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羔羊,终于有人对“苹果税”正面开战了!苹果公司暴怒,后果看起来很严重

2020-08-14 19:57:52 每日经济新闻

在全球拥有约3.5亿玩家的热门游戏《堡垒之夜》的开发者Epic Games,本周四对苹果和谷歌发起了一场“史诗性”的宣战。

该公司在周四推出了一项以折扣价格购买角色服装和武器的新功能,只要玩家直接付款给Epic,就能得到20%的游戏内货币折扣。这一做法直接挑战了苹果和谷歌商城的规则。按照现行政策,苹果和谷歌需要向游戏内购买应用收取30%分成费。

当天,苹果和谷歌接连宣布将Epic Games开发的游戏《堡垒之夜》下架,原因是该公司违反了软件分发平台的规则。

随后,Epic Games对苹果发起一项长达60页纸的诉讼,起诉苹果反竞争的举动。Epic Games还聘请了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负责人、著名律师克里斯汀·瓦尼(Christine Varney)。

而在法律诉讼以外,Epic Games还发动营销战对苹果进行攻击,苹果著名的《1984》广告被《堡垒之夜》模仿,Epic Games在广告中称暗示苹果为“老大哥”,后者禁止数十亿台设备安装《堡垒之夜》,并呼吁用户加入与苹果的反垄断战斗。

《堡垒之夜》向“苹果税”宣战

Epic Games在诉讼中称:“苹果将《堡垒之夜》下架,是其发挥主导力量对开发者施加不合理限制,并维持其在iOS应用内支付市场垄断地位的又一例证。”

《堡垒之夜》是一种跨平台的游戏,玩家可以在不同设备上玩这款游戏,包括主机、PC和苹果以及安卓智能手机。

今年5月1日,Epic Games宣布游戏同时在线玩家数超过1230万,为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这个数字是吃鸡鼻祖《绝地求生》的40倍。5月6日,其官方再次宣布,《堡垒之夜》注册玩家突破3.5亿人。这也让它成为了史上玩家人数最多的游戏之一。

此外官方还表示,仅在4月份,《堡垒之夜》玩家的游戏时间就超过了32亿小时。不过并未公布月活或日活数据。

截自《堡垒之夜》国服官网

研究机构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堡垒之夜”玩家在苹果商城的支出已经达到12亿美元,在苹果设备上下载估计超过1.33亿次。据第一财经报道,《堡垒之夜》的主要收入仍然来自主机和PC,而APP收入比重不大。

Epic Games表示,对苹果发起诉讼,并不是寻求资金方面的补偿,而是希望在法律上给苹果公司的政策施压,迫使其做出改变。

Epic Games创始人CEO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以长期倡导游戏生态开放而知名。他近期不断施压苹果和谷歌两大巨头,公开称平台收取分成费是“绝对的垄断”。“苹果通过对软件发行和变现的绝对垄断,锁定并破坏了生态系统。通过把竞争对手排除在他们所保护的业务之外,来防止对其生态体系造成竞争。”

苹果公司则认为,Epic Games在应用内擅自启用了一个未经苹果公司审查的功能,违反了苹果商城的政策指南。“这一指南适用于苹果平台上的所有开发者,以确保苹果商城用户的安全。”

Epic Games对苹果公司的起诉,还赢得了同样起诉过苹果的Spotify公司的支持。Spotify发言人亚当·格罗斯伯格(Adam Grossberg)在一份提供给外媒的声明中表示:“我们赞扬Epic Games的决定和立场,苹果公司的不正当行为使竞争者处于劣势,长期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确保iOS平台的竞争性和公平性是一项迫切的任务,意义深远。”

一些游戏业内人士认为,苹果体量与Epic Games相比仍然大很多,Epic Games除了能够获得更大的关注度之外,要赢得苹果的诉讼不容易。

同时,Epic Games也对谷歌公司提起诉讼,认为谷歌在Google Play商店中实施的支付限制构成垄断,同时违反了美国联邦《谢尔曼反垄断法》和加州反垄断法《卡特赖特法》。公司表示,对Google Play作为Android应用分发平台却要求“应用内购买时使用谷歌商店账单系统”感到担忧。

(注:由于安卓开放的生态中有许多应用商店存在,所以安卓用户还可以在其他App商店上下载《堡垒之夜》手游。但在iOS平台,游戏被下架之后,用户们就失去了唯一的下载路径。)

库克此前自辩“苹果税”:

收费不高,不会考虑放弃这部分利润

天下苦“苹果税”久矣?

有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iOS上的游戏安装量同比增长了近20%,下载量高达25亿次,部分原因是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让人们不得不“呆在家里”。Sensor Tower称,《堡垒之夜》是这一时期下载量最多的游戏之一,安装量超过900万次。如果Epic Games可以绕过苹果的支付系统获得Fortnite的全部费用,苹果将损失数千万美元。

而近两年,苹果商店因30%的数字交易费用(即“苹果税”)备受质疑,但即便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苹果也一直没有取消这项收费。

去年3月, Spotify向欧盟委员会投诉苹果垄断市场打压对手,其App Store的控制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并称后者不公平地限制了其音乐流媒体服务的竞争对手;

去年7月,美国一些iOS开发者针对苹果发起集体诉讼,认为苹果100%掌控了整个iOS的应用市场,且禁止iPhone、iPad用户从第三方下载软件,利用垄断地位向开发者征收有“苹果税”之称的佣金。

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宣布对苹果应用商店和苹果支付发起反垄断调查,调查矛头直指苹果公司在应用商店收取的分成。

上月底,苹果、谷歌、亚马逊以及Facebook四家科技巨头的CEO在美国国会举行的反垄断听证会上作证,四巨头的CEO已分别给出了自己的听证会证词,以辩驳垄断的说法。

库克表示,尽管苹果相信监管审查是合理的,但公司不会在事实问题上作出任何让步,并反驳了苹果存在反竞争行为的指控。

在垄断这一指控上,苹果被质疑最多的“苹果税”。对此,库克在发言稿中称,苹果的佣金与大多数竞争对手收取的佣金处于同一水平或更低,苹果推出App Store之前,软件开发商为发布其作品要支付50%-70%费用,苹果收取的佣金数额远低于此。

“自App Store推出后的十多年里,苹果从未提高过佣金或者增加单一收费。实际上,苹果已经削减了订阅时抽取的收入分成,为更多应用种类提供了分成豁免,App Store与时俱进,每次改变都是以为用户提供更好体验,为开发者提供有吸引力的商业机遇为指导方针。”库克强调。

至于App Store,“苹果应用商店从最初的500个应用程序发展到现在的170多万个,其中只有60个是苹果自家应用。”库克说,“显然,如果苹果扮演的是看门人的角色,我们所做的就是把大门开得更大。我们希望在应用商店中尽其所能地提供任何应用程序,而不是阻止它们。”

事实上,苹果严格控制着软件商店,不愿意放弃30%的佣金,因为这是其年收入463亿美元的互联网服务业务的核心。

北京商报此前报道称,从苹果这几年的业绩中可以看出,其硬件业务已经走上了下坡路。该公司第二财季财报显示,iPhone、平板电脑、个人电脑业务的营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第一大业务iPhone遭受的冲击最大,营收同比下滑6.7%,创下过去四年同期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苹果“软实力”在增强。苹果服务业务第二财季营收为133.48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15亿美元,同比增长16%,营收占比首次达到23%。华尔街分析师也预测,苹果公司第二自然季度(第三财季)服务业收入为131亿美元,同比增长15%。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苹果的服务业收入中,大部分来自传统服务产品,如软件商店和授权交易,而不是新的互联网产品。根据苹果公司6月公布的数据,2019年App Store应用商店的收入为5190亿美元,其中,4130亿美元来自实物商品和服务,只有610亿美元来自数字产品和服务。

编辑|赵云 杜恒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