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一场饭局的亲身经历

2020-08-11 06:20:43 历史是啥玩意儿

跟亲戚聊天说起,男人的应酬老是要喝酒,被人轮流干杯之下,尤其喝的是白酒,很容易醉。醉酒的下场就是难过,呕吐的话更甚。我在多年前还喜欢跟朋友出去玩的时候,也被朋友们干杯之下喝醉了而呕吐过。我遗传了我爹,喝酒后不脸红的那类,且我醉了脑子也不糊涂的,怪了。那一次被朋友们灌醉了,是因为起初喝红葡萄酒,后来又被倒了一杯杯的白葡萄酒和我干杯,混酒了,就醉酒而吐了。我觉得我是死在那白葡萄酒里的,自那一次起,我就怕了白葡萄酒。

喝高了酒下一日又有生意应酬的亲戚还是得去赴宴,做生意的男人也不容易。我想到了开公司的我哥,朋友多应酬也多。好几次我坐在他的汽车里聊天时,近年关,他就接着电话推脱朋友的邀请,重复了日子,朋友请吃年酒,有时候撞日。他说他吃得很忙,我说你请你吃饭人多,忙不过来;我没人请我吃饭。哥就笑了,他知道我现在不交友,自然就少了吃喝。

亲戚说他在应酬场合吃菜基本是浅尝而已,我想这是成年人的处事态度和礼仪吧,应酬饭上免不了会有不熟悉的人,就做不到大快朵颐,形势逼人,只能装逼,嘿嘿。联想了我自己,要是跟不熟悉的人吃饭也会拘束一些,老远的菜,我也不太乐意去转桌子,刻意地吃到远方的那道心仪的菜。若是跟亲戚们吃饭,不会转动的桌子,我想吃了就站起来夹一下远处的那道想吃的菜。我哥请我几个要好的亲戚吃饭的时候有时叫上我,我哥请客,我就像个猪八戒似的喜欢吃的菜夹菜个不停,在哥面前俺就不装了。哥吃多了山珍海味,知道我这个老是吃家常菜的妹妹喜欢吃酒店的时兴菜,他知道我喜欢吃虾和大龙虾。侄儿的生日宴上每每我看到哥根本就不吃大龙虾,他说腻了,我那个当官的姨父也说大龙虾吃腻了。我想不通,我哪怕天天吃都不会腻,但是我吃不起也只是难得吃到,因此我就毫不掩饰我对大龙虾的喜爱,大快朵颐了。

我想要是我跟陌生人一起吃,那就要无趣很多,偶也矜持一下,吃个七八成饱收手了。大概三四年前的一次年夜饭我是在哥家吃的,菜多我吃撑了。那一晚因为过饱导致了睡眠不深,第二天年初一的一早,我买了早餐一碗腰花面去给我那个已经得病的娘吃。跟她说起昨晚在哥哥家吃得过饱,导致了晚上失眠,老娘点头认同晚上吃得过饱不容易入睡。那一次我满心欢喜买了年初一涨价的腰花面给老娘吃,老娘后来的评价是腰花骚臭,不好吃,没怎么吃倒给狗吃了。气死我了,马屁白拍。

再絮叨个事儿就收手不敲了,我曾经在多年前受到一朋友的邀请,请我们全家去他外地的家吃搬家酒,老公有事那次不去,也受到邀请要去的女孩开车来接我们一同前往。我带着女儿一同乘在了车里,半路上聊天,我得知了一个我讨厌的人也会出席,我顿时倒了胃口,半道上我就想下车了,但我得找个合适的理由。急中生智,我拿手机发了一个信息,让老公打我电话,我说话,他只要听就可以。一分钟两分钟的过去,那个时分感觉到时间的漫长,心想,老公啊,一定要看到信息啊!因为平时他很多时候是不看信息也不回复的。

还好,我的电话响起,是老公打我,我就自编自演了,说着:“哦,舅舅来了啊,要请我们喝喜酒来发请柬啊,那我要作陪的呀,哦,那我只得回来了。叫舅舅等着,我马上回来……”然后我就跟开车的女孩说:“哎呀,不巧了,我舅舅从外地赶来的,来发请柬,我表妹要结婚了,我下车了不好意思了。麻烦你转告老金,我去不了了。”随之我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红包,给了女孩让其转交给办酒宴的老金。

饭席上若是遇到讨厌的人,在一起吃饭也会尴尬而食不知味,我平生唯一的一次闻风而逃,管人家怎么想呢,我只是不喜欢强颜欢笑,走为上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