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三区”】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戏曲教育在山区丨丁怡

2020-08-06 18:07:56 平江县教育局

2012年底,国家教育部、中组部、财政部、人社部和国务院扶贫办联合下发了《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人才支持计划教师专项计划实施方案》,提出了从2013年至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每年选派3万名教师到“三区”支教一年,以此来提升学校教师队伍素质,为“三区”教育改革和发展提供人才支持。根据中央文件精神,我省纳入“三区”范围的受援地共有48个县市区,派出地主要是省会城市、中心城市。2014年秋季开学起,岳阳市共派出353人次优秀教师到我县边远山区学校开展支教活动。为了反映支教老师的工作和生活,大力宣传他们扎根基层,奉献山区教育事业的崇高精神和高贵品质,特开辟“爱在‘三区’”栏目,期待广大教师用笔记录支教老师良好精神风貌的点点滴滴;记录支教老师把先进教育理念和管理经验带到受援学校的生动事迹;记录支教老师乐于奉献、服务平江的感人故事……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戏曲教育在山区

岳阳市岳阳楼区白杨坡小学 丁怡

“清早起来菱花镜子照,梳一个油头桂花香……”

稚嫩的童声,婉转悠扬、空灵俏皮的戏曲唱腔在山区的校园回响着。

初 见

不知不觉,支教的日子过去了大半。

思绪又飞到了第一天奔赴平江的那天。高速路上车辆稀少,道路宽敞空旷,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明媚温柔,全没有初秋的燥热。那天的心情是忐忑的。不知道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山区的孩子们是什么模样?农村艺术教育的现状又是如何?教什么课?支教条件有多艰苦?带着满腹的疑问,我来到了支教学校。

出乎意料,我所在的平江县思源实验学校办学规范,管理正规,硬件齐全,音体美课皆能开足。更为幸运的是,学校分配我教音乐。能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我长舒了一口气。初来乍到的不安烟消云散。

山区的孩子上音乐课的情况如何?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

第一天走进二年级的某个教室,便被孩子们明亮纯净的眼睛吸引。孩子们上课认真乖巧,对老师的话满是崇拜,全然没有城里孩子的“难缠”。但是我发现,学生们其实是没有上过正规的音乐课的:唱歌姿势不规范,跑音,喊唱,律动缺乏音乐性,欣赏环节流于形式,歌表演只有“表演”没有“歌”……在我“大刀阔斧”地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之后,音乐课堂上终于进入了“有序”的状态。

△丁怡的音乐课堂

梦 起

天气渐渐转凉,进入了深秋。来到平江一个月有余。

孩子们爱上了我的音乐课。

六年前,我还是一个有着二十几年“中规中矩”教育生涯的音乐教师,突然萌发了做戏曲教育的念头,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戏曲,如今与戏曲教育有了难以割舍的缘分。

我要把戏曲带到山区。我开始了“新动作”,凭借实施开展“戏曲进校园”活动积攒的研究经验,大胆决定,在支教学校开展戏曲教育活动。

做的第一件事,戏曲进课堂。

每节课利用课前五分钟进行戏曲欣赏。初次欣赏,孩子们并不买账,大多数捂嘴偷笑,觉得戏曲不“时尚”。我故意问学生:你们觉得好听吗?整齐地回答我:不好听。意料之中。于是我卖个关子:这个戏曲人物身上发生了一些故事,想不想听?想。于是我运用戏曲动漫进行欣赏,学生马上来劲儿了,进而引导孩子们发现戏曲唱腔、身段、服装的“美”。渐渐的,坚持下来后,学生们能分辨京剧和黄梅戏的不同;对戏曲的四大行当倒背如流;随口能哼唱几句戏曲……课前五分钟戏曲欣赏,成了学生最喜爱的环节。最贴近学生的,往往最容易打动他们。

但是,学校没有一个会戏曲的音乐老师。师资的匮乏,是我开展“戏曲进校园”活动面临的最大挑战。首先,我和音乐老师们“聊”戏曲。摸清音乐组的老师对戏曲的认知程度,擅长哪些,是否具备戏曲教师所需的基本素养。一番了解,我做到了心中有数。

接着“模”戏曲。我把积攒了几年的戏曲资源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大家,鼓励音乐老师利用课余时间欣赏,观看,揣摩。

进而“学”戏曲。对音乐教师进行戏曲素养培训,最为行之有效。马上行动。利用教研活动时间,我精心挑选几段经典的戏曲唱段,耐心地从身段、唱腔和韵味几个方面对老师进行专业示范讲解,老师们一下子被戏曲吸引了,积极性也调动起来。培训活动结束后,学校给予了报道和高度评价:“这次音乐教师的戏曲素养培训,是一场及时雨。给我校艺术特色课程的开展指引了方向。”

△音乐老师戏曲素养培训

除了要完成繁重的教学任务外,辅导青年教师参加戏曲课堂竞赛;传授戏曲演唱技巧;还不忘潜心钻研戏曲唱腔和身段,打磨即将参赛的戏曲竞赛课……

遇 见

秋天就这样过去了,天气愈发寒冷。

一个冬日,我送教去了大山里的一所村小。凌晨五点,从我所在的城市出发,驱车百里,道路崎岖盘旋,克服着一路上颠簸带来的不适感,我们顺利地来到了坐落在大山深处的一所村小。从教室窗口望出,群山巍峨,满目青色,风景迷人。

听课的老师不辞辛苦,不顾路途遥远,从学区各个村小陆续赶来坐满了整个教室。山区的同行如此重视,欣慰又感动。

我那天教出的是京剧《卖水》。

十几个五年级的学生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我,对我这个城里来的老师充满好奇和期待。略微僵硬的坐姿,腼腆的表情,认真的样子,是我对他们最初的印象。几分钟的互动课前,学生们放松了许多。我开始上课。学生们从未接触过真正的戏曲,这反倒激发了学生们的兴趣。在我的引导和调动下,孩子们的拘谨渐渐消失。他们很投入到课堂中来,享受着戏曲带来的快乐,到了课的后段,教室里听课的老师也加入了我们的互动,大家戏迷般的大声喝彩和学生们的渐入佳境的吟唱,响彻在静静的山谷。

△给三墩乡汇龙小学学生上戏曲课

这堂课取得的效果超出我的预想。

课后我与年轻的音乐老师们交谈,交流我的经验,解答他们的困惑。我发现大多数老师非常年轻,对传统艺术进校园充满浓厚的兴趣,也想在村小有所作为,只是苦于没有人引路,没有平台。和他们交换联系方式。我想以后可以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让戏曲教育走进深山。

离开平江县三墩乡汇龙小学,老师和学生们恋恋不舍,纷纷前来告别。途中,收到班主任发来的手机信息:“感谢老师您为山区的孩子带来别开生面的戏曲课。孩子们很喜欢。盼望你再来。”那一刻,暖意和幸福感,瞬间在心底弥漫开来。希望这些孩子们,因为这堂课,喜欢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梦 圆

支教生活充实而忙碌。

忙碌间,省里传来好消息,我教出的戏曲课荣获湖南省戏曲课堂竞赛一等奖。获奖后,省教育厅派专家来校听课,给予了充分肯定,并确定入围去省城进行现场展示。全省仅六堂课。在省城展示的舞台上,面对来自省内各个地区的老师和学生们时,我牵挂的却是支教学校的那些孩子们,心想他们若能来,该多好。

△湖南省首届小学戏曲课堂展示现场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春天来了,新冠肺炎疫情得到了控制,学校终于开学了。

在我的努力下,学校决定把“戏曲进校园”活动作为学校艺术教育特色来打造。

戏曲社团也如期成立。没有练功场地,我带领孩子们腾挪教室里的桌椅,把教室和走廊连成一个大排练厅,在“仓才已才”的锣鼓声中练习台步。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一切从头开始。咿咿呀呀间,孩子们开始有模有样。戏曲教育已在支教学校全面铺开。

△戏曲社团的孩子们练习戏曲基本功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天道酬勤。省级媒体刊登了一篇题为《诸君漫说登场好,曲部风流斗巧妆》的文章,报道了我所在支教学校开展“戏曲进校园”的情况,引起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现在,我与省里的专家密切联系中,为支教学校搭建戏曲进校园更高的平台而奔波着。

就这样,时光更迭,四季交替。我一步一个脚印,在支教的路上,陶醉忘我地圆着支教戏曲梦。

△练习台步的学生们

点 亮

近一年时间扎根山区,我深深体会到,山区的孩子更需要美育。

在教育资源薄弱的山区,美育显得尤其珍贵。戏曲有着丰富的资源和文化内涵,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美育途径。戏曲教育的本质就是育人。实际上,艺术从来不是艺术本身,而是整个人生观。

把戏曲教育做进山区,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让山里的孩子得到审美能力的培养,接受多元文化的熏陶,拥有感知世界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成为更好的人——这是我的初衷。

我由衷地感到满足和欣慰。

有人说过,“审美教育不是把孩子们的篮子装满,而是为孩子点亮一盏灯”。

今天,希望我所尽的绵薄之力,不仅给山区孩子们点亮灯,更是在他们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它能发芽,扎根,生长。愿山区的孩子在人生路上好好生活,坚持梦想,为心中更广阔的世界而努力生长。

就如同我喜爱的昆曲《牡丹亭》里娓娓唱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戏曲教育一定会扎根山区,遍地开花。戏曲育人必见成效。

再远的地方,亦是那姹紫嫣红开遍。

(支教单位:平江县汉昌镇思源实验学校)

(责任编辑:李细细_YY422)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