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决!中俄反对、欧洲盟友全跑票,美国这下尴尬了……

2020-08-15 17:52:42 环球网资讯

来源:央视军事

美国在安理会提出决议草案

要求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

但欧洲盟友无一响应

加上自己也只有两票支持

美国媒体报道称

华盛顿在联合国已经孤立无援

美国提出决议草案

遭联合国安理会否决

联合国对伊朗武器禁运将于10月18日到期。纽约当地时间8月14日下午,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联合国安理会对美国提出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进行表决。

草案要想获得通过,必须得到9票赞成、且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中无一反对。

最终,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只有美国和多米尼加共和国投了赞成票,俄罗斯和中国投反对票,法国、英国以及其余9个非常任理事国都投了弃权票,这一决议草案没有获得通过。

表决之后,白宫方面对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盟友都没有投票赞成表示遗憾。

伊朗呼吁美国吸取教训

别继续在联合国丢人现眼

对此,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发文回应称,在联合国75年的历史中,美国面临的孤立是前所未有的。尽管努力游说及施压,美国仅得到了一个国家的支持。 伊朗的积极外交和伊核协议的法律效力在联合国安理会再一次击败了美国的图谋。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

穆萨维还表示,国际社会又一次发出清晰的声音,驳回了美国鲁莽而徒劳地企图破坏联合国安理会信誉的尝试。美国政权应该从这次彻底的失败中吸取教训,不要继续在联合国丢人现眼,否则将遭到更严重的孤立。

美国大搞单边主义

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德国和中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制裁。

联合国安理会随后通过第2231号决议,对伊核协议加以核可,决定维持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至2020年10月18日。

△伊核问题六方、欧盟及伊朗代表在达成协议后合影

但是,2018年5月,美国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随后陆续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朗的严厉制裁措施。

△在近期进行的军演中,伊朗首次尝试地下弹道导弹发射

美国此举遭到伊朗核协议其他相关方及国际社会的一致批评。

法国、德国和英国领导人今年早些时候发表联合声明,对美国决定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表示“遗憾和关切”。三国重申致力于维护伊核协议,并表示愿继续与伊朗保持接触,以维护地区稳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是业经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核可的多边外交重要成果,是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和中东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支撑,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退出全面协议并对伊朗极限施压,是当前伊核局势紧张的根源。

来源:央视军事综合CCTV-7《正午国防军事》、环球深观察

相关推荐:

美媒:特朗普顾问们担心他会突然开战 曾只差一步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今年6月,美国前任防长罗伯特·盖茨曾称特朗普“虽不适合领导国家,但至少没发动战争。”然而,特朗普的顾问们对此却难以放心。特朗普意外发动战争的可能性,一直是他顾问们的“心头大患”。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日称,在与特朗普谈论军事选项时,特朗普顾问们往往非常谨慎,因为他们担心特朗普会意外发动战争。

CNN报道标题

CNN首席国家安全记者吉姆·休托(Jim Sciutto)透露,有多名美国前政府官员告诉他,随着美国与朝鲜和伊朗紧张关系的加剧,特朗普的顾问曾提醒这两个国家的官员,他们不知道特朗普接下来会做什么。

2017年,特朗普曾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是“小火箭人”,而朝方在回应时将特朗普称作“老糊涂”(dotard)。美国政府高级官员曾对此感到担忧,他们担心在这种言语对抗下,特朗普会下令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

“我们过去只认为金正恩是不可预测的,现在特朗普也是这样。”在2018年以前一直担任特朗普朝鲜政策特别代表的约瑟夫·尹(Joseph Yun)回忆道,在2017年美朝紧张关系升级时,美国国防部不愿为特朗普提供更多的军事选项,因为他们担心特朗普会真的下令对朝鲜发动大规模军事打击。尽管当时白宫对有限的选择感到失望,但国防部并没有作出让步。

“无论你给他(特朗普)怎样的选择都得小心谨慎,因为你提出的任何选项他都能使用。”约瑟夫·尹说。

白宫的一名高级官员对此却有不同说法,他表示“总统在任何时候都鼓励采取外交手段,而不是升级局势。他采取了历史性的一步,亲自会见了朝鲜最高领导人以缓和紧张局势。”

报道称,2019年,为回应“伊朗在波斯湾发动的袭击”,特朗普及其团队正考虑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向该地区的美国伙伴及伊朗领导人明确表示,他们也无法预测特朗普将采取怎样的措施。

在2019年卸任的前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米克·马尔罗伊(Mick Mulroy)称,特朗普可能做出导致冲突升级的决定,甚至演变成战争。马尔罗伊说,他们需要向伊朗传递信息以便让伊朗明白,即便是特朗普的幕僚也无法得知一旦伊朗再次袭击石油设施,特朗普会如何进行应对。

CNN称,为遏制特朗普在面临海外军事行动时作出冲动选择,这些向有关国家发出的“警告”是相关长期工作的一部分。

2019年9月,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曾遭受迫击炮弹袭击,但并没有造成严重破坏或人员伤亡。一名美国前高级官员表示,事件发生后,特朗普通过一名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官员,要求国防部提供当天对伊朗进行军事报复的选项,这让国防部官员十分惊讶。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保罗·塞尔瓦

这名前高级官员称,“他们在伊拉克呆过吗?这样的事司空见惯。”他还透露,在与白宫通电话时,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保罗·塞尔瓦(Paul Selva)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是在开玩笑吗?”后来,塞尔瓦和同样接到电话的时任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约翰·鲁德(John Rood)指示工作人员,除非特朗普本人直接指示,否则不要给白宫提供任何军事选项。而白宫这一要求并未持续很久,“在那之后就消失了”。

特朗普最终还是对伊朗采取了军事行动。今年一月,特朗普下令袭击了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少将。作为报复,伊朗用导弹袭击了美军驻伊拉克基地,并造成数十名美军受伤。报道称,许多人担心,如果美国对伊朗本土发动袭击,将引发一场全面战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