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嫌犯又杀人:死者系扶贫干部 村民被迫持械自卫

2020-08-13 11:47:00 澎湃新闻

8月13日11时30分许,江西抚州乐安县委宣传部方面向澎湃新闻发来的一则通报称,13日早上8时25分许,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发生一起恶性刑事案件,一名驻村扶贫干部被害,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

澎湃新闻从乐安县委宣传部获悉,曾春亮行凶地点是在厚坊村村委会。

稍早前,乐安县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值班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死者系该县医保局驻村干部桂高平。

前述值班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桂高平今年近60岁,已在县医保局工作了十几年。平日里,桂高平“为人很好,对每个人都很好”。

“现在,局里的领导都去殡仪馆了。”该工作人员说。

8月13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江西抚州乐安县杀人嫌犯曾春亮在逃过程中再次犯案,致一人死亡。目前,警方已经增派警力,全力抓捕嫌犯。

相关新闻

江西杀人犯至今在逃 小镇陷入恐慌:有人拿棍子睡觉

康乐莹至今缓不过来,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惨剧突然会降临在自家头上。

8月8日,康乐莹父母接连遇害,7岁的外甥也受重伤至今未脱离危险。陆续得知经过后,她心如刀绞。

根据警方通报,犯罪嫌疑人曾春亮至今在逃。才出狱两个多月的曾春亮,曾经因盗窃罪两次入狱,在狱中度过16年。

悬赏通告

在网络上,一段他手持锤子出现在康乐莹父母家中的监控画面广泛流传。根据康乐莹自述,此前,家人和曾春亮素不相识,发现曾春亮可疑行踪后,也曾多次前往派出所报案,但还是没有阻止悲剧发生。

康乐莹如今整夜失眠,她时常会想起,一周前,自己还和父母通过电话,但现在,他们都已不在。

康乐莹父母被杀现场

出狱

5月出狱时,曾春亮刚刚迈入44岁的大门。他上一次看到头顶蓝天,还是在8年前。裁判文书网显示,1976年出生的他,曾两次因盗窃罪入狱,在监狱里度过了16年。

曾春亮判决文书

经过多名村干部确认,曾春亮生长在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早年间前往浙江打工,此后音讯寥寥。

厚坊村委会一工作人员小石说,曾春亮父母已经去世多年,他的几个兄弟也常年在浙江打工,只有一个姐姐住在村里,曾春亮出狱后,还曾在老家待了几天。

小石表示,自己和丈夫曾在路上偶遇到他,当时曾春亮正在等车。小石的丈夫和曾春亮的弟弟熟识,看到曾春亮,还以为是遇到了阔别已久的老朋友。打招呼后,夫妇二人顺道搭载了曾春亮。在车上,夫妇二人才知道曾春亮是老朋友的亲哥哥,在小石看来,曾春亮举止正常。“下车时,他还说了一句‘麻烦你了’。”小石说。

在村干部们眼里,曾春亮也没有反常举动,只是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他一心想赚大钱,发大财,出狱后曾表露过自己想开石场的意愿,希望得到批准。

驻村干部小高介绍,村里都没有人去开采过石山,开采石场要有相关资质,而且要经过层层审批,但是曾春亮什么都没有,“太不切实际了。”小高说。

小高说,自己和曾春亮聊了半个多小时,考虑到他刚出狱,没有工作,还建议他要先稳定下来,适应下社会。小高也打算给曾春亮介绍去县里一工业园区工作,一天能有100元的收入,曾春亮听后不以为意,还反复强调这点钱根本就养不活自己。

预谋

没有待在厚坊村的曾春亮,也没有前往小高介绍的这家工厂去就职,而是到了距离他老家10公里外的山砀村。

山砀村和厚坊村同属于山砀镇,康乐莹表示,家人完全不认识曾春亮,村里人也很少听过这个名字。

她能想到的受害的唯一理由是,自己家的条件看上去不错。康乐莹家里的房子有300多平米,共五层,修建已有十年,无论是装修还是面积,都好过其他村户。

在康乐莹眼里,这是一场预谋的惊天杀人案。

根据她微博自述,曾春亮在7月22日这一天进入了她父母家中。母亲在自家三楼打扫卫生时,第一次发现了躺在卧室里的曾春亮。

康乐莹提及,母亲质问其来由后,被曾春亮用自带的螺丝刀抵住喉咙,不能发声,听到母亲叫喊赶来的哥哥在与曾春亮搏斗过程中手指被扎穿,曾春亮随后逃窜。

两天后,康乐莹的嫂子在三楼打扫卫生时又发现了其作案工具。康乐莹说,期间,家人曾两次前往派出所报案、验伤,警方很快锁定了曾春亮的信息。

因为担心意外,康乐莹家人还专门在家中楼道里安装了监控,都没来得及制止这场悲剧。

再犯

一段曾春亮现身康乐莹父母家中的监控画面在网络广泛流传,画面中曾春亮持大锤,发现摄像头后将其挪开。康乐莹表示,那是事发当天。

她在微博中详细讲述了案发经过。8月8日早上7点,其母亲在厨房做早餐,父亲和外甥小宇还在熟睡时,曾春亮进入其家中,先砸伤康乐莹母亲,后用刀将其刺死,再用锤子砸死康乐莹父亲,7岁的外甥小宇也被锤成重伤。

康乐莹外甥被锤现场

“那天姐姐出去办事了,如果她在家里,也会没命。”得知消息后,康乐莹立马从深圳赶回了老家,得知事情经过后悲痛欲绝。

“想到他们经历的一切,还有路上陆陆续续听到以及回来看到那些细节,歹徒还在逍遥法外,我的心真是切开后再揉碎,揉碎了再洒上辣椒水。”康乐莹说。

康乐莹称,8月初,外甥小宇才从深圳回到老家山砀村,在这之前,小宇是深圳一小学的班长,是少先队员,“非常聪明伶俐”。

小宇经历7小时的开颅手术后,大部分瘀血被取出,但接下来水肿、颅内压增高、感染风险加大等风险皆不可控,让一家人忧心不已。

康乐莹想不明白,当地民风淳朴,自己的父母也一向为人热心,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惨案。

悲痛

因为作案手段残忍,这一案件在网络引发强烈关注。随后警方发布通告,经查曾春亮有重大作案嫌疑,并重金悬赏捉拿。

康乐莹一家寝食难安。康乐莹说,现在姐姐“完全崩溃”,整日以泪洗面。有次哥哥忙完手里的活,整理东西时翻到妈妈去云南买的玉,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自顾自地崩溃大哭了起来。

康乐莹有时候晚上也睡不好,只要看到黑一点的地方,她总像是能看到一个人脸,或者是一把尖刀,让她很害怕,没法一个人待着。

事发地山砀村人心惶惶。康乐莹说,广场上以前有人跳广场舞、卖烧烤,热热闹闹,现在一片冷清。大家都带着防身工具,有人睡觉时身边都会放着很粗的棍子,以防万一。这段时间,曾春亮老家厚坊村的村干部要么连日在路口蹲守,要么上户去村民家里告知情况、提醒安全、安抚情绪。

看着躺在殡仪馆里的父母,康乐莹会想,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回父母的命,可是一切都结束了。

这几天,康乐莹也会想起父亲生前的叮嘱,“(我)不能接受火葬,我肯定要找一个风水宝地的”。以前,每当听到这些不着边际的碎碎念,康乐莹都会认真打岔对父亲说,“你这么年轻想些什么东西啊。”

更让她想不通的是,案发两天前,她还和父母通过电话,但如今,他们已不在人世。

(原标题:江西乐安通报“在逃嫌犯又杀人”:死者系驻村扶贫干部)

(责任编辑:侯帅_NN5533)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