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镭:堪培拉丢了“交朋友”的宝贵智慧

2020-08-11 05:34:43 环球网资讯

虽然出于地缘政治和经济竞争等考虑,印度一直拒绝澳大利亚在印太发挥更大影响,但今年以来堪培拉一面努力争取加入印度“马拉巴尔”联合军演,一面推出未来十年期的巨额新版国防预算,并与美国在“2+2”对话会上商定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合作,这些行动已不单单是对美国的附和,而是某种意义上的主动挑事。澳大利亚一些政治人士不无忧虑地指出,澳美如此挑动地区紧张局势可能会导致“擦枪走火”,甚至不排除会引发“热战”。

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和漫长的冷战岁月后,亚太地区各国民众率先认识到和平与发展的重要性,因而在上世纪70年代便逐渐摒弃各种名义的冷、热战,开始了汉斯·摩根索和约瑟夫·奈称之为“复合依存”的不同制度、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国家间互利合作,这才有了亚太地区新兴国家在20世纪下半叶的接踵而起,乃至整个地区的整体性崛起。

澳大利亚并没从二战后追随美国的历次战争中获益,相反它在越南战争中不仅蒙受了巨大的人、财、物损失和社会撕裂,而且经济在战后曾长期萎靡不振,失业率高企,以至于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预言,澳大利亚将于世纪之交沦为“亚洲贫困的白人垃圾国家”。但是澳大利亚很幸运,中国经济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迅猛增长不仅帮助吸收了欧美等发达国家无法消化的澳大利亚铁矿、煤炭和天然气等资源,而且推动了澳大利亚旅游、留学等“无烟工业”发展,使澳大利亚进入了史无前例的长达30多年的经济繁荣期。

因为没有战争的残酷杀戮,只有合作共赢的和平红利,澳大利亚经历过战争岁月、具有战略思想的政治家们,如霍克、基廷、霍华德等均表示欢迎中国的和平崛起,并积极构建亚太经合组织(APEC)等旨在推动亚太地区一体化的“大家庭”。陆克文、吉拉德和阿伯特等前总理更将中澳关系由“贸易伙伴”依次推高至“战略伙伴”和“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现任总理莫里森口头上表示“欢迎中国崛起”,但行动上却在大幅增加军费开支,并给美国扩大在印太驻军规模和军备部署提供条件。实际上,前总理霍华德早在2005年会见美国总统小布什时就曾指出“澳大利亚欢迎中国崛起”,并认真阐述遏制中国不仅是不负责任的,而且是危险的政策。他还特别指出中国的国防现代化是为了维护其日益扩大的利益。

只要稍具一点客观视角,就能明白中国的国防现代化是适应世界新军事变革发展趋势、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的需要,它很大程度上是外部诱发,带有适度合理和强烈的“防御和拒止”特征,而非进攻和侵略性质。澳大利亚不少有识之士指出,如果真为自身以及地区利益着想,澳大利亚就不应该对美国亦步亦趋,而应与中国这种“和平的力量”共寻维持地区和平与稳定之路。作为美国传统盟友,澳大利亚在进行任何自主行动的时候难免会面对华盛顿的压力,但学会“在维系老朋友的同时结交新朋友”,正是对澳大利亚政治智慧的考验。过去它也并不缺乏这样的理性和宝贵智慧,只是现在弄丢了。

将澳大利亚带入持续经济繁荣的前总理霍克曾告诫,维护“亚太大家庭”的和平与发展红利是每个成员的责任。事实也是,中澳两国都是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的受益者,两国在经济自由化和贸易便利化等问题上有着极为相似和相近的观点,也都是经济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的支持者与推动者。鉴于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经济繁荣来之不易,本地区每个国家都应格外珍惜和爱护。无论出于澳大利亚自身利益,还是本地区的共同利益,澳大利亚都不应再鼓动冲突甚至战争了。(作者是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