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里看见美丽中国:绿水青山涵养“诗意栖居”

2020-08-14 19:33:22 新华社客户端

空中俯瞰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7月28日摄,无人机照片)。

7月28日,游客在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留影。

7月28日在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拍摄的矿山遗址。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黄宗治摄

新华社北京8月14日电(记者商意盈、王俊禄、方问禹)8月14日,《新华每日电讯》刊载题为《绿水青山涵养“诗意栖居”——在“浙”里看见美丽中国》的报道。

15年来,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诞生地的浙江,通过大力转变发展方式,以生态保护唤回绿水青山,打通向金山银山转换通道。之江大地,山海之间,绿色已成为发展最动人的色彩,良好生态正成为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在“浙”里,我们看见了美丽中国的鲜活模样。

(小标题)补齐生态短板,重塑美丽江南

江南清丽之地,遇见安吉余村。移步换景的农业观光区、生态旅游区、美丽宜居区,被一条开满鲜花的乡村绿道串联。

“正是江南好风景”,春天时正在清理的荷塘,如今花开荷香四溢,莲叶青翠欲滴。接天莲叶映照蓝天白云,一派江南好风光。

不管阴晴雨雪,余村总是游人不断。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慕名寻访,在铭刻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大字的石碑前驻足凝望,感受15年来一个小山村的美丽蝶变。

“15年前,这里水泥厂、矿山遍布,漫天灰尘让人睁不开眼。今天的余村已成为国家4A级景区。”载着游客观光的电瓶车司机姜志华说。

沿着绿道走来,余村村党支部书记汪玉成扳着手指介绍:当年拆迁的水泥厂旧址,复垦复绿后变为五彩田园;村里流转的500多亩土地,经过规划设计,成为油菜花田、荷花藕塘,春有繁花夏有景……

记者走进春林山庄,山庄主人潘春林正在为游客准备土菜食材:笋干烧肉、土鸡煲、咸肉炖笋……基本都是就地取材。

边忙手里的活计,潘春林边向记者讲述创业历程:“我以前是石矿的一名拖拉机手。矿山关闭后,总要找新的出路。看到村里鼓励发展特色农业、休闲旅游等产业,我就办起了村里最早的民宿,收入增加几十倍不说,睁开眼就是绿色,让人身心舒畅。”

余村是浙江发展的一个缩影。21世纪初,浙江虽然经济高速增长,人们面对的却是不蓝的天、不清的水、不绿的山。传统的高污染、高能耗、高资源消耗模式走到了十字路口,虽然口袋越来越鼓,但环境状况越来越堪忧。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15年来,余村坚定践行这一理念,走出了一条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可持续发展之路,美丽乡村建设在余村变成了现实。

15年来,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指引下,浙江以“八八战略”为统领,“千万工程”、生态省建设等持续推进,在美丽乡村、美丽城镇、全域大花园等领域深度拓展,既定方向不动摇,一张蓝图绘到底,全力打造“诗画浙江、美好家园”,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地处浙西南山区的庆元县,绵绵群山的最高峰被称作百山祖。“保护生态以前被看作负担,现在是生产力。”浙江百山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星丽说,因为环境质量上乘,企业洁净车间过滤漂浮物、微生物的成本,每年能节省超过10万元。

美丽生态变身“经济要素”,环境改善激发资源价值……从丽水到浙江,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在探索中逐渐清晰,生态优势正源源不断赋能浙江的高质量发展。

(小标题)根植绿色大地,发展生态经济

2005年,浙南温州,一棵榕树在温州三垟湿地扎根。如今,榕树根深叶茂,绿荫如盖。

从早年作坊环绕、垃圾漂浮的“污水坑”,到如今成为绿意盎然、生机勃发的湿地公园,寸土寸金的温州,仔细算了“经济账”“环境账”“子孙账”,当地干群逐渐统一认识,环境就是金梧桐,生态就是生产力,在追求短期效益和涵养生态财富间权衡,“宁舍千亿,也要千年”。

“经济发展不能以破坏生态为代价。”汪玉成说,“这提醒我们,一定要加大对农田、山林、溪流等的保护力度,守护好绿水青山,让乡村越来越美丽。”

“吃祖宗饭,砸子孙碗”,是一种以牺牲自然环境换取经济发展的粗放增长模式。专家认为,必须清楚地看到,目前我国环境容量有限,生态系统脆弱,污染重、风险高的生态环境状况还没有根本扭转。随着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不断增强,“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浙江的绿色发展之路,和传统“块状经济”的转型升级密切相关。

水晶如此璀璨,过程却如此“肮脏”;有灯亮的地方,就有加工厂;这曾是30万人的生计,这是无数人想逃离的家乡……

浦江“治水馆”,记载着产业转型的变迁。2000年前后浦江水晶产业最鼎盛的时候,大小作坊遍及城乡,“母亲河”变成了“污染河”。

浦江县委书记程天云说,他们一手抓铁腕治水,一手抓产业转型,水晶企业总数由原来的2.2万家缩减至505家,但税收从整治前的3000万元提升到去年的1.35亿元,实现产值60.2亿元。

曾经小作坊扎堆的浦江虞宅乡,如今民宿、花海渐成规模,去年接待游客126万人次,旅游收入6500万元。“善待大自然,大自然就会回馈你。”副乡长金逍宏说。

从“用绿水青山换金山银山”到“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再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发展理念和方式的深刻转变。

从根本上说,保护生态就是发展生产力。这在太湖之滨的长兴也有生动注解。

弁山脚下,烟波浩渺的南太湖畔,古镇、马戏、动物馆、海洋馆、农场、湿地公园等依次铺展,冉冉升起一座旅游新城——太湖龙之梦乐园。

举生态旗、打生态牌、走生态路,这些年来,长兴县坚定不移地走绿色发展之路,将生态优势源源不断地转化为发展优势。继2003年在全国首推“河长制”,并全面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高标准谋划美丽河湖建设,绘就了一幅碧水蓝天新画卷,为县域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然而20世纪初的长兴,小、散、乱的蓄电池企业遍布乡村,加上频发的环境污染事件,基层经济和社会矛盾频发。为有效提升产业、治理环境污染,2005年和2011年,长兴县先后开展了两次蓄电池产业专项整治,大刀阔斧对铅蓄电池“低小散”企业进行关停淘汰。

2005年,蓄电池企业由175家减少到61家;2011年,数量降低到30家;目前,实际在产的企业仅有16家……虽然长兴蓄电池企业数量在一轮轮“洗牌”中大幅减少,但整个产业却并未因此一蹶不振,反而产值增长十几倍。如今,长兴蓄电池品牌占据了全国动力电池的半壁江山,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电池产业之都”。

“把绿色、高质量作为基本标尺,长兴已经过了招商引资‘来者不拒’的阶段,向选商择资、‘宁缺毋滥’转变。”长兴县发改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将把生态环境保护好,把资源集中到适合发展的平台去,让有限的资源发挥最大的效益。

(小标题)青山绿水含笑,赋能美好生活

青山有价,绿水含金。去年5月,《遂昌县大田村GEP核算报告》出炉,这是全国首份以村为单位的GEP核算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大田村生态系统生产总值达1.6亿元。“我们自己都没想到,村子里的空气和水这么值钱。”村党总支书记高桂松说。

被“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改变的,不仅是生产模式,更有生活方式。

当古村的琐碎光阴滋生出情调,被另一个“生活在别处”的群体,投来艳羡的目光——生活和产业就此出现交集。

千年古樟掩映,石头屋韵味别致;老房修旧如旧,变成了“时光邮局”“爱情银行”“月老台”;循水而行,一条名为花溪的清澈溪流穿村而过。每到暑期,浙江省温岭市坞根镇花溪村是游客休闲消暑的好去处。

花溪人爱花,路旁、溪边、田间、庭院里,玫瑰、月季、桃花、杏花、凌霄、梅花等等,一年四季花开不断。

不过,十几年前,花溪村名不副实。花无多少,溪水污浊,露天粪坑有200多个,猪圈贴着农房,村道很多鸡粪。村里还有20多家塑料颗粒小作坊,污水直排入花溪,鱼虾基本绝迹。

随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不断深化,偏僻的花溪村迎来了新生。

“露天粪坑改成冲水马桶,从治理污水,破除脏乱差,到庭院改造,村庄景区化,村里的变化翻天覆地。”花溪村村干部潘道舜说,“我们还实行乡风文明积分制,让村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推进共建共享。”

不少在外的村民也带着资金和项目返回村庄,助力乡村振兴。在外多年制作麻花的老师傅潘道林回村,开了家手工糕点店,收入可观。“绿水青山回来了,不愁没金山银山。”如今的老潘,在往来的游客中吆喝自己的麻花、糖糕,日子也愈发甜蜜。

生态文明离不开百姓参与,浙江为群众参与生态环境保护创造各种条件。如每年6月30日,被确定为“浙江生态日”;“河长”名单公示在河道旁,百姓随时可举报污染;规划项目能不能批,市民代表有否决权;抽查排污企业,市民有“点单权”……绿色文明新风逐渐形成。

万余座文化礼堂立村头,县级“信访超市”全覆盖,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枫桥经验”从治安扩展到经济、社会、生态等各领域,群众办事“最多跑一次”、群众解忧“最多跑一地”……百姓获得感不断增强,美好生活逐渐触手可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已深入人心。”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黄祖辉认为,这里的“绿水青山”,还包括冰天雪地、海浪沙滩、蓝天碧云、清新空气、适宜气候等自然生态范畴,是对优良自然生态资源的形象概括;这里的“金山银山”,不仅是指自然生态本身的价值,而且指能够转化成经济与社会的价值。

最近连续3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将“地球卫士奖”分别颁给了中国塞罕坝机械林场、浙江省“千万工程”“蚂蚁森林”项目。连续3年获奖,折射出国际社会对中国生态文明实践的广泛认可,凸显出保护全球生态环境的中国担当。(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