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为何会爆发七国之乱?浅谈古代削藩的不同政策选择

2020-08-14 19:56:34 国子监小祭酒

我个人的观点是,汉景帝初年的七国叛乱,主要归因于汉景帝和晁错激进的削藩政策。虽然晁错在《削藩策》中强调:“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祸小;不削之,其反迟,祸大”。但从整个古代的削藩之策来说,晁错的言论或许并非是最好的选择。

汉景帝即位之初(大约在公元前156-154年之间),天子刘启根据御史大夫晁错的《削藩策》,开始逐步剪灭刘姓诸侯王。朝廷依据各种借口和原因,先后削减了楚王刘戊的东海郡;吴王刘濞的豫章郡、会稽郡;赵王刘遂的河间郡以及胶西王刘昂的六个县。

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在上谕削减吴王豫章郡、会稽郡到达吴地之时,吴王刘濞、楚王刘戊、赵王刘遂、胶西王刘昂、济南王刘辟光、菑川王刘贤、胶东王刘雄渠等7位宗室诸侯王,以“清君侧”为名发动叛乱。

叛乱之初,汉景帝刘启并没有良好的应对手段。在大臣袁盎的建议下,汉景帝诛杀了削藩的始作俑者晁错。但已经叛乱的七大诸侯王并没有因此停下进攻的步伐。

在关键时刻,汉景帝想起了其父汉文帝驾崩之前对自己说的一番话。

孝文且崩时,诫太子(景帝刘启)曰:“即有缓急,周亚夫真可任将兵”。

于是,汉景帝拜中尉周亚夫为太尉,将兵东击吴楚。周亚夫不愧一代名将,在短短三个月之内,就平定了七国之乱,七大诸侯王尽皆身死。

首先,汉景帝削藩有着极强的现实需求。

汉景帝刘启一共十四个儿子。按照祖制,除太子外,其余十三个儿子都需要分封。但是,当时分封的地方却不够了。

七国之乱前,汉景帝通过正常收回无嗣诸侯领地或强制切割诸侯领地等方式弄来了六个地方。将自己的六个儿子(刘德、刘彭祖、刘阏、刘馀、刘非、刘发)分别封于河间、广川、临江、淮阳、汝南以及长沙。但其余七子的封地依然无法解决。

按汉朝祖制,宗室诸侯王平均要占据三个郡的领地。因此,汉景帝至少要拿出二十一个郡才能将剩余七个儿子安排妥当。但当时中央朝廷直接控制的仅有十五个郡。这些郡都是中央政府主要财政来源,因此不能拿出来分封诸王。

此时,汉景帝处于两难的境地。儿子们一天天都在长大,再不分封,人心将不稳。如果要分封,国家又没有那么多土地。因此,汉景帝就将注意打到了已经存在的诸侯王身上了,这些诸侯王大多跟是跟汉景帝关系比较远。比如,吴王刘濞是刘邦哥哥的儿子、齐国诸王是刘邦长子刘肥的儿子们。经过好几代的发展,诸王跟中央的关系已经疏远了,汉景帝剪除他们的心理负担也就很轻了。

其次,晁错的《削藩策》为汉景帝削藩提供了理论支持。

汉景帝对于晁错的信任无以复加。早在刘启当太子的时候,晁错就跟随在他身边。到刘启继位后,晁错更是受到皇帝的宠信。《史记 晁错列传》记载:

景帝即位,以错为内史。错常数请间言事,辄听,宠幸倾九卿,法令多所更定。

刘启对于晁错的宠幸超过了九卿,国家法度律令大多由晁错决定。在此种情况下,晁错向汉景帝上书了《削藩策》。汉景帝召开御前会议,讨论晁错的上书,由于晁错势大,群臣都“莫敢难”,只有魏其侯窦婴反对晁错的意见。《史记 晁错列传》记载:

迁为御史大夫,请诸侯之罪过,削其地,收其枝郡。奏上,上令公卿列侯宗室集议,莫敢难,独窦婴争之,由此与错有郤。错所更令三十章,诸侯皆喧哗疾晁错。

但实际上,晁错的《削藩策》是迎合了汉景帝的需求,为汉景帝削藩提供了理论依据。尤其是,《削藩策》中提到:

“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祸小;不削之,其反迟,祸大。”

这种言论,为汉景帝加速削藩,收回领地,提供了很正当的理由。无论是否削藩,诸侯王都会反,那还不如现在就削藩。实际上,晁错的这种言论有待商榷。因为,没有事实能证明诸侯们早有反心。但不管怎么样,晁错的《削藩策》为汉景帝提供了速速削藩的理论支撑。

最后,汉景帝和晁错采取了激进的削藩政策逼反了诸侯。

汉景帝的需求和晁错的理论一拍即合。于是,中央政府开启了急速的削藩运动。先后削减了楚王刘戊的东海郡;吴王刘濞的豫章郡、会稽郡;赵王刘遂的河间郡以及胶西王刘昂的六个县。

汉高祖刘邦在封刘濞为吴王的时候,就说过“天下同姓为一家也”。现在汉景帝誓要剪灭宗室诸侯王,诸侯同为高祖宗亲,大汉江山也有一份,他们肯定不能坐以待毙。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反了还有一丝机会,不反就只能等死。诸侯王的选择显而易见。

所以,实际上,景帝朝的七国之乱,首先是源于汉景帝分封诸子的现实需求,而晁错的《削藩策》给了汉景帝名正言顺的削藩理由。当然,汉景帝之所以采取如此激进的削藩手段,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的儿子一天天在长大,急需获取领土进行分封。

晁错立主削藩主要是他认为诸侯王早晚必反。但是否如晁错所说,诸侯王早有反心呢?吴王刘濞第一个反叛的事实似乎证明了晁错推论的正确。

晁错认定吴王早有谋反之心主要基于以下原因:

今吴王前有太子之郄,诈称病不朝,於古法当诛,文帝弗忍,因赐几杖。德至厚,当改过自新。乃益骄溢,即山铸钱,煮海水为盐,诱天下亡人,谋作乱。

这里面隐含有三点原因:第一“称病不朝”,按照祖制,西汉诸侯王每年都要赴长安朝拜天子,但吴王不去,如此不尊重朝廷,这是有反心。第二“即山铸钱,煮海水为盐”,也就是说吴王通过铸钱和煮盐增加收入,这是在为谋反储备经济力量。第三是“诱天下亡人,谋作乱”。这是说吴王收揽天下犯禁之人,储备造反的人员力量。

如果稍加分析,就会发现上述这些理由并不能完全确凿。

首先,吴王“称病不朝”。主要是吴王太子在汉文帝时被刘启所杀,吴王自然痛心疾首。汉文帝也很体谅吴王,准其免朝。所以晁错说吴王不朝有反心有些牵强。

其次,“即山铸钱,煮海水为盐”是发展吴国地方经济的措施。对于吴王来说,逻辑很通顺。而且汉初允许诸侯王铸钱贩盐,吴国此举合情合理。

最后,“诱天下亡人,谋作乱”,这一条是说在其他地方犯罪的人,如果逃到吴国,就受到保护,不再治罪。但担任过吴国丞相的袁盎曾经说过,“如果吴国招揽的这些人真的能影响吴王,那么他们肯定不会劝吴王造反”。实际上最后吴王造反的力量,大多依靠的宗室子弟,并非亡人。

所以,吴王刘濞是否早就有了造反之心,值得商榷。

其实,就削藩而言,并不是自汉景帝开始。而是从汉文帝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汉文帝采取了更加温和的方式。

削藩的方式主要有三种:第一就是汉景帝的粗暴削藩方式;第二种就是等待诸侯王自然绝嗣或犯错之后收回领地;第三就是汉文帝的“众建诸侯而少其力”与汉武帝的“推恩令”。

从后世上帝视角来看,汉景帝模式是最不好的一种,它会直接引发诸侯王叛乱。而等待诸侯王绝嗣或犯错又太被动,耗时也长,不够经济。最佳的方式就是汉文帝和汉武帝采取的:令诸侯王子孙,依次分割享受其父辈封地。

从最佳措施的效果来看,一方面诸侯王领土越封越小,能够达到“力少则易使以义,国小而亡邪心。”的效果。另一方面,诸侯王自己的后代都有分封资格,因此大家都比较满意,从而避免了诸侯和中央的矛盾。

可以说这种方式是极为厉害的阳谋。正大光明让你看到我的目的,但你又不得不落入我的计谋之中,可谓厉害之极。

七国之乱,与汉景帝、晁错的削藩政策是紧密相关的。这七个国家中,有四个国家是直接被削去土地,另外三个国家与胶西国同属于“诸齐”系统。除此之外的其他诸侯国,由于没有被削地,并没有响应叛军。由此可见,七国之乱或许正是汉景帝政策的选择不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