口味的湖南人的胃。”周小雨说,自己之所以选择开沙拉店,是因为觉得在长沙这座城市里,除了地道的老牌湘菜之外,也应有一些年轻的、有新意的元素。

“不习惯、不喜欢不是顾客的问题,而是商家问题。”在一篇文章中,她有些骄傲的宣布:这是一份长沙独一无二的沙拉菜单,放到全国去看都是如此。“甚至很多外地网友,到长沙时专门来买份三明治。”

尽管如此,她的小店仍然没有盈利。“评价客单价也就20多元,每个月租金、人力、食材成本、外卖平台抽点加一起,各种成本5万+,到现在都还没回成本。”

欣慰的是,疫情突然袭来之下,她挺过来了。“疫情让我们小商户损失惨重,附近许多店都垮了。也许是我们租金不算太贵,也许是疫情让大家更注重健康饮食所以吃沙拉更多了,总之,我们压紧牙关,千辛万苦地熬过来了。”

但更大风险也就此埋下——疫情期间,沙拉店被迫关闭了堂食,转为全部线上外卖。迄今,堂食都没有恢复。

从开店最初,周小雨就同时接入了“美团”、“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之前饿了么订单量多一点,疫情之后美团开通了全城送,目前两者订单差不多。”

8月28日,小店两周岁生日。当日上午,周小雨发了一个朋友圈:“永远保持‘每天都是第一天’的心态。”

下午两点,“关店通知”突如起来,美团系统后台弹出提醒:本店停业中,停业原因为“配送运力紧张”。

这意味着,她的沙拉店,无法正常接到以及配送美团外卖订单。

这并非没有征兆。她说,此前,当地美团一位对接她的业务经理,从6月开始直到8月28日,就找过自己好几次,称合作协议即将到期,要求签署“独家深度合作”,只是都被周小雨所拒绝。

“为什么?”“关店”后,周小雨打电话给对接的业务经理。

“我(指美团对接业务经理)早就说了,我们的资源都会向深度合作商户倾斜,你们不签,那就对不起,以后会越来越差。”周小雨如是向“极点商业”转述得到的回复。

她打电话问上午配送的美团外卖小哥,得到的回复是:“不忙啊,这个下午两点怎么可能忙,都没单咯,在路边打游戏。”

在周小雨看来,骑手小哥都闲着,所谓的“运力紧张”,其实只是一个“关店”借口。

她投诉到美团总部客服,只有公式化的回复:“深度合作是可以自愿选择,深度合作好处有服务费优惠,公司提供物料等活动补贴,特定的流量入口等。”

她说,美团总部客服建议自己,联系当地业务经理。转人工投诉,说24小时给结果,但72小时过去,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02

“梦想破灭”

周小雨知乎发帖截图

周小雨询问了其他相同经历的商家,得到的一些建议是:你一个女孩子,斗不过人家的,最好找一些男人去闹,因为对方“吃硬不吃软”。

她不愿走到这一步。“创业有很多苦,我知道,我是女生,但在创业或者做生意这件事情上,我是把自己当男人看的。”在文章中,周小雨如此说。

与此同时,沙拉店却在8月28日晚餐关键时刻,再次被美团停止外卖接单和配送,理由同样是“配送运力紧张。”

对周小雨来说,这意味着,如果美团因为“运力理由”让自己无法接送订单甚至下线,那么自己小店就将损失一半的收入。“别说回本了,梦想很快就没了。”

让她更为“绝望”的是,在投诉帖子发出来几天后的8月31日,才终于接到美团总部客服电话。

“总部客服只是表示长沙的会联系我,我问,‘关店’是否业务经理越权操作?还是说确实有这个权力,想关就关。”周小雨说,总部客服给了明确的回复:是的,业务经理有这个权限,可以操作关店。

与很多人想象中的不同,周小雨是因为“梦想”,才成为了厨师,有了自己的小店。

2015年,知乎成了周小雨的起点,许多人通过一篇“毕业三年后”的回答认识了她。在回答中,她如此描述自己:“三个月前,我是穿着10cm高跟鞋在CBD上班的广告狗,收入1万多元;两个月前,我辞职了成为一个系着围裙切菜的厨子,收入1000元。”

这正好是她毕业后的第三年。她说在CBD上班,不如潜入香格里拉酒店地下负二层的西餐厨房学艺更快乐——“将来这世界一定会有一个地方叫做小雨厨房,真实的,真诚的。”

做一个厨子,是她一直追求的梦想。

“我就在想,我们这么多人努力这么久,才让一家小店活下来,疫情过去了,我以为我们会越来越好。可有的人只要一个按钮,就可以摧毁所有。”在投诉帖子中,她如此说。

“我都没说23%的扣点,以后只会越来越高。”“对顾客来说,花了钱,没有好的服务。以后的配送费也只会越来越贵。”

她说,在此之前,即便自己店客单价,也要保底每单抽成给美团3.7元,以及23%的佣金,就连外用骑手配送费用,自己也是和平台3:1的比例付出。“更别说其他推广费用和活动。”

截至8月31日晚,周小雨的帖子,近1.4万点赞,1200多条评论,成为知乎最热的帖子之一——因为怕父母担心,周小雨迄今都不敢说自己网上发帖的事情。

“很多同样遭遇的商家私信给我,给我提供解决办法,或者建议我退让,我知道大家是劝我先赚钱要紧。对,生存和做生意都要学会圆融,但我觉得这件事情不是‘变通’的问题。”她如此强调自己的观点。

“而是我觉得美团这种做法就是错的。我为什么要退让,去让这种行为合理化呢?”她说。

8月31日中午,美团长沙负责人联系上了周小雨,称更换业务经理续签合同,“没有提到独家深度合作,但我难以接受,要求此前业务经理对反复提及的深度合作做出解释。”不过,截至目前,她并未等来相关解释。

周小雨说,不管解释是否会到来,疫情没能击倒自己,这几天的“魔幻经历”,却让自己几年来第一次陷入了怀疑——当实现梦想的生死大权,都掌握在他人之手,这梦想,还能继续下去吗?

编者注:周小雨的梦想能否继续?美团“深度合作”背后又有哪些不为外界人知原因?“极点商业”将继续关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