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除“四害”工人烈日下坚守,他们可爱又可敬!

2020-08-14 19:58:29 上海徐汇

当高温预警持续拉响,有一群人却站在了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据气象部门预计,未来十天,高温依然一眼望不到头,每天都是晴、热、晒,最高气温都将保持在36℃以上。

然而徐汇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烈日炙烤下,他们挥汗如雨,全身湿透,却不曾有片刻停歇。“习惯了”、“应该的”、“很正常”、“不觉得辛苦”、“这是本职工作”……一句句朴实的话语中,充满责任与坚定。

除“四害”工人:酷暑天蚊虫繁多,中午也继续工作

烈日当头,树上知了的叫声不绝于耳。此时,在徐家汇一个小区的绿化带内,王成正佩戴着口罩和消毒手套,娴熟地用一把长勺调配着手中的泥土状液体。汗水不停地从额头流下,而他依然从容地干着手上的活儿。

王成正在调配“诱蝇王”。 实习生 张超焱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摄

“这是诱蝇王,是用作苍蝇和蚊子的诱饵,用来把它们诱捕进捕蝇笼里。”王成向记者解释称。调配完“诱蝇王”,他将手中的绿色塑料盆小心翼翼地装入捕蝇笼,随即又将一个装有老鼠诱饵的红色包装放入毒鼠盒。


王成是该小区的除四害小组组长,他与组内另外7名工人负责小区除四害工作,而捕蝇笼和毒鼠盒的管理正是他们的日常工作之一。特别是在蚊虫繁多的酷暑季节里,他们穿梭于绿化带与垃圾厢房间,为老百姓灭蚊除害,保一方净土。


“‘诱蝇王’和‘溴鼠灵’(老鼠诱饵)基本上一个月更换两三次药物,但我们会定期检查诱饵是否新鲜,如果出现霉变会及时更新。”王成用毛巾抹去了脸上的汗水,厚实的口罩裹着脸庞,他略微喘着气说:“到了夏天天气最炎热的时候,诱饵容易被太阳晒干或者变质,就失去效果了,所以即使到了中午的休息时间我们也会继续工作,检查诱饵状况,到地下车库消毒,保障防护工作的质量。”

除四害工人王成给毒鼠盒内装入老鼠诱饵“溴鼠灵”。 实习生 张超焱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摄

在烈日最旺的中午时段工作,给工人带来了许多身体上的考验,中暑现象也时常会发生。王成掏出了口袋里的清凉油说:“这么热的天气下工作中暑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街道给我们提供了清凉油、花露水等物品,给我们去暑。”


紧接着,王成背上了一个装有液体杀虫剂的黄色塑料桶,来到小区的垃圾厢房,他打开大门,里面堆放着几个颜色各异的分类垃圾桶。他手持装配在塑料桶上的细喷管,将杀虫液体均匀地喷洒在墙上和垃圾桶周边。他说,喷洒了杀虫液体后,苍蝇会停留在墙上和垃圾桶上,液体中的化学物质会杀死苍蝇。

王成给垃圾库房喷洒杀虫剂。 实习生 张超焱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摄

“夏天还有一件麻烦事就是每天要早起晚下班,休息的时间更少了。”王成告诉记者,夏日工作时间会从早上8点提前到6点,下班时间也会从原来的下午4点延后到晚上8点多。“因为夏天,天气炎热,药水容易挥发,所以我们的工作会提前和延后,早上和傍晚的时候天气不太热,药水不会一喷下去就挥发掉,药效最好。”王成解释道。


离开垃圾厢房,王成带着记者查看了遍布在小区里的雨水井、车库的集水井和路边的明阴沟。他用再次毛巾抹去了脸上的汗水,继续说道:“这里会有许多幼蚊,我们的另一项工作是给这些地方投放安倍杀虫剂。正常投放频率一周一次,如果碰到暴雨天一周会投放两三次。”


正午时分,在王成平日的休息室里,几位工人正坐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是刚刚经历过上午辛苦劳动后短暂的休息时间。房间的一角堆放着五六桶矿泉水,一位皮肤黝黑的工人说:“这样一桶一桶的水,我们一天好喝五六升呢,根本不够喝。”

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正是有了这些平凡而伟大的户外一线普通工作者在高温下的坚守,无畏风雨、不惧酷暑,我们的城市才更加安全、整洁、有序,也更让人暖心、安心、放心。

编辑:曹香玉

转载请注明来自上海徐汇官方微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