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黄荆频现黑熊偷蜂蜜、野猪啃玉米、渔鸮捕鱼……农民很无奈

2020-08-11 06:08:16 川江号

黑熊、金钱豹、岩羊(鬣羚)、毛冠鹿、飞狐、脆蛇、红腹锦鸡、毛腿渔鸮、东方白鹳、钳嘴鹳、白鹇……近年来,随着生态的不断好转,在古蔺县黄荆老林山区、桂花虎头山、箭竹大黑洞附近、白泥菜板村等地,很多一度销声匿迹的动物频繁出现,种群、数量也不断壮大。

然而,新烦恼也随之产生:

野生动物常常到村民地里觅食

造成农作物被毁

给村民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由于经费缺乏,野生动物救助工作

也成为当地林业部门面临的难题

如何缓解野生动物带来的“烦恼”

成了相关部门应尽快解决的问题

“熊大、熊二”出没
几十桶蜜蜂被毁

杨文强是古蔺县黄荆镇黄荆村的村主任,也是一名蜂农。由于黄荆老林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他在山上放养了50多箱蜜蜂。

8月3日,他像往常一样进山检查蜂桶,发现放置在山林里的几十桶蜜蜂又有几桶被掀翻在地。蜂箱被打开,木板、蜂巢、遮盖物被掀得七零八落,蜂蜜已不见踪影。

被黑熊破坏的蜂箱

破烂的蜂箱周围,地上杂草被动物碾平,泥地上隐约能看到一些大型动物的脚印。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不用说都晓得是黑熊偷吃了蜂蜜。”杨文强说,近年来,黄荆老林多次出现黑熊的身影,而这家伙就有偷吃蜂蜜的习惯。“早些年,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情,但近段时间,山上蜂箱多次遭遇袭击,蜂箱被拖到几十米外,里面的蜂蜜已被掏出来吃了个精光。”

杨文强看到被黑熊破坏的蜂箱,深感无奈

不仅杨文强家,黄荆老林林区附近的八节洞村、原林村、龙爪村多户蜂农也反映,十多箱蜜蜂被偷吃。

黑熊偷蜂蜜并不是空穴来风,除了村民们的怀疑,还有人亲眼所见。黄荆村护林员罗茂开告诉看泸君,7月中旬,他在杨文强放置蜂箱的山上巡查时,就无意间发现有黑熊在偷吃蜂蜜。当他走近时,生性机警的黑熊迅速跑进树林,眨眼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地上只留下被掀翻的蜂箱和无家可归的蜜蜂在嗡嗡飞舞,木箱子上能看到明显的黑熊爪子印。

被黑熊破坏的蜂箱

“熊出没”的消息传开后,蜂农们都提高了警惕,大多数人家已经把蜜蜂转移到了离家近的地方,还加强了预防工作。“每天晚上不定时打着电筒去看看,黑熊看到光、听到响声就不会来了。”杨文强表示,尽管这些举措都不是解决问题根本办法,但为了减少损失也暂时只能这样。

黄荆镇自然资源站负责人颜宇说,由于村民们相继从山上搬迁下来,黄荆老林生态环境变好,现在,野生动物越来越多了,这也属于正常现象,但对于林区大面积摆放的蜂箱,安全防护确实是个难题。

“大师兄、二师兄”下山
玉米地惨遭“扫荡”

除了“熊出没”偷蜂蜜,近段时间,黄荆镇靠近林区的几个村子还屡屡发生野猪、猴群偷玉米事件。

8月5日一大早,黄荆村9社村民郑平发现,在离家大约一里地的承包地里,刚到灌浆期的玉米被成片放倒在地。玉米棒子大多被啃光,即使还没有被啃的,玉米杆也已被折断,地上到处是野猪的足迹。据郑平介绍,野猪平时都是在大山里活动,到庄稼即将成熟这段时间,便开始出来啃食即将成熟的玉米。“一般是在晚上,大野猪带着小野猪成群结队钻进玉米地里偷吃”。

被野猪破坏的玉米地

“去年野猪毁了我家1亩多地的玉米,今年眼看玉米就要成熟了,仅一晚上的时间,近3亩地的玉米又被糟蹋得不成样子。”郑平说,山里野猪频繁进村,多数村民的庄稼已深受其害,但因野猪是国家保护动物不能捕杀,因此,大家也琢磨出各种土办法驱赶。

“在地里扎草人、点蜡烛,熏衣物,放鞭炮敲锣,可是这些方法都是治标不治本”,郑平称,也有胆大的村民晚上到玉米地里看守,但人在野猪不来,人走野猪就来,“它也会和我们捉迷藏,搞游击战”。

杨文强告诉看泸君,自从国家推行退耕还林政策以后,黄荆老林林区植被恢复较快。黄荆镇几乎每个村子都已发现有野猪、猴群出没。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黄荆村已有好几户人家的玉米地都被野猪糟蹋过,眼看着即将收获的玉米变成这样,村民的心里很不好受。

郑楚华是黄荆村7社村民,几年前,因为种庄稼老是被野猪、山雀破坏,他索性把大部分承包地改种了大竹笋。没想到,现在到了竹笋出土季节,又吸引了猴群、豪猪的光顾。“山里有成群的猕猴出入,它们不但要偷吃地里的玉米,春季的大竹笋也不放过。我家今年的大竹笋就遭到了猴群、豪猪和野猪的破坏,至少损失上千元。”

针对村民们放鞭炮赶猪、猴群的做法,罗茂开认为不太妥当,这不仅可能会造成野猪受伤,更容易引起林区火患。他认为,如野猪数量过多泛滥成灾,造成庄稼大面积毁坏,已经严重危害到农民的生产、生活的时候,可向自然资源管理部门反映,看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

黄荆老林发现的鼬獾,又名鱼鳅猫

红白鼯鼠,又称飞狐,三有保护动物

毛腿渔鸮“组团偷鱼”
鱼塘主“招架不住了”

除了黑熊、野猪,锦鸡、渔枭、鹭鸟等珍稀鸟类的出现,也给林区生活的村民们带来了一些困扰。

钳嘴鹳,濒危保护鸟类

除了养蜂,杨文强在村里还建了个池塘养活水鱼。随着鱼塘投产,也遇到了不少麻烦。“毛腿渔鸮和鹭鸟的出现,对池塘里的鱼儿造成了不小的威胁。尤其是夏天气候炎热,水里的鱼儿大多会浮出水面。盘旋在天上的渔鸮或者守候在岸边的鹭鸟总会瞅准时机下手,露出水面的鱼儿就难逃厄运。

红嘴蓝鹊,三有保护动物

杨文强说,过去这些鸟来吃鱼,他都不当回事,因为那时鸟群的数量并不大。可是,近年来,来鱼塘偷鱼吃的鸟越来越多了。而且这些野鸟视觉特别灵敏,只要有鱼游出水面,它们就能发现,而且一抓一个准儿,“我都快招架不住了”。

大拟啄木鸟,三有保护动物

杨文强还是一名野生动物保护的志愿者,他知道鹭鸟、渔鸮等野鸟中,有些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他不仅不能伤害这些野生动物和鸟类,见到有受困或者受伤的动物时,还会主动参与救助。但他也有一肚子“苦水”:“我保护野生动物,可是谁保护我的蜜蜂、鱼塘呢?

四川未有具体补偿政策
呼吁成立民间救助机构

野生动物种群增加,不只是给农民群众生产生活带来困扰,而且野生动物救助工作也成为当地林业部门面临的难题。

毛冠鹿,三有保护动物,濒危物种

过去几年里,黄荆镇自然资源站以及古蔺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对野生动物的救助事件时有发生。“只要接到群众的求助电话,我们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处置。”黄荆镇自然资源站负责人颜宇说,这些年来,他都记不清楚自己救助了多少野生动物,如岩羊、獐子、猫头鹰、娃娃鱼……

黄山羊又称鬣羚,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

“对野生动物的救助本来是我们林业管理人员的职责,但是由于缺乏相关经费支持,这项工作开展起来确实有些勉为其难。”颜宇说,前段时间,有村民反映黄荆老林景区有只“猫头鹰”受伤,自然资源站工作人员就立即赶到现场,并把受伤的鸟儿带回站上治疗。

毛腿渔鸮,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那是一只翅膀受伤的毛腿渔鸮,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通过精心救治,几天后鸟儿身体逐渐恢复,治疗费用花去500多元。”颜宇有些无奈地说,由于县局和乡镇都没有野生动物救助的专项经费,最后还是站上工作人员自愿捐助,而这样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好多起,“救助费用平均每年都在2000元以上”。

看泸君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有关条文规定,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造成的农作物或者其他损失,应当由地方政府补偿。但看泸君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地方并未规定补偿标准,同时也没有资金来源,补偿政策落实起来并不容易。有林业专家认为,既然国家提出了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就应将野生动物造成的损害纳入生态补偿机制内容,兼顾保护野生动物和农民利益的平衡。

大鲵,又称娃娃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小鲵,濒危保护动物

仅仅在黄荆村,每年都有多起农民关于野生动物损害家禽和农作物及伤人事件的反映,村民也希望政府给予适当补偿。但在目前,四川省还没有出台相关的具体补偿政策,地方政府财力也有限,农民的经济损失、野生动物救助资金等也暂时还得不到补偿。

在颜宇看来,对野生动物的救助也可以借鉴国内外一些地方做法,成立民间救助机构,呼吁社会各界参与到野生动物保护和救助中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