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72岁骨灰级啃老族:生活在废墟里,我是无缘死预备军

2020-08-11 06:12:25 壹点灵心理

“我是被世间排除在外的人”

前段时间,一位日本72岁孤独啃老族爷爷上了热搜,引起了一亿多人的注意。

这位骨灰级啃老选手名叫前田良久,某天深夜拿着免费报纸在街头闲逛时,被《跟拍到你家》节目组发现。

他热情地邀请节目组跟拍:“先跟你说好,我家可是很厉害啊,如果你不怕被吓一跳的话就来吧!”

这位不起眼的老人,他家居然位于富人区,而且是一栋价值过亿的独栋豪宅。但由于长期无人打理,老人只能带着节目组从后门的竹林进入。

艰难拨开疯长的竹林,进屋后开灯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震惊了!垃圾,遍地的垃圾!

虽然房子很大,房间也很多,但360°无死角全方位几乎都堆满了垃圾,基本无法落脚。

而老人就睡在垃圾堆的被炉中,榻榻米经过N年的沉淀,已经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凹陷,看上去还挺符合人工力学的3D定制。

地上还有大量的纳豆空盒子。老人平时的主要食物就是纳豆和洋葱,冰箱里也储存了很多,因为便宜。

从来不收拾屋子,自从父母过世后,老人坦言:差不多有20年没打扫了。吃饭就蹲在一个电饭锅前,吃完也不洗。

由于煤气已断,无论冬夏,洗澡就用凉水冲一下。没工作,没亲朋好友,没社交,这样孑然一身的日子,一过就是几十年。

老人对镜头轻描淡写地说:“我是被世间排除在外的男人了。”

其实,前田爷爷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工程师,小时候经常一家四口去远足、骑马、野餐.....照片中的他,俨然是个上流社会的贵公子。

他曾就读于有名的私立高中,班里的学生几乎都是精英学霸。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但前田连续几年都没考上理想的学校,不断被同学鄙视、嘲笑。

他说,有天浑浑噩噩地走在东京街头,觉得不能再深想“自己在社会的价值”这个问题,否则就要崩溃。

后来出去找工作,因为没有学历,只能干一些工人的活,做重活不在行,又不断被开除。

生活的种种失意,让他开始酗酒,一段时间后把肝脏喝坏了,只能回到家跟父亲在一起,过起啃老的生活。

时间不断流逝,40年前母亲去世,20年前父亲去世,妹妹也早于他离开人世,就连周边认识的邻居也不在了。

他被独自留在了人间,仅靠着父亲的遗产度日,活在一个完全真空的世界里。人们看得到他、碰得到他,他却无法再和人产生亲密的联系。

“有人的地方才叫人间,已经没有人认识我了。”他说。

“如果是你的话,认识的人都死了,你还有活着的意义吗?”

他打算把剩下的钱用完,再活七八年就离开人世,并希望最后可以安乐死、减少煎熬。

前田爷爷的一生,是不断在与社会失联的一生。

失去与工作的联系、化身啃老族,断了职场缘;单身无后代、失去与亲人的联系,断了血缘;久居日新月异的大城市、没有故乡,断了地缘;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际,断了社缘。

最终,他成为一个“无缘者”。

而这样的人,在日本并不是个例。早在2010年,NHK电视台就出版过一个纪录片《无缘社会》。

这部片子指出:日本正在滑向一种“无缘社会”。所谓的无缘是指一个人由于无子、失业、不婚、城市化等主动或被动的原因,失去了最基本的社会关系纽带,总结下来就是没了“职缘”、“血缘”、“地缘”、“社缘”。

他们像浮萍一样,有一天死去了,也没有任何人关心过问,沦为“无缘死”。

据 2015年最新调查数据,日本20个政令市里,平均每30人就有1人是无缘死去的。而在一线城市大阪,无缘死的比例上升到了1/9。

缘的崩塌,每个普通人的困境

大森君,出生在秋田,是三男三女的六个兄弟姐妹中的第三个男孩。父亲早亡,两个哥哥因战争和生病相继去世,几个姐姐后来也嫁人,他便成了全家的顶梁柱。

(小学合照中的大森先生)

高中毕业之后,他一直在本地一家木工厂做门窗隔扇的手艺活。33岁时家里破产,便把母亲留在老家,前往东京打拼。在一家供餐中心兢兢业业干了20年,从未缺勤。

退休后,他还在干按天计酬的合同工,过了七十岁也没闲着。每天的工作是清除工厂大型机器上的油污,又脏又单调,日薪1万日元。

这么辛苦地攒钱,是为了每年能给葬在故乡庙里的父母寄香烛供品费。他希望,自己也能随双亲葬在一起。然而,事与愿违。

73岁的一天,他死在单身公寓,遗体一周后才被发现。政府部门收集线索、在媒体上刊登信息,想要确认死者身份。但是,没人来认领。

(报纸上记录着死者的性别、住所、服装与死亡原因等信息)

他被定性为“在途死亡者”,也即“无缘死”。寥寥几行字,概括了一生。

大森君是举世无亲,但有人即便还有亲人在世,也逃脱不了“无缘死”的宿命。

一个49岁的男子,在公寓房用游戏机的连接线上吊自杀了。他被工作过很长时间的公司解雇,后来成为出租车司机。生活困苦,妻子与他离婚,失去工作与家庭的他最终选择自杀。警察请前妻去认领遗体,却遭到拒绝:“我已经开始第二次人生,不想再跟他有什么关系。”

一个68岁的男子在人行道倒地死亡。他十几岁时离开老家,结过一次婚也有孩子,可后来离婚了。警察联系了他还在老家的哥哥,哥哥拒绝认领:“五十多年了,连个音信都没有。虽说是我弟弟,可我不想跟他再有什么瓜葛。你们去找他的孩子认领吧!”

亲属间的关联,日趋脆弱。在往昔,三代人甚至更多代人共同生活的场景稀松平常。如今社会以“小家庭”为核心,并开始朝“单身户”方向迈进。即使是亲人,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十分冷淡。

无缘死现象的增多,还催生了一个新行业——特殊清扫公司。

特殊清扫业受托于政府,专门替家属整理遗物,将死者的存折、照片和信件等物品放在纸板箱里保管起来。

而无人认领的骨灰,则会寄到寺庙,那里有一个共同坟墓,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埋葬在一起的地方。

有些人即便有亲属,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也会提前预定,并签署“直送火葬”协议,死后把自己葬进共同坟墓。

血亲关联的脆弱、雇佣状况的恶化、人际交往的淡薄、故土关联的丧失……曾经维持着关系的“缘”都在逐一瓦解、崩塌。随之而来的,是个体如孤岛般存在的社会 ——「无缘社会」。

老龄化和单身化是影响日本无缘社会的两个主要因素。

按最新数据,日本连续11年人口负增长,65 岁以上人口约占总人数1/3,某企业不得不将退休年龄放宽至80岁。

老人单身化现象也特别显著,仅在2005-2030的25年间,就会增加将近一倍。

加速单身化的新动力,还有不婚的增加。如果将 50 岁仍未结过一次婚的人的比率称为“终生不婚率”,据预测到2030年,男性的终生不婚率会上升到大约 30%,而女性将达到 23%。

不婚,甚至不需要性生活。日本2010年的调查显示,18~50岁的未婚者中,61.4%的男性没有性伴侣,女性则为49.5%。其中43%的人,直到34岁也从未有过性经验。

导致不婚率上升的因素有几方面:互联网和城市化改变了生活方式,独身宅家也能生存;到了某个年龄必须结婚的社会规范,正在弱化;女性的经济实力上升,不结婚也能够生活的人增加了。

而结婚,就要增加住宅费和子女教育费的支出,这些费用无法筹措,想结婚也结不了。

在中国,这些问题也同样明显。北上广深“空巢青年”的出现,似乎暗示了无缘社会在我国已初见端倪,以后我们真的会迎来这个阶段吗?

“无缘预备军”的觉悟

2013年豆瓣上曾惊现“孤寡人士中老年收尸互助”小组,2万多组员,大部分是8090后。年轻一代似乎已提前预备孤独终老的问题。

据民政部统计,2019年中国的单身人口高达2.6亿,独居人口也从1990年的 6%上升到 2013年的14.6%,超过 5800 万人在一个人生活。

虽然独居比例在上涨,但中国的独居大军正处壮年,有多少人能真正选择一辈子独身,还是个未知数。眼下如何生活,依然是每个人的选择。

① “网缘”连接彼此

在这个“只要一台手机就可以活下去”的时代,独居生活似乎变得不再可怖。看电影时开弹幕,想说话时找网友,一键开启视频直播随时可以让外界看到自己。

网络,连接着每个人。有朋友喜欢给主播打赏,让他们主动与自己聊天,以驱逐孤独感,获得内心的满足。

有主播还在家中装上摄像头,把自己的生活呈现在网络上。日本一位“猫男”选择了这种方式,觉得即使哪天突然不幸面临死亡,也会有人在看到后帮他打急救电话,不至于成为“无缘死者”。

② 成家有助于立业

有一项研究,对比了同龄的年轻人,发现结婚生子的人的收入,普遍比单身的人高。可能很多人觉得要先有钱,才能生孩子。但结果表明,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后,才更有赚钱的劲头。

责任,不单纯是一个负担,更可能是一种生活的动力,赶着你有所作为。前田爷爷也笑着劝记者:“你组建一个家庭比较好。”

③ 组团养老

你是不是也幻想过,退休之后和姐妹们住在一起“抱团养老”?这种模式已被日本七位勇敢的老太太实现了。

发起人村田幸子,年轻时是NHK的播音员 ,终身未婚。从2002年开始,花了6年时间寻觅养老姐妹团的成员:入选者需单身,生活自理能力较强,认可近邻养老的理念,最重要的是有一定积蓄。

团员甄选过程还蛮顺利,7位女性年龄从71岁到83岁不等,6个终身未婚,1个离异单身,在同一幢公寓了买了7个单间,组成了养老姐妹团“个个Seven”。

春天,她们定期去赏花。夏天,她们度假去看烟火。学电脑、开茶话会、畅谈理想中的葬礼、平时生活中互帮互助,这些独立坚强的女性们,正尝试用一种全新的方式度过人生的秋天。

“组团养老,不是为了找人照顾自己,而是为了活得有质量和尊严。”

河上君曾是一名努力工作的营销人员,因劳累患上重病,失业后又被妻子抛弃。崩溃的他曾跑到河边准备自杀,幸好被救援队及时救助。

现在他在一家教堂帮助其他“无缘”群体,用废弃的豆腐渣制作饼干。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只要你愿意。

- THE END -

·壹点灵,关注个人心理成长,陪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