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话//庙堂之高——农村路也滑/节8:“秀才”发难,支书解围

2020-08-14 17:36:56 永沺微语

8、“秀才”发难,支书解围

(本节的故事有点寡淡)年少时,曾多少次跟随在父亲屁股后,推着双轱辘板车去乡公所粮站上缴粮食,也练就了一点筋骨。后来因为社会经济水平上去了,粮站持续配备或征租机动车,粮站工作人员(粮吏)就跟着车分头或依次下到各自然村定点收粮,农民也就少了一点劳苦。有一年,我家屋后邻居的晒谷场就被设为征收点,村民们陆续前来交粮。我们这些十岁八岁的娃儿,就在那里上蹿下跳撒欢儿。人们交粮,得让粮吏们先用他们手上的检验工具进行抽检——把一支大概长一尺的前端锋利的尖管刺进封装了粮食的麻袋,待拔出来时,尖管的槽里就托出了粮食的样品,粮吏从中拈取三两颗,放嘴里品一品,用牙齿嗑一嗑,就能断定粮食有没有晒干或者霉变,再就这袋粮食是否合格作结论,不行的得打回去另外交或者处理好重交。农民是辛苦的,粮吏的任务也是繁重的,现场是忙乱嘈杂的,怨气戾气会慢慢交织,大家心里彼此都会憋火,但大家也都是吃苦过来的人,“‘难人’何苦为难‘难人’”,所以没发生太多大事。然而就在那一次,一件小事打破了燥热和沉闷。一户乡邻交粮,可能和粮吏互不对眼,粮吏抽检他的粮食时,不知道是心生疑虑还是有意刁难,检验了三回,也就在这位乡邻的麻袋前后戳了三次搞出三个洞,而这位乡邻则心疼着他的麻袋。检验好容易过关了,轮到上称过磅,可反复称重几次,重量就是不对符,差太远了。这时候有眼尖的人发现磅秤的滑动板与底板之间居然不知何时多出来另一支尖管,就是它导致了称重不准。这下交粮的认为是粮吏故意暗中使坏,所以不干了,激愤地嚷起来,粮吏则讪讪地不停解释真不是有意的云云。旁边另一位大概上过高中的乡邻,则开始大义凛然训斥粮吏:作为国家工作人员,你这行为太没有原则性了,作为政府征粮代表,你的行为太没责任心了,你这样办事,太没道义太让农民兄弟失望了……”粮吏的脸色一下由弱转强,歉意骤变成暴怒:“说什么呢?!话这么‘生刺’,你是想干啥?”说罢握着尖管的手往侧后一抖,就要捅人。四周没瓜可吃的群众赶紧围上去,好说歹说都劝解不开,这时候老成的村长赶紧挤上去大声说:“不闹了,不闹了!‘秀才’话有点多,你事儿办得不妥当,再说人家说几句你也不至于这么上火,先把手里的家伙放下”,村长说着又转头面向村民们,“大家都安静一下,没事儿,他肯定不是有意的,有意的话对他自己也没啥好处是不是?”这话一出,现场就安静下来了。高中生乡邻见多识广些,慷慨陈词,说话“有高度”,但没曾想这话在粮吏听来则是说他工作不合格不称职,摆明要砸他的饭碗,而作为官家人的粮吏,他回怼高中生的话,居然那么“农民范”,“质朴”,“接地气”,乡邻们好接受,他也清楚后头村长那话的意思,而他自己又不便直接说出来。所以最需要划重点的还是村长的话,如果粮吏“假私济公”,让粮食入库的实际数比称重数多,他个人也没好处,所以他不会故意这么干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不存在作弊动机。大家都觉得是这个理儿,一场小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