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日大涨90%,市值超400亿美元!连亏三年后,贝壳找房赴美上市

2020-08-14 19:52:24 财经锐眼

文章来源:财经锐眼

瑞幸爆雷后,中概股处境艰难,不少中概股都在考虑回归A股。

值此多事之秋,贝壳找房却选择赴美上市,而且上市当天股价大涨近90%,着实引人瞩目。

但风光上市的背后,贝壳找房引以为傲的ACN模式备受质疑,公司一路狂奔的背后,衍生风险也如影随形。

成立两年零四个月后,贝壳找房登陆美股,迎来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

8月13日,贝壳找房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IPO定价为20美元/ADS,股票代码为“BEKE”,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

上市当天,贝壳找房股价高开高走,开盘价为35.06美元,较发行价上涨75.3%,盘中涨幅一度高达89.38%,截至收盘报37.44美元,全天上涨87.2%,公司总市值达422亿美元。

实际上,贝壳找房诞生于2018年4月,至今仅存续2年零四个月,但贝壳找房一出生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它的前身是成立长达19年的链家

2001年,左晖在北京开出第一家“链家”门店,自此踏入房产中介行业。2018年,链家成长为房产中介行业佼佼者,左晖也意识到线上平台的重要性,于当年4月推出贝壳找房。

2019年,贝壳找房与链家合体,将链家全部资源并入麾下,当年就实现了2.12万亿的总交易额,成为仅次于阿里的中国第二大商业平台,并开始为上市做准备。

各路资金的推波助澜,无疑加快了贝壳找房的上市速度。今年3月份,贝壳找房完成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即总额24亿美元的D+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40亿美元

在链家进化为贝壳找房的整个过程中,从来不乏资本的青睐,而且都是大有来头的明星资本。

2016年,链家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华兴资本、百度、腾讯、新希望集团、海峡资产、源码资本、经纬中国、执一资本等;

2017年,链家完成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融创中国、万科、高瓴资本、腾讯、华兴资本、新希望集团等;

2019年,贝壳找房完成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碧桂园、海峡资本、新天域资本、高瓴资本、腾讯、华兴资本、源码资本等。

在贝壳找房的身后,是一个星光熠熠的投资团队,无论是腾讯、百度、华兴资本、高瓴资本,还是万科、融创、碧桂园,你能想到的明星资本或者房地产大佬,基本都在里面了。

贝壳找房赴美上市,明星投资团队依然前仆后继:腾讯认购至少2亿美元,高瓴和红杉分别认购1亿美元;Fidelity认购至少2亿美元,与Fidelity关联的实体拟认购2亿美元。

IPO后,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持股(B类普通股)26.2%,又因部分股东将其持有的A类普通股投票权授予左晖代理,故左晖投票股权占比为42.4%,有82.8%投票权;

腾讯持股为11.1%,为第二大股东,有3.3%的投票权;软银旗下SVF II Shell Subco(Singapore)Pte. Ltd.持股为9.3%,有2.8%的投票权;高瓴资本持股为4.8%,有1.4%的投票权。

那么,贝壳找房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可以吸引这么多的明星资本为它站台?

不同于链家只服务于C端的业主与购房者,贝壳找房还把业务延伸到B端,说服其他同行入驻平台,将其他房产中介从竞争对手变成了客户

除保留链家原有的自营业务外,贝壳找房还面向广大中小门店推出“德祐”作为加盟品牌,随着入驻平台的同行越来越多,贝壳找房还开发出一套全新的ACN模式。

ACN模式即经纪人合作网络,通俗来讲就是房源信息共享,各家门店的经纪人都可以参与到同一笔交易当中,交易达成后按照不同角色的分佣比例进行分成

区别于58同城、安居客的流量收费模式,贝壳找房的ACN模式根据门店营收抽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一般在8%-12%之间。

马化腾非常看好ACN模式,称其启发了自己推动腾讯产业互联网变革,并一掷千金成为贝壳找房的二股东,还在微信第三方服务为其争取了一席之地。

能把竞争对手变成客户,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贝壳找房非比寻常。当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贝壳找房的业绩也一路飘红。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贝壳找房的年度营收分别为255亿元、286亿元、460亿元,真的是一年迈上一个新台阶。

2020年上半年,贝壳找房实现营收272.6亿元。受疫情因素影响,一季度净利润亏损12.3亿元,但二季度净利润为28.39亿元,上半年算是扭亏为盈了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贝壳找房的二手房交易收入125.6亿元,新房交易收入139.8亿元,新房交易收入首次超过二手房。这意味着以二手房业务起家的贝壳找房已经迎来新生。

人红是非多,在贝壳找房靠ACN模式一路狂奔的同时,该模式也遭遇外界高度质疑。

贝壳找房面世之初,就有业内人士质疑,贝壳找房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在资源分配时难免有失公允,优质资源主要集中在亲儿子链家和德祐手中,其他中介只能跟着喝口汤而已。

实际调查发现,在贝壳找房的二手房交易页面,三位推荐经纪人当中,至少有两位是“自家人”。

随着贝壳找房业绩节节攀升,公司净亏损也在同步扩大。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贝壳找房净亏损分别为5.4亿元、4.3亿元、21.8亿元

因平台入驻量大幅提升,贝壳找房对外支付的佣金规模也水涨船高,其中行政管理费用占比最大,2019年付出84亿元,2020年上半年则是31亿元。

其次是营销费用,2017年至2019年,贝壳找房的营销费用分别为10亿元、25亿元、31亿元。贝壳找房坦言,为吸引更多用户和房地产经纪商入驻平台,今后该费用将继续增长。

此外,贝壳找房还签约黄轩作为品牌形象代言人,携手分众传媒在地铁、电梯间等人流密集区发布海量广告,这又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为加快新房业务发展,贝壳找房采取了激进策略。截止2019年底,贝壳找房支付给房地产开发商的保证金余额为30亿元,应收账款为72亿元,加起来已经超过百亿规模。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贝壳找房的应收账款为78.25亿元,其中新房交易服务的应收账款为71.51亿元,占比高达91.39%。

如今疫情尚未完全消退,各家公司都在努力维持现金流稳定,贝壳找房在新房业务上押注不少资金,给公司未来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结语

回顾贝壳找房的上市历程,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资本在其中充当着重要角色,也是促使贝壳找房一路狂奔的幕后推手。

即便贝壳找房成功上市,外界对其担忧有增无减。瑞幸爆雷后,美股市场对中概股的监管力度更胜从前,资本色彩浓厚的贝壳找房,也要时刻警惕被做空的风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